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樂舞詩、詞、曲、賦精華賞析

樂舞文學賞析:詩經.君子陽陽

作者:仰岳

新疆呼圖璧-岩畫舞人圖。(公有領域)

    人氣: 2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詩經.國風.王風.君子陽陽》

君子陽陽[1],左執簧[2]
右招我由房[3]。其樂只且[4]!。

君子陶陶[5],左執翿[6]
右招我由敖[7]。其樂只且!

參考注釋: 

[1]君子:指舞師,也可解釋為某貴族子弟(男女皆是),妻子稱呼丈夫也可為君子。陽陽:得意,快樂之貌。
[2]簧:古樂器名,似笙。
[3]「右招我由房」 此句有多種解釋。
◎由:從也。房:可解釋為房俎,周時祭器。此句可解釋為:右手招呼我獻上房俎。
◎由房:為一種房中樂。《毛詩故訓傳》:「由,用也。國君有房中之樂。」鄭玄箋:「君子祿仕在樂官,左手持笙,右手招我,欲使我從之於房中,俱在樂官也。」此句也可解釋為:右手招呼我一起來演奏房中樂。
[4]只且:感嘆的意思。
[5]陶陶:和樂的意思。
[6]翿(音dào濤):樂舞所用道具,用雞羽毛做成的手杖(另一說為羽扇)。
[7]「右招我由敖」 此句有多種解釋。
由敖:舞位名。鄭玄箋:「右手招我,欲使我從於燕舞之位。」此句也可解釋為:右手招呼我一起跳舞。
陸德明 釋文:「敖,遊也。」馬瑞辰《通釋》:「由、遊,古同聲通用。由敖,猶遊遨也。此句也可解釋為:右手招呼我一起去遊玩。

參考譯文一

夫君得意洋洋,他左手握笙簧,右手招我奏房中樂。心裡真是快樂啊!

夫君樂陶陶,左手搖著手杖,右手招我一起去遊玩。心裡真是快樂啊!

參考譯文二

舞師快樂自得,他左手握笙簧,右手招呼我獻上房俎,一同跳著祭祀神靈的樂舞,這是如此的快樂啊!

舞師真是和樂,他左手搖著手杖,右手招呼我一同跳著祭祀樂舞,這是如此的快樂啊!

題解及賞析:

關於此詩表達的意涵歷代有很多種說法,《毛詩序》認為是君子為遠離禍源,保全自身性命所以招下屬歸隱,其中一起祭祀做樂自得其樂的場景。朱熹則認為此詩是寫征夫歸家與妻子自樂的場景。

由於《詩經》中的詩歌沒有署名作者,而創作背景僅能推測其年代在孔子之前,所以歷代的學者對於其意涵都有著不同面向的解讀。

從字面上來看可以了解文章是以敘事的手法描寫了一位舞師跳著祭祀樂舞,那歡樂怡然自得的過程,躍然紙上。 而作為主角的舞師是誰呢?

或許是如《毛詩序》提及的君子,他是一位樂官。當時周朝日益衰亡,人心不古,覺者老子留下五千言騎著青牛西出函谷關,那位樂官或許也想著歸隱山林,在廟堂上他仍然跳著祭祀樂舞,但從舞蹈中流露出了歸隱之意,他的同伴們從他的舞蹈中看出了他的心之所在,所以就記下了這一段。

或許主角是一位戰士,歷經奮戰歸來,妻子擺著宴席迎接他,在酒足飯飽後跳起舞來,自得其樂,想與妻子一同出遊暫時遠離塵囂,其樂夫復何求。

不論是哪一種說法,都可看出此詩篇中流露出的歡樂氣氛,其情溢於言表。如同孔子在《論語》中提到的:「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那種純淨、純正,不流於淫亂、逸樂之感。@#

點閱【中國樂舞文學賞析】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樂舞是周代士人必修之課,專業跳舞之人在社會上有著崇高的地位,演舞被認為是一個人是否成熟,是否達到任官標準的依據。
  • 將人間這個大舞台濃縮到劇院小舞台上的跨時空演繹,演繹中華五千年的純正神傳文化,讓人不知今夕何夕……
  • 現代人類所流行的音樂、舞蹈基本大都屬於「淫樂」的範圍,起敗壞社會道德的作用,所以神跡全無。
  • 君子乘車的時候,能聽到車上的鑾鈴、和鈴的聲音,步行的時候,應聽到身上玉珮奏鳴的聲音,這樣一切邪念就不會進入君子的心中了。
  • 早期的樂除了教化人心,歸正萬物秩序等作用外,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作為信息傳播與政令推行的工具。
  • 其實樂舞所展現出的神跡,在歷史的發展中一直都存在著,只要用心去發掘,還是能感應到那掩埋在樂背後深處的遠古神力。
  • 情感在心中生成、激盪,情不自禁,便會通過言語表達出來;如果言語還不足以表達情感時,便會發出嗟嘆;當嗟嘆也不足以表達情感時,就會拖長腔調歌唱起來;當歌唱還不足以表達出情感時,就會手舞足蹈地翩翩起舞。
  • 宋高宗於名堂祭祀天地開始用樂,此時南宋已定都臨安府。臨安府海外貿易興盛,遍及五十餘國,為當時世界第一大貿易城市,城內各國遊客來往不絕,酒肆茶樓、藝場、教坊、夜市興盛空前,比起北宋時期的汴京城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時音樂形式主要已流傳於民間,說唱藝人張五牛創「唱賺」 形式的歌曲風靡了整個大江南北。
  • 北宋時期,在大唐盛世之後歷經五代十國的紛亂局勢,唐代的樂舞已幾乎失傳,所以宋朝建立後,宋太祖趙匡胤即位後立即恢復太常、鼓吹兩署音樂專職機構,並置教坊修正五代的靡亂之音,文舞為《文德》之舞,武舞為《武功》之舞,以十二安為官方樂章,以取「治世之音安以樂」之意,象徵著宋朝崇儒尚文之風。
  • 三年後,堯將帝位禪讓於舜,舜在正月的一個吉日,於堯的太廟中接受了禪讓。舜向上天報告了繼承帝位之事,祭祀了天地四時與山川、眾神,並接受了四方諸侯的朝拜,將圭玉頒發給他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