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胡平:從十八大至十九大 習五年掌絕對權力

中共十九大與中國未來局勢研討會,胡平演講。(視頻截圖)

中共十九大與中國未來局勢研討會,胡平演講。(視頻截圖)

人氣: 78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9月30日,《中共十九大與中國未來局勢研討會》在紐約舉行,政論家胡平在演講中表示,習近平上台五年中,大陸局勢有很大變化。習掌握了中共黨政軍中的絕對權力,並形成「習核心」,習思想和治國理念可能寫入黨章,他的反腐也引發中共高層最激烈的權力鬥爭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政論家胡平表示,從「十八大」至「十九大」,五年以來中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其中中共高層的變化尤其引人注目,習近平鞏固和擴張自己的權力,其速度之快、幅度之大,超出很多人的想像。

他具體分析:「我們知道江澤民在第一屆任期的時候,由於後面有鄧小平、陳雲這些元老垂簾聽政,他的權力當然非常有限。到了他第二屆任期的時候,元老紛紛死去,江澤民的權力一度達到頂峰,可是江澤民對於鄧小平指定的隔代接班人胡錦濤不敢動,所以他的權力因此也受到限制,至於胡錦濤上來以來一直受到江澤民極大的牽制,所以權力當然非常有限。」

他認為,等到習近平上台,江胡兩派元老的勢力互相抵消,就使得習近平的權力達到了江胡都沒有過的程度,其他的官員一看到這個勢頭馬上就明白,所以大家趕快向習近平靠攏,使習近平的權力迅速的得到增長。

「另一條原因就是在江胡時代所謂的集體領導,尤其是胡時代的所謂的「九龍治水、政令不出中南海」,使得所謂集體領導的弊端暴露無疑,因此等到習近平上台搞個人集權受到的阻力也相對比較小。」

個人權力已相當可觀

他表示,五年下來,習近平的個人權力已經達到相當可觀的程度,並從下面幾個方面都可看出來:

一方面,他已經在他第一任期之內就已營造核心的地位。

另一方面,在人事任命上他可以打破常規。比如,他可以任命連中央委員都不是的蔡奇擔任北京市委書記,而這個職務通常都是由政治局委員來擔任的。

還有軍隊方面,軍隊歷來是最講究資歷,最講究級別的,習近平可以放著一大堆現成的上將不用,用一些剛從少將提升為中將的人去擔任只有上將才能擔任的海軍司令、空軍司令,可見他用人敢於破格,也就是說他在用人方面沒有受到什麼阻力。

再有就是孫政才的事件。一方面,孫政才落馬非常迅速,而孫政才和胡春華一樣被當作中共未來的接班人選。孫政才被打倒意味著習近平已經否定了他的前任給他安排的隔代接班人的指令制度。

另一方面,官方公布孫政才問題的說法也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過去「大老虎」被打倒都是因為政治問題、政治原因,但公布的時候往往是淡化,也就是掩蓋政治問題而突出他們的腐敗問題。

可是這次對孫政才,明確把政治問題立於首位,換句話說過去中共當局借反腐敗的名義清除異己,到了現在乾脆直接了當地清除異己,所以這也說明習的權力拓展。

習思想進黨章?

「十九大」上將修改黨章,習近平思想或治國理念可能寫入黨章並列為中共的指導思想,官方輿論已多次向外釋放這樣的信號。

胡平分析:「我們知道從江澤民以來,中共把歷屆最高領導人的政治理念寫進黨章,並且列為黨的指導思想或者說行動指南,這已經形成一個慣例不足為奇。問題是怎麼表述?什麼時候寫進去?這中間就大有講究。」

他從表述上分析:現在的黨章上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是寫上人名的,而江的「三個代表」,胡的「科學發展觀」在黨章上沒有提名字,顯然就低一級。如果習近平思想或者治國理念寫進黨章,有他的名字,這一點他就已經超過了江和胡,達到了毛和鄧相同的地步。

從寫入黨章的時間上,他分析,鄧小平的思想理論寫進黨章是在1997年9月,中共「十五大」上,當時鄧小平已經去世了。江的所謂三個代表、胡的科學發展觀寫進黨章並且列為指導思想,分別是在「十六大」和「十八大」,當時他們都已經退下來了。

胡平強調:「習近平剛剛連任,在他第二任的時候就要把他的名字寫進黨章,這就非同小可,在這一點只有毛澤東是這樣。」

他進一步解釋,但因毛已經死了,對毛澤東思想的解釋權握在別人頭上了,別人想怎麼解釋就怎麼解釋,這和毛澤東在世的時候大不一樣。毛澤東活著的時候,在位的時候,既然黨章規定了他的思想是指導思想,他的話就是金科玉律。任何人反對他的話就是反毛澤東思想,按定義就是反黨。

「所以在當年如果你的思想被寫進黨章列為指導思想,而你本人毫無疑問當然是這種思想的終極解釋者,你說什麼就算什麼。如果現在就把所謂習近平思想或者習近平治國理政的思想寫進黨章,從此以後,他的每句話就成了聖旨了,反對他就是反黨,這就取得了甚至超過於鄧小平的這種權力。」

最激烈的黨內權鬥

胡平表示,習近平上台以來,倚重王歧山在反腐敗的名義下展開了一場可以說是自文革以來最大規模地官場大清洗,並引發了自「六四」以來,最激烈的黨內的權力鬥爭

他認為,習的反腐跟當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密切相關,如果沒有王立軍事件就不會引爆薄熙來。如果沒有引爆薄熙來就不會扯出周永康,及後來一系列的事情。

他進一步分析:「即便習近平一上台就想大刀闊斧地反腐敗,但是你面對的這麼盤根錯節、樹大根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腐敗現象,你從什麼地方下手?你找誰開刀?就會非常非常地難辦。」

他還表示:「王立軍事件扯出了薄熙來、扯出了周永康,等於在整個腐敗系統之間撕開了口子,口子一旦撕開了,接著撕下去就比較容易了,所以就有我們後來看到的這種反腐敗。」

他進一步分析,中共官場腐敗成風,中共上層儘管彼此都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但是他們遵守了一條所謂「刑不上常委」,在這個級別上的頂端的那幾位大老彼此就有安全感。反過來,如果要打破這個禁忌,你就要向對方下手,對方可能會反彈。大家都在一條船上,你要把人家打到水裡去,人家一撲說不定把船給搞翻了。在這個問題上,你要打倒的對手可能就對你構成極大的殺傷。

「所以這就是中共長期以來反腐敗要限制一定範圍的重要原因,以免使得最高層出現公開的分裂和對抗」,胡平解釋。

「自從習近平打倒周永康,再接著郭伯雄、徐才厚兩個軍委副主席,一直到今天的孫政才垮台,顯然就突破了這種禁忌,毫無疑問也會引起黨內相當一批人的強烈的反彈。」#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10-04 1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