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日下午,原住民歌唱家、苗栗力馬生活工坊創辦人南賢天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中山堂的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演唱家讚神韻是音樂最高境界:永恆的迴盪

2017年10月04日 | 02:58 AM

【大紀元2017年10月04日訊】(大紀元台灣台北記者站報導)2017年10月3日下午,台北市中山堂再度迎來了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結束時,全場掌聲雷動,大聲呼喚安可曲,「我叫的最大聲,我叫bravo!」台灣原住民演唱家南賢天激動地說:「感動的時候,我都會這樣,所以剛剛叫安可,我的聲音應該是最大聲的吧!」

南賢天是卑南族,原住民產業力馬工坊創辦人,他曾獲台灣原住民歌謠比賽冠軍,並常受邀參加海內外各類大型演出。他表示,「過去在傳統音樂裡,感覺世界就是這樣子的侷限,可是在聽過神韻交響樂團之後,忽然整個心境翻轉了。」

「原來聽神韻音樂,可以讓我們心情也隨著昇華,她無形中給人帶來一種力量,讓心境隨著她提昇」,他興奮地說,「真的是震撼!到現在內心裡還一直激動著。」

音樂家全心融入 美妙樂音讓台下如醉如癡

南賢天表示,「我最感動的是,舞台上雖有來自不同國家的藝術家,看到他們在舞台上,每個人都融入音樂裡面,難怪我們台下所有聽眾也都如痴如醉,都被每一支曲目,被每一個樂器的演奏陶醉。真的太棒了,這一次真的是不虛此行。」

「我從左邊看到右邊,左邊是小提琴,右邊是大提琴,每個人、每個曲目,她們整個身心都融到樂器、音符、音節裡面。」他坐在劇場的中間前段,所以可以觀察得很仔細,「每一個演出,每一個音樂家,(他們的)心情、心境和音符都融為一體。」

神韻交響樂團融合中西樂器,展現中華文化豐厚的底蘊,南賢天相信,音樂家都做了最好的準備,才能如此完美呈現音樂的內涵:「我相信音樂家們在演出前,一定會去做功課,才在舞台上演奏一個有文化歷史背景的音樂。」

「我相信這是演出者必需做的功課,而我們所看到的,他們做到了。」他也認為神韻交響樂之所以感動人,是整體的成果,「我相信這是全體演出者共同營造的一個成果。」

歌聲穿透心靈 喚醒迷失的生命

南賢天非常讚賞歌唱家是用「心」在歌唱,「沒有麥克風,歌唱家們的聲音就可以從前面傳到後面去。其實,他們每一字、每一詞都很用心在唱。」他發現歌唱家把每個字都唱活了,「聽男高音歌唱家天歌唱的時候,我也逐字看歌詞裡面的意涵,他能唱出每個字的內涵,連這都做到了。」

南賢天說,「《為何來這裡》這首歌,在敘述生命的來源。有時候人會迷失,還會追逐名利,歌詞敘述、詮釋了人到底要的是什麼。」他表示歌唱家的歌聲非常有穿透力,可以直達心靈,有喚醒人的作用,「聽一次不夠,我有叫我太太買專輯,回去還要再聽。」

佩服作曲成功的詮釋 重啟人們對中華文化的敬仰

南賢天特別佩服神韻音樂的作曲家,「最成功的還是編曲,他了解中華文化的底蘊,知道如何把內涵呈現出來,真的是(做到極致),我真的很佩服。」

他表示,生活中的喜怒哀樂,可以透過音樂和不同器樂來表達,而神韻音樂還可以進一步讓觀眾產生共鳴,「作曲了解他(曲目)的歷史背景,所做的整個和聲也好,感覺也好,好像千軍萬馬在奔騰也好,讓我們在聽音樂時能夠感動,把時空融合在一塊,整個產生共鳴。」

他形容聽到《大汗》這首音樂時,「哇!感受到元朝時期,忽必烈大帝到中原來,如何融合中華文化,如何親民,感覺真是震撼心情,我到現在全身還在深深的震撼中。」他也覺得透過音樂可以喚醒華人,「讓華人再度知道,中華五千年文化是這樣的璀璨,每個人心靈有對中華文化敬仰。」

南賢天表示,神韻交響樂對他未來音樂之路也有所啟發,「將來有機會,我很想把原住民音樂透過這樣的方式做出來。台灣原住民音樂也有幾百年(歷史)了。」他希望可以學習神韻音樂,把傳統的原住民音樂呈現出來。

「得到音樂最高境界:永恆的迴盪」

南賢天說,聽神韻交響樂的感動無法用言語形容,「我聽到古典音樂的細膩跟柔和,還可以感受到大山大海、大原野的磅礴,由音樂來詮釋各種情境,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形容(此時的感動),心裡在翻滾和翻轉,我相信今天每一個人,都有這樣子的感動,我只能說,感動再感動!」

「這種感動讓你回去以後一直會不斷地回味,你得到的是永恆的迴盪。我覺得,對所有觀眾朋友,這是最大的回饋。」南賢天表示,永恆迴盪這是音樂最高境界,他回去要跟更多朋友分享這種感動。

三首安可曲仍聽不夠 期待明年再相逢

南賢天回味無窮地表示,「我覺得這三首安可曲,還是聽不夠,我們還一直希望再不斷安可!」他熱切地希望,「下次神韻交響樂團再來台灣,我還有機會再來聆聽。」

他最後由衷地向音樂家們表達感謝:「謝謝所有神韻交響樂團音樂家的演出,讓我們感受到音樂的感染力,我們也謝謝指揮米蘭•納契夫在舞台上帶領樂團每個人,展現音樂的美好,真的令人耳目一新。」

責任編輯: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