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風雨飄搖中的十九大

人氣: 276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10月18日訊】(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中共的十九大已經進入了倒計時,北京城的安保措施可以用「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來形容,各種奇怪的規定層出不窮,比如說北京的超市的刀具全部要下架,加油站要停止自動加油等等,可謂是保安史上的最嚴措施。

各方人士對十九大的關注也可以說是超過以前歷次的大會,那十九大的話題是從一個多月前就開始在各路媒體上占據版面,專家們紛紛解析的話題就是十九大以後的動向啊,是否有重大政策改變等等。

這些裡面最熱鬧的話題應該是人事布局,除了一般的誰能上誰能下之外,王岐山的去留更是熱點中的熱點。那麼我們今天就來分析一下,風雨飄搖中的十九大到底能改變什麼?

在節目的過程中和以前一樣,您可以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或者通過Skype,及電子郵件提出問題或者發表您的看法,我們的熱線電話是415-501-9771;在大陸的聽眾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950-405-20100;我們的Skype是hhpl;我們的電子郵箱是hhplsoh@gmail.com。

橫河先生,中共的全國代表大會每五年就召開一次,以前歷屆都沒有像十九大引起這麼高的關注,那十九大為什麼是格外的引人注目呢?

橫河:十九大它是一代領導人,就是現在的習近平執政的中間期。從文革結束以後,除了「六四」以外,領導層基本上都是平穩過渡的,胡耀邦、趙紫陽被趕下台是特殊事件,而且他們本來就不認為是真正掌握了權力,至少江和胡這兩屆20多年是這樣的。就是說在這個過程當中,基本上人們沒有期望值,就是在中間的這一次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一般是比較平穩過渡的。

這一屆就不一樣了。這一屆習近平衝破了別人給他安排的路,也改變了江澤民垂簾聽政的情況,他用反腐打擊了以江派為主的政敵,在政策上試圖調整江澤民的腐敗治國的政策。對外,他也正在逐漸改變持續多年的韜光養晦的政策;國內也加強了各方面的管制。這是一方面,就是說為什麼十九大從習近平個人執政這個角度來看,跟以前的五年一次的大會是完全不一樣的。

另外一方面,黨內的權力鬥爭通過反腐表面化了。以前不是沒有,以前是有,但以前是隱藏在黑箱裡面,老百姓不知道。反腐以後,這個權力鬥爭就大家都看見了。

中共執政68年,它的各種矛盾基本上都積累到了極限。極權統治有一個特點,以前有一個70年詛咒,就是到了70年之前的時候,基本上就各種矛盾都出來了,然後就崩潰了。這點,中共高層和西方媒體的觀點正好不一樣,西方媒體最近對中共執政非常樂觀,而中共高層要比西方媒體了解真實情況了解得多,因此他們要悲觀得多。北京的十九大之前的各種管控其實就是一種表現。

也就是說這些矛盾爆發它只是時間問題,就可以說從文革結束以後,最重要的,就對中共的生死存亡最重要的一個全國代表大會,就應該是這個十九大,當然是從表面上看;從實質上,我們今天暫時不討論。

對習近平來說的話,他現在反腐遇到很多阻力,其實是反腐本身的性質遇到了挑戰。他是否能夠突破阻力和各種抵抗在實質上控制中共?就這個不管它外界怎麼猜測,他集權以後會幹什麼,這個是另外一回事,就是他走哪一條路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十九大是習近平的一個重要的關口,這是對習近平。

對中共來說的話,它就是十九大會不會改變過去幾十年的潛規則,又一次轉向?因為中共在過去幾十年曾經有過一些重大的轉向的,一個是文革結束以後轉向經濟;那麼「六四」以後就又有一次轉向,那次轉向實際上是權錢勾結。當然我們講中共轉向,即使十九大以後轉向,和中共改變性質還不是一回事,因為轉向不一定會改變性質,所以我們並不講中共的性質會不會改變,而是說它會不會又一次轉向。

那麼十九大很可能就不僅決定今後的五年,就對中國來說的話,很可能決定更久遠的事情。這倒不是說中共的十九大會怎麼樣,而是十九大所發生的,在十九大上所發生的事情,很可能最終對中共的未來有比較大的變化,很可能比如說中共二十大可能就是一個有沒有的問題了,有沒有中共了,就是對中國的影響就會很大,所以十九大可能是起這樣一個作用,這就是為什麼它格外引人關注。

主持人:那我覺得可能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十九大的人事安排。因為習近平這五年主要就是反腐,他拉下了,就是光大老虎就已經數不清楚了,特別是會前又有好幾個大老虎下馬,所以誰能進常委,這個是個非常撲朔迷離的事情,大家都在猜測。還有一種說法是說,十九大這常委可能乾脆就是現在七個常委就變成五個常委,或者乾脆就沒有了,就剩習近平一個人。那您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呢?

橫河:我個人對十九大的人事安排是沒有什麼特別大的興趣,你看我們從來沒談過十九大的人事安排,因為我覺得人事安排在這裡其實並不重要,它並不會決定誰真正的掌權,至少十九大是這樣,但是對於常委會不會取消呢?我倒是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是1927年才開始建的,1927年之前沒有,是五屆一中全會,自此以後就一直存在。毛澤東文革時期已經掌握絕對的權力了,他都沒有去取消政治局常委。

九大應該是中共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個會議。九大的時候,政治局常委是毛澤東、林彪、周恩來、陳伯達、康生。熟悉文革的人就應該知道,這批人實際上仍然是在文革期間,在國家機器幾乎被砸碎以後,重建的時候,他們仍然是最有權力的人。所以這個常委制是中共的一個結構,這個結構會不會改變?我是比較懷疑的。

在這個過程當中,很多時候的常委其實並不起決定作用,只有一些特殊的情況,你比如說2002年的時候,常委七個變九個,這個就比較有特殊意義,因為這是江澤民為了保證他迫害法輪功的政策能夠繼續而特別安排的,就是讓九個常委當中有兩個是專門來迫害法輪功的,而總書記沒有否決權,這個叫「九龍治水」。

相對而言的話,如果說七個常委,這次十九大變成五個,或者是保留七個,它的意義就小很多,就它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意義。七變九有意義,九變七也有意義,實際是否定了江澤民的安排,這個有意義;今天如果七變五,或者是保留七個,意義小很多。

中共高層的權力是由各個派系的,雖然不是很明確的,平衡來保證的,即使毛澤東這麼大的權力的時候,他在每個重大的路線鬥爭的關頭,他都要跟某個派系去結盟。你像毛澤東長征結束以後,不是搞了一個延安整風嗎?延安整風實際上就是要整其它派系。但是他一個人的力量是整不了原來的這麼多派系的,你像這個留蘇派,還有毛澤東自己是中央紅軍,那還有其它派別的二方面軍、四方面軍、陝北紅軍等等,他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力量,他必須要結盟。結果就和誰結盟呢?就和劉少奇結盟。所以劉少奇是在延安整風當中幫了毛澤東的,他就是也要人幫。

到了文革當中,他跟誰結盟呢?實際上是跟林彪,雖然說林彪是副主席,而且天天拿著小紅書,但實際上林彪是有一個強大的軍隊的勢力的,毛澤東實際上是藉助林彪來控制軍隊,結果把劉少奇給打倒了,就是原來幫他上台的劉少奇給打倒了。就到鄧小平時候,他也需要元老的幫助,他是和陳雲兩個人共治的,就是一個平衡。

對於習近平來說的話,取消常委其實沒有實際意義,但是它可以給他所有潛在的對手、反對他的人一個藉口,這個藉口就是說你破了規矩了,對他來說其實是不利的,他完全可以用其它的方式來解決,他可以架空常委,安排自己人,這實際上就是現在他已經做了的事情。那麼從歷史上來看的話,常委換來換去,基本上對當時的政策沒有重大的影響。

主持人:那您覺得這個常委換來換去沒有重大影響的話,這裡面有一個人,我想大家都會承認他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就是王岐山,那王岐山的去留也是大家談論很多的話題,有一些人分析說有幾種可能,包括會裸退啊,那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橫河:這個王岐山去留問題,我覺得它的重要性其實並不在於常委不常委的問題,就是說他即使不在常委,也不見得就是說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從中共的整個性質來說的話,我是說中共的性質、中共走的方向,和一個兩個常委的變動關係並不是特別大。

王岐山的問題在哪裡呢?王岐山最大的特點,因為他是全面執行反腐的一個人,目前海外的爆料的目標就是他,他實際上已經具有一個反腐的象徵的形象了,一講到王岐山,大家都說他是反腐的。那樣的話,得罪的人可能太多,肯定太多,每一個倒台的和擔心倒台的人,有腐敗行為和準備腐敗的人,都是他的敵人,或者他的潛在敵人,那這個我想大家不會有問題。

十八屆中共領導層到現在為止,我認為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成果就是反腐,當然喉舌可以編出很多故事來講很多很多理論上的東西、思想上的東西,那個說的越多越複雜,就越說明沒有東西;明確的東西,一句話就能說清楚的。這個反腐主要是習近平領導、王岐山執行,黨內權力鬥爭就集中在了王岐山的去留上,這從黨內的角度來看。

從歷史的角度上,王岐山去留沒有任何影響。反對派可以談條件,就是說保留習近平的權威,要求王岐山下台。這種做法在歷史上不是沒有的,就大躍進失敗以後,劉少奇他們曾經制訂一個計劃,就是把毛澤東架空,就毛澤東你可以去讓大家喊萬歲,然後你像掛在全國,但是具體的事情你就別插手了,這就是大躍進以後的一個措施。後來毛澤東就是因為這個去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最後把劉少奇打倒的。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

現在其實人家也可以這樣要求。但是如果說王岐山是全退了,就是說裸退,什麼職務都不保留了,這個其實有一個象徵意義,不管說事實上有沒有這個問題,它會有一個象徵意義,就表示反腐失敗了,這樣的話,習近平同樣是無法承擔的。

只有在兩種情況下,王岐山能夠全退而不引起這種後果,什麼情況呢?第一個是反腐已經全面獲勝了,就對手已經消滅了,他退都沒關係了,這是一種情況;第二種情況就是對方全面反撲,勝利了,不得不把王岐山拋棄。這兩種情況都不符合現實,所以我認為全退的可能性並不大。

我認為不管現在外界壓力有多大,可能是不能讓王岐山裸退的,因為對手馬上會公開宣布勝利,不管你是不是這樣。當然對手在公開的場合下,會把習近平和王岐山分開來,把他們切割開來,但是誰都知道這是無法切割的,就在中共十八大這一屆唯一的成果反腐這個話題上,習近平和王岐山是一體的。就是如果說任由別人去猜測,或者宣布王岐山的失敗,那實際上就是十八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失敗。這樣的話,這個習近平的權威也會大打折扣。

有沒有先例呢?就是說不全退呢?其實是有先例的,鄧小平當年就搞了個顧問委員會,把一些元老,實際上後來這個「六四」的時候討論鎮壓,然後把趙紫陽趕下台,都是這個顧問委員會起作用。我想王岐山即使不能夠留任常委的話,也可能會以某種形式保留一個職位。

最後他以什麼形式保留職位,或者是能不能留任常委,實際上是參與者,就是當事人,多種因素的,包括他們的願望、他們較量的結果、他們平衡的結果,實際上很可能這樣。哪些是當事人呢?習近平是一個當事人,王岐山是一個當事人,還有呢,他的重要的對手的代表是當事人,最後的結果是他們較量的結果。

主持人:好,聽眾朋友,現在您收聽的是《橫河評論》,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是「風雨飄搖中的十九大」,您可以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415-501-9771,或者是950-405-20100來發表您的觀點。

其實大家很多人在關心人事的去留,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說,進常委的人他們會在裡面跳出來說,會不會是有下一屆的接班人?其實這個話題,就是接班人的話題也是大家在猜測的,您覺得會不會安排接班人呢?

橫河:會不會安排接班人,它的來源是什麼呢?就是有人說現在中共有一個「隔代指定」的規則,所以在十九大的時候,也就是習近平執政的中間,應該有年輕一代領導人進入常委,就是準備到二十大的時候接班。

其實我們仔細想一想,這本來就不是什麼規則,要破也就破了。因為到現在一共也就是兩屆是這種情況,第一個是鄧小平創的,就是鄧小平在1989年把江澤民扶植上台了,但是呢後來江澤民因為要轉向,所以鄧小平就非常不滿意,不滿意就來了個南巡,1991年南巡的。南巡以後還是不放心,那怎麼辦呢?他就在1992年的時候,也就是說江澤民上台以後的三年指定了胡錦濤,這就叫「隔代接班人」。所以胡錦濤進入常委是十年以後接班的,不是五年以後接班的。然後就是習近平和李克強是在胡錦濤的十年的正中間進入常委的,結果他們確實是(接班了)。

但是有一條,就是胡錦濤是指定接班的;而習近平、李克強不是哪一個人指定的,實際上是不同派系、內部妥協的結果,所以並不能說隔代指定,說隔代安排的話比較好一些。所以實際上嚴格的說,就是一代隔代指定,一代隔代安排,真的談不上是一個不能破的規則。

當然在十九大的時候年輕一代肯定有人要進入常委,這是自然規律,但是是不是把他們當成接班人?這就很難說了。因為在十九大之前,我們知道這個孫政才就被雙規了,而且移交司法。就從這一點來看的話,至少有一點,就是習近平不能容忍別人給他安排接班人。也就是說,有沒有年輕一代進入十九大,這個規矩其實已經破了。

孫政才應該是屬於江派的,他也不是習近平培養的,所以習近平不能容忍,也不是習近平安排的,是別人給他安排的,他就不能容忍,這不見得說他就不能安排他自己認可的人進入十九大,是不是接班人再說。對於孫政才來說,無論給出的理由是什麼,不是六大罪狀嗎?實際上都跟不能容忍他成為一個被人認為別人給他安排的接班人是有關的。而且你看,給他的罪名的第一條不是經濟上的犯罪,是政治路線上的,從這一點來看的話,我覺得還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所以我想即使有人進入十九大,可能不會被認為是接班人。

主持人:您剛才好幾次提到毛澤東,大家很多人,因為毛澤東在歷史上被認為是中共最有權勢的領導人,其實現在也有人把習近平稱做是說他的權力已經超過了毛澤東,所以有個《東方日報》它就報導了說,十九大習近平思想會進黨章,您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性?

橫河:先講一下黨章裡面的內容是什麼。黨章裡面有4個真正能夠被認為代表黨魁,把他們的思想放進了黨章,就「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這是人的名字和他們的理論掛鈎的;然後還有兩個是「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分別是江澤民和胡錦濤的,但是他們的名字沒有和他們的理論聯繫起來。

先簡單描述一下這四種理論它的內容是什麼?「毛澤東思想」我認為就是繼續革命;「鄧小平理論」就是改革開放;江澤民就是「三代表」,「三代表」是什麼意思?「三代表」就是共產黨代表了全民,就是把無產階級先鋒隊改成了全民黨,實際上就是腐敗治國的代名詞。最後一個理論就是「科學發展觀」,我倒覺得「科學發展觀」現在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意義。

就是前三個內容它們是互相矛盾的,「鄧小平理論」對「毛澤東思想」是部分否定,「三個代表」對「毛澤東思想」是全面否定。「毛澤東思想」繼續革命要整的就是「三個代表」,就是腐敗治國。這就是一個大雜燴。加一個什麼理論到大雜燴裡面去,我覺得意義並不大,至少對中國人民意義不大,對共產黨意義可能也不大。「科學發展觀」是胡錦濤在兩個任期的中間進入黨章的,習近平如果在十九大把自己的內容寫進黨章,實際上沒有破任何規矩,是一模一樣的,如果他名字沒有進去的話。

但是如果說是習近平思想的話,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就是說如果是以「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的話,至少在表面上,習近平不僅超越了江澤民、胡錦濤,甚至都超越了鄧小平,當然鄧小平自己是不願意說什麼思想的啦,和毛平起平坐了。問題不是說是不是可能,而是說如果這樣寫進去是不是真有什麼意義。

主持人:如果它真的是這樣寫進去了,您覺得它有什麼意義呢?

橫河:我想第一個,其實要知道,以哪種形式寫進去?一個就是實際有內容,但是沒有名字,就跟那「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一樣的,內容進了,人的名字沒有進去。但問題是現在沒有什麼內容,在這之前都有內容,我剛才不是介紹了每個人的特點嗎?「三個代表」就是權錢勾結嘛。

過去五年雖然有很多捧場,就像《紐約時報》剛剛發表了一篇捧場的文章;黨內的御用文人也在談一個什麼中國方案,幾乎可以救世界。但事實上過去五年的成果就是反腐,其它的內容可以以沒有人名的方式出現,但是呢,出現了也不會比「科學發展觀」更名副其實了。你比如說「中國夢」,你可能也可以寫進去,但那什麼意思呢?沒有人知道。

再一個就是,有實際的也有名字的,但是呢不以他的思想名稱。剛才談了,有名字了但是沒有實際內容,因為它本來就沒有內容,沒有辦法。把習近平思想寫進去,仍然沒有實質性的內容。現在關鍵的問題是沒有東西可以往裡頭寫,這是一個。當然,御用文人可以編出很多故事來啦。

有沒有什麼意義呢?意義就是如果寫進去了,習近平就是在十九大正式確立了他不可動搖的在黨內的地位,也就是說解決了他在黨內的合法性問題,這一點他是超越了江和胡的。江澤民的權力是鄧小平給的,他後來所作所為沒有離開鄧小平給他指定的路線。胡錦濤是一直沒有確立自己的地位,一直到最後一年,就是正好是薄熙來、王立軍出事了。習近平基本上是各派妥協的結果,但是上台以後,他沒有按照安排他上台的各派給他指定的路走,所以說他的權力是自己打出來的,這個跟江、胡是不一樣的。

至於說他對中共黨的理論有沒有貢獻的話,就這種自相矛盾的理論體系,就是沒貢獻也罷!它禁不起歷史檢驗的。你比如說如果「三個代表」是保證富人的權利的話,不要說毛澤東的繼續革命了,就毛澤東的革命都是不必要的了。就是說他的名字即使寫進黨章的話,只解決了他個人在黨內的合法性問題,但沒有解決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問題。因為中共面臨的是兩個合法性的,一個是黨內合法性、一個是執政合法性。反腐針對了腐敗,而腐敗是中共的遺產,是中共造成的,可以說是中共的罪行。如果你僅僅是試圖部分的糾正了自己的罪行的話,這不是功勞,所以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不能通過反腐來解決。

主持人: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你以前在節目中多次的提到了,無疑這是中共現在面臨的一個很大問題,從北京目前的安保措施來看,當然您剛才前面也講到說,中共高層他自己看到了很多現實問題,他自己就知道自己的位子是做得不太穩的。那麼您具體一點來講,中共目前面臨的挑戰到底是什麼呢?

主持人:對內對外,先簡單講一下對外,對外就是說中共因為經濟強大了嘛,各方面改變了以前的韜光養晦政策,處於一個進攻態勢。你像從實際上的領土、領海爭端,我們不談是非,就光講事實,到政治文化的全面滲透、到干涉別國內政。

現在的問題是西方政界和媒體開始警覺了,比如說美國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加拿大最近通過了類似的法律,澳洲對中共滲透的全面揭露,一直持續到前兩天還出了重頭文章,台灣對中共支持的黑幫政治的打擊等等,就是說它已經遇到了阻力,這是對外。

對內的話,就是支持中共統治30年的經濟高速發展遇到了瓶頸,當然這是最樂觀的說法,悲觀一點說就是已經走到頭了;新的統治合法性的替代品還沒有找到。民族主義很難持久,作為戰爭動員它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說要長期作為合法性基礎很困難,況且民族主議還是雙刃劍,儘管中共很精於操縱民意。

再一個困難是黨內權力鬥爭白熱化、表面化,包括海外爆料,包括潛在接班人孫政才十九大之前倒台,這些事情實際上發生都不是特別好的跡象。最關鍵的是沒有人相信中共還有希望了。以前的中共幾大都有人預測在政治上會有什麼重大改變,在政策上會有什麼重大改變,是不是有新的方案,是不是有政治體制改革?而這一次絕大多數人都在猜人事變化。說明中共在政治體制方面已經沒有希望了。更進一步說,中共除了權力鬥爭以外,在思想上、在理論上、在手段上,已經窮盡了,已經沒有人再寄希望在這方面,中共會做任何新的事情,所以沒有人去討論這些東西了。光盯著人事本身就說明問題,大家對中共沒有希望了。

主持人:現在我們還有一分鐘的時間,您能不能簡單的講一下,談到挑戰和壓力,大家另外一方面就會講到機遇,在如此內焦外困的情況下,您覺得中共有沒有機遇?機遇在哪裡?中共的宣傳現在把十九大定位為說百年中共的新起點。您覺得這個十九大真的能成為一針強心劑嗎?

橫河:強心劑就是這個人是心力衰竭了,臨時拯救幾分鐘,過幾天又不行了,就是說這個人如果器官全都衰竭了,強心劑是救不了的,最多延長几分鐘,或者幾天而已。中共現在就處於這種狀態,就是各種矛盾都來了。

你看反腐打下去多少官員?沒打下去有幾個是好的?孫政才是政壇新星,他還能頂風作案,至少給他的貪腐罪名不是冤枉的。就像一條奴隸船千瘡百孔的,船長和船員試圖補救,但終究是要沉的,這跟船上的奴隸是否起來造反根本就沒有關係。

談到機遇的話,中共的內外焦困,它已經沒有機遇了。但是中共的處於臨死的狀態,實際上是中國的機遇、中國的轉機,就是不管什麼人,所有的人都應該抓住這個機遇來擺脫中共。當然中共沒有希望了,但是在中共內部的人還是有希望的,就是中共的死亡是所有人的希望,這就看每個人在這件事情上做什麼選擇了。這個我覺得是中國的機遇,不是中共的機遇。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7-10-18 5: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