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灣區中醫師: 娛樂大麻合法化 是美國歷史上最荒謬的惡法

舊金山灣區中醫師鍾鴻基在新聞發布會上,痛斥加州、舊金山政府對大麻毒品實行的法規,是「惡法」,會「貽害子孫」。(周鳳臨/大紀元)

人氣: 15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周鳳臨舊金山報導)10月23日在舊金山日落區召開的緊急新聞發布會上,來自中國城、日落區華裔商界、社區領袖,緊急呼籲市長、市議員尊重保持華裔聚居社區傳統,在這些區域設立娛樂大麻館「綠色區」。中醫師鍾鴻基在發布會上,痛斥加州、舊金山政府對大麻毒品實行的法規,是「惡法」,會「貽害子孫」。

支持大麻的人,宣傳說大麻對人的危害只是類似菸酒一樣。鍾鴻基表示,作為醫生,他感覺自己有責任站出來,將大麻對人的危害事實講出來,並稱抵制和反對大麻入侵社區是民眾的權利。

以下是鍾鴻基即興演講的內容:

我作為一名醫生,無論在中醫、還是西醫裡面我都有自己的體會。「醫者父母心」,作為醫生的角度,就要考慮民眾的健康、考慮我們子孫後代的健康。從這個角度來考慮的話呢,我覺得大麻,特別是娛樂大麻合法化,這是美國歷史上最荒唐、禍國殃民、貽害子孫的惡法。這就是我的評價!

大麻具有「戒斷症狀」 對於人絕不像菸酒一樣

大麻有一定治病的藥效,我不否認這一點,如果必須要使用的話,那麼也必須在嚴密的監管下使用,這是我從醫生的角度上來講這個問題。而且,從純粹止痛的效果來講,有好多相似的、類似的止痛藥,即使需要使用大麻止痛的病人,我也不希望首選大麻,而傾向於選擇同類的止痛藥來解決問題。

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大麻的特點,我們之所以認為它很危險,是由於它有醫藥上稱為「戒斷症狀」。就是說,一旦吸食這個藥物上癮之後,根本就不可能靠自己的意志來戒掉的。許多人將大麻同菸、酒的癮好相提並論,這是不對的,因為菸、酒雖然也會上癮,但並沒有「戒斷症狀」。

當脫離大麻這個藥品的時候,你會經歷一個非常痛苦、非常掙扎、非常摧殘人的這麼一個心理和生理過程,沒有任何人可以靠自己的意志力來克服的,這就是「戒斷症狀」。必須是在被強迫、強制來戒掉對藥品的依賴,藥癮上來的時候,必須得捆綁起來,忍受生理上的痛苦,而且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慢慢戒掉藥癮。

菸和酒雖然也會上癮,多了也不是好東西,但沒有社會危害性。有人也會對菸酒上癮,但戒除的時候沒有像毒癮那樣的生理上痛苦的過程。一個吸毒上癮的人、跟一個菸酒上癮的人,戒除的時候是完全不同的,戒菸戒酒的過程很平靜,只不過覺得沒菸沒酒不習慣,沒有那種戒毒帶來的生理上的摧殘和非常恐怖的感覺。

所以,這一類的藥品、毒品上癮之後,會處於一種行為不可自我控制的狀態,會為了獲得毒品,不惜去偷、去搶,違反社會法律,不惜殺人放火,可以做一切壞事。

大麻是毒品 這是聯邦法律認定的

那天我在市議會上發言,還有市議員說我在散布恐怖言論,誤導群眾。聯邦藥物管理局(FDA),作為世界上最嚴格的藥品管理機構,將大麻定為一級毒品。我的發言是有法律依據的。

大麻是毒品,這是鐵的事實!無論市議員們也好,所謂的專家、醫生也好,說這個不是毒品,將大麻娛樂化。這真是歷史上的荒唐!

如果反而指責華人無知的話,我說你們是在危害社會,危害子孫。作為醫生,我有責任站出來講真話,維護我們社會的安定,維護眾人的健康,維護我們子孫後代的生長環境。

許多人認為大麻是毒性不強的毒品,吸食一點沒甚麼的。其實它也是入門級的毒品,特別是年輕人在吸食之後,為了去進一步追求那種所謂的快感,很多人不會滿足,很容易會轉向其他更危險的毒品,比如K粉、搖頭丸、病毒等等。

那些想要從大麻、大麻製品賺錢,將其作為商機的人們,問問你們的良心,這個錢你們去怎麼賺?有沒有良心啊?!

求財一定要講良心,講社會功德,如果離開了這些……

抵制大麻進社區是民眾的權利

因為我是醫生,我有責任將真相講給大家聽。為甚麼舊金山、加州可以去對抗聯邦的毒品規定,而我們作為民眾,卻沒有權利去對抗你們?!大麻通過合法化,是他們(大麻業者)為了追求在經濟上的收益,大量去宣傳、誤導,使民眾不明其理,糊里糊塗通過了合法化。如果我們民眾經過教育,深深認識了毒品的危害,再來一次投票就一定不會通過!

我們是有權出來爭取的,上次市議會上,有市議員污衊我們是仇恨團體(hate group),說我們抗議是非法的。我們是非法嗎?我們是代表正義,我們是在仗義直言,我們有權力站出來,把這個問題講清楚、爭取我們的權利。

做為民選的政府,如果為人民著想的話,應當讓人們安居樂業,而不是讓我們感到不高興、感到恐懼。你們不是在尊重民意,反而是在違背民意、仇恨民意。◇

(此文發表於1157D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王洪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