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宓子賤治理亶父

作者:秦自省

酌古鑒今。(曉韻/大紀元)

      人氣: 125
【字號】    
   標籤: tags: , ,

掣肘

孔子的弟子宓子賤,將去治理亶父(地區名)。他擔心魯國君主聽信讒言,而使他不能施行自己的那套治理辦法。於是在將要告辭國君赴亶父的時候,請求魯國君主派身邊的兩個書記官隨同自己前往。

到了亶父,當地的官員都來拜見。宓子賤讓那兩個書記官做記錄,當他們倆正在書寫的時候,宓子賤就在一旁不時地拉扯、晃動他們的胳膊肘 。結果,他們寫出來的東西很不好看。而宓子賤卻因此大發雷霆。這兩個書記官很憂慮這件事,就向宓子賤告辭,請求離去。宓子賤說:「你們寫得很不好,你們好好地回去吧!」

兩個書記官回去後,稟奏魯國君主說:「我們不能為宓子賤書寫東西。」魯國君主問:「這是為什麼呢?」

他們回答說:「宓子賤讓我們書寫時,卻不時地拉扯、晃動我們的胳膊肘,使我們書寫得不好,他又非常惱怒,連亶父當地的官員都笑話他,這就是我們告辭、離開亶父的原因。」魯國君主聽了,長嘆說:「宓子賤是在用這種方式,對我的過失進行勸諫啊。我擾亂宓子賤,使他不能施行自己那套治理辦法的事,一定有多次。如果沒有你們倆來說,我幾乎要犯錯誤了。」

於是就派自己的親信去亶父,告訴宓子賤說:「從今以後.亶父不歸我管理了,由你全權治理。凡是對亶父有利的事,都由你去決定。五年後再向我作簡要的匯報。」

宓子賤恭敬地應諾下來.這才得以在亶父施行自己的那套治理辦法。

(源出《呂氏春秋.具備》)

有兩種魚,哪種好? 

宓子賤任單父縣令,赴任之前,去拜訪陽晝,他對陽晝說:「您有什麼臨別贈言給我嗎?」

陽晝說:「我從小就很卑賤,不懂得管理百姓的方略。只有釣魚的兩條經驗,請允許我送給您。」

宓子賤說:「你釣魚的經驗是什麼樣的?」

陽晝說:「將釣絲和釣餌剛剛安放好,那立即就迎上來吞食釣餌的魚,名叫『陽橋』,它的肉很少,而且味道不美。那一會兒來、一會兒去、對釣餌要吞不吞的,是魴魚。它的肉厚,而且味道香濃。」

宓子賤說:「您這兩個經驗太好了!」

於是,宓子賤去赴任。還沒有到達單父縣城,迎接宓子賤的官員們的車轎,交錯著擠滿了道路。密子賤說:「趕車快走!趕車快走!陽晝所說的『陽橋』魚來了!」

到達單父縣城以後,宓子賤主動了解當地民情,把當地有名望的士紳和賢能的人特意請到一起,共同商量如何治理單父縣。

後來,單父縣被宓子賤治理得繁榮興旺!

(源出《玉函山房輯佚書.宓子》)@*#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後來大將軍徐達到這個地方,軍士之間相互約束說:「臨淄縣這個縣令是個很強硬的官吏,曾經當面對抗過常遇春將軍,大家千萬不要違反當地的法令。」
  • 孔覬下令叫人把船上的東西全部搬到了岸上。然後,非常嚴肅地對兩個弟弟說:「你們這樣做,有愧於當官的職責、身分!怎麼能藉回家的機會,幹起商人的勾當呢?」說罷,就令人把這些東西燒掉,兩個弟弟苦苦哀求也不行,直到全部物品燒光了,他才離開。
  • 後來光武帝平定蜀郡,公孫述也死了,這群士大夫中活著的人都出來作官,他們認為劉家人當天子,才是漢朝的正統。生為漢家的官,死作漢家的鬼是光榮的。
  • 秦二世二年七月,趙高害死李斯後,自己做了中丞相,朝中的大權漸漸地全都落入他的手裡。當時各地都爆發了農民起義,很多人起來反抗秦朝的暴政。本來這正是關係國家生死存亡的時刻,可是趙高卻對秦二世說:「那些反賊不過是烏合之眾罷了,成不了什麼氣候。」既然丞相趙高都說沒事,所以秦二世依然像以前一樣,終日沉迷於酒色。
  • 陳勝,這個中國歷史上第一位農民起義的領袖,可以算得上是一個胸懷大志、有勇有謀的人。在天下百姓「苦秦久矣」的時候,他振臂一呼,提出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口號,帶領千千萬萬的貧苦百姓一起作戰,誓要推翻暴秦的統治。可是他卻在起義的第二年,就被手下給殺害了。
  • 秦二世胡亥做了皇帝以後,寵信趙高,還任命他做了郎中令。升了官的趙高馬上表現出一幅小人得志的模樣,他一方面慫恿秦二世胡亥沉迷於酒色,另一方面排除異己,誅殺了很多和自己有過節的人,因此朝中上下都很恨趙高,很多人想殺他。
  • 魏國有賢人徒師沼治理國政,市場上便沒有囤積居奇、獲取暴利的商人;有賢人郄辛治理陽城,連道路上的失物,都沒人會撿拾占為己有;又有芒卯(人名)在朝為官,鄰國有才德的君子紛紛前來求見。這三個賢人,就是魏國真正的寶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