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司法系統十九大代表中三人需關注

軍警系統十九大代表。(Getty Images)

人氣: 116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23日訊】根據大陸媒體統計,此次參加中共十九大的司法行政系統的代表除了司法部副部長熊選國和趙大程外,只有一名司法廳廳長,即江蘇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柳玉祥。此外,司法系統一線代表共有5人,分別是:北京市天堂河女子教育矯治所四大隊黨支部書記、大隊長李彥,江蘇省律師協會會長、薛濟民律師事務所主任薛濟民,山東省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醫療康復科科長李芙蓉,湖北省通城縣法律援助中心負責人續輝,甘肅省臨夏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霍永武。

按照十月初中組部負責人接受記者採訪時的說辭,被選出的代表一是「堅持把政治標準放在第一位」,即要堅持「四個意識」,與習中央保持一致;二是人選要過廉潔關。換言之,上述司法系統參加十九大的代表都符合這兩個條件。不過,且慢,有三個代表的背景值得說一說。

第一個是現任江蘇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兼江蘇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的柳玉祥,他還有一個身分是省委610辦公室主任。

2015年5月開始,控告江澤民的大潮逐漸在中國大陸形成,這讓江派周永康在公安、司法系統的殘餘勢力驚懼不已。據明慧網報導,當年6月13日早上九點左右,江蘇連雲港幾個派出所統一行動,非法帶走了幾名控告江澤民的連雲港法輪功學員,並進行抄家。

既然是「統一行動」,就說明上邊有人下命令;既然有明確的「抓捕對像」,那麼他們一定獲知了起訴人的相關信息,或是從中共最高檢,或是從最高法。

那麼,究竟是誰在給這些派出所的警察們下達的抓捕命令?2014年8月,連雲港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主管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主任陸雲飛落馬;9月17日,連雲港市市委書記李強在開完會後,被帶走調查。就在同日,連雲港市公安局、「610」及各個派出所展開統一行動,非法闖入了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家中,實施了非法綁架,搶走了大量個人財物。這又是誰下的命令?

顯然,能調動整個連雲港市公安局、派出所的首當其衝者應該在當地公安局或610內部。陸雲飛在連雲港經營的6年中,培植若干親信馬仔不是什麼難事。但另一方面,作為一把手的陸雲飛的被抓,一定會對當地公安系統產生不小的衝擊。實施如此大規模的抓捕,最終命令應該來自江蘇公安高層。

通過比對,陸雲飛與原江蘇省公安廳副廳長、610辦公室頭目、現任省司法廳廳長柳玉祥有相當多的交集,二人關係密切,柳的家鄉正是連雲港。同在公安系統和610工作的二人,也都是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的重要推手。此外,柳玉祥與具有江派背景的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交集也不少,而後者與周永康家族存在關聯。

這樣的柳玉祥與習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國」明顯唱反調,而2016年中紀委針對中央「610辦」的反饋是「政治敏銳性差」,柳玉祥當不僅僅是如此吧。在當局不斷要肅清周永康餘毒之際,這樣的柳玉祥又是怎樣被選進十九大的呢?

第二個是北京市天堂河女子教育矯治所四大隊黨支部書記、大隊長李彥。北京市大興區天堂河女子教育矯治所,也叫北京市天堂河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在廢除勞教前是天堂河勞教所,裡面的獄警有很多是以前勞教所的獄警。

據明慧網2017年8月7日的報導,被法院非法判刑的北京女性法輪功學員,減去看守所羈押日子,剩餘的非法刑期少於一年的,都被非法關押到這個所謂教育矯治所。矯治所的管理很像以前的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比如吃飯時間、洗漱時間非常少,只有幾分鐘,打飯時被要求喊報告詞等。

而拒絕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就被關押在四隊(集訓隊),被獄警和包夾嚴密監控,不允許相互說話;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剝奪睡眠時間,夜裡兩點還不讓睡覺;白天還被強制聽誹謗大法的東西,被強制參加隊列訓練和勞動。四隊目前大概還非法關押著四位法輪功學員。四大隊的一把手正是李彥。

這個李彥,在官媒的報導中,被稱為「20年堅守大牆內特殊的『園丁』」,她面對的都是「不服從管理的、改造難度較大的『疑難雜症』服刑人員」,那在這20年中,她又是怎麼對待法輪功學員的呢?是否是因為對法輪功學員「管理」有功而被選為十九大代表的呢?

第三個是甘肅省臨夏監獄黨委書記、監獄長霍永武。1983年起開始當警察的霍永武,先後做過政治處副主任、大隊長。1997年6月,他被任命為金昌監獄副監獄長,先後分管政治工作和監管工作。2014年調到臨夏監獄任監獄長。

根據明慧網幾年前的報導,甘肅省臨夏監獄是甘肅省第二監獄,也稱臨夏液壓件廠,位於臨夏軍民街、與臨夏第一中學相鄰,曾前後共非法關押、殘酷迫害過5位大法弟子。而金昌監獄是否在迫害法輪功嚴重期間,關押過法輪功學員,雖沒有明確證據,但值得懷疑,因為明慧網曾報導多名金昌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逮捕、關押、迫害。曾被中共表彰過的霍永武又是如何對待法輪功學員的呢?

顯而易見,司法系統這三個十九大代表,如果都曾參與過迫害,那麼無疑是對「依法治國」莫大的諷刺。不過,想想坐在大會堂中還有不少高官、代表也都參加過迫害,也就不足為奇了,更不要奇怪為何「依法治國」在中國難以推行。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樣的代表註定逃脫不了上天和人間的審判。看看十八大那些落馬的代表就知道了。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10-23 4: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