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平民主100問》之二:為何提出和平民主

作者:謝燕益

中國維權律師謝燕益日前發表公開信,要求當局釋放所有良心犯,結束專制走向民主法治。(網路圖片)

中國維權律師謝燕益日前發表公開信,要求當局釋放所有良心犯,結束專制走向民主法治。(網路圖片)

人氣: 3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01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1. 為何提出和平民主?

答:提出和平民主是要解決專制社會的問題。終結專制社會,建立一個現代文明社會,必然要面對專制權力。專制權力是造成一個社會所有災難、所有弊端的總根源。要終結專制權力建立一個以人權保障為核心的憲政民主社會,在目前的歷史條件下必然要選擇走和平民主的道路。和平民主既是目的又是手段,把手段和目的統一起來。

專制權力的支撐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制度層面,一是文化層面。通過和平民主的方式將二者一併解決好,構建一個和平民主社會。在制度方面就是通過和平民主運動解決法權問題,變專制法權為民主法權。文化方面就是要變專制思維、習慣、文化為和平民主的思維、習慣、文化。

專制社會是一個不斷墮落、不斷內生腐敗、互相殘害走向災難與死亡的社會,憲政民主社會是一個能夠不斷成長、不斷完善、不斷內生良善與智慧、不斷走向新生的以人為本的文明社會。

2. 選擇暴力革命還是和平民主?

答:人的生命是至高無上最為寶貴的。不得以任何名義,無論正義還是非正義的名義,讓人去犧牲生命或者使生命陷於危險當中,這是人道主義與道義的雙重要求。儘管在終結歷史上各個時期的專制統治時,不時產生暴力革命,但人類歷史表明,暴力革命難以完成憲政民主最終得以確立的歷史任務。

建立憲政民主社會是一個長期複雜的過程,在一定的歷史時期不排除會有暴力革命、暴力現象頻發,也不應當否認,專制強權統治下的人民具有採取任何手段包括暴力革命手段來反抗專制統治的自我防衛、自我救濟的正當權利。但是,以槍炮、流血為象徵的暴力革命就像言論、集會、和平示威、非暴力不合作、走向監獄、投牢運動等其它社會行動一樣,都只是一種語言的表達,一種意志的體現。儘管頑固的專制統治者時有聽不懂和平、理性的聲音只有槍炮、流血可以促其醒悟、迫其就範的情形,儘管以推翻暴力專制為目標的一切行動和手段不管最終成功與否,在歷史上都屬正義之舉,一切維護專制統治的暴力鎮壓及各種手段都是反正義的邪惡之舉,一定會被釘到歷史的恥辱架上,但是,在一個漫長的社會變革、社會轉型當中,主要依靠和平民主的方式、和平民主的力量、和平民主的信念才能最終達到憲政民主這一彼岸。

對民主發展規律的歷史與現實分析認為,在中國當前國情之下,和平民主運動或者說以和平方式實現民主目標是低成本並現實有效的。探討中國民主道路的策略問題,突破舊有體制既得利益、戰勝文化觀念慣性、社會痼疾,迎接一個相對開放的政治環境的到來,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相結合的政治轉化、移轉權力,最終決定於社會理性的成熟度。舊的政治勢力、執政勢力被迫放盤,而社會更要有力量接盤,接好盤。社會組織擔當起歷史使命不可避免,走憲政民主社會道路時,需要深入了解社會可能的最大共識在哪裡,需要從何處入手。

需要首先掘發更具體的方案來爭取社會的更大共識、全社會的行動力。它就是和平的民主,或叫做和平民主運動。階級現狀或者說社情民意決定了,現階段誰都希望溫和的、漸進的、持續的民主改革的方式。專制極權最高統治者如此,官僚權貴亦如此,願意接受此方案所面對的現實以保證其利益及安危。貧民草根也還沒有被壓迫到最後的吼聲,無論從歷史還是現實來看,知識精英、商業精英等中產者更存有這一理性期待!這就是社會基礎。如果再向前發展一步,恐怕就會被或左或右的情緒所打破。更為重要的是,和平民主運動不僅是打破舊有生產關係、制度體系的手段,更是建立全新生產關係、制度體系的途徑。轉型期要解決的問題、面對的困境,破解官僚權貴階級格局以實現社會公正,政黨放盤,社會接盤,逐漸建立憲政民主、公民社會。

從現代政治文明來看,任何憲政民主的進步都不可能從暴力中產生。以暴易暴、對暴力的後果、軍事力量作為國家公器等方面的認知,公眾還普遍缺乏。毫無疑問,危機,十分有助於新的極權的產生,人們在轉型過程中往往會尋求依靠、過分依賴於極權、強權而回到老路上去,可是,和平民主運動一開始就需要以非同尋常的勇氣和意志持續向惰性人格、墮落文化開戰!

隨著工業革命、啟蒙運動的完成,生產力得到大大的發展。物質財富不斷擴大,精神文化也日益豐富起來。無論在經濟上還是精神上,人身依附關係的社會狀況空前改變。多元力量的崛起,當吃掉對方、消滅所有敵人成為不可能時,儘可能聯合多的力量則成為明智的選擇。槍桿子裡出政權將被現代政治文明徹底摒棄,現代政治文明的一個根本改變就是從槍桿子裡出政權到選票裡出政權的過渡。

在開放的社會環境之下,愚化、奴役變得越發困難。民主是目標,和平正是手段。和平本身包含了正義的價值,始終站在道義的制高點上,累積力量。專制統治者用武力鎮壓、暴力強制,而民主主義者則始終以理性、智能、和平的鬥爭方式回應之!跟任何鬥爭一樣,犧牲在所難免,經過較為漫長的時期馴化強權。即便具體的憲政規則、憲政程序或有無章可循之時,人們只要堅守政治道德、正義取向、程序正義,借鑑全人類憲政民主的所有歷史經驗,始終以和平民主理性的方式開拓前路,道義和權力最終將不可避免地實現統一,歷史證明了這一點,歷史還將繼續證明!

從甘地、曼德拉、哈維爾、金大中到蔣經國、戈爾巴喬夫,無論身分地位處境如何,但大家都不約而同選擇了同一條道路──和平民主之路。和平的民主就是要在革命風暴到來以前順應時代,把握社會理性成熟轉型,反對激進的暴力方式。同時,也要呵斥旁觀者,推動全民的理性、公民社會形成與發展。旁觀者使得和平方式的民主成本激增。社會經濟人這種搭便車的心理,需要被現實更深重地教訓,中產階級的精神意志往往因為優越物質生活帶來的暫時滿足而不思進取。只有當他們的認知能力與現實地位極不相稱並且意識到嚴重危機到來時,改變的熱情和勇氣才又被點燃。

和平民主深切認識、發掘當官僚成為一個全新階級的時候其原來的階級基礎早已土崩瓦解、精神信仰一併死亡的客觀事實,在這一過程中走向自己的反面而其作為一個新階級的(即官僚權貴階級)歷史必然。與此同時,這個階級始終處在集體無意識的狀態當中,並沒有也永遠無法產生階級自覺而不可能真正強大起來。其喪失原來的階級基礎精神信仰一併死亡的時刻只能各自為戰,對淘汰他們的歷史潮流徒勞地抵抗。無數歷史已經證明,當官僚權貴成為一個階級之時,就已經進入了垂死掙扎的歷史當中,集體無意識決定了官僚權貴的宿命。

歷史表明,當官僚權貴成為一個階級、特權充斥社會,勞苦大眾在經濟上受到壓迫到達頂點,階級矛盾靠舊有體制即官僚體制難以調和時,新的變革必然要到來。起初進行個體的行為後來上升到集體的經濟鬥爭、維權鬥爭。而官僚階級為維護其既得利益將進一步走向反動,利用各種方式鎮壓、瓦解底層社會的維權、經濟上反抗的努力。最終民間社會從經濟鬥爭演變成各種形式的政治鬥爭,從自發到自覺。在社會轉型時期,官僚權貴階級為了各自的利益成為最頑固的改革阻擋力量。與此同時,他們的意識卻處於分化狀態,有激進的、有保守的、或左或右、唯利是圖、各自為戰、混亂無序。因此,和平民主其實並沒有真正的敵人,真正的敵人只是人性的弱點。克服人性的弱點、戰勝恐懼是和平民主運動的挑戰。

和平民主運動以社會組織為根本,法權運動為要領,以組織決定力量、力量決定結果的信念,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各種組織形式,有實無形、有實無名的各種存在、各種創新機制,兵無常勢、水無常形,不僅將其作為一個利益紐帶,也必然成為一種信念、政治意識的聚合深化的載體。當專制極權的舊的意識形態喪失其存在的土壤,其維繫的意識形態土崩瓦解之時,必然為新的意識形態生長提供了廣闊的空間,由此產生多元的意志主體、形成新的政治生態格局。

3. 從專制社會走向民主社會到底發生了什麼?

答:從專制社會走向民主社會,本質上其實是兩種意志的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與暴力專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與特權奴役意志的較量。這兩種意志此消彼長,長期共存。和平民主的實現,槍炮是一種意志的表達,言論和各種形式的公民行動、和平民主運動也是意志的表達。這就好比一個偷盜者當被人指出其偷盜行為時,起初他可能會不以為然,可是當十個人持續指責他時,他就會從開始動搖直至徹底崩潰,這就是意志決定論!我們百千次的鬥爭努力,不是沒有效果只是未到時候,每一分努力都不會白費。 而歸根到底兩種意志在各個層面展開較量的背後是思想信念在發揮作用。一個社會的主要思想信念,什麼時候其主導意志由暴力專制的狀態轉變為和平民主的狀態,或者說大多數人至少具有主導能力的階層的思想信念發生這種改變時,那麼這個社會就基本跨入到一個全新的社會境界。

思想才是最有力的武器,也是最根本的武器。因此說最深刻的變革是思想信仰的改變。專制社會所以存在,是由於我們相信自己的命運完全由一個世俗的權柄所左右,一切都受到物質層面的金錢、地位、權勢的支配,人的存在形式完全被物質所奴化、異化。由於這個原因,也僅僅由於這個原因,人喪失了自由意志和道德自覺。專制社會的瓦解,奴役與壓迫最終得以改變,是因為我們從崇拜權力、拜物主義的極致一擊猛醒,精神層面發生了改變,相信存在一個超越世俗的造物主,這也是一般社會大眾告別對專制權力無謂恐懼的開始,越來越多的人逐漸走出信仰的蠻荒,開始樹立起向善的普世價值信仰,意識到存在諸多更高級、更複雜的因素,其各種因素相互制約,往往我們受到表面的某些假相迷惑、受到經驗的束縛。我們的命運歸根到底並非受制於一個世俗的政權、一個物質世界。當然這並非意味著人完全可以不受物質條件、經濟條件、客觀規律的制約,而是使人對物質世界的流變這一規律有所警醒,洞察歷史脈動,對其背後更深刻的生命規律、人生真諦的醒悟,信仰與制度共同決定了人類文明,這也正是人領悟、順服與承載造物主意志,貫徹歷史的意志擔當人道使命,實現人類社會的自由、平等、尊嚴與正義走向社會契約的開端。

4. 維穩系統作為第二政府,其成本不斷攀升,將吞噬掉整個專制政權嗎?

答:由於專制體制的原因,需要應對體制內部和民間社會不斷增長的權利訴求,因此專制控制體系必須不斷得到加強和擴張,而它越得到加強與擴張就越難以控制,不僅始終存在新生的專制權力體系對舊有的權力體系的吞噬與後者的反抗,而且新生權力體系的支撐力量還要不斷侵蝕專制統治基本盤官僚權貴階級的利益尤其是維穩權力體系之外的技術官僚集團。這就勢必不斷增加專制權力有效統治運行的成本。專制統治要得以延續,至少維繫以下幾個方面的平衡,滿足各方的利益:新生權貴集團和舊有權貴集團之間、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間、中央和地方之間、官方和民間之間、專制統治權力核心強力部門維穩系統與職能部門技術官僚集團之間以及強力部門維穩系統內部之間。而事實上最終專制統治的成本趨於無限增大直至不可承受,歷史上所有專制政權最終垮台的原因都是財政負擔過重,經濟難以為繼。內部的鬥爭無論以反腐之名還是其它名義以及外部的變革壓力、財政經濟的因素都在其中起到決定性作用。

一些歷史學家按照財政經濟的邏輯像分析以往的社會變革一樣來分析這次變革,以為能找到答案,實際上這種分析永遠滯後於歷史。這一次一定不僅僅是世俗的所謂專制統治財政經濟難以為繼的變革,而根本上依靠人性的覺醒、神性的復歸來決定,沒有這個結果,那這次變革則是沒有意義的,註定它非同以往。

5. 和平民主意志與暴力專制意志歷史性對決的現狀?

答:和平民主意志與暴力專制意志的歷史總對決就好比在一個天平的兩端,這兩端的分量目前正在失去平衡,天平明顯向和平民主方面發生傾斜,但是暴力專制意志還在垂死抵抗。如果每一個覺醒的公民在這一歷史時刻以自己的方式在和平民主意志的一端添加一些砝碼、增加一份力量哪怕這個力量極其微小,和平民主意志對暴力專制意志取得壓倒性勝利的所謂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即將發生。

對於專制統治者來說,延續專制沒信心,改弦易轍沒決心,隨著時間的推移,專制意志的徹底崩潰瓦解是遲早的問題。在這一歷史時期,即便是專制權力的最高統治者面對重重危機(由於其掌握比較全面的信息愈發清楚自己的現實處境),也是徒具其表,日益喪失暴力專制的信心意志,專制當權者只是心存僥倖應對時局,內心喪失道德感,知曉專制統治難以為繼,從起初的對人民欺騙到專制集團內部的互相欺騙,專制統治者的謊言從人民的普遍牴觸,到統治集團內部的劇場性政治,對專制統治者的撒謊表示出真誠的信服姿態到陽奉陰違,謊言加暴力的專制統治模式已徹底破產:第一,軍隊、警察等國家暴力工具只能做威懾而時常不在場,並且對於專制軍隊、警察,人們越來越喪失真實的恐懼感。一旦社會聚合效應發生時,下達執行鎮壓的命令對任何專制統治者來說無疑都是一項艱巨的挑戰。誰也不願意背負專制的血債,而聚合效應隨時會發生。第二,由於互聯網的出現,一切謊言被徹底消解。控制作為專制統治的要領在一個開放的市場經濟、思想信仰和利益主體多元化的信息時代裡變得愈發困難。控制成本不斷升高達到極限,行政系統的癱瘓,所有官僚系統消極被動,絕大多數報以觀望的態度,時常掩飾內心的惶懼不安。

專制權力難以為繼還有一個原因,對於統治集團內部來說,始終處於權責不對應的狀態,即當權者承擔的責任和其獲得的利益不對稱。專制集團的最高統治者一定也能夠逐漸認識到,專制極權每延續一天,就意味著在其維繫專制集團既得利益、權貴特權的同時,也將對被統治者繼續造成深重的奴役與壓迫,並且這個專制政權的延續意味著嚴重的罪惡和深重的人道災難得以延續,而這一罪惡本身再怎麼估量都不為過。專制當權者維繫這一政權的延續要麼是利益使然要麼是愚蠢至極。

與此同時,由於專制統治集團內部對權力、利益的無限追求,當官僚權貴成為一個階級,利益板結化、利益固化愈演愈烈,利益壟斷成為一種常態,新生的權貴集團必然要與既有的權貴集團之間產生利益分歧,同時豢養起來的官僚權貴集團慾壑難填,專制統治集團的內鬥、分裂加劇。對立雙方的角力需要爭取外部力量搶占道義資源。

內鬥分裂將開啟和平民主之路!民間或中間力量此時才有更大的話語機會。在歷經權力無序鬥爭的一個時期之後,誰也無法否定權力多元格局這一既成事實。面對這一趨勢,權力適時妥協、與人為善不失為一種明智的選擇。法國哲人孟德斯鳩有雲,法的精神在於權力制衡,而權力多元化、利益多元化格局的形成,多元利益競爭無論是內部還是外部均有利於公義的產生。

專制統治者明知權力壟斷、專制權力才是這個社會腐敗墮落、一切罪惡、災禍的根源,明知專制統治每延續一天都意味著是被統治者大大的不幸,對被統治者、國家、社會時刻造成各種人道災難,專制統治每延續一天,無異於慘無人道、深重的罪惡,因此專制統治者唯一的緊迫責任就是迅速結束專制歷史,想方設法讓專制權力立即垮台。

朝野各勢力必須意識到大家都是一個命運共同體,在現代開放的社會環境當中,基於每個主體利益的保障與實現,對立哲學、鬥爭哲學將徹底喪失政治市場,唯有和平民主、文明競爭,各方利益才能得以保障,社會才可持續發展,人道使命得以成就!#(未完待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李婧鋮

評論
2017-11-02 5: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