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岐山十九大前的去留迷霧(完整版)

習近平的「打虎幹將」王岐山,可能在中共十九大後擔任與中共國務院平級的中共國家監察委員會負責人。(Feng Li/Getty Images)

中共十九大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是否留任,成為各方揣測的熱點。(Feng Li/Getty Images)

人氣: 583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作為習近平反腐打虎的關鍵人物,中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去留問題,牽動著未來幾年中共政局。對於他的未來去向有多種解讀。最近召開的中紀委八次全會的異常現象引外界關注。有英國媒體說王岐山「會」留任,而日本和香港媒體則說「不」。

幾個月來,中共高層圍繞王岐山的去留展開激鬥,其政敵不斷地在海外爆料,也使得王岐山陷入政治搏弈的漩渦。有分析認為,在中共的體制下,人人自危,包括習近平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有真正的安全。如果動真格地反腐,等於是在向中共的體制挑戰。

中紀委全會的異常

10月9日,中共中紀委第八次全體會議在北京舉行。這是中共十九大前,十八屆中紀委舉行的最後一次全會。中共官方發布會議公報稱,該會審議並通過中紀委向中共十九大的工作報告,同意將報告提請七中全會審議。並確認對三名身兼中紀委委員的高官處分:撤銷劉生傑中紀委委員職務,前澳門中聯辦主任李剛、中紀委駐民政部前紀檢組長曲淑輝分別留黨察看一年、兩年。

外界發現,此次中紀委八次全會有幾個不尋常之處。按慣例,該會議會期一般為兩三天,此次在一天內結束。此外,全體130名委員中僅119人與會,是今屆歷次全會中缺席人數最多的一次。

按以往是先開七中全會,並在會期內召開中紀委八次全會。但此次全會卻早於七中全會(10月11日)兩天召開。另外,發布的公報非常簡短,僅308字。而第五至第七次全會公報都在三四千字以上。

之前歷屆中紀委工作報告,只需單獨徵求內部意見,中紀委全會審議後,就可直接上交審議。而這次中紀委的工作報告,是先提交七中全會審議,為數十年來首見。

中紀委官網10月10日說,審議程式發生了兩個重大變化,一是中紀委工作報告稿先經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後,和中共十九大報告稿、黨章修正案一同在黨內徵求意見;二是中紀委工作報告稿在中紀委審議通過後,先提請七中全會審議,再由七中全會提請於10月18日召開「十九大」審查。

在此次公布的兩個新的變化中加入了「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會議」「十九大報告稿」「黨章修正案」「七中全會」等關鍵詞,和中紀委工作報告之間似乎拉上了關係。

就在中紀委八次全會的前一天,10月8日,中紀委的專欄《學思踐悟》宣布結束,「今天要同大家作別」。此專欄自2014年8月18日起推出,一直被認為是中紀委,特別是王岐山的重要代言者,其評論文章均需要王岐山過目或首肯。

由於王岐山的去留問題,一直為外界關注,該專欄停刊也惹來不少猜測。今年10月11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的新媒體《俠客島》發文直指中紀委重磅專欄告別,「意味深長」;同時又引用文中詩句:「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

外界認為,「俠客島」刻意在文末提及「人事有代謝」,似要暗示王岐山在「十九大」後退下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的職位。

王岐山辦案處理超百萬貪官

從央視新聞聯播顯示,王岐山在中紀委全會上發表了講話,但未公布講話內容。

台媒聯合新聞網10月13日透露,王岐山的講話是一份告別講話,重點感謝跟了他五年的紀委隊伍,又要求他們未來「以強烈的使命擔當監督執紀問責」。

報導表示,這不只意味著王岐山告別中紀委,還意味著他將告別中共政壇。報導提及,七中全會召開之際,又傳出王岐山不在中共十九大常委的提名名單中。

報導還說,五年來王岐山領導一個最強硬的中紀委,「打虎」逾百隻,辦案處理黨員超百萬,反對他的力量有多大,不言而喻。

中共十八大以來,習、王強力反腐「打虎」,有235名省部級(含副省部級)以上高官落馬。包括周永康、蘇榮、令計劃、孫政才、徐才厚和郭伯雄等副國級以上官員。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習、王反腐觸動了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得罪了中共內部上上下下的一大批貪腐官員。江澤民集團和面臨清算的貪官們對王岐山恨之入骨,王岐山也因此成爲這些勢力報復和打擊的首要目標。

王岐山不會留任?

此前,8月24日,日本《讀賣新聞》引述中共消息人士的話稱,中共高層和元老在剛結束的北戴河會議上達成妥協的最新政治局常委7人名單。這份被披露的名單中,被認為有可能打破「七上八下」獲得連任的王岐山並沒有在其中。

香港《明報》9月18日引用多名北京消息人士透露,這5年來,王岐山已將原先的「權力反腐」逐漸構建為「制度反腐」,加上年屆69歲的王確有退意,「十九大」後,王岐山將選擇「功成身退」。

有接近王岐山的、具有軍方背景的紅色後代指,與王岐山相熟的「紅二代」近期曾委婉探問關於王在「十九大」後的職位變動,王笑稱「不可能一直工作,也該好好休息了」。

此外,近一個月內,中紀委內部已有多人調動職務,這也是王即將離開中紀委的強烈信號。消息人士稱,王岐山近期提拔了數名在反腐中表現突出的紀檢監察室主任;按中共官場慣例,主官在離任前,通常會提拔親信及有功人員。

9月21日,日本《朝日新聞》援引了解中紀委情況的消息來源報導,習近平可能讓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上卸任;此外,好幾個中共消息來源說,王岐山也很可能退出政治局常委。

王岐山在9月8日出席中共全國紀檢監察系統大會時講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路」的話。此語也引發部分媒體的解讀,認為王是在釋放退下的信號。

不過,這句話並非王岐山首創,習近平在2016年10月也說過,「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長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征路」。

外界分析認為,王岐山的話有勉勵在場人員繼續積極作為的意思。與習近平同處一代的王岐山,會否再接再厲,與他再次共事五年,走完這一代人的長征路?

有分析人士認為,這種可能性的妨礙主要有三個,一是王岐山本人的年齡與可能存在的「七上八下」潛規則的衝突,二是反腐遭遇的反彈與爭議,三是王岐山本人的意願與身體條件。

今年以來,江派對王岐山不斷發起輿論攻擊,甚至還在海外放風稱習近平對王岐山展開調查等傳言。

不過,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披露,習近平重用的人要經得起考驗,王岐山幫助習拿下過百名江派貪官,有一定威信。儘管有人在海外散布王岐山的負面消息,但習、王政治盟友關係並未發生變化,王仍然得到習的信任。

今年7月26至27日,中共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班在北京舉行,罕見不准與會官員記錄。台灣《上報》報導,此次會議的重點之一,就是習當局針對「十九大」政局,口傳下達了「四個不惜代價」的指令。

據北京消息透露,包括中央將不惜代價,保護陷入風口浪尖的高層領導;不惜代價清洗中共黨內反對勢力等所謂「四個不惜代價」。上述的首個「不惜代價」,外界解讀為,這是習近平力挺主掌反腐工作的王岐山。

王岐山會留任?

69歲的王岐山已到退休年齡。不過與不留任的消息相比,讓王岐山連任或擔任其它要職的理由則挺多。

就在外界指王岐山身體出問題之際,一向低調的王岐山以不同的方式多次高調現身,特別是他罕見高調接連接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及班農後,更是顯得頗不尋常。

英國《金融時報》9月22日報導,對華持強硬立場的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在香港發表演講後,上週飛抵北京,與王岐山進行了90分鐘的祕密會晤。

文章說,王岐山與班農的會晤再次催生了王岐山,這位習近平的左右手可能會在接下來的五年繼續連任的揣測。王岐山已過不成文退休年齡,但仍會在「十九大」留任政治局常委。

據兩名了解會面情況的人士稱,在京期間班農還會見了另外兩名中共官員,其中一名負責為中共領導人從《人民日報》挑選文章。他們說,會面的目的是討論經濟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的崛起。

王的支持者也認為,王可能留任,他在金融方面知識淵博、經驗豐富,應留下幫助習近平推進陷入停滯的金融和經濟改革。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章立凡認為,王岐山與班農會晤的理由貌似和他的工作沒有關聯。王岐山被外界稱為「反腐沙皇」,但他是公認的經濟、金融領域專家。章立凡對香港《南華早報》說:「他的政治生涯可能會延續,但或許是在不同的領域。」

此外,9月26日,王岐山在中南海紫光閣會見柬埔寨人民黨中央常委、副首相兼議會聯絡與監察部大臣梅森安。中紀委副書記、中央追逃辦主任李書磊等人陪同會見。

而在國內,9月3至5日,中共媒體高調報導了王岐山在湖南的視察活動。當時,有港媒評論說,王岐山此次出巡規格極高,有中央政治局委員趙樂際陪同,這說明行程不是私人安排,這顯示他在高層權鬥中是勝利的一方。

9月6日,北京當局高調紀念王岐山的岳父、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姚依林冥誕100周年。外界認為,北京力挺王岐山的用意明顯,同時也為王岐山留任做了鋪墊。

大紀元獲悉,因為王岐山打擊江派、反腐有功,習近平力保王岐山留任「十九大」。不過,因為王岐山的年齡問題,習近平能否改變「七上八下」的制度使王岐山留任,中南海內部仍有爭議。

華府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前講座教授林中斌撰文表示,一年前,習近平大權在握但尚非全握。目前,他已徹底翻修了軍方組織和人事,更接近大權全握。十九大王岐山去留,全看習近平,其它因素,如民意、官意、「派系平衡」皆非關鍵。

香港《南華早報》曾引述消息人士說法報導,去向仍不明的王岐山即使未留任政治局常委也不太可能完全退休,習近平仍會「為他塑造一個新職務」。

王岐山去留眾說紛紜 高層博弈激烈

多數人臆測,習近平為了延續反腐力道,即便王岐山超齡,「十九大」之後,也不無留任的可能。也有人認為,如果王岐山真的獲留任,也可能轉換跑道。

英國《經濟學人》9月發表題為「強大領袖,艱難決定」的報告中曾直言,習近平有很多理由留下王岐山:王岐山能夠有效地執行他的反腐政策,找一個有權威的人替代這位「救火隊員」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王因反腐得罪了很多人,但習會克服中共內部反對的聲音。

該報告認為,習近平將會打破「七上八下」的慣例,使得王岐山留任政治局常委。

路透社10月採訪了與中共高層有聯繫的16人,包括前中共官員和現任與前任高層的親戚、幕僚和密友。它在11日的報導中說,其中12人表示,王岐山在「十九大」後可能保有領導位階,但不清楚他的頭銜,也不清楚王岐山是否會留任政治局常委。

報導指,王岐山「十九大」後的四種可能:接國安委副主席、中共副主席、國務院總理或出掌國家監察委員會。不過,有四名受訪者認為王岐山將「裸退」,還有消息人士說,王岐山本人也可能想退休。

就在此時,有日媒、港媒報導說,中辦主任栗戰書或接替王岐山,任下屆中紀委書記。

台灣中央社10月9日報導則說,王岐山將卸下政治局常委轉任它職,以非常委身分出任中共國家監察委負責人,擁有比只負責中共黨內紀律的中紀委書記更大的權力。

不過,港媒《明報》的評論文章表示,王岐山在「十九大」退休的可能性愈來愈高。至於他會否退而不休,暫時不得而知,但他發揮餘熱的位置,肯定不是監察委。因為,新設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是非獨立於中紀委的一個新機構,而是兩塊招牌,一套人馬。因此,明年國家一級監察委的主任,只能是中紀委書記兼任。

就王岐山一人的去留問題,外界就有如此多的猜測和不確定性,可見中共高層內部博弈非常激烈。出現這樣的局面,估計在五年之前中共的「十八大」上,包括王岐山本人在內的所有人,都不會料到。

一黨專制如何能自我監督?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如果這次王岐山不能留任,以及遭到海外流亡商人抹黑的事件,都是習當局受制於中共體制的結果。因為,中共這個體制決定了不可能讓王岐山公開出面闢謠,也決定了不可能真正公布高層的財產。

由於中國特殊的政治體制,中共依靠中紀委的這種一黨專制的自我監督,永遠都起不了真正的效果。有人質疑反貪腐只不過是中共內部權鬥排除異己的手段,有人質疑這種自我監督是否有效,更有人斷言一黨專政不可能解決貪腐問題。

對此,王岐山曾不止一次地對訪客表示,中共自我監督、自我淨化的做法,相當於一個人給自己開刀動手術,屬於世界性難題。

2015年4月,王岐山在會見美籍日裔著名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和著名經濟學家青木昌彥等人時,對反腐發出感嘆,「難啊,自己監督自己啊。我自己也在考慮這個問題。醫學上有自己給自己開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網上查到,俄國的西伯利亞的一位外科醫生給自己割過闌尾。這是唯一的病例,說明自我更新、自我淨化很難」。

2016年4月初,中共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於建嶸在談到廣東省委常委、珠海市委書記李嘉落馬一事時,不無感慨地說:「這些不受民眾監督的權力,會使他變得不認識自己。在這種意義上,李嘉等人,是這種體制的受益人,又是這種體制的受害者。」他呼籲,(中共)該反省那些製造腐敗的制度了。

這種「自己監督自己」如何奏效?眾所周知,中共官場幾乎到了無官不貪、無官不淫的地步,落馬官員涉貪人數之多、級別之高、數額之巨,民憤沸騰。事實上,出現層出不窮的中共貪官的現象說明:中共組織徹底潰爛,自內部改良已無可能或轉機。

今年9月20日王岐山會見了外賓。據陸媒報導,王岐山說,解決中共內部的腐敗問題是「世界性難題」,反腐敗「一旦開了頭就永遠在路上」。

中共腐敗到骨髓 不可救藥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其實,在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和政治體制中,如果出現像王岐山這樣的大力懲治貪腐的官員,一定會受到體制內外人們的支持和擁護。但是,王岐山面對的,卻是中共這個腐敗到骨髓已經不可救藥的體制。

這樣的一個體制,五年的時間,王岐山就抓出了200多萬貪官,這還是在主要針對江澤民集團「有選擇的反腐」下的成果,其真實情況則是,在中共內部要找到一個不貪的官員,難度很大。

以江澤民家族為代表的中共內部多個貪腐集團,幾乎掌控了中國社會的全部資源,貪腐則成為中共官員在官場生存和晉升的首要條件,與此同時,這個體制只要存在一天,就會自動產生出新的腐敗,就像癌細胞的自動複製和擴散一樣無法救治。

因此,在中共的體制下,如果沒有了腐敗、暴力和謊言,還能是共產黨嗎?因此,如果動真格地反腐,等於是在向中共的體制挑戰,自然就會被這個體制自動視為最大的威脅,就會成為這個體制的消滅對象。這個體制將會糾集全部的力量,來消滅對其的威脅。習近平和王岐山,如今面對的就是這樣的局面。

中共體制下所有人沒有真正的安全

夏小強認為,在中共上,習近平將進一步鞏固其權力。王岐山作為習近平的反腐操刀手,無論在「十九大」上留任或是退休,其實,都無法完全保證自己的安全。因為,在中共的體制下,包括習近平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有真正的安全。

在中共內部,政敵環伺,隨時準備發難,因此,習近平當局不斷說「反腐永遠在路上」;在外部,中共體制本身和中共所奉行的共產主義制度,已成為中國經濟發展與國際接軌的攔路虎。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籠罩下的中國,路將越走越窄,最終走向死路。

時事評論員李鑒善表示,王岐山無論去還是留,實際上充其量就是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崩潰的方式和時間的不同而已。王岐山無論做什麼也不可能改變中共要被解體的命運。

夏小強表示,習近平當局唯有逐步拋棄中共體制,回歸中華傳統,中國社會平穩過渡到沒有共產黨的社會。此舉,不僅將會使包括習近平、王岐山等人和其家族的安全得到保障,也在歷史上立下功勞,成為受人敬佩的真正的人物。

中共七常委中目前已確定四人:習近平、李克強、汪洋、栗戰書。習近平力保王岐山,胡錦濤團派力保胡春華,江派則力保韓正,是否入常,各方仍在激烈博弈當中。

王岐山舊部多任要職

不過,無論是急流勇退,還是繼續留任,王岐山對中紀委早有布局,紀檢系統已密集換將,人馬到位,準備反腐「永遠在路上」了。

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和王岐山在人事任命上大多啟用「老部下」。如王岐山任職北京期間的一批老部下,紛紛進入中紀委,有的甚至進入中南海,協助王岐山開展工作,他們中包括崔鵬、黎曉宏、林鐸、張茅、楊曉超等。

今年1月,53歲的天津人、中紀委副祕書長崔鵬升任中共監察部副部長,躋身副部級。據悉,崔鵬曾是王岐山任北京市長期間的下屬,兩人同時經歷SARS事件、奧運會及防備突發事件等。

崔鵬履新之後,目前監察部領導是一正三副的格局:部長楊曉渡,副部長王令浚、肖培、崔鵬。2016年12月25日,習近平的舊部、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為監察部部長。2017年1月11日,楊曉渡再兼任國家預防腐敗局局長。

林鐸在北京為官期間獲得時任北京市長的王岐山的信任。王任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期間,林鐸曾任北京市西城區委書記等職。

近年來,林鐸多次調整職務。2016年3月底,遼寧省紀委書記林鐸被跨省調任甘肅省委副書記。同時4月,林鐸出任甘肅省副省長、代省長。

當時就有分析說,熟悉紀委工作的林鐸上任,甘肅官場將出現震盪,今年4月,林助王岐山拿下王三運,接替江派地方大員王三運的職務,任甘肅省委書記。

黎曉宏曾任華夏證券董事長、中信建投證券董事長、中國證監會紀委書記等職,王岐山擔任北京市市長期間,黎曉宏先後出任北京市政府副祕書長、北京市政府祕書長,後來仕途緊隨王。黎曉宏現任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成員、辦公室主任。

2015年8月,楊曉超任中共中紀委祕書長,從副部級升為正部級。他曾長期在北京財經部門任職,曾任北京市地方稅務局副局長、市審計局局長、市財政局局長。

在王岐山的金融反腐團隊中有三名核心成員,包括黎曉宏、監察部副部長陳雍和楊曉超。海外中文媒體曾報導,王已組建一支金融領域的反腐隊,由其親信黎曉宏親自執掌。中國金融領域將迎來一段腥風血雨時期,一堆「老虎」將現出原形。

張茅與王岐山關係密切。中共中央委員,現任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黨組書記、局長的張茅,曾任北京市副市長。張茅的父親張鐵夫曾在農村發展研究中心任職,曾是王岐山當年的領導;張茅的岳父則是中共前副總理谷牧。

今年9月10日晚,習近平舊部、中紀委駐中辦前紀檢組長徐令義正式以中央巡視組巡視專員(正部長級)的身分在中紀委推出的反腐專題片中出現。

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的落馬,就是在徐令義率巡視組對重慶進行「回頭看」巡視後發生的。除了重慶,徐令義還曾負責「回頭看」的省(市)包括北京、江西、河南、雲南和陝西,這些大多也曾是江澤民派系勢力盤踞的地方。

紀檢系統密集換將

今年以來,王岐山至少撤換了32名紀檢系統高官,僅在9月,已有7名紀檢高官被密集撤換。

據大陸媒體9月27日報導,中共國家品質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副局長吳清海日前轉任中紀委駐農業部紀檢組長、中共國家海洋局副局長房建孟日前出任中紀委駐中共總工會機關紀檢組長。

除農業部、總工會外,僅在9月份,還有5名紀檢高官履新,他們是:中紀委第十一紀檢監察室主任王興甯空降為中紀委駐最高檢紀檢組組長,財政部條法司司長艾俊濤調任中紀委駐安監總局紀檢組組長,中紀委駐安監總局紀檢組前組長趙惠令調任駐財政部紀檢組組長,中共中央外辦海洋權益局前局長鄧中華調任中紀委駐中共社科院紀檢組組長,西藏自治區黨委常委、黨委祕書長房靈敏調任廣西自治區常委、自治區紀委書記。另外,央視主持人康輝任央視紀委委員。

至此,2017年以來,中紀委紀檢高官至少已有32名被撤換,除上述7人外,還有北京、重慶、廣東、河北、江蘇、雲南、湖北、新疆、青海、陝西、吉林、遼寧、貴州13省(市/區)紀委書記遭到撤換;另有至少12名中共中央派駐機構紀檢組長履新,包括中辦的舒國增、中宣部的賈育林、教育部的吳道槐、民政部的龔堂華、國土資源部的馮志禮、環保部的吳海英、商務部的李仰哲、衛計委的馬奔、海關總署的許羅德、國家體育總局的李建明、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的潘盛洲、中科院的孫也剛。

同時,王岐山也緊鑼密鼓地籌備國家監察委。

去年11月7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公布了《關於在北京市、山西省、浙江省開展國家監察體制改革試點方案》。接著,12月25日此方案獲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今年6月,中共國家監察法草案首次提請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1月,山西、北京、浙江三地的省級監察委員會領導班子已全部揭曉。三地的省級監察委主任都是由當地的紀委書記來擔任。如山西省監察委,山西省紀委書記任建華為主任,北京市監察委主任由北京市紀委書記張碩輔擔任。

外界注意到,在三地的省級監察委中,副手都由省紀委副書記擔任。反過來說,沒有到齡的省紀委副書記,都會進入監察委出任副手。此外,檢察院反貪局局長也是班子成員之一,此前監察部門的副手也會有一到兩人進入監察委委員序列。

同時,根據王岐山1月在中紀委七次全會上的報告,2018年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將審議三件與國家監察委有關的大事:國家監察法草案;關於設立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法律檔;國家監察委主任等國家監察委組成人員。

同時,王岐山在報告中還明確了國家監察委與國家監察法的定位:國家監察委員會就是國家反腐敗機構。「監察委員會作為監督執法機關,履行監督、調查、處置職責,賦予談話、詢問、留置等調查權限。」

據報導,今年「中紀委向『十九大』的工作報告」當中,涉及不少國家監察委的內容,七中全會將仔細審議」。

香港《明報》日前的社評表示,無論王岐山退或不退,中紀委領導層都面臨大換血,130名中紀委委員也大半將會更換。過去5年,中紀委急速擴權擴編,轄下的監察室由原來的8個增加到12個,其中監督地方的監察室由4個增加到7個。

文章說,「十九大」後,預期大陸監察體制改革將會加速,在明年的十三屆人大上將完成修憲,納入了原屬各級檢察院的反貪局之後,中紀委將增加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招牌,成為與國務院平級的超級監察機構,現有的中共黨內調查權與拘押權,將獲法律明確授權,擴大至所有公務員。

此外,可以佐證中紀委向監察委轉變的文章提到,10月8日的《堅持中深化 深化中堅持》文章稱,「堅持與深化,離不開體制和制度創新」,「一個集中統一、權威高效的國家監察體系正在逐漸成形,將實現黨內監督與國家監督、黨的紀律檢查與國家監察的有機統一,逐步構築起『不能腐』的制度體系」。

為期四天的中共七中全會於10月14日結束。該會的公報稱,在習近平當局的領導下,各級紀委深入開展反腐敗鬥爭,遏制了腐敗蔓延勢頭,使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態勢」。

中央社10月14日援引美國東亞學者、紐約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部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的話說,中共十九大後習近平將繼續推動反腐「打虎」,且會加大力度,反腐仍是中共十九大最主要的議題。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認為,王岐山無論是著陸、退休還是繼續延伸他的權力,習近平都必須從政治需要的角度力保王岐山,否則他等於被卸掉了一個臂膀。

王岐山究竟是急流勇退,還是繼續留任,唯有「十九大」後才能有確鑿的答案。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10-19 1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