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心靈的故鄉

作者:清芷
我一直想念的故鄉,不在那片世事變遷的土地上,而在最初、最美的心靈裏!(Fotolia)
我一直想念的故鄉,不在那片世事變遷的土地上,而在最初、最美的心靈裡!(Fotolia)
      人氣: 448
【字號】    
   標籤: tags: , ,

不知道有沒有人像我一樣,曾經帶著滿腔的思鄉之情,風塵僕僕地回到故鄉,本以為這顆漂泊的心終於可以得到慰藉,卻發現就算站在故鄉的土地上,心也一樣在流浪,那個讓我魂牽夢縈的,充滿童年夢幻的故鄉早已經隨著時空的流逝留在了悠悠的歲月裡。

我多麼想念那幢和爸爸媽媽一起住過的房子,如今,已經找不到它的蹤影,那片土地上聳起了一座座高樓住宅,想起父母已經離世,留下我孤單一人,社區的熱鬧繁華在我眼中卻顯得有些清冷;那條我每天放學都走的,開滿紫色花朵的小路,也已經埋沒在一條寬闊馬路的下面,上面跑著的不再是昔日的我和夥伴,而是帶著風的寶馬、賓士;那片我最喜歡的菜園如今成了最大的超市,超市裡的青菜規整、好看,卻再也聞不到那最原生、清香的味道。

眼前的故鄉充滿了都市的現代感,可是我卻如此陌生。有那麼一些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個外地人,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仿佛和我沒什麼關係。直到我遇到當年的朋友,看到大家久違的笑臉,我才又有了對故鄉的歸屬感。

我拽著朋友一起去看當年嬉戲的小河,又去看那個常去的公園,一路上我興致勃勃地回憶著當年的事情,說得心花怒放,當我提議要去我們的學校看一看時,朋友不耐地問了一句:「你是不是除了這些話就沒有別的話說了?」

我一下子愣住了,這才注意到朋友那一臉索然無味的表情,我不解地說:「難道你都不想念這些事情嗎?我們以前每次見面都會不厭其煩地回憶這些有趣的事情啊?」

我看著朋友的臉,那上面寫滿了不快樂,婚姻的不幸福帶給朋友更多的是生硬的脾氣,我突然明白了,那個曾經愛笑的、天真的、愛做夢的、無憂無慮的小姑娘已經被生活改變了,這些童年的快樂已經填不平生活帶給她的煩惱。

不知為何,從那天起,我和朋友之間多了一種疏遠,友誼還在,只是突然間就覺得無話可說了。我依然記得朋友當初美麗、單純的樣子,可是如今的她,臉上刻劃著的是生活的雞毛蒜皮。

朋友的改變,讓我的故鄉之夢徹底的醒了過來,所以,我對她有些抱怨。我知道那個我記憶裡的故鄉回不去了,物變了,人變了,一切都變了。

我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情緒離開了故鄉,是失落?是難過?還是心灰意冷?總之再也沒有不捨。

天空的雲依然在漂泊,那麼輕,那麼白;微風依然那麼和煦,暖暖的,像我兒時的笑容;陽光依然普照著大地,驅散著陰霾。我坐在車裡,看著窗外一閃而過的風景,雖然匆忙,卻把美麗留在了我的眼裡。

那一瞬間,故鄉的樣子又映在了腦海,一幕一幕,依然光彩如昨天。我看到了自己對現在故鄉的不滿,對朋友的不滿,卻沒發現自己的心裡充滿了不滿。時空在轉換,社會在變遷,如果我能以一顆包容的心去看待這些轉變,以一顆悲憫的心去看待朋友的人生,怎麼會有那麼多不滿呢?

這才發現,其實我也變了,也會世故,也會不快樂,也會有很多負面情緒,當我以一個旁觀者來審視自己的時候,我看到了我的臉上也刻劃著生活的雞毛蒜皮。我想,我應該打掃一下自己的心靈上的灰塵了。

有人說,人之所以想念故鄉,是因為想念童年的自己。或許,我想念的也是最初的自己吧,那個純真的、美好的自己。而我驚奇地發現,當我的心裡充滿了善意、包容與悲憫的時候,我似乎又找到了童年的感覺,好像此刻的我正奔跑在童年的那條小路上,路邊開滿了紫色的花朵,它們都在向我招手,雖然我的身影離故鄉越來越遠,但是我的心卻離故鄉越來越近了。

原來,我一直想念的故鄉,不在那片世事變遷的土地上,而在最初、最美的心靈裡啊!@#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煮餃子點三次涼水」,跟過去燒柴煮飯的烹飪方式有關。(Fotolia)
    那是一碗滾燙的韭菜餡餃子,很香、很香,兒子看了卻哭了……
  • 元 夏永 黃鶴樓圖(網絡圖片)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讀崔顥的詩時認識黃鶴樓,一直認為詩人是個道家「粉絲」,「鄉關」絕不是童年時的故鄉,而是生命原本的故鄉。
  • 本港民俗專家周樹佳指,香港的確保留不少過中秋的傳統習俗,比如過中秋香港興玩燈籠,但大陸很多地方不讓玩;舞火龍等客家文化傳統,在香港得以保留,反而大陸較少見;另外,中秋自小就是香港的法定假期,但大陸從2008年才開始放假,由此可見兩地重視程度的不同。
  • 書籍堆棧。(fotolia)
    「正文書局」在1972年出版了我的第一本小說「母親的畫像」,兩年後,接著出版我的第一本散文「萱草集」,可以說,日後能成為作家,處女作的出版是最直接的支撐。
  • 二戰題材電影《動物園長的夫人》劇照。(電影官方劇照)
    由新西蘭女導演妮基‧卡羅(Niki Caro)執導的《動物園長的夫人》(The Zookeeper's Wife,港譯:烽火動物園),近日在香港上映。影片描述納粹在二戰時期占領波蘭,華沙動物園的園長夫人利用她的機智與信仰,保護和營救逃難中的猶太人,主人公悲天憫人的情懷讓動物園儼然變身為諾亞方舟。
  • 《古賢詩意圖》描寫杜甫的《東山宴飲圖》(公有領域)
    杜甫胸襟遠大,他不止於一己之樂,一家之安。他的悲憫如此深沉,就像是精神上的支柱,承擔起命運降下的所有苦難,既不佯狂避世,也不遁入空門。杜甫一生「憂在天下,而不為一己失得也」。千百年來,杜甫流露的仁義,沉雄壯闊的胸懷依然能砥礪人心。
  • 生活中處處都有美,處處都有愛,需要我們用心去體會、感受、發掘!(王嘉益/大紀元)
    以前常聽人們諷刺崇洋的人有著「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心態,是不可取的。其實,不只是對外國的事物會有這樣的看法,就是在本地、本國也會有這種情形。
  • 中國曆史真的很有趣!(大紀元圖片)
    安息國太子不遠萬里,長途跋涉來到中土,翻譯佛經之際,也尋找前世的宿怨,瞭解彼此的恩怨,正應了中土的一句話:「冤家宜解不宜結」。
  • 上天不僅要挽回人的生命,還要賜予眾人福分。(大紀元圖片庫)
    先賢常說:「上天有好生之德」。上天不僅要挽回人的生命,還要賜予眾人福分。一天忽然意識到:為什麼這麼重要的理念,被我們現在人拋棄了呢?我們原本有著高潔的天性,又是誰讓我們生生割斷了與生俱來的美好天良呢?
  • Marquet先生非常讚許夫人的觀點,他又補充說:「演出還講述了歷史,我們未知的歷史故事。如果說哪一個節目最讓我感動的話,我可能最喜歡《藏鼓豪情》,節奏和音樂蕩滌著人們的心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