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奧巴馬司法部濫權 阻保守派團體獲資金

霍爾德(Eric Holder)任美國司法部長期間, 奧巴馬司法部門濫權,阻撓保守團體獲得和解金。(TIMOTHY A. CLARY/AFP/Getty Images)
人氣: 56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10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沙莉編譯報導)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表示,他獲得了電子郵件證據,證明奧巴馬司法部門阻止和解賠償金流向保守傾向組織,即使自由派組織已經獲得了資金。

古德拉特24日說:「國會調查並不是每天都能發現決定性證據。但是我們找到了它。」

霍爾德(Eric Holder)任職美國司法部長期間,司法部允許公訴人與大公司達成協議,要求大公司向與案件無關的外部機構捐款,以完成與政府的和解賠償。共和黨議員長期以來一直譴責和解賠償是用來加強自由派的「紓解基金」。川普(特朗普)總統上任後,司法部結束了這一做法。

古德拉特於星期二(24日)公布的司法部內部電子郵件表明,不僅有官員參與確定哪些組織將獲得這種資金,而且司法部官員也進行干預,以確保資金沒有流向保守派團體。

在一封2014年7月的電子郵件中,司法部一名高級官員表示「關注」哪些團體將從花旗集團收到和解金,說他們不希望資金流向「保守的產權法律服務」團體。「關注包括:a)不允許花旗集團選擇像太平洋法律基金會(從事保守產權法律服務)這樣的州內機構。」「我們更有可能從州內酒吧協會的附屬實體中找到正確選擇。」

太平洋法律基金會(Pacific Legal Foundation,PLF)對福克斯新聞表示,它認為「需要永久性的改革來防止這種濫權」。

PLF首席執行官安德森(Steven D. Anderson)說:「前政府對我們維護個人自由和財產權的成功如此擔心,阻撓資金進入太平洋法律基金會。真是奉承我們。」

古德拉特支持《2017年終結和解金紓解基金法案》(Stop Settlement Slush Funds Act of 2017),他在眾院講話中披露了電子郵件內容,並指證了當時的副司法部長衛斯特(Tony West)。

古德拉特說:「幫助他們的政治盟友只是問題的一半。」「奧巴馬司法部濫用權力的證據表明,衛斯特團隊排除保守派團體不遺餘力。」

文件顯示,衛斯特在幫助某些組織獲得和解金事宜上發揮了積極作用。從司法部副部長助理首席泰勒(Elizabeth Taylor)在2013年11月的一封電子郵件可以看到這一點。根據電子郵件內容,獲得資金的團體也對衛斯特表示感激。

印第安納酒吧協會執行董事鄧拉普(Charles R. Dunlap)在2014年8月的電子郵件中寫道:「我們用了一天多嘗試和消化美國銀行的和解金,我想說明一下我們應該感謝司法部,特別是副部長衛斯特。」

名叫萊克勒(Bob LeClair)的人回應了鄧拉普的電子郵件:「坦白地說,得到20萬美元後,我願意建造衛斯特的雕像,每天對他鞠躬。」

然而,2015年,監督司法部大型銀行和解金的格雷伯(Geoffrey Graber)在國會聽證會上告訴古德拉特,司法部「不摻和挑選哪些機構可能或不能按照協議得到資金」。古德拉特週二表示:「司法部內部文件說明了事實並非如此。文件證明,事實與格雷伯的宣誓證詞相反,捐贈條款框架是協助奧巴馬政府的政治朋友,排除掉保守團體。」

在2012年吉普森吉他公司被迫向國家魚類和野生動物基金會支付了5萬美元,儘管該組織與該公司的案子無關。2014年,美國銀行向美國國家城市聯盟、美國鄰里援助公司和拉扎茲全國委員會提供資金,作為2008年抵押貸款欺詐案和解金的一部分。

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6月時說:「當聯邦政府對一個公司不法行為提出訴訟時,任何和解資金首先應該賠償給受害者和美國人民,而不是資助第三方特別利益集團或任何執政者的政治朋友。」

古德拉特星期二稱讚了塞申斯結束強制性捐贈的舉動,但稱他的法案為「善治措施」,並呼籲有必要阻止將來的司法部門重蹈覆轍。該法案禁止司法部要求被告向外界組織捐款,以作為被告與聯邦政府達成和解的一部分。

奧巴馬政府以前被指控不公平地針對保守組織,例如國稅局對「茶黨」群體尤其加強審查。#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7-10-26 4: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