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傳」系列之十一:楊素

【奸臣傳】楊素殺人立威 為天下不仁者之最

作者:皇甫容

清董邦達《松壑流泉》,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人氣: 1628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國祚38年的隋朝僅僅是其中的驚鴻一瞥。在這驚鴻一瞥中出現一個專以殺人立威的大臣,他就是被後世稱為「天下不仁者之最」的楊素

楊素,字處道,弘農華陰(今陝西華陰)人。在漢魏時代,楊家就是關中赫赫有名的士族。楊素的十世祖楊瑤是晉侍中、儀同三司、尚書令。楊素的祖父楊暄,官至北魏輔國將軍、諫議大夫。楊素父楊敷,為北周汾州刺史。

楊素身為隋朝重臣,自始至終並沒有輔佐國君推行仁道。單看楊素的墓誌銘,他的頭上頂著系列的風光頭銜,而後世對他的評說,即使再多的頭銜,也無法掩蓋其奸佞的本質。

野心難掩 奸心初露

北周大象二年(580年)五月,周靜帝宇文衍即位。楊堅賞識楊素有將帥之才,封他為大將軍。楊素奉楊堅之命出兵打敗宇文胄。楊堅即位後,史稱隋文帝。開皇四年,文帝拜楊素為御史大夫。

楊素的妻子鄭氏性情悍妒,一次她惹惱了楊素,楊素憤怒地說:「如果將來我作天子,你一定當不了皇后。」鄭氏將夫妻間的私話上奏給文帝。文帝看在他是開國功臣的份上,僅僅罷免了他的職務。但不久後,文帝就恢復了他的官職。

開皇八年(588年),晉王楊廣、秦王楊俊和楊素三人擔任行軍元帥,率領50多萬水陸官兵大舉討伐陳國,楊廣身為行台尚書令,是征伐陳國的最高統帥。在這三人組成的最高軍事小組中,其中晉王、秦王都是文帝的皇子,只有楊素一個外人,可知隋文帝對楊素的倚重。

平陳戰役,隋軍連連告捷。楊素因為平陳立下大功,受到文帝的重賞。大業一統,但反抗隋皇的浪潮此起彼伏。楊素奉命剿叛,他一鼓作氣,勘定了江南的叛亂局面。他班師回朝後,拜訪他的人門庭若市。

虐死壯丁 陷害國君

開皇十二年,文帝傳令修建一座離宮,用以避暑。楊素領命,為了抓緊時間修好仁壽宮,晝夜驅趕役使百姓,使他們平山填谷,採伐樹木,將宮殿修建得格外奢華綺麗。百姓不堪勞役,被虐死的壯丁高達上萬人,損傷非常慘重。

隋文帝獲悉,為了建造這座宮殿死了上萬人,當即龍顏大怒。文帝治理國家,崇尚節儉,即位之初,他就曾宣布犬馬、器玩、美食等都不得進獻。他在皇宮也親身垂範履行簡約,外出的車駕多有破損,文帝就下令修補一下繼續使用。平日如果沒有饗宴之事,文帝所吃也不過一肉而已。

如今,楊素卻將宮殿修建得格外奢華,公開違背文帝的簡約旨意。為了開脫罪責,楊素拜求獨孤皇后為其說情。自從楊堅稱帝後,獨孤皇后長期參與朝政,時人並稱他們為「二聖」。隋文帝既恩寵又敬畏獨孤皇后,凡是她的話多會採納,於是原諒了楊素。

不行仁恕 以殺人立威

開皇十八年,突厥達頭可汗侵犯國境,文帝以楊素為靈州道行軍總管,率兵討伐。楊素奮力出擊,大破達頭軍。每次臨戰之際,如果有人犯錯,就會被當場斬殺,少則十多人,多則上百人。每次對陣之前,楊素都會先派一二百人打前鋒。不能攻下敵陣而返回來的人,不管有多少,一律問斬。然後再派二三百人繼續陷陣。在他的淫威下,將士都是戰戰兢兢。

隋皇恩寵楊素,楊家越來越盛隆。楊素的行為也越來越囂張跋扈。楊素修建的府邸,規模幾乎按照王宮的制度修建,極度富麗奢靡。楊氏家族沒有才德的人,因楊素的點拔,他的弟弟、從父、族父等都身居要職,位列公卿。楊素諸子沒有為國立下汗馬之勞,也都占據顯赫要職。

明尤求《紅拂圖》描繪紅拂女夜奔李靖前,李靖造訪楊素府情景。(公有領域)
明尤求《紅拂圖》描繪紅拂女夜奔李靖前,李靖造訪楊素府的情景。(公有領域)

楊素囂張違制,模擬宮廷修建府邸,而且奴僕的數量也不遜於王宮,僅楊素一家就有上千的僕役,他的後庭蓄養了上千的姬妾,每個人穿戴都極為奢華。當時,楊素的富貴奢侈震煞時人。

楊素致力於以機巧奸詐,橫行於朝廷之上。朝廷眾臣多畏懼楊素的權勢,紛紛攀附於他。但也有人對楊素的行為深感厭惡,開國重臣諸如賀若弼、史萬歲、李綱、柳彧等人忤逆楊素,楊素就暗地裡陷害他們。當朝駙馬數次當著隋皇的面頂撞楊素,大理卿梁毗也上奏楊素的種種過失。隋文帝表面依然對他優渥以待,但私下悄悄削弱他的權勢。

大造輿論 暗害太子楊勇

隋文帝有五子,楊勇年紀最長,於開皇元年立為太子。楊勇性情寬厚,不虛妄矯作,一向率性而為。太子曾把一副鎧甲裝飾得非常精美,文帝看了很不高興,當面告誡他:「自古以來,帝王因為追求奢華,國運都不能長久。」並叮囑他身為太子,應當率先垂範節儉,日後才能繼承宗廟大任。

晉王楊廣知道父王崇尚節儉,就刻意矯飾言行,他雖有數名姬妾,但只與蕭妃專情相處。每次晉王入朝,車馬侍從也都儉約素淨。晉王接待朝臣禮節也非常周到卑屈,很能討父王母后歡心。

為了奪下太子之位,楊素陰附楊廣,二人聯手裡應外合,大造輿論聲勢,散布很多流言蜚語陷害太子。楊廣又收買東宮幸臣姬威,由他探聽太子的消息,密告楊素,於是內外喧嘩,太子很小的過失就能傳得沸沸揚揚。在眾人的信口雌黃下,楊勇這個監國二十年的太子被廢為庶人。在楊素的大力支持下,楊廣如願以償成為太子。

坐實不實之罪  暗害蜀王楊秀

隋文帝的第四子蜀王楊秀,生來容貌俊美,又很有膽氣,習得一身好武藝,是一位很受朝臣敬畏的大將軍。楊勇被廢為庶人後,楊秀為他打抱不平。楊廣忌憚蜀王,於是和楊素再次聯手,搜羅蜀王的細小過失,並精心安排坐實他的罪過,再由楊素呈報給隋文帝。

不明真相的隋文帝看到奏章上羅列出蜀王的很多罪行,曾想著將楊秀當即斬首。最終文帝決定,將蜀王廢為庶人,終生不得和妻子相見。

結語

隋朝國祚短暫,經過「開皇之治」的短暫繁榮,又迅速陷入凋敝衰亡。探究其中的禍源,楊素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隋書.楊素傳》肯定楊素胸懷大志,也肯定他奉命平亂為社稷所做的貢獻,但同時也指出楊素專以陰謀大行狡詐、不行仁義的斑斑惡跡。他以虐死上萬壯丁的慘重代價,速速建成富麗奢華的宮殿,以此陷害崇尚節儉的隋文帝;他陰謀協助晉王楊廣奪嫡,陷害沒有過錯的太子楊勇,致使太子被廢;又陷害蜀王楊秀,使其被廢為庶人。家國社稷,就在楊素的手中逐漸被摧毀。

後世王夫之《讀通鑒論》卷十九,對楊素評價道:楊素用兵,向來以殺人而立威,派遣先鋒幾百人和大軍對戰,先鋒小隊無法戰勝敵軍,就被楊素全部斬殺。他虐死上萬壯丁,速速建成離宮,為自己加官進爵鋪平道路。曠古以來,不行仁義,唯以殺人為能事,也唯有楊素。

楊素曾經得到文帝、煬帝的一時信任,但他奸佞的惡行、僭越的行為,也激化了君臣之間的猜忌。君臣之間的厭惡和猜忌又像一股毒素,激化了楊素之子楊玄感率兵叛亂,導致楊氏全家被滅,楊素也遭到開棺曝屍的懲罰,罪惡、悲慘、恥辱的結局莫過於此。@*#

( 點閱奸臣傳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魯國衰敗之時,慶父應劫而生。他私通後宮,擅權專政,連續謀害兩位國君,導致民怨沸騰,最終求赦不果,抑鬱自殺。慶父亂政禍國,將社稷安危翻覆於手掌之間。這段歷史演變為後世帝王治國的一面鏡鑒,「慶父不死,魯難不已」成為後世千秋的治世警言。
  • 紹興9年初(公元1139年),心心念念的議和終於實現,高宗與秦檜等主和派大臣萬分欣喜,欲大赦天下、大擺酒宴以慶賀。此時憂國憂民的大將岳飛則上表直諫:「今日之事,可憂而不可賀,勿宜論功行賞,取笑敵人。」
  • 烽煙亂世,風雨江南,南宋王朝在萬方多難、百廢待興的年代艱難草創,一雪靖康之恥、北伐收復中原,成為趙宋子民義不容辭的使命。而真正的開國歷史,卻是一段南宋君臣不斷屈尊議和、自毀長城的悲辛時代。
  • 阿合馬為政,擅權殺人,人人都很畏懼他,而不敢進言。現在到處瀰漫著怨恨的氣息。阿合馬禁絕異議,阻塞忠言,就像秦朝的趙高。他肆意斂財,貪得的財物比皇家還要殷實,其人心懷覬覦就像漢朝的董卓。
  • 才子皇帝徽宗醉心藝術,耽於享樂,宮中開支日益龐大,蔡京的改革舉措恰好為其奢侈的帝王生活提供資本。在國家太平、府庫充盈的假象面前,蔡京又從《易經》中斷章取義,提出「豐亨豫大」的謬論,迎合君慾。
  • 北宋,中華歷史上最為風雅富庶的王朝。一部《東京夢華錄》,一卷《清明上河圖》,留存了它太平日久、人物繁阜的末世繁華,此後便是衰敗之始。宋人認為,徽宗朝的「北宋六賊」,正是導致宗社之難的歷史罪人。
  • 中唐時期有個男子,祖父是終生清廉勤謹的宰相,父親是安史之亂中以死抗敵、名垂唐史「忠義傳」的慷慨義士。他雖然陋貌藍膚,卻憑藉祖上福蔭拜得一官半職,又能粗衣礪食泰然處之,時人讚譽他頗承先祖遺風。
  • 楊國忠繼任宰相,大權在握,也令楊氏家族的權勢達到烈火烹油的地步。然而他也明白:「吾本寒家,一旦緣椒房至此,未知稅駕(歸宿)之所。」他自知無法留下在歷史上清白的聲名,索性放縱私慾,一味爭權奪利。
  • 歷史行進至玄宗朝廷的中後期,幾乎成了小人當道、忠臣沮折的亂政時代。讒佞奸臣們相互傾軋,肆意攬權,揮霍著大唐盛世的最後一點福祉。自李林甫為相「養成天下之亂」,後來居上的楊國忠更把盛唐推向一蹶不振的地步。
  • 貞觀承平世,開元鼎盛時。自唐太宗攜領忠臣猛將,開創赫赫基業,至唐玄宗一朝勵精圖治,中華歷史迎來空前的巍巍盛世。然而在玄宗末年,一場「安史之亂」令大唐國運迅速衰弱,成為盛極而衰的轉折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