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今年韓國最好的電影來了 

電影鋪子 movpuzi

人氣: 126
【字號】    
   標籤: tags:

今天,鋪子要給大家介紹一部厲害的片子。 很多人說,如果把今年韓國的電影搞個排名,它應該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為什麼這麼說,鋪子就先擺下數據吧。

出租車司機》上映三個星期左右,就成了今年韓國首部突破千萬人次觀看的電影。
不僅是今年目前為止,韓國票房最高的電影。
在韓國naver上,電影也被觀眾打出了9.28的高分。
在豆瓣上,本片評分同樣達到了神級別的9.1。

票房和口碑加持,這片在本月初選定為今年韓國的申奧片。
更牛的是,這片是韓國評審委員們無異議全票通過的。
似乎無論是影迷,還是影評人,大家都在說——
出租車司機》就是今年韓片最佳
後面的都不用看了

《出租車司機》的故事,和《辯護人》類似。
故事是80年代光州事件背景下,一個普通人民主主義覺醒的過程。
只不過比起《辯護人》,《出租車司機》的時間線更短。
1980年,五月的一個早晨,首爾的金四福司機聽到一個消息。
一個外國記者願意花10萬韓元,去一趟光州。

據說,在匯率和通貨膨脹的影響下,那時候的10萬韓元,相當於現在的2萬人民幣。
哪個司機,都不會拒絕這樣的客人。
金四福眼下正好缺錢,欠房東的房租好久沒還了。
這筆生意,他非搶不可。

這是陽光燦爛的一天,金四福哼著小曲,向著光州出發。
一切看起來是如此美好。

80年代的韓國,全國各地都有遊行示威。
從首府漢城,再到地方小城。
對此,金四福已經習以為常,去光州可能會遇到一些問題,他心裡也大概有數。
但是,他沒有想到,光州已經變成了一個隔離區了。
無論是大路,還是山路,都有重軍把守。

對外通訊,被完全切斷。

金四福師傅鋌而走險,將外國人送到光州內部。
在光州停留的24個小時,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轉折點。
他,目睹了光州事件的真相。
學生、市民不過是拉著橫幅,喊著口號示威。
而政府卻出動了坦克、炸彈、機關槍,血腥鎮壓。

一時之間,屍橫遍野。

電視台上說,這場事故由學生、流氓等不法勢力挑起。
他們投擲炸彈,導致了暴動。

報紙上說,這場衝突僅僅死了五個人,而且全是軍人。

想要謊言被揭開,外國記者的膠捲就一定要安全送出光州。
出租車司機金四福,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和《辯護人》一樣,這部電影,看似在講光州事件背景下的一個故事。
實際上,卻是在說一個人的覺醒。
金四福司機,和很多人一樣,並不關心民主主義進程。
對於整天上街示威的人,他的反應是——
生在福中不知福
沙特還有人整天吃不飽飯呢

即使是在光州,第一次在天台見到鎮壓場面。
金四福也並不震撼,只是躲到一邊吃飯糰。

作為一個單身父親,他的第一任務就是照顧好女兒,所以,他很牴觸捲入這種政治麻煩。
但是另一方面,光州人的好意,無法不讓他感動。
將揭露真相的記者送到,市民熱情地歡迎他們,

學生們真誠向他致謝。

金四福首先感到的,是一種榮譽感。
逐漸的,他發現這群被電視上被稱為惡徒、不法分子的人,其實就是一群普通市民。
他們,有的是當地的出租司機,有的是想成為歌手的大學生。

甚至在他打算提前開溜時,光州人還送來了假車牌。
他內心,無法認為這群人就是「惡徒」。

電影裡,金四福哭了四次,每一次都是他內心的一次覺醒。
剛開始,他哭,是對於家庭的牽絆。
再後來,他哭,是扔下記者後的愧疚。
當他重新返回光州時,想當歌手的大學生具栽植已經身亡,被扔到了路邊的田間。
頭髮上,全是沙子和泥土。
眾人,頹唐地坐在醫院地板上。
  
金四福是第一次在人前哭了出來。
大學生的死,逼著他看到韓國的政治現實。

最後一次交火,市民死傷嚴重,他的良知甦醒。
他甚至以身犯險,以一人之力護送記者出逃。
 
逃離追捕的路上,光州的出租車自發組織起來。
它們擋在軍隊車輛的前面,明亮的綠色,像一條流動的河流。
真實和正義,隨著這綠色車流散播到了遠方。

電影《出租車司機》的故事,相信看過的人都會流淚。
它自有一種人內心深處原始的善良,對生命的珍愛。
《出租車司機》的故事,也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
片中的外國記者,全名叫Jurgen Hinzpeter。
1980年9月,他來到光州拍攝紀錄片《十字路口的韓國》。
這個紀錄片,向全世界公布了全斗煥政權的暴行。
當年,他在韓國採訪時,曾被便衣警察帶走嚴刑拷打,頸部和脊椎受到了永久性的傷害。

拍攝電影時,本片導演曾採訪過這位記者。
記者表示,這麼多年,他曾多次尋找金四福,但是最終音訊全無。
最後一次訪談,他表示,如果找到了金四福,他一定馬上飛到韓國。
他想看看如今的韓國,變成什麼樣了。

可惜,電影還沒上映,記者就因病去世了。
而現實中的金四福,長得這個樣子。

據他的兒子說,1980年5月某天,父親在外地夜宿後回家,向來光亮的出租車,出現了很多凹痕。
與平時不同,金四福變得相當沉默。
他與家人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人怎麼可以這樣殺害自己的同胞?」
這句話,也出現在電影中。

回到漢城後,原本戒酒了的金四福內心痛苦不堪,重新開始喝酒。
四年之後,他被檢測出肝癌離世。
兩人在光州一行之後,再也沒有過交集。

(有刪節)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7-10-05 2: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