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陸雯:1964年的一樁慘案

人氣: 73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10月23日訊】近日,一位修煉人入定中看到了自己的前世以及所造的罪業。以下是他的敘述:

那是在中共建政後,我是中共部隊中的官,沒有多少文化,很粗俗,一副老子是功臣,誰能把我咋地的表情和嘴臉,走路都不好好走。一次我接到命令帶著部隊去執行祕密任務,因為那裡要修建軍事工程,工程不能公開,工程所在範圍內有一個少數民族的村落,這些人必須得滅口。在夜間殺人時,我看到這些人穿著白色的長袍,殷紅的血浸染了他們的白袍。

完成任務後,部隊撤退途中,我們在一個小山坳休息,大家都在睡覺,我一點睡意也沒有,在閉目養神。突然,我聽到了異常的聲音,我順著聲音找去,在月光下,看見了我的手下在強姦一個女人,我沒有理睬,因為這樣的事情多的是,日本士兵這樣,蘇聯士兵在東北也是這樣,中共的長官和士兵從上到下都管不好自己的褲腰帶。

我轉身要走,聽到那個女人說:「救我。」我不知道為什麼,停了一下,告訴士兵,完事了,帶她見我。當這個士兵帶著女人出現時,那個女人一下子跪在我腳下,說她是來投奔親戚的,在一個小土溝睡覺,醒來天黑了,她也不敢走了,結果士兵小便時發現了她,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求我救她,不要殺她。

我問:「你為什麼這麼請求?」她說:「我知道這樣的事情發生後,女人會被殺了滅口。」我問:「你要去哪裡?」她說出了村子名稱。我一聽,正是我們剛剛滅口的村莊。我和手下不由自主的對視了一眼,我倆心知肚明,肯定不能讓這個女人到那個村莊去,因為我們執行這樣的任務,有許多不成文卻通用的潛則,知道如何對上級的命令負責,要保守祕密,殺人是按照需要殺人。如果這個女人活著,祕密會被泄露出去。

我示意手下帶走女人,那個女人對我說:「我覺的我在什麼地方見過你,對你不陌生。求你一定要救我。」我笑了,說:「以後我一定幫你。」那個女人被帶走了,我想:為什麼我聽了女人的話,覺的這話很熟悉,我這樣心裡冷酷的人,還會有人熟識我嗎?我只是個執行殺人任務的工具而已。

我繼續躺下,還是在閉目養神。突然,我仿佛聽見了女人的慘叫,殺人不眨眼的我,居然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過了多久,我聞到了空氣中飄來一股氣味,我激靈一下起來,找到士兵,發現他不但把女人殺了,還用刀把女人的心剜了出來。他用油紙把心臟包好,說回去後把心臟抹點鹽,用火烤著吃。

這件事發生在1964年。殺人的那個士兵,從那以後開始得皮膚病,皮膚發癢、疼痛,紅起一片,上面有許多的小疙瘩。我也是如此。無知中的我們,不知道自己在遭惡報,因為那個女人死了後,在另外空間她的怨恨、造成她痛苦的業力,就源源不斷的在往我倆身上來。我和士兵後來又參加了對外的戰爭,在七十年代初都悲慘的死在了戰場。#

(編註:這位修煉人入定後看到的無疑是一件不為人知的中共的罪惡,而這樣被中共掩蓋的罪惡何止這一件呢?!)

——選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10-23 4: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