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平民主100問》之一:序言

作者:謝燕益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人氣: 7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27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序言

幾乎每一次公共事件的發生都觸發人權意識的普遍覺醒和進一步深化,這不僅是專制統治者始料不及的,恐怕民間社會也沒有充分重視它將對我們所產生影響的深刻程度。專制獨裁從來都是建立在愚民之上的。民眾的覺醒以各種形式進行的權利抗爭、民權意識與專制意識的對壘本身就是對一個社會的極大推助,在這一過程中人們開始運用法律武器捍衛伸張民權,妄圖以合法的意志戰勝違法的意志以改變命運,但是專制統治與民權之間的天然矛盾不可調和,這一矛盾發展到最後將不可避免地陷入死局。沒有民主,法律最終只能淪為專制統治的手段,這是一個歷史的必然結果!因此要實現法治,「功夫在詩外」,就必得走向和平民主的道路!

當民權不斷得以伸張到達一定階段之後,由於其慣性的發展,此時需要責任意識的普遍建立以及人性內在向善的普世價值的信仰與之相呼應,和平民主這一歷史意志就在這個時代彰顯出來。人類的歷史正是一種意志較量的歷史,中國的變革無疑是一次意志的改變再聚合的過程。《和平民主100問》在總結歷史政治常識的基礎上,試圖對後專制時期的社會建構以及新的政治倫理做一點考察,它必然是人道主義的。

人的覺醒是一個必要條件,經濟、歷史、社會結構等多方面的因素,它們相伴而生,除了現實利益訴求,在政治變革中,人的認知能力起著重要作用,人的信仰及意志具有決定性作用,儘管它遠遠超越政治、超越世俗。從終極意義上說,人選擇宗教信仰更根本的不單是宗教具有的功利導向,因信而得救,出於獎賞和懲罰的原因而做出的選擇,信則進天堂彼岸光明,不信則下地獄彼岸淒涼,更主要還是宗教內容本身讓人感受到的道德感,一種真實的愛、至善、慈悲的召喚,它符合人的某種規定性,它是絕對的、無條件的,讓人信服,不因外力而改變,不是一種誘惑和恐懼,是以理服人,是內生於人的良知、人的本性、心生感動,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內核。

不管出世的選擇如何,向善的普世價值的情懷的普遍萌發生長,會對世俗的社會產生不可抵抗的作用。人遭受奴役還是得自由取決於人的信仰,假如人們相信世俗的權勢、財富、物質決定著自身的命運,那麼人必然遭到奴役,專制也就永遠無法消除。如果人們普遍相信一個超越世俗的造物主主宰著世界,那麼自然人也就不受種種假象的困擾,不可能受制於世俗的權勢,自由的靈魂從來無法被奴役,一個人性覺醒與神性復歸的時代正在到來,它也必然與現世的人道使命產生某種聯繫。

從專制極權走向憲政民主的困境在於,憲政民主社會立基於個體主義本位,無論是作為積極追求者、構建者還是將來作為這一社會的一分子都不可能由一類沒有個性的非自由主義、非個體本位者塑造與承擔。一個一個獨立的公民,誰也不會服從誰,誰也不買誰的帳,大家只是理性的合作者。多元化的社會沒有統一性和一統性的關係,它們往往是相互獨立、分隔的。而在實現現代社會轉型建立憲政民主的過程中,一個個個體主義者它的對立面恰恰是一個由國家主義、集體主義、政治集團、強大組織、利益集團聯繫起來的主體,其在意識形態思想方面達到一定的統一、嚴密的組織上的統一,還有利益上的某種聯繫與統一,或兼而有之,是具有一定統一性的專制主義力量。這就勢必形成這樣一種局面:憲政民主的力量對專制強權的力量其實質就是個體對集體、個人對整個政權、國家機器或者一個武裝到牙齒的組織、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並且毫無疑問,這種局面將長期存續,那麼個體如何能夠對抗一個強大的政權、集體、組織、政治集團呢?

這個看似無解的挑戰其真相卻是,在世俗社會中,沒有任何組織比個體更強大、更有力量。當然這一個體必須是覺醒了的有著堅定信仰的個體。無論一個國家還是政黨、政治集團都不是個體的對手,都無法改變個體的信仰。一個暴虐的專制政權可以消滅一個個體卻始終無法戰勝他。只要個體足夠堅定,他可以戰勝一個時代、整個世界!如果一個社會中有足夠多的這樣的個體,這個社會作為一個整體就會隨之改變。少數人創造歷史,一個社會當中只要有千分之一、萬分之一極少數這樣的個體存在──嚴格意義上的真正具有獨立人格的人,其堅強的意志就足以帶來這種改變,並帶動更多的人站立起來。當一個社會中有一部分人意識到個體是不可戰勝的,比如譚嗣同、甘地、曼德拉、金大中,意識到一個國家乃至整個世界都不可戰勝個體時,那麼這個社會就必然要發生改變。與此同時,專制政權由於自身不斷腐敗墮落,其潰敗瓦解將不可避免。對於覺悟了的個體來說,這正是不可勝在我,可勝在敵。

當有更多的個體生命願意挑戰自我、超越自我,克服人性的弱點,願意面對異常艱苦的生命磨難,不甘平庸地活著,而這個時候,他們作為生命的強者和命運的主宰,一定是內心充滿光明的,在內具有向善的普世價值情懷,受到至善、愛與慈悲的感召,對外秉持對世界的和平、堅忍、寬容與愛的擔負,寬宥那些作惡者、愛他的仇敵,抵抗不義,堅守正道乃至犧牲救世!那些真正的強者對專制統治者必然也內心充滿了憐憫與同情,將其作為弱者來對待,即便對於一些暴戾者也不輕易放棄某種救贖的人道使命。#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李婧鋮

評論
2017-10-29 4: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