【文史】中俄茶葉文化交流的脈絡

作者:Ustyugova 編譯:熊進
中國茶藝(姜斌/大紀元)

中國茶藝(姜斌/大紀元)

      人氣: 158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國茶進入俄羅斯之前,俄羅斯民間流行的飲品有:略加白糖或蜂蜜調味的煮乾果甜羹,由香料、蜂蜜和水製成的熱蜜水,由聖約翰草、百里香、牛至、薄荷、醋栗葉汁、草莓、覆盆子、椴樹花泡製的飲料和那時最受歡迎的伊萬茶(柳葉茶)。

15世紀,伊凡三世統治時期,東方商人開始把中國茶運到莫斯科。至伊凡雷帝(伊凡四世)統治時期,由哥薩克首領彼得羅夫(Petrov)和亞雷舍夫(Yalyshev)向人們介紹中國茶,他們曾於1567年到過中國。

1638年,蒙古可汗贈給俄羅斯大使瓦西里.斯塔爾科夫(Vasily Starkov)4普特茶葉,由他帶回到莫斯科公國,作為禮物送給沙皇。普特,是沙皇時期俄國的主要計量單位之一,1普特相當於40磅。

最初中國茶並沒有受到沙皇和貴族的喜愛,他們覺得茶葉飲品又苦又澀。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這種飲品很能提神,在冗長的教堂活動和乏味的貴族會議期間,飲茶能使他們解除困乏。

1665年1月,沙皇阿列克謝.米哈伊洛維奇(Aleksey Mikhaylovich)曾用茶葉治療感冒。於是茶葉這種「新藥」可以治療疾病的消息迅速傳開。17世紀末,莫斯科各藥店已經把茶葉作為藥品和補品進行出售。

1654年,沙皇派遣貴族之子費多爾.伊薩科維奇(Fedor Isakovitch )前往中國。這位貴族講述了他在中國的一些趣聞,中國人如何用茶葉、牛奶、奶油一起煮成茶湯款待他。此後,沙皇派尼古拉.斯帕法里(Nikolai Spafary)擔任大使前往中國。斯帕法里從中國帶回了很多茶葉。大使在自己的文章中寫到,茶葉是一種「很好的飲品,當你習慣它的時候——它真是太好喝了。」

40多年四川老茯磚茶沖泡出來的琥珀色茶湯清亮而吸引人。(賴友容/大紀元)
運茶的商隊要耗時半年才能穿過中國邊境到達莫斯科(賴友容/大紀元)

1689年,俄羅斯與中國簽訂第一個協約,載有皮草的商隊從莫斯科出發前往北京, 他們用皮草交換中國商品,其中包括茶葉等。從中國通往俄羅斯的道路被稱為「偉大的茶路」。這條茶路全長約11,000公里,覆蓋中國、蒙古和俄羅斯的廣袤區域。它從武漢開始,分為陸上和水上幾段,經過3個國家的150多個城市。「偉大的茶路」有大道、小徑、河上和海上路線,運茶的商隊要耗時半年才能穿過中國邊境到達莫斯科。

茶葉一度很難被俄羅斯所接受,人們對它的功效不瞭解,也不知道如何飲用。當時,中國茶葉很昂貴,它是以奢侈品出現在貴族階層。俄羅斯人用各種香草泡製的飲品到處都是,但對茶葉飲品很謹慎。人們把它放在家裡,當作一種新興的時尚;甚至像做湯一樣煮中國茶,或者把它與油、蔬菜一起作為做湯時的爆鍋用料。直到18世紀初,中國茶才逐漸進入俄羅斯人的日常生活,逐漸演變為大眾飲品。

聖彼得堡從城市建立之初,當地的居民就有喝茶的習慣,然而茶飲時尚的搖籃卻是在莫斯科。17世紀末,莫斯科的商店已經把茶葉和其它來自殖民地的商品一起出售。1727年,俄羅斯與中國簽訂免關稅邊境貿易協議,於是俄羅斯的茶葉進口量穩步增長。1787年,俄羅斯成立第一家茶葉貿易公司——別爾洛夫家族茶莊。許多貿易茶葉的小商隊像「恰伊尼克」也紛紛成立。自那時起,茶葉銷售已經不僅限於首都及其附近城市,俄羅斯其它地區也開始銷售茶葉。

18世紀末,中國茶已經穩穩地進入俄羅斯社會上層、貴族和商人階層。據沙皇亞歷山大一世(Alexander I)的近臣回憶:「每天早上,沙皇本人都要喝茶,而且是吃綠茶,澆上濃濃的鮮奶油,再配上吐司和白麵包。」

亞歷山大一世每早都要喝綠茶(公有領域)
亞歷山大一世每早都要喝綠茶(公有領域)

在俄羅斯的大眾階層中,首先學會飲茶的地區是西伯利亞各城市,隨後是伏爾加河沿岸的村莊和莫斯科。19世紀初,在俄羅斯銷售的最貴的茶葉,其半公斤的價格相當於村民飼養的2~3頭牛的價格。

1821年12月31日,沙皇亞歷山大一世(Alexander I)下令:「從早上7時到中午12時,允許各類酒館出售茶飲,飯店也可以出售茶飲。」也就是從那時起,俄羅斯各大城市特別是莫斯科,茶葉的需求和銷售迅速發展起來。1871年中國商人對俄輸出茶葉增至20萬擔。19世紀中期,莫斯科已有100多家專門出售茶葉的商店和200多家茶館,每年的茶葉銷售量為82噸。

1903年,西伯利亞大鐵路竣工,這給商隊的茶葉貿易畫上了句點。通過鐵路,茶葉運抵俄羅斯的速度加快,茶葉價格大幅度下降,大量普及人們飲茶的習俗。到了20世紀初,茶葉已經成為俄羅斯各階層——從最富有的貴族到最貧窮的農民都能飲用的飲品。

綠茶含抗氧化劑更多,含咖啡因較少,通常被認為是更健康的選擇。 (KPG_Payless/Shutterstock)
到了20世紀初,茶葉已經成為俄羅斯各階層—都能飲用的飲品。 (KPG_Payless/Shutterstock)

俄羅斯進口紅茶、綠茶的比例中,紅茶的消費量一直超過綠茶。到了19世紀初,優質綠茶在茶葉進口中才占大部份。俄羅斯還進口了十分珍稀的中國茶,例如帝王黃茶,這種茶只能用皮草換取。進口紅茶中既包括普通品種,也包括價格昂貴的「花」茶。磚茶也曾在進口量中占很大份額,其數量與紅茶不相上下。後來綠茶的進口量逐步減少,導致綠茶進口幾乎徹底終止。

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被視為「俄羅斯茶葉」出現的年代,在沙皇治下的格魯吉亞、阿塞拜疆、克拉斯諾達爾邊疆區開始種茶、採茶。1913年,經實踐證明俄羅斯茶葉生產可以獲得收益,並且茶葉的質量也不錯。在巴黎博覽會上,俄羅斯「叔叔」牌的茶葉獲得獎項,並且它的質量超過普通的中國紅茶。

從那以後,俄羅斯在發展本國茶葉生產的同時,繼續從國外進口茶葉。最初主要供貨國是中國,後來由於中國政局的變化,俄羅斯從中國進口的茶量減少。俄羅斯轉向從印度、斯里蘭卡、越南、肯尼亞和坦桑尼亞採購茶葉。

中國與俄羅斯曾因茶葉的維繫,在17~18世紀的東西方世界,構成兩個不同的文明中心。茶葉的演變經歷帶給兩個國度不同的文明。雖然茶路早已隨著格局的變動,淡出了世人的視野。今日,俄羅斯人的飲茶風俗背後流露的悠遠茶韻,依然在骨子深處靜靜地遙望東方。@*#

責任編輯:蘇筱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茶」,恆存清香鑄有緣!(李歐/大紀元後製)
    茶聯、茶句藏數字,其數字展現茶聯中的重采和茶文化、茶典故。從一到十和百、千、萬等數字入茶聯,怎樣透露中華茶文化的典故和趣味?將文字組合和少少幾個字稍加改動,茶聯組化一為二展現不同意境,體現中國文字的神妙特性和修辭技巧的趣味。
  • 明.丁雲鵬〈玉川烹茶圖〉局部(公有領域)
    季疵愛上了茶,如果允許,他可以整日聞著茶香而不厭煩。 然而隨著對茶的喜好愈深,修佛的心也愈益浮動了。這嗜欲,竟像初芽慢慢滋長,忽一日佔滿了整個思維。茶,有著清淨的外表,但也如酒一般,會讓人醉。
  • 中國功夫茶茶藝表演。(姜斌/大紀元)
  • 味道柔和清新的格雷伯爵茶,堪稱西方茶文化的一座里程碑。(pixabay)
    著名的格雷伯爵茶(Earl Grey tea,簡稱伯爵茶)藉由「英式下午茶」傳遍世界,不但成為最受西方人歡迎的茶飲,可能也是全球最受歡迎的調味茶。不過,你知道它的成分是甚麼嗎?格雷又是誰人?
  • 茶文化歷史源遠流長,家家戶戶也都飲茶。但過去在日本,只有上流社會才有喝茶習慣,隨著時代演進及日本茶的普及,如今茶已經成為日本不可或缺的重要飲品。(中央社)
    日本喝茶文化起源約自中國唐代開始,日本遣唐使與留學僧到中國做交流互動,學習當時世界最進步的政治、文化與經濟,隨著日本傳教大師最澄及禪師榮西將茶葉種子及製茶技術帶回日本,進而引進中國大陸的茶文化到日本。
  • 一苦二甜三回味的三道茶是白族人重要的飲食文化與禮俗。(圖/彩霞)
    「三道茶」是白族招待客人的禮儀飲品。第一道「苦茶」又稱「烤茶」,味道苦澀,能提神醒腦;第二道「甜茶」,加入核桃片和紅糖,可口香甜;第三道「回味茶」,放入花椒和蜂蜜,香甜苦辣具全,回味無窮。相傳它的由來,與白族的師徒承傳技藝有關。
  • 西湖虎跑泉的一處雕塑敘說傳說中的故事。(維基百科)
    西湖雙絕「龍井茶 虎跑泉」唯德斯彰,除了江山風月之外,西湖也以茶與泉聲名遠播。清代才子袁枚的《隨園食單》中就讚賞杭州產龍井茶,以西湖龍井最。虎跑泉源於唐代高僧圜中「惟德斯彰虎跑以濟」傳說;茶老太太傳說善德馨香…清明穀雨時節,茶鄉香傳。
  • 綠茶清澈明淨天地之華(Fotolia)
  • 千羨萬羨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來。
  • 圖中描繪新春農村熱鬧歡慶春節情景,松樹下文士席坐品茶閒聊。清.丁觀鵬〈太平春市圖卷〉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
    舊符揭新聯貼,歲末除舊迎新。儘管歲去年來,人間幾多憂患起伏,生命無窮苦樂交織;數遍朝起朝落,斯土幾度苦難紋身,天道幽玄斯理常新:戴德天地久,士農工商樂厚生;積善家福長,家家戶戶慶有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