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黛玉和薛寶釵吃對藥了嗎?從紅樓夢看養生

文/鄧正梁(正梁中醫診所院長)

《紅樓夢》中的食補藥膳,中醫師看來是否有道理呢?(夢子/大紀元)

《紅樓夢》中的食補藥膳,中醫師看來是否有道理呢?(夢子/大紀元)

人氣: 31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冷美人薛寶釵服用的冷香丸,體弱多病的林黛玉補身的人參養榮丸,以及豐富多彩的食補藥膳,中醫師看來是否有道理呢?

紅樓夢》是一本包羅萬象的中國名著,除了人情世態,還內含很多養生之道,現代讀來,仍別有一番滋味。

冷香丸」治好寶釵的熱哮喘

薛寶釵代表花是牡丹,服用的冷香丸,配方之一是牡丹花蕊。(Fotolia)
紅樓夢》中薛寶釵代表花是牡丹,服用的冷香丸,配方之一是牡丹花蕊。(Fotolia)

薛寶釵在《紅樓夢》被譽為「群芳之冠」,其體態豐滿,品格端方,才德兼備,性格大度,是金陵四大家族之薛家的掌上明珠。

寶釵在海棠詩社別號蘅蕪君,此正因她住在蘅蕪院中,院前香草遍佈,院內卻宛若雪洞般冰冷樸素。其代表花卉是牡丹。在情榜中評語已無可考,有人認為是「無情」,但縱是無情也動人。

這樣一位才貌雙全的女子,卻有喘嗽的毛病。她巧遇了一位專治無名之症的和尚,或出於憐憫,這位「仙人」告訴她生病的可能原因,就是「從胎裏帶來的一股熱毒」,需一巧方才能得到醫治。從採集、配伍、製作、保藏到服用方法,冷香丸叫現代人看了會覺得有點故弄玄虛,其實從中醫角度來說,確是極有道理。

這方之巧,可謂集天下之巧為一體:「要春天開的白牡丹花蕊十二兩,夏天開的白荷花蕊十二兩,秋天的白芙蓉花蕊十二兩,冬天開的白梅花蕊十二兩。將這四樣花蕊,於次年春分這日曬乾,和在沒藥一處,一齊研好。又要……白露這日的露水十二錢,霜降這日的霜十二錢,小雪這日的雪十二錢。把這四樣水調勻,和了藥,再加蜂蜜十二錢,白糖十二錢,丸了龍眼大的丸子,盛在舊磁罐內,埋在梨根底下。若發了病時,拿出來吃一丸,用十二分黃柏煎湯送下。」

這方對寶釵來說可靈驗了,和尚給它取名叫「冷香丸」,又給了一包沒藥作引,異香異氣的,只要稍有喘嗽,吃一丸症狀也就罷了。藥有對症,自能顯出它的療效,足見寶釵有虛熱一事,實非虛言,因為牡丹花蕊、荷花蕊、芙蓉花蕊、梅花蕊藥性都較為涼散,都用白色的花,能夠入肺,配上苦寒燥濕的黃柏,又埋在梨樹下,取梨的生津潤燥清熱之性,寶釵的熱毒自然能夠消散。

四種花蕊與四種水加上黃柏,有九樣;又各藥及配方重量之數皆為十二。在中國文化中,九為最大陽數,十二為最大陰數,兩者相乘一百零八,就是大中之最大,有圓圓滿滿、天意促成之意。如《水滸傳》一百零八位好漢、《紅樓夢》出場女子一百零八位、和尚的念珠一百零八顆等等,實是非比尋常;藥方中隱含一百零八之數,自然能祛疾卻病。

黛玉服「人參養榮丸」有悖病情

shutterstock_160484921
《紅樓夢》中林黛玉日常服用的補藥「人參養榮丸」並非如此對症。(Shutterstock)

林黛玉自幼體弱多病,可是她日常服用的補藥「人參養榮丸」則並非如此對症。《紅樓夢》第三回〈金陵城起復賈雨村,榮國府收養林黛玉〉中提到:「眾人見黛玉年貌雖小,其舉止言談不俗,身體面龐雖怯弱不勝,卻有一段自然的風流態度,便知她有不足之症。」不足就是泛指各種虛症了。(你能吃人參嗎?

虛症一般泛指氣血虛,氣虛症狀有少氣懶言、語聲低微、自汗心悸、頭暈耳鳴等等,血虛有面色蒼白、頭暈目眩、疲倦乏力、手足發麻等。虛症的形成,與先天、後天的關係都有,先天為體質、遺傳因素,後天為生病失養、缺乏鍛鍊等。中醫對虛症的治療,最主要的就是:「形不足者溫之以氣,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就是要補;氣虛補氣,血虛補血,兩者皆虛則氣血雙補,精氣虛更要補腎填精;若氣血暴脫、津液枯竭、陽氣驟衰等,宜峻補,用大劑重劑,救生命於垂危之中;若正氣已虛,邪氣不盛,則不求速效,緩補即可。

林黛玉自幼是雙親的掌上明珠,自然是嬌生慣養。黛玉的父母親都未見長壽,加上自己先天不足,後天缺乏鍛鍊,再加上腸胃吸收不好,又有肺癆之症,造成氣血兩虛。黛玉自己說道:「我自來是如此,從會吃飲食時便吃藥,到今日未斷;請了多少名醫修方配藥,皆不見效……如今還是吃人參養榮丸。」賈母道:「正好,我這裏正配丸藥呢。叫他們多配一料就是了。」

人參是一味補氣的要藥,賈母作為老人,氣血俱衰,人參養榮丸以人參為主藥,輔以其它補氣之藥,補氣補血,自然對症。然而,人參養榮丸雖緩,但畢竟是溫熱之藥,久服傷陰,口舌乾燥,與黛玉的病機有悖,最後黛玉傷心驚心、吐血氣絕,「香魂一縷隨風散,愁緒三更入夢遙」,與這也是不無關係!

寶玉飲香露平肝散鬱

玫瑰 桂花
木樨清露與玫瑰清露由桂花與玫瑰製成。《紅樓夢》中賈寶玉喝之解暑、解肝鬱。(Shutterstock)

《紅樓夢》第33回〈手足耽耽小動唇舌 不肖種種大承笞撻〉中,在炎熱的夏天,寶玉挨打後,王夫人問襲人,寶玉有沒有吃甚麼東西。襲人說寶玉嚷著想喝酸梅湯,「我想著酸梅是個收斂的東西,才剛捱了打,又不許叫喊,自然急得那熱毒熱血未免不存在心裏,倘或吃下這個去激在心裏,再弄出大病來,可怎麼樣呢。因此我勸了半天才沒吃,只拿那糖醃的玫瑰滷子和了吃了半碗,又嫌吃絮了,不香甜。」

這時,王夫人想起前幾天有人送了些香露來,便叫人給寶玉送了過去,「把這個拿兩瓶子去。一碗水裏只用挑一茶匙子,就香得了不得呢。」襲人看了,只見兩個玻璃小瓶,都有三寸大小,上面螺絲銀蓋,鵝黃箋上寫著「木樨清露」,那一個寫著「玫瑰清露」。寶玉睡醒之後,「喜不自禁,即命調來嘗試,果然香妙非常」。

木樨清露與玫瑰清露即桂花(即木樨花)與玫瑰花精製的香露。清代趙學敏所撰的《本草綱目拾遺》中有這段話:「凡物之有質者皆可取露。露乃物之精華,其法始於大西洋。傳入中國,大則用瓶,小則用壺,皆可蒸取……桂花蒸取,氣香味微苦,明目舒肝……玫瑰花蒸取,氣香味而淡,能活血、平肝、養胃、寬胸、散鬱。」寶玉挨了打,自然肝氣鬱結,加上暑熱難熬,此時香露就發揮了其雙重作用。(6步做「藕粉桂糖糕」 養脾胃又補氣血

賈母的點心: 藕粉糕、杏仁茶

杏仁有生津潤腸通便的作用。《紅樓夢》中賈母飲杏仁茶去宵夜油膩。(Shutterstock)
杏仁有生津潤腸通便的作用。《紅樓夢》中賈母飲杏仁茶去宵夜油膩。(Shutterstock)

《紅樓夢》中人的飲食也別具特色,體現了曹雪芹對中國飲食文化的深刻理解。

《紅樓夢》第四十一回,〈櫳翠庵茶品梅花雪 怡紅院劫遇母蝗蟲〉,賈母款待完了劉姥姥,丫鬟們正來請用點心,賈母道:「吃了兩杯酒,倒也不餓了。也罷,就拿了這裏來,大家隨便吃些罷。」丫鬟們便去抬了兩張高几來,又端了兩個小捧盒來。揭開看時,每個盒內兩樣,這盒內是兩樣蒸食:一樣是藕粉桂糖糕,一樣是松瓤鵝油卷;那盒內是兩樣炸的……

其中藕粉桂糖糕是一道江南精美糕點,主原料是藕粉。藕粉的製作,首先將蓮藕切片,清水浸泡三天,搗水取汁過濾,沉澱物晾乾後就是藕粉。《日用本草》言藕粉:「清熱除煩,凡嘔血、吐血、瘀血、敗血、一切血證者宜之。」南宋孝宗皇帝趙(shèn)有一次因暴飲暴食,出現胃出血症狀,太醫一直醫不好,後民間獻方,以鮮藕節搗汁熱酒調服,竟讓胃出血的病症痊癒。(蓮花全株都能養生 急性子吃蓮心可去心火

賈母在晚上吃消夜的時候,雖然有鴨肉粥、紅棗白米粥等,但卻選上清淡去油膩的杏仁茶。因為她知道夜間食用過甜或油膩的食物,會傷害身體,影響消化。杏仁有止咳定喘、生津潤腸通便的作用。

從醫藥到飲食,《紅樓夢》一書以高超的文學技巧描繪出富貴人家的生活細節。讀者可以從中一窺古人治病與養生的智慧。

責任編輯:柯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