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追查國際:中共器官移植涉活摘最新調查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人氣: 29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22日訊】10月20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發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最新調查報告,結果顯示:中共器官移植數量仍舊很大,患者等待供體時間很短,捐獻器官很少,大量移植器官來源不明。

此次報告是2017年7月至9月,追查國際對中共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衛計委」)今年公布的173家器官移植醫院中的65家醫院和3個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進行的電話跟蹤調查。其中大部分醫院是上期年度報告中沒有涉及到的,少部分是被繼續跟蹤調查的。

該報告對外公布了105個電話調查錄音。

報告說,對於外界最為關注的器官來源問題,接受調查的醫院稱:異體移植供體來源,主要是腦死亡捐獻器官。再追問下去,對方或閃爍其辭,或三緘其口。而針對三家紅十字會的調查表明,公民自願無償捐獻的器官仍舊是少的可以忽略不計。

此外,從醫院獲取和移植器官的過程顯示,供體器官已變為有償捐獻或變相有償捐獻。在院方報出的移植手術價目裡,有明碼標價的肝源費腎源費,從十萬起價,上不封頂。對供體質量和手術時間,患者也可提要求,但價格當面另議。

以下為該調查報告內容的詳述:

器官移植數量仍然很大

調查顯示,有資質的各家醫院都在做器官移植手術。大部分被調查者表示:我們做得很多,移植量不小,「我們今年比去年做得多,肯定會越來越多!」

這些在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分成三類:

第一類是,1999年後相繼開展器官移植的老移植大戶;

第二類是,2015年後獲新資質開展器官移植或重新啟動、擴展器官移植業務的潛在新移植大戶。

第三類是,一些不起眼的小醫院移植量也相當可觀。

類別一:部分老移植大戶

北京解放軍302醫院肝移植醫生王存傑(2017-09-15):去年一年做了快150,今年比去年做得多。同日值班護士:最近一週做了7台,今年做100台了。(詳見調查錄音1)

北京友誼醫院肝移植病房醫生(2017-08-08):我們醫院肝移植始終做的都不少,手術量還是挺大的。上個月北京一共40台,咱們這做了20台。另一肝移植醫生(2017-09-09):直到目前應該是130多。一年200多,不到300。(詳見調查錄音3)

北京朝陽醫院腎移植醫生(2017-08-21):我們每年反正是做150~200。今年剛做了100多個。(詳見調查錄音8)

天津第一中心醫院肝移植李俊傑醫生(2017-08-30):我們這兒一年大概可能300~400百台肝移植。供體肝我們是比哪都多。(詳見調查錄音11)

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移植科病房護士(2017-07-01):我們一年做300個腎移植。我們肝和腎都做(只有腎移植資質)。肝移植現在一年做不少,至少50個。另一腎移植醫生(2017-07-10):今年腎移植超過100例。肝移植也做,每年大概60~100例之間。我們還做心臟移植呢!(詳見調查錄音21)

寧波市醫療中心李惠利醫院腎移植病房護士(2017-08-22):腎移植做的很多,大約一年能做200~300例。(詳見調查錄音30)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腎移植病房護士(2017-08-01):我們做得多!平圴每個月有有30~40例吧。問:一個月做30~40例,那一年能做400~500例嗎?答:對啊!(詳見調查錄音37)

山東大學第二醫院腎移植科護士(2017-09-22):光9月份這一個月,還沒過完呢,就做了20多例了。我們去年做了140多台。今年已經做了上百台了,肯定超過去年!(詳見調查錄音45)

山東臨沂市人民醫院泌尿外科護士(2017-09-12):每年做得不少,100多例。有時候只要一來,哇!都4、5個,5,6個的,成雙成雙的!(詳見調查錄音48)

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腎移植病房護士(2017-09-13):一年能做100多個,上個月做了有10台,這個月做了有6、7台了。(詳見調查錄音55)

河南中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腎移植池醫生(2017-08-25):一般都等一兩個月。我們從06年就開始做,做了十幾年了,一年能做個上百例。今年做了有50例了。(詳見調查錄音56)

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腎臟移植護士(2017-09-28):我們平均每月能做10台左右,少也有7、8台,有時還更多。一年做100~200台沒問題。(詳見調查錄音62)

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器官協調人馬望宗(2017-08-10):去年腎移植,我們確定340多接近350。去年肝移植做了100多台,今年做了50~60台了。(詳見調查錄音66)

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腎移植二區醫生(2017-09-26電話):一個月做十幾台應該有,現在做了有200台。(詳見調查錄音68)

廣州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泌尿外科醫生蘇宇(2017-08-02):就現在七月份己經超300例了。現在量非常大!(詳見調查錄音80)

昆明市第一人民醫院肝移植8樓B區護士(2017-07-20 ):去年做了300多台肝移植,今年到現在100台肯定有了。腎移植也在做。供體只要申請了,就送過來。 7樓B區護士(2017-07-23):腎移植去年做了200多例,今年也做了100多了。(詳見調查錄音94)

西安交通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腎移植醫生鄭瑾(2017-08-13):我們是西北地區最大的移植中心,一直在做腎移植。我們一年有200多例吧!今年目標是300例,己經做了100多例了。(詳見調查錄音93)

第四軍醫大學附屬西京醫院肝移植醫生(2017-09-17):今年做多少例?這個我不太方便透露啊!今年比去年要多!有時候一天2個的。(詳見調查錄音99)
腎移植病房護士(2017-09-17):異體供腎,一年差不多有100例。今年做幾十個了。(詳見調查錄音100)

類別二:潛在新移植大戶

廣東省中醫院腎移植孟醫生(2017-08-14):去年資質批下來,今年開始做了。大概每個月做腎移植10~12例左右。這個月剛半個月就做了6台B型的。(詳見調查錄音73)另一移植醫生(2017-08-29):資質批下來了,做得多啊,做了好多啊!現在每天都在做。

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泌尿外科護士(2017-09-22):深圳今年才拿到資質,剛開始做。總共做了7個腎,4個肝。兩個星期都要做2兩個的,一個星期做1個的!(詳見調查錄音72)

山西第二人民醫院腎移植護士(2017-08-30):我們有腎移植中心了嘛!我們這是專科了,今年做了100多啦!(詳見調查錄音12)

山東聊城市人民醫院肝移植鞠醫生(2017-09-15):肝移植今年做了快20例,前兩天有個肝昏迷的病人當天來了就做。我們也請外面專家來做,(前一天)我們是去年剛成立的肝移植科,只能會做得愈來愈多。肯定會得到醫院、國家的支持,不然我們也不會成立的。

貴陽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器官協調員孫驍(2017-08-24):我們是今年從新開展的,單獨成立了移植科,肝腎移植都能做。從2月28日做到現在,腎移植30~31台。腎移植請廣州的潘光輝教授帶團來。肝移植外聘上海仁濟專家來。(詳見調查錄音91)

貴州遵義醫學院附屬醫院腎移植醫生譚洲科(2017-08-25):停了幾年,今年做了5五例肝移植,20多例腎移植,4例心臟移植。 (只有腎移植資質)。(詳見調查錄音93)

類別三:一些不起眼的小醫院移植量也相當可觀

以浙江省下面的三家醫院為例

南京軍區第117醫院_腎內科病房_護士(2017-09-18):腎移植我們醫院一直都在做。以前有腎源,我們這邊做的很多的,很多的,很多,就特別多!大科專業以移植為主的。前兩年有腎源時能做幾百例。今年做多少這個數字,我不能告訴你!(詳見調查錄音40)

寧波市醫療中心李惠利醫院腎移植病房護士(2017-08-22):腎移植做的很多,大約一年能做200-300例。移植手術在本病區做。(詳見調查錄音30)

寧波市鄞州第二醫院腎移植護士(2017-08-29):一年60~70例,今年可能有30多了。以前應該做得很多。器官從國家網絡分配來的。(詳見調查錄音33)

相對上述醫院如此大的移植量,作為移植器官唯一來源的中國公民自願無償捐獻器官有多少呢?

三家中國紅十字會報出的公民自願無償捐獻器官數字

烏魯木齊市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負責人陳先生(2017-09-12):器官捐獻開展以來,全疆到現在才幾十例呀!捐獻器官很少。主動捐獻的,肯定少啊!就算很多人備案(登記)了,他都達不到捐獻狀態啊!你要說每一年都有多少增長?因為時間也不是很長,所以沒有明顯的增長。(詳見調查錄音103)

貴陽市紅十字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負責人(2017-09-26):捐成的,這幾年下來有30多例,今年有十多例(應包括在30多例當中)。(詳見調查錄音104)

寧波市紅十字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值班人員(2017-09-26):我們去年有38例捐獻,今年捐了一、二十個了。(詳見調查錄音105)

按照中共官方所言,供體來源主要是器官捐獻,有大量民眾在死後將器官捐獻給紅十字會,但針對醫院和紅十字會的調查卻推翻了官方的說辭。

調查中,醫院對自己的移植數量總是吞吞吐吐,即使不得不說,也一定要往少了說,不惜失去「客戶」。而對器官來源的追問,就更是敏感得不行!下面幾個調查錄音顯可以表明這一不正常現象。

供體來源不明

北京友誼醫院肝移植病房醫生(2017-09-09):具體肝源問題是咱們左右不了的啦!您問我們也沒用!肝源是衛計委的事。(詳見調查錄音5)

北京朝陽醫院肝移植科醫生(2017-08-08):肝源我們值班醫生不清楚,你要問主任。(詳見調查錄音6)

北京朝陽醫院腎移植醫生(2017-08-21):武警做得快!為什麼快?不知道,反正他們那邊供體比較多!(詳見調查錄音8)

南京鼓樓醫院肝移植醫生(2017-07-09):器官來源的渠道就多了,這是國家考慮的,我們只負責提供技術跟後續的保障,其它我們管不了!問:過去怎麼讓用煉法輪功的?答:過去不講人權!(詳見調查錄音25)

南京軍區南京總醫院腎移植護士:(2017-09-11)供體情況不清楚,因為我們自身也不知道!明白嗎?(詳見調查錄音28)

南京軍區第117醫院腎內科病房護士(2017-09-18):前兩年有腎源時能做幾百例。今年做多少這個數字,我不能告訴你。(詳見調查錄音40)

山東青島大學醫學院監護室肝移植醫生(2017-09-08):有人等一個多月做上了,有的可能就空降過來直接就做,那種也多的是!肝源這個你不用打聽了,你如果要做這個手術啊,你就不要問這種問題了!供肝來源,不方便說。(詳見調查錄音51)

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腎移植病房醫生(2017-08-25):今年做了多少,這個我不方便告訴你,我們肯定是做得多啦!因為今天還在做,做了2台!誰也不會告訴你!(詳見調查錄音53)

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肝移植科孫冉醫生(2017-07-31):上半年肝移植做了近百例。好配的血型,可能幾天就能做得上。器官來源我不太清楚。(詳見調查錄音57)

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肝移植科醫生(2017-09-06):肝移植今年100~200例肯定有啦,上個月就做了將近20台。一個月一般10來台!也有等肝的,也有等病(人)的嘛!(詳見調查錄音67)

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腎移植二區醫生(2017-09-26):腎源一批一批的,有時一來好幾個,休息幾天又來好幾個。來的都是遺體,不是器官。因為我們醫院有資質,能夠取嘛!所以一般都是自己取的。(詳見調查錄音68)

廣州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泌尿外科醫生蘇宇(2017-08-02):現在量非常大!器官從哪來的?這個東西我也不敢亂說!我們的腎源是最廣泛的啦!我們醫院最大的特色,就是活人的供體,腦死亡的病人。(詳見調查錄音80)

第三軍醫大學附屬新橋醫院泌尿外科主任易善紅(2017-08-12):我們現在都是做那個DCD了,這個是要做的!只要是在我們那個器官庫裡邊,我們還是在做。我也怕泄漏更多的機密(詳見調查錄音84)

第四軍醫大學附屬西京醫院_腎移植_病房護士(2017-09-17):異體捐獻的,就是急診科有那種腦死亡、心臟死亡的病人。按政策來說,是國家統一分配,但是各醫院他自己找,自己用。供體有分配的,也有自己找的。(詳見調查錄音100)

除了器官來源不明外,對67家醫院的調查也顯示,等待供體時間出現異常。等腦死亡器官的時間是一、兩週到一、兩個月,等待紅十字會的器官捐獻五年也不能保證。

而且器官捐獻網絡和移植分配網完全是不透明狀態,令人懷疑到底有沒有那個所謂的國家官網?

如新疆烏魯木齊市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負責人陳先生稱:我們沒有帳號,不能登入器官捐獻網。

又如貴陽市紅十字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負責人把器官捐獻和移植分配兩個系統混淆在了一起,聽得出來,她也沒登入過器官捐獻網。

再如寧波市紅十字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工作人員,不說器官捐獻,卻大談移植分配:現在都是計算器分配的系統,是自動的,不是人為的去分配的等等。顯然,她也是在道聽塗說。

而在調查的醫院中,有幾家醫院承認紅十字會與醫院器官移植存在相互配合「勸捐」的關聯。

如湖南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器官協調員馬望宗稱:去年腎移植我們做了300多。供體是本地的,是紅十字會和醫院配合做的。

又如山東濰坊市人民醫院腎移植護士:今年那個什麼紅十字會在一塊做了,稍微多一點兒。

再如西安交大醫學院附屬一院腎移植醫生鄭僅:一般勸捐的時候,紅十會會出面。

調查出的一個事實就是:沒有納入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系統的各醫院的器官供體絕大部都不是公民自願捐獻的,各醫院都有自己的多個供體渠道。

另外,從醫院向患者收取高額供體器官費看,器官來源也絕非無償捐獻。

中國移植醫院大量腦死亡器官供體來自哪裡?

目前按醫院的說法,供體主要來源於腦死亡者。按照被調查醫院的說法,是來自車禍,意外事故。按概率推算,車禍導致腦損傷、但內臟器官未受損傷的應只占一部分,再排除傷者患有其它原發病,剩下的能達到捐獻狀態的會再遞減,而他們大部分是沒有做過器官捐獻登記的公民。待找來家屬,勸捐成功,最終能有幾人捐成?靠他們能撐得起目前龐大的器官移植市場嗎?

由於腦死亡「捐獻者」捐獻的過程和相關的信息缺乏透明性,我們有理由懷疑這其中存在不不可告人的黑幕。

在調查的醫院中,被調查者表示,除少數親屬器官移植外,異體移植的供體來源主要是腦死亡器官。這表明,在中國大陸針對腦死亡尚未立法的前提下,大陸移植界就已全面推行使用腦死亡器官供體。

中國腦死亡取器官都是非法

中國至今沒有全國統一的由國家行政部門發布的腦死亡診斷標準,也沒有「腦死亡立法」。因此,截至本文撰寫的此時(2017年10月17日)中國大陸所有從腦死亡者身上摘取器官的行為,按照中國的法律都是非法的。

質疑黑幕

2014年10月底,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杭州舉行的「2014中國器官移植大會」上聲稱,公民自願捐獻已成為中國器官移植的唯一來源,目前中國全部醫院都已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然而,根據2016年6月23日美國CNN的報導,報導稱,鑒於2012年到2013年期間,只有約1400人簽署了捐贈協議(相比之下,每年有超過30萬人需要器官移植),因此,2014年年底,中共宣布將轉換到一個完全基於自願的器官捐贈系統只是一個「語義上的把戲」。

登記器官捐獻和成功實施器官捐獻的數字不匹配

中國聲稱現在有30萬人登記器官捐獻,美國有1.4億人登記捐獻器官,英國約2,100萬人登記。而即使有這麼多登記的捐獻人,2016年,美國僅有15,951人捐獻器官;在英國,這一數字僅為1,364人。

如果考慮到7/1000的死亡率等因素,只會有這麼多的捐贈人。由於捐獻人患病、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年齡問題、死亡和器官摘取之間的時間差等原因,最終只有1%-2%的曾登記過的過世者,才符合器官移植的條件。

若用上面的推理對應到30萬的中國器官捐贈者身上來推算的話,其結果為:「2016年,這30萬人中的7/1000會過世,大概為2,100人過世。

而在2016年已登記的過世的2,100人中,僅有1%—2%的人可以提供移植的器官,這相當於只有21—42個器官捐獻人。但是,中共聲稱在2016年有4,000個器官捐獻人。這意味著,中共的器官捐獻人有其它的來源。

而由於本次調查錄音顯示,腦死亡供體的來源和過程均不透明,我們有理由質疑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強摘器官仍舊在繼續,背後有著一個祕密組織在運作。

點擊鏈接: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查聽追查國際針對65家醫院的醫生、護士、移植科主任及院長及部分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職員的調查錄音。#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10-22 5: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