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紀事》之十九:獄中給自己講故事

作者:謝燕益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人氣: 43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0月07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有幸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十、強制監居期間給自己講故事

上文我說過,在監禁當中,人在逆境當中更能夠體會生命無常。無常的人生本身就是苦的,而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失去自由、不是遭受各種酷刑乃至直面生死,而是虛耗生命,因此要解決虛耗生命的問題。在監居時期我就開始默默演講,給自己講故事、講歷史。從釋迦牟尼、耶穌到曾國藩、李鴻章還有歷史以及當代各個人物的故事,包括我自己的家庭和身世,而後來在看守所時則以打坐修煉來應對漫長的歲月。以下是我在監居期間給自己講過的幾個小故事出來後整理如下:

楊漣與刀砍東風!

楊漣是明朝一位義士、東林黨人,他是讓魏忠賢在權力頂峰時,一提名字就心驚膽顫的人。天啟年間,上疏彈劾提督太監魏忠賢二十四宗大罪字字見血,其時,由於天啟皇帝熹宗殆理朝政寵信太監魏忠賢,魏氏得以大權獨攬權傾朝野,設立東廠、西廠特務機構,爪牙遍布朝野天下,權力鼎盛時各地官員為攀附魏忠賢紛紛為其建立金碧輝煌的生祠,人稱九千歲。即便如此,魏忠賢看到楊漣的彈劾奏疏後,還是惶惶不可終日,躊躇再三,無奈以退為進向天啟皇帝請罪辭職,由於天啟不識字,魏忠賢得以靠安插在其身邊的太監矯讀奏疏避重就輕得以矇混過關,從而繼續得到天啟的信任。

魏忠賢涉險過關後,開始大肆抓捕東林黨人,楊漣被抓後在詔獄中遭遇各種酷刑,包括鋼刷刷身至皮肉碎裂如絲、體無完膚,用銅錘猛擊胸膛、鋼釘入耳,最後用長釘灌頂等各種慘絕人寰的酷刑對待楊漣。楊死後,獄卒在其枕內發現血書,見其上書:「仁義一生,死於昭獄,難言不得死所,何憾於天,何怨於人?大笑大笑大笑之,刀砍東風,於我何有哉?」

回顧了楊漣這一段驚心動魄的歷史,起初我只認為,楊漣們有著堅韌不拔鋼鐵一般的意志和強大的精神信念,後來我才知道,楊漣已轉凡成聖,靈魂早已超越塵世、超越生死!

林昭──一個人抵抗一個時代!

林昭,女,1932年出生,蘇州人,北大中文系新聞專業高材生。1957年前後因發表文章表達自己的政治觀點被劃為右派,1960年被捕,曾短暫獲釋後又因寫文章揭露大饑荒抨擊中共專制再次被抓,自61年至68年被關押在上海提籃橋監獄,因堅持反抗被長期關押在黑暗潮濕的禁閉室裡,遭受了各種酷刑折磨,活下去比死了更艱難!在獄中寫了大量血書,監禁後期她成為一名基督徒,在獄中經常禱告,對迫害她的人有悲憫的情懷,禱告中曾說,「主啊,他們不知道他們在犯罪,饒恕他們吧!」林昭於1968年4月被改判死刑執行槍決。

林昭在長期不人道的關押折磨中堅持抗爭,以卑微的個體生命對抗一個悖謬的時代,在一個全民癲狂的時代裡,對於一個清醒高貴的靈魂來說無疑是一種不幸!應了她自己的詩句:「孤軍作戰,碧血日鮮!」

我的姥姥!

我在監禁期間,為了不虛耗生命,總是給自己講故事來熬過漫長的時光,一天就可以講十幾二十個。除了一些歷史典故、聖賢的故事,大概還有我的家世,尤其我的姥姥。

我和哥哥自小是姥姥一手帶大的,我們與姥姥的感情比父母還親。我的姥姥出生於1912年河北黃驊的一個小村莊。那個年代,據說姥姥小時候的家庭條件在農村來說還可以,她上邊有一個兄長,父母比較疼愛她,到了二十大幾歲才出閣嫁給我的姥爺。

一開始日子平平穩穩,姥姥為姥爺生養了大概4、5個孩子都不幸夭折了,這對於一個母親來說其苦痛可想而知。最後我母親降生時,像個大耗子那麼大(我母親語),一家人對我母親格外珍惜疼愛。我母親出生於1944年,就是日本投降的前一年。據姥姥說母親降生後有一次日本進村裡掃蕩時,姥姥抱著尚在襁褓之中的女兒躲進村地頭的溝裡。

抗戰勝利後不久,我姥爺就去山東搞土改,這一去就與我姥姥斷了關係。1949年之後,姥爺當上了寧津縣縣長,在土改工作中結識了小他近二十歲的我的小姥姥,兩人情投意合自此結合。當時,據說49年後,中共進城後,從上到下的領導幹部以革命之名廢除包辦婚姻尋求婚姻自由,重新組建家庭的不在少數。

那是一個激情燃燒的歲月,不過我捫心自問,假如一個女人給我生了一男半女,尤其是生了個女兒,我是做不出來拋妻棄女這樣的事情,不管以什麼名義。不過那個激情燃燒的年代,一切為了革命,打破一切封建思想舊的束縛,可能是咱無法理解的。

後來我的姥姥自然就接到了一紙休書,在一個舊時代的鄉村裡,她一定懂得這意味著什麼。她的公婆對她和我母親還不錯,姥姥帶著年幼的母親將她的公公婆婆伺候到死,姥姥便把老家的房子賣了,僱了一輛大車拉著一些家具什物前往天津投奔她的大哥。

我姥姥的大哥即我的舅姥爺在天津做木匠,到天津後母女倆開始住我舅姥爺家。舅姥爺家裡原本孩子就比較多,後來,為了生活,我舅姥爺託人給我姥姥找了個大戶人家做老媽子。這家男主人是個老頭子,老伴死的早,老媽子的角色就是既當保姆又當沒有名分的小老婆。直到我姥姥將老頭子伺候死,姥姥又與一個蹬三輪的大哥搭夥過日子,這個蹬三輪的大哥就成了我的後姥爺。母親後來回憶起當年姥姥在大戶人家當老媽子時,一次母親放學到大戶人家來找姥姥,一起吃晚飯時一人分了半隻螃蟹(天津舊時有句話叫做:當襖吃海貨,不算不會過!),姥姥捨不得吃,把自己的拿給女兒吃,老頭子見狀搶過螃蟹,將螃蟹扔到了姥姥的臉上。母親哭著離開大戶人家後,自此再也沒有去過。

後來我母親大學畢業後,下鄉插隊到了河北新城,就在那裡與部隊裡的父親組建了家庭。有了哥哥和我之後,姥姥和我那半身不遂的後姥爺來到新城,一方面姥姥帶孩子,另一方面照顧老伴。姥姥一直把後姥爺伺候到死送回靜海老家安葬。此後的歲月姥姥一直跟我們在一起。

姥姥總是孤孤零零的一個人,現在回想起來,好像從來沒有人關注過她的感受、在乎過她,她孤獨嗎?寂寞嗎?她會想些什麼呢?我們小時候,記得她總是吃剩飯,留著一點好菜還要給女兒和姑爺,姥姥的一生就是在這樣的無聲無息中度過的。

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姥姥唯一快樂的時光可能是在我和哥哥小的時候,她把我們倆帶在身邊,晚上睡覺時一邊一個,記得小時候半夜裡驚醒害怕時我就摟著姥姥的脖子,雖然帶孩子是件很辛苦的事,可是,只有這個時候,姥姥可能才會覺得溫暖幸福,覺得自己不是多餘的,有人真正需要她。她真的很愛她的這兩個外孫,視如己出。

可是好景不長,隨著我們漸漸長大開始上學了,我們慢慢有了自己的生活,不是上學就是整天在外面玩,不再像小時候那樣需要姥姥。記得有幾次我和哥哥在學校上學晚了沒有回家,姥姥都會到學校裡去找我們,隔著教室的窗戶玻璃扒眼張望。每每發生這種事情,我們都會回家責怪姥姥,因為嫌姥姥髒、穿得不體面給自己丟臉。我就沒想過姥姥的寂寞,姥姥想我們!

姥姥唯一讓我感到慶幸的是,她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幾乎每臨初一、十五她都燒香拜菩薩,而且每每晚上睡覺前她都會盤坐在炕上作揖禱告。或許人生的苦難促使她信佛,但不管怎麼說,姥姥心地善良一生受苦受難,我相信她能有個好的歸宿。姥姥在哥哥當兵、我在外地上學的時期離開了我們,後來想想,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機會孝敬姥姥、照顧姥姥多陪伴她。我母親到了晚年後,我發現她也很後悔當初沒有照顧好姥姥的晚年。

我母親是個有獨特性格的人,後來我分析母親之所以不能接受別人的愛,也沒有能力愛別人,總是把自己封閉起來,而且她總是表現得很強勢,在很多場合都喜歡表現自己、搶白自己,這跟她從小的經歷有關係,她強勢的背後是她深深的自卑,她好表現自己是怕被別人忽視,當她小時候最需要父愛、父親呵護的時候,父親離開了她,可能由此她對人性產生了深度懷疑,她從小顛沛流離的生活鑄就了她的個性,我一直認為,她是那個荒謬時代的受害者。

由於人在被祕密監禁期間的求生本能,因此會著意記下一切自認為可能有價值的信息,下面是我在監居和看守所記下來的一些信息:

監居執勤戰士:趙力帆、張志強、李強(CAPF)。
地點:北京昌平某武警駐地:監居206監室。

監居執勤戰士:馬利平、劉雷棟(CAPF) 。
地點:天津某武警駐地:08室。

逮捕羈押地點: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D4 監號、C5監號。
監管人員:吳楊、袁溢。#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李婧鋮

評論
2017-10-08 6: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