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主權移交20年暨中共踐踏《基本法》20年

香港的出路何在?程翔多倫多公開論壇

香港資深媒體人程翔。(伊铃/大纪元)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0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香港資深媒體人程翔應邀出席港加聯昨日舉辦的公開論壇。作為主講嘉賓,他從多個角度,系統地講解香港主權移交20年以來之現狀、挑戰及未來走向,並深刻地剖析中共如何有計劃、有步驟地滲透香港,踐踏《基本法》,更改一國兩制的內涵,破壞香港的民主、法制和人權,把香港拖入嚴重社會撕裂的境地。

當天論壇上,現場民眾紛紛發言。(伊鈴/大紀元)
當天論壇上,現場民眾紛紛發言。(伊鈴/大紀元)

當天的論壇氣氛熱烈,現場民眾紛紛發言,表達對香港的關注及對程翔的感激之情。

中共對香港沒有根本的信任

程翔表示,香港回歸一國兩制政策,是中共在一個特殊的政治背景下制定的。中共的意識形態與自由社會格格不入。一方面敵視西方自由世界,對香港有戒心,認為只能是經濟城市,不能是政治城市;本質上鄙視香港人,對香港歷史基本上持否定態度。

當天論壇上,現場民眾紛紛發言。(伊鈴/大紀元)
當天論壇上,現場民眾紛紛發言。(伊鈴/大紀元)

程翔表示,文革後百廢待舉,中共一方面認識到香港獨特的國家經濟地位,不得不承諾「香港50年不變,50年後也沒有必要變」 (鄧小平)。  改革開放初期需要西方來擺脫經濟頻臨崩潰的困境,願意融入國際社會,不僅提出 「韜光養晦」的方針,並願意將《中英聯合聲明》在聯合國登記,以示向國際社會表示信守承諾。

然而,隨著中國經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一國兩制」所需要的寬鬆政治環境不復存在,中共的腔調變了:強調「自信」,包括理論、道路、制度、文化的自信,從融入國際社會到要爭奪國際話語權、改造國際社會的遊戲規則,對違背承諾不需要負任何責任。

香港失去高度自治

程翔稱,中共為了達到逐步控制香港的目的,以《白皮書》來改寫《基本法》;單方面宣佈《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主權移交20年來,香港政治越來越接近大陸「一國化」, 權力授受模式(如選舉辦法)地方管治模式完全向內地看齊。這樣一來,香港無法捍衛「兩制」的邊界,隨之越境執法問題,中共可以隨意從香港帶走它不喜歡的人,並且有權拒絕外國政治人物訪港。

從此,香港無法捍衛高度自治。中聯辦成為「半公開」的特區黨委,將成為香港事實上的最高權力機構。2008年提出「建立第二支管治隊伍」;到2008~2017年,實際上操控了很多香港重要「非政府」機構的人事任命。2017特首選舉直接下命令給選委,要他們投林鄭。

程翔從習近平的19大報告分析表示,未來中共對香港的政策是更加強硬、更「左」。

面對中共強權 香港的出路何在?

1997年與2047年 是香港50年一國兩制的期限。程翔分析,兩次談判的相同之處是香港回歸一個不民主的政權。不同的是,1997年的回歸有強大的港英政府談判,那時有很多談判籌碼。2047年誰將代表香港談判?特區政府肯定靠不住; 2047年香港有什麼談判籌碼?

中共要求人們滿口愛國主義,可是人、財都往外跑。從歷史趨勢來看,中共沒有社會制度優勢,它不可能是一個正常、健康、可持續的政治制度。

程翔呼籲香港人要看到香港的價值,不要妄自菲薄。他表示,歷史上的香港就是不斷推動中國走向現代文明的「支點」,發揮了同她體積完全不相稱的作用。今天香港繼續成為中國發展的參考對照體,這個歷史和現實的價值是香港人在強權面前能夠挺著腰板的重要因素。

獨立思考 拒絕平庸冷漠

程翔鼓勵香港人培育獨立思考、明辨是非的能力;拒絕遺忘歷史;拒絕做冷漠的旁觀者;拒絕犯「平庸之惡」;拒絕接受中共的統戰(統戰是中共「三大法寶」之一) 。他表示,中共有個致命的弱點,就是害怕真相曝光。它有個「七不講」原則,其中之一是「黨的歷史錯誤」不能講。

程翔談到,在對猶太人的屠殺事件中,「平庸之惡」給社會帶來的傷害。一個極權社會最可怕的一點是社會中每一個人在道德、政治、哲學層面的冷漠和無所謂;一個糟糕的社會並不來自於某些戲劇化的、罪大惡極的人,而是來自於每一個冷漠、懶惰和無所謂的人。

程翔認為,中共統治中國大陸幾十年,從三反、五反,一直到文革歷次政治運動,中共官方自己記載至少導致4,000多萬人非正常死亡。中共的屢次作惡能夠得逞,與大多數人有意無意的附和及歸順分不開;也就是說,大多數人都冷漠、平庸和不作為,起到了助惡之作用。

對香港年輕一代因為對抗強權而成為首批政治犯,程翔表示,雖然對他們的有些想法和方法不認同,但贊揚他們的勇氣,不畏強權與敢於抗爭。

程翔呼籲香港人繼續努力,捍衛自己的思想、信仰、言論及各類表達的自由;捍衛普通法制度;繼續爭取政治民主化;大膽開拓內地市場; 重新走向世界:廣泛建立對外聯繫;與中國內地的民主力量互相支持抗衡強權。同時,也呼籲國際社會,瞭解、同情、支援香港。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