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為痛悔遲33:逆天偉業毀,惡報六世追(上)

作者:古金

圖33-1:1004年天象圖,火星犯守太微垣東上相星。

  人氣: 34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上一章我們介紹了兩種罕有提及的天象:熒惑犯守太微西上將和東上相。1004年火星守犯東上相,帶動了中原東方的戰事,遼軍大侵,宋朝首席宰相畢士安「捨身」支持,次席宰相寇準護駕親征澶州。本系列的上部,我們在三大天象下,還原了澶淵之戰的真實歷史:勝勢在握之時,宋真宗極力妥協求和,寇準力挽屈辱,宋遼簽訂了澶淵之盟,開創了百年的局部和平。

澶淵之盟的功勞盡歸寇準,罰星對東上相的天譴,盡歸畢士安,而畢士安又是心甘情願——這種奇特的巧合,看了本系列深入的解讀,讀者會驚歎天象垂下的冥冥之手——既然不會是偶然的碰巧,為什麼會有如此精妙的設計呢?

因為那是舊運程中,為了宋太宗收復燕雲十六州、掃平契丹、一統華夷而設定的,使寇準放手施展,進而前線的楊延昭等大將全力建功。正相畢士安、次相寇準本來要同心協力演繹這段千古佳話——可惜,榮耀本天賜,都因為宋太宗的逆天大罪,減壽9年,被上天收回。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32:熒惑犯守東上相,畢士安延壽暴亡

1. 萬年祥瑞天象垂,逆天害佛偉業廢

前面我們在五星連珠的天象下,還原了宋太宗趙光義弑兄篡位的真容。他殺害哥哥趙匡胤和侄子趙德昭、趙德芳、弟弟趙廷美,犯下的不是一般的罪業——如果趙匡胤按舊命運延續前朝滅佛,那樣趙光義弑兄奪位是替天行道,罪業很小;可是趙匡胤撥亂反正、大興佛法,做了天大的好事,是可以直接成正果的,不用修直接成聖,那功德超過十世的修行,而且蔭及後世,子孫都是大德之士,趙光義再謀殺他們,就形同害佛了,逆天罪業之大,就大在這裡。

舊命運安排宋朝給佛法平反、大興佛法的天大功德是趙光義的,為此給他命裡定下了堪比唐太宗的輝煌,在天象裡都有展現。前面我們還原過澶淵之戰時的三大祥瑞:太白晝見,千年不遇的日暈抱珥,澶州的大食分日食,這個日食在遼南京幽州展現的更為震撼——

5000年難遇的日全食:攬收燕雲掃兩京

圖33-2: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幽州日全食天象示意圖,日食帶掃過燕雲12州和遼國的兩京。
圖33-2: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幽州日全食天象示意圖,日食帶掃過燕雲12州和遼國的兩京。

前面我們說過,現代天文學和中國古代的天象學,是同體異面。現代天文學表現的是人間最表面的道理,而天象學展現的是深層的內涵,兩者互為表裡,並不矛盾,只是不瞭解神傳文化精髓的人,心裡才有不可調和的矛盾。

現代人認為日食太常見,不是危險凶兆,是因為把不同類型的日食混為一談,而且不知道不同地點出現日食對國家有不同的含義。大家知道日全食是很罕見的,同一地點兩次日全食要間隔400年左右,比熒惑守心的天象還罕見——但是,京城碰上日全食,就更罕見,歷來都是變天之兆,我們看下表的統計資料。

表1:唐朝以後中國歷代京城日全食及天象意義表 

 

日全食時間

地點

天人合一的人間對應

1

1115.7.23 12:29

金太祖完顏阿骨打

收國元年

金上京會寧府

(今哈爾濱阿城區)

預示金國小邦變天下(遼國原是金國的天朝)。金太祖1115年正月建金國,九月攻佔遼國黃龍府(今吉林長春農安),1120年克遼上京,1122年克遼中京(今內蒙古赤峰寧城)和遼南京(今北京),迅速佔據了遼國天下。

2

975.8.10 6:42

宋太祖開寶八年

江南國都金陵

(今南京)

預示南唐滅國。974.11.11宋朝南伐,首破峽口寨。

日全食4個多月後,金陵被破,江南國主李煜降。

3

 

1005.1.13

宋真宗

景德元年

11:04

11:12

燕雲中北部12個州

 

 

預示舊運程中13州變天回歸宋朝。日食帶依次掃過朔州(今山西朔州)、寰州(今山西朔州東)、雲州(今山西大同)、應州(今山西應縣)、蔚州(今山西靈丘)、武州(今河北宣化)、新州(今河北涿鹿)、媯州(河北懷來縣東)、儒州(今北京延慶)、幽州(今北京)、順州(今北順義)、檀州(今北京密雲);薊州日食食分0.99形同日全食。燕雲16州另外3州當時已入大宋版圖。

11:11

遼南京(今北京)

預示舊運程中:遼國京城之一南京將失天下。

11:18

大定府(今內蒙古赤峰市寧城縣)

大定府是遼國中心的戰略要地,當年正在建城,

1007年由遼聖宗升大定府為遼中京。

11:20

遼上京臨潢府(今內蒙巴林左旗)

預示舊運程中:遼國起家的上京將變天下。

5

1275.6.25

宋恭帝德佑元年

南宋都城臨安

(今杭州)

預示南宋滅國。日全食時,元軍已佔領建康(今南京),南宋大勢已去。8個月後,6歲的恭帝在臨安降元。

6

1277.10.28

元世祖忽必烈

至元十三年

元大都

(今北京)

元軍追擊逃亡的南宋皇帝。1279年崖山海戰,南宋全軍覆沒,8歲的末帝被背著投海。南宋亡,蒙元亦亡,正式變為中華的元朝,承接、延續了中華文明的血脈。

7

1697.4.21

清康熙三十六年

北京

康熙當時親征噶爾丹,不在京城,幸運躲過天劫。

(康熙帝有大興佛法的功德)

從上表能看出,京城遇上日全食,非常罕見,有些朝代的滅亡是應了日全食以外的其他天象,但是,首都碰上日全食,通常情況就是一個王朝的徹底變天。《乙巳占》中說:「(日)蝕盡,亡天下,奪國。」展現的也是這一個天道法則。

圖33-3:日食範圍圖(1005年1月13日,黑色雙線範圍內是日全食帶,自NASA古今日食表)。
圖33-3:日食範圍圖(1005年1月13日,黑色雙線範圍內是日全食帶,自NASA古今日食表)。

1005年的日全食,同時覆蓋遼國的兩個首都,這是典型的變天之兆,而且橫掃過兩國百年兵爭的焦點燕雲12州,這是五千年文明中絕無僅有的,是遼國舊命中的變天之應。日全食帶攬收燕雲掃兩京,在舊命中將演義宋太宗完美的大一統全勝。

萬年不遇的「超新星爆炸 + 熒惑守心」

圖33-4 1006年天象:熒惑順行守心與超新星爆炸。
圖33-4 1006年天象:熒惑順行守心與超新星爆炸。

1006年的天宇上演了古今最奇麗的天象:熒惑守心+超新星爆炸。熒惑守心是中國古代最重要的天象,而亮麗的超新星爆炸可謂千年不遇,二者碰到了一起,是有史以來唯一的一次。

圖33-5:北宋景德三年四月初二(1006年5月1日)客星初見天象示意圖。
圖33-5:北宋景德三年四月初二(1006年5月1日)客星初見天象示意圖。

超新星在中國古代被歸入客星的一種。史料記載:「景德三年四月初二(1006年5月1日)夜,初更,見大星,色黃,越來越亮。」[1]「形狀像半個滿月那麼大,在無月的夜空芒角閃亮,人們可以看清地面的東西。」[2]

李淳風在《乙巳占》中說的客星多指彗星,把客星喻為「天帝的使者」、「天罰的警示」[3],對突然出現的恆星客星(超新星爆炸),可能是因為罕見,所以沒有描述。1006年的超新星爆炸,它的亮度超過了所有的亮星,它的天象學意義也超越中國的範圍,它是佛教在異國的內亂大劫,以此來襯托「宋太宗撥亂反正、復興佛法、改變天象」的輝煌,這本來是一個堪比唐太宗的輝煌。

有些史學家說宋太宗在極力效仿唐太宗,結果成了東施效顰——其實舊命運安排宋太宗是成功效法唐太宗,而且不輸功業。從天象上看:

圖33-6:643年熒惑守心,唐太宗佛道大興,功德改變天劫(太子政變)延壽6年。
圖33-6:643年熒惑守心,唐太宗佛道大興,功德改變天劫(太子政變)延壽6年。

643年熒惑守心天象下,當年唐太宗的太子政變敗露,太子被廢,貶到黔州病死[4]。唐太宗安然度過了這個皇帝的天劫,延壽6年。這是他大興佛法、道法的功德所致。

圖33-7:宋太宗逆天罪業減壽9年,1006年熒惑守心「無主」,天象輝煌襯恥辱。
圖33-7:宋太宗逆天罪業減壽9年,1006年熒惑守心「無主」,天象輝煌襯恥辱。

前面辨析過宋太宗逆天罪業減壽9年,無緣於舊命中定下的熒惑守心天象——那是天象對皇位天命的最正統的見證。舊命中安排宋太宗也像唐太宗那樣,憑著天大的功德延壽過熒惑守心的天劫,超新星爆炸,這個亮麗的天象,以佛教在異國的法難大劫,來反襯宋太宗撥亂反正、大興佛法、開創盛世的豐功偉業……

可惜,這一切命定的輝煌都成了泡影。

2. 勤勉治國誇德政,陰謀造假伴一生

宋太宗一生勤勉治國,留下了史料的證據。近代史學家看穿了他的把戲:畢生都在證明自己帝位的合法性。其實,他勤勉治國的證明,也是他親自干預修史、親定史稿的結果——他幾乎每天都在這樣做,因為宋太宗開始「完善」的修史制度,皇帝要御覽史官每天的記錄,按月「聖裁」之後,才交付史館。

宋太宗以造假包裝的德政,有的很難識別,比如《第二十七章  至公至平爭皇儲,金匱之盟真相出》中揭示的,被南宋史學家李燾在《續資治通鑒長編》中讚頌不已的盛德語錄,不過是赤裸裸的謊言,偽善的背後是屠刀的猙獰,逼得趙普造假求活、再揹上黑鍋。

當然,我們不排除宋太宗有真正的功業和德政,比如收復了小邦北漢,局部統一了中原,助興佛法,組織翻譯佛經,但是這些功德摻進了證明自己、還債贖罪的成分,就不再純正了,也就沒多大了,和宋太祖出於正義興佛是鮮明的對比。而且這些,比起他殺佛改史的逆天大罪來,功德顯得微不足道,這就是他壽數銳減9年的原因。

趙光義38歲篡位,41歲收復燕雲征遼時慘敗,腿上的箭傷一直沒好,到了晚年還在發作,直到59歲去世。在根據太宗、真宗留下的國史修成的《續資治通鑒長編》,能看到太宗欽定、聖裁的征遼戰爭:那個在《遼史》中記載的七月初六被耶律休哥、耶律斜軫殺得全軍覆沒,中箭後竊乘驢車逃命的宋太宗[5]不見了,代之而來的是「七月初七,太宗看攻幽州十多天也沒打下來,軍兵疲憊,下詔班師,命諸將整軍慢行,他初八到涿州、初九到金台驛……」[6]

趙光義50歲的時候,還給兒子們下詔書說:「朕十六歲,在後周顯德年間隨周世宗南征,屢次與敵軍交鋒,被我射死的敵將太多了,十八歲又隨軍收復燕雲十六州的三州……」[7]要知道,趙光義20歲的時候還在家讀書,無論出門還是回家,都必須向母親稟告呢!

偽史妄圖愚弄後世,展現的卻是無盡的恥辱。宋太宗的逆天大罪,不僅僅惡報加身,而且禍及六世子孫,註定了後世的禍國殃民……

註釋:

[1]《宋會要輯稿》記載:「(景德三年)四月二日(1006.5.1)夜初更,見大星,色黃。出庫樓東,騎官西,漸漸光明,測在氏三度。」

[2]《宋史·天文志》記載其6天後:「狀如半月,有芒角,煌煌然可以鑒物。」這是歷史上最亮的一顆超新星,可照見物體。

[3]《乙巳占》:「客星者,非其常有,偶見於天,皆天皇大帝之使者,以告咎罰之精也。」

[4]《舊唐書》說李承乾死於貞觀十九年(645年),這個承傳的記載不準確。近代出土的李承乾墓誌銘,刻寫著他死於貞觀十七年(643年),也就是熒惑守心天象的當年。墓誌銘一般都被學術界認為是更確切第一手史料。

[5]《遼史·景宗紀》:秋七月癸未,沙等及宋兵戰於高梁河,少卻;休哥、斜軫橫擊,大敗之。宋主僅以身免,至涿州,竊乘驢車遁去。

[6] 《續資治通鑒長編》:甲申,上以幽州城踰旬不下,士卒疲頓,轉輸回遠,複恐契丹來救,遂詔班師。車駕夕發,命諸將整軍徐還。乙酉,次涿州。丙戌,次金台驛……

[7]《長編·卷二十九》:「甲辰,始置建寧軍。」上手詔戒元僖等曰:「朕周顯德中,年十六,時江、淮未賓,從昭武皇帝南征,屯於揚、泰等州。朕少習弓馬,屢與賊交鋒,賊應弦而踣者甚眾,太祖駐兵六合,聞其事,拊髀大喜。年十八,從周世宗、太祖,下瓦橋關、瀛、莫等州,亦在行陣。」#(未完,待續)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