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館長讚神韻:立足至高點 藝境出神入化

2017年10月3日下午,陳逢顯毫芒雕刻館長陳逢顯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中山堂的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2017年10月3日下午,陳逢顯毫芒雕刻館長陳逢顯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中山堂的演出。(陳柏州/大紀元)

2017/10/04

【大紀元2017年10月04日訊】(大紀元台灣台北記者站報導)2017年10月3日午後,台北城再次迎來神韻交響樂團的盛大演出,台北中山堂內嘉賓雲集,只為一賞中西樂器合璧、傳承千年精髓的古典音樂詩篇。毫芒雕刻館長陳逢顯聆賞神韻德音雅樂,盛讚「非常棒,不虛此行,世界級的水準!」

「這個太迷人了,太美妙了,太讓我感動了!」曾觀賞神韻古典舞演出,並為之著迷的陳逢顯,此次專程為欣賞交響樂而來,聆聽神韻原創音樂及西方經典名曲,他不由心馳神往,「神韻藝術之美,不論演奏,或舞蹈,我都很喜歡。」

藝臻出神入化 可讓身心靈昇華

「那麼美的團隊,帶來那麼美的藝術,那麼美的舞蹈,以及那麼美的音樂。」陳逢顯讚歎,「整個團隊可以演奏成這樣,她背後必定花了很多時間與心力,每個步驟環節都非常的棒,讓我很感動。」

聆聽《敦煌》樂章,陳逢顯腦中浮現美麗畫面,那是多年前邂逅神韻舞劇《造像》的記憶,「在神韻舞蹈中,敦煌飛天彩帶飄逸,我內心跟著飛天,在雲霧裡飄逸昇華著。」「而今,我的心在音樂裡,仍跟著她昇華,跟著她飄逸。她真的很成功!」

「看到神韻團隊的真功夫,指揮出神入化的演出,很讓人感動陶醉。」陳逢顯回味神韻餘音,「整個音樂演奏到激亢處,我的內心跟著澎湃了起來;當溫柔的時候,我好像昇華到雲霧中,有一種飄逸的感覺;有時又如水滴滑落水裡的漣漪般,我沉醉在心湖水底。」

接受神韻藝術洗禮,體驗不同的意境,陳逢顯喜獲身心的療癒與昇華。「我整個身心靈隨著音樂的起伏,內心時而亢奮,時而低沉;整個樂章、整個演奏,包括雄偉高亢的男、女高音,無不讓人陶醉。」他表示,「我多個月來工作中的煩惱、疲憊,頓然全放鬆了下來。」

立足於至高點 創造非凡境界

完美藝術,值得雅俗共賞,然而藝術的創作推廣,需有一個既定方向,就像「神韻演奏專業團隊的成立,也有一個既定的方向,一個至高點。」陳逢顯說,神韻的至高點推得很好,「走向國際的、最好的、最頂尖的。」正因她的立足點很好,所以成就了她整體演奏團隊的傑出,包括男、女高音歌唱家。

他表示,神韻藝術站在一個至高點,立足於千年文明,傳續中華樂舞美學,「立足點她就已很高了,再來努力,長時間的努力,長時間的鍛鍊,長時間不斷地磨合,三方面形成一個默契之後,就可以引領世界的風潮!」

「這麼一個團隊的形成,實屬不容易,非常的不容易。」陳逢顯切身體認,「神韻團隊演奏出如此美妙的樂章,以及高超藝術呈現,觀眾大都是懂得欣賞的,且又深受感動的,所以,她是成功的。」

「音樂沒有國界,她的優美韻律,最易感動人心。有時候,她(神韻)還能夠帶動地方文化,帶動台灣一些地方人文。」陳逢顯說,神韻音樂跨越國界,是世界級的藝術演出;同時,她也將一些特色文化加到樂曲裡面,讓觀眾有貼近的感覺,如曾經風行台灣的《梅花》。

「觀眾聆聽中西古典樂章,內心已經很喜歡了,有時候,加入這種溫馨體貼的樂章,必有更加分的效果。」他說。

向神韻學習 期勉自己作品能達更高境界

十歳習藝至今,陳逢顯投身繪畫創作逾五十年,他體認藝境的突破創新,須以心靈素養作為基石,「沒錯!在自己的藝術創作領域裡,它是狹隘的,若能勇於接受外來的感動與啟發,會有一些特殊的創意靈感被激盪出來,這些靈感也許是藝術家另外的一個靈魂,可以開啟他另外一個新領域。」

他表示,有很多藝術家,在創作之初,在未曾設想制高點之時,他們一直在底層摸索,無法脫穎而出。他們的眼光若能看向神韻,學習站到一個國際制高點,他們或將明白,想躋登藝術大雅之堂,必得學習神韻的「有胸懷、有方向、有努力」。

「我隨著(神韻)音樂昇華到雲霧裡,又隨著雲霧化成雨滴般,點開內心的漣漪,我整個內心除了沉澱,隨著音樂的演奏,有一種飄逸,有一種飛翔,有一種心靈非常純淨的昇華。」

「這個演奏很感動,很棒!足以讓我回味整整三天!」感動之餘,陳逢顯期勉自我,「努力向神韻學習,以神韻的至高點砥礪自我,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作品也能達到更高的境界。」

責任編輯:于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