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滲透侵蝕文明世界 比IS對世界威脅更大

專訪唐吉田:中共腐敗難治 嚴控民眾堵言路(3)

唐吉田律師近照。(大紀元)

人氣: 22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28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李新宇採訪報導)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大陸維權律師唐吉田接受了大紀元採訪。此時的北京城,從9月初就開始取消了所有警察的休假,高壓維穩風聲鶴唳,很多維權律師都成為了當局的維穩對象。

唐吉田,中國大陸律師,社會活動家,曾經從事刑事公訴工作,成為職業律師後,一直為土地被非法徵用受害者、艾滋病受害者、法輪功信仰者及其他弱勢群體維權等捍衛公民權利,被稱為「死磕律師」。因維權活動,唐吉田屢次遭受中國政府的非法拘禁、虐待酷刑,十根肋骨被警察打斷。 但唐吉田說:「用所學的法律為自己和他人有尊嚴地活著而奔走呼號,雖被吊銷律師執業證仍舊痴心不改!」

接上文:專訪唐吉田:中共侵蝕文明世界 洗腦民眾 (2)

公務員做好是本分 做不好要追究責任

記者:現在中國很多人感謝鄧小平,經歷了毛時代的壓抑與貧窮,終於有機會能掙些錢了。

唐:民眾沒必要感謝誰,上至國家領導下至公務員,做好是本分,做不好要追究責任,為什麼要感謝呢?以前頭腦簡單的人感謝毛澤東,有什麼感謝的?他統治27年,民不聊生,文化、傳統都被毀滅,除了鞏固自己的權力,他沒做什麼對國家有益的事。

現在很多人感謝鄧小平,鄧可能比毛有些人性,但也沒有脫離它的集團。鄧是毛的得力幹將,積極參與「反右」,為掩蓋自己的罪責,他說「反右」是正確的,但是擴大化了,他用少數幾個人的不平反來證明自己是對的,這說明他骨子裡對人就不尊重;他強行阻止中共內部對毛的聲討、追究,致使很多人現在還在毛的陰影裡走不出來;1989年,他竟然和其他老人對學生和平民開槍! 1992年「南巡」,他 使人不擇手段追求財富,同時又不解決社會公平、政治公開問題。

今天的腐敗,既是它制度上的必然,也和鄧小平及之後的一些人,正路不走,非走旁門左道,有很大關係。即使鄧的政策使人掙了錢,也沒有必要對他千恩萬謝,他不過順應了民間的要求。更壞的是,他挽救了共產黨的崩潰命運。表面上他比毛放開一些,但本質上,他並不希望國民能像民主國家的人一樣,過上真正有尊嚴、有安全、有精神的生活,所以他仍然還是屬於沒有合法性統治集團的代表人物。

中共嚴厲管控

記者:最近北京搞整治「開牆打洞」,網上褒貶不一,您麼看呢?

唐:北京所謂整治「開牆打洞」,實際就是對一些辛辛苦苦做生意的人掃地出門。相對的文明一點的,勸說你,讓你有精神準備,能減少一點損失。談不來的,就用鏟車勾機把你的東西砸裡面,讓你血本無歸。

北京現在租房這方面加強聯網,嚴格控制臨時流動人口管理,限制或收回機動車牌照,包括子女求學機會也剝奪了等等,其實就在清理所謂低端人口。讓人感覺到在北京生活成本太高,沒有機會,不僅自己沒機會,後代也沒機會,不得不離開自己辛辛苦苦打拚的城市。

從現行法律講,這是違法的。既然憲法規定人人平等,那你不能說有北京戶口的人才可以住在北京。首都的發展獲取了其它省份的資源,客觀也剝奪了其它省份人的機會,當然人家也有權在北京謀生活,沒有任何程序,沒有補償,政府的一個政策就把人趕走,輕者說是違法,重者可以說是犯罪。

作為政府,當年鼓勵外省人來北京創業發展,現在突然卸包袱,不講理啊,這樣做也沒有誠信。

當局慣用它的手法,在民間挑起爭端和仇視。比如教育應該平權,但它挑起北京家長對那些要求在北京上學的家長辱罵、圍攻。一些是不了解內情的北京市民,沒有平等觀念,盲目仇視外地人。他不想,如果沒有所謂的外地人,哪有首都充滿活力的經濟形態和規模。有一天我碰到一個60歲左右的北京人,被官方洗腦後,非常沒有人性。

他說整治「開牆打洞」政策好啊,不能讓他們[外地人]七大姑八大姨都來北京,你不是不想走嗎,到時候就不給你續營業執照了,非北京戶口車牌也要收回;他講文革期間,外地人來京,如果三天之內無所事事,沒證明你是到哪個單位辦事,沒有投親靠友,一定要被遣送回原籍,不許在北京呆,他說這個政策就好。聽了他的話,我就想,有人說文革不會再來,這個判斷不准。有大量不講人性不講人權,只維護政權的國民,很容易就在官方的煽動下,使中國重新進入文革的癲狂。

反腐治標不治本 或產生更大腐敗

記者:這幾年「反腐」力度很大,您難道不這樣看嗎?很多人對政府還是很有信心的。

唐:這五年,腐敗表面看似乎沒了,其實很多不敢公開索賄,灰色交易始終存在,根本沒有斷絕,只不過更隱蔽。高檔酒店不讓去了,可以去私房菜,私房菜越來越多啊。我也有體制內的同學,他們請我到那種地方吃飯,那隻接待熟人,不接待散客的;我也有個別同行,在中國律師的普遍生態下,沒辦法,也要和法官、警察拉近關係嘛,他們的活動也不隱瞞我啦,有時我就在場。

在民主國家,政府也有賄賂、瀆職等等,但都是支流,通過制度、媒體監督、司法程序、民眾監督,就可以有效地扼制。經過選舉上台的官員,面對選民要兌現承諾,做不到就會受到輿論批評,被議會、司法問責等等。所以它不需要專門搞運動「反腐」。但中共政府不用競選、財產透明、媒體的監督。腐敗就還像韭菜一樣割了一茬還有一茬。

今天所謂的反腐,實際上更多是為了挽救中共自己的統治,並不是讓社會更昌明、讓國家更健康,弄來弄去,就是表面收斂,沒有實質觸動。而且由於這群人不過就是靠利益、暴力、謊言結合在一起,沒理想沒有信念,當無法獲得更多的好處,就消極怠工。對國民有好處的,即使沒風險,官員們都不做,有風險他們就更不做,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叫「惰政」、「怠政」。

在中共的綏靖、外宣、統戰攻勢之下,國際社會節節敗退。但多行不義必自斃,它的統治成本也在攀升,當它對民間財富的攫取不能像以前那麼便利的時候,也可能有意想不到的變量變化。民間最主要是要確立主體性,從價值、理想、信念、信心等方面多下工夫,克服器物世俗技術等現實條件的不足短板,多把積極有後勁的東西保護起來。

封鎖網絡 黃色為何仍氾濫?

記者:現在中國網絡上很多所謂「不健康內容」被屏蔽,但奇怪的是黃色的東西到處都是,從對國民道德健康的角度,屏蔽這些也應該不難啊?

唐:現在在網絡說真話,它說你是「反動信息」,把它當作「不健康內容」想辦法屏蔽。網絡審查中有益國民的東西很少,謊言低級趣味越來越多。

無論是微信、微博,搜索引擎,那些渲染感官刺激,讓人的動物本能膨脹的東西,暢通無阻,基本就沒有什麼審查,更談不上屏蔽了,這不是政府有管理的疏忽,是官方有意為之,讓人圍繞權錢色,放棄對嚴肅的人生問題、社會問題的思考,不追究它違法犯罪的社會責任。人越來越來喪失判斷力,也容易被煽動。

比如金三胖核爆,對東北人生命的威脅,迫在眉睫,但政府隱瞞、誤導。而韓國為了自衛,在自己國家布置薩德系統,它就煽動吉林市幾個婦女去超市胡鬧,然後,一些頭腦被格式化的人興奮:韓國的超市撤走了,我們勝利了,看到韓國的汽車停產了,銷售不旺,我們勝利了。這完全是野蠻人的行為嘛。

北京連公交車上都至少弄上一個準警察,甚至無恥到檢查人家手機,其實想完全控制住是不可能的,因為人們畢竟無法在回到原來兩報一刊的時代了,矛盾會繼續擴大。

凡是國內暢行無阻的無論是表面否黃色的東西,肯定價值不大,甚至是有毒的。國外的東西又進不來,中國人想從事貿易、、科研,、都要從翻牆外部獲取信息。這對吸引外資也不利的。

對國民來講,不要幻想政府能加強管理,來清除不健康的東西,它是靠不住的。最主要是自己要想辦法獲取那些對自己的人生、未來發展更有意義的信息。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10-29 9: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