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八年迫害 中秋月難圓」系列報導

中秋佳節盼團圓 多少親人不團圓?

人氣: 32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0月05日訊】2000年9月中秋節後僅一天,遼寧省丹東市法輪功學員呂慧忠的妻女在丹東公安一處燒紙,這一天是她丈夫的「頭七」。

8天前的9月5日,呂慧忠被丹東公安一處的公安警察綁架,第二天9月6日的凌晨3點左右即被迫害致死,年僅38歲。

法醫驗屍顯示:呂慧忠的臉上、身上均有傷,肋骨斷了三根,其中一根刺在心臟上,腿骨斷了兩節;死者的臉呈鍋鐵色,雙眼圓睜,死不瞑目。

家屬找到上級公安部門,公安局長朱文傑竟對家屬說:「你上哪告,我都擎著;你們告贏了,我就處理。」

燒「頭七」當天,無處申冤的呂慧忠的妻子向路人哭訴說:「呂慧忠平時就老實、善良,修煉法輪功後,人變得更好了。好好的一個人沒有觸犯任何國家法律,被他們抓來不明不白就死在這裡,留下我們孤兒寡母的可怎麼活呀!」

呂慧忠的家庭遭遇,只是18年來發生在大陸法輪功學員身上的一個縮影。截至目前,突破網絡封鎖、傳到海外明慧網的消息,至少有4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個數字僅是冰山一角。

中共迫害法輪功始於1999年。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認為法輪功太受民眾歡迎,修煉人數甚至超過了共產黨員。由於祛病健身和善化人心效果顯著,大陸法輪功修煉者人數一度達到7千萬到1億人,遍及社會各個階層和領域,包括政府官員、軍隊將領、大學教授,也有普通工人和農民,還有不少人是共產黨員。伴隨著悠揚的音樂,法輪功學員在晨曦中集體煉功,這樣的場景那時在中國大陸各地隨處可見。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下令鎮壓後,一時間大陸監獄、看守所、拘留所和勞教所等場地「人滿為患」,關押的大部分是法輪功學員。美國國務院2007年3月發布的人權報告說:「在25萬中共官方透露的勞改營裡的關押人數中,至少一半以上是法輪功學員。實際數字可能更大。」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遭到酷刑和精神病藥物的折磨,有的致死,有的致瘋,有的失蹤……

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至少450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17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18年的殘酷迫害持續至今。

在這中秋月圓之際,多少法輪功學員的家人不能和親人能團圓? 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天津市楊玉永被迫害致死 特警搶屍

今年的中秋節,對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楊玉永的一雙兒女來說,格外淒涼。他們的父親被迫害致死,母親身陷獄中。

楊玉永離奇死亡,遺體傷痕累累 。(網絡圖片)
楊玉永離奇死亡,遺體傷痕累累 。(網絡圖片)

2017年7月11日,天津市武清區法輪功學員楊玉永於在武清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脖子、身體大面積瘀傷,耳朵、眼睛裡都有血,兩耳朵根有很大的傷口,腳趾甲也有竹籤扎過的痕跡。

現旅居美國華盛頓的于敬女士是楊玉永的老鄉,她回憶楊玉永平時「慈眉善目,特別愛笑。如果你有甚麼難事,你說一句,他就特別快地來給你幫忙。比你要求的,還要做得好」。「這麼好的一個人,這麼健壯的一個二哥,這麼善良的一個人,無法想像他遭受這麼大的痛苦……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武清公安局、看守所沒有向楊玉永家人交代他的死因,卻出動百名警察和特警搶奪屍體。

楊玉永的子女表示,當局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已將遺體送往陵園,擔心父親遭到強制火化,令案件死無對證。

楊玉永子女向各級部門申訴,遭到當地公安恐嚇,威脅說不許請正義律師,不許接收媒體採訪,威脅說這是「勾結境外反華勢力」。

「爸爸被迫害死了,媽媽現在被非法關押。當地的公安還威脅這兩個孩子。真是太可憐了。 」于敬說。

「僅僅半個月 我嘗到了人間的生死離別之痛」

「誰是這人間悲劇的製造者,誰是造成我母親死亡的真凶?」「僅僅半個月,我嘗到了人間的生死離別之痛苦與困惑,好端端地家毀人亡了。」這是遼寧鞍山市青年王宇的心聲。

2017年7月4日晚,遼寧鞍山市法輪功學員于寶芳與丈夫王殿國、兒子王宇,一家三口被砸門入室的警察綁架。于寶芳被非法關押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不到兩週,17日即被迫害致死。丈夫王殿國一直被非法關押。

于寶芳離世1個小時之後,警方讓她兒子王宇去醫院與母親見最後一面,也不讓他查看遺體。8月8日,家屬得知王殿國被非法批捕,不能回家處理後事。

法輪功學員妻子:難道連一把骨頭都不讓我們有嗎?

王剛,河北省涿州市碼頭鎮義和莊鄉西韋坨村法輪功學員。2005年5月,被河北保定監獄毒打,用刑具摧殘,致右腿整體截肢,後被秘密轉押至冀東監獄。

河北省涿州市大法弟子王刚二零零五年在保定监狱被迫害的高位截肢,2009年10月31日被唐山冀东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
河北省涿州市大法弟子王剛(明慧網)

2009年5月,冀東監獄將生命垂危的王剛送回家,但是涿州市「610」辦公室主任高建和當地派出所馬上派人騎摩托堵截監獄車輛,不把王剛拉上車就不讓走。就這樣,王剛又被拉回冀東監獄。

2009年10月,王剛被確診為淋巴癌晚期,冀東監獄通知家屬來接人。西韋陀村支書說:「接他幹甚麼?讓他死那兒吧!」王剛的妻子說:「難道連一把骨頭都不讓我們有嗎?」

10月14日,王剛以保外就醫名義回家;10月31日晚含冤離世。

幸福家庭被拆散 湖南朱桂林在看守監控下含冤去世

湖南省常德市石門縣法輪功學員朱桂林,被迫流離失所多年。2017年7月下旬剛回家幾天,在買菜時被當地國安看見,第二天就被綁架到看守所,血壓高達280,被看守所拒收後回家。

十天後,接到非法判刑三年的判決書,由兩人看守監控;因迫害造成精神極度緊張,出現腦血栓及其它重病症狀,於8月31日含冤去世。年僅53歲。

朱桂林從小體弱多病,走路沒勁,弱不禁風,一年四季感冒不斷。1998年正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法理指導做人。修煉後,道德回升了,身體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走路一身輕,家庭也和睦溫馨了,鄰里鄉親非常羨慕。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朱桂林的丈夫迫於壓力與她離了婚,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即刻支離破碎,朱桂林後下崗又失去了工作,屢遭迫害,2001年被關押期間曾被注射破壞大腦中樞神經的不明藥物,現在又因迫害而致死。

父子被同一勞教所迫害致死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縣林業局三岔子林場職工法輪功學員張全福,全家修煉法輪功。2000年2月張全福與兒子張啟發再次進京為法輪功請願,父子二人因此同時被勞教,張全福被判1年半,張啟發被判2年。

2002年3月,張啟發剛勞教期滿被釋放的第14天,父子兩人又同時被強行帶走勞教1年,一同被關押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受盡折磨。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林业局张全福,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其儿子张启发也于同年同月被该劳教所迫害致死。(明慧网)
吉林省白山市江源縣林業局張全福,被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迫害致死,其兒子張啟發也於同年同月被該勞教所迫害致死。(明慧網)

張全福臨死之前還被毒打一頓,於2003年1月8日凌晨去世;張啟發於1月18日被勞教所毒打致生命垂危送回家,第二天含冤離世。父子去世僅相隔10天。

姐妹死在同一座監獄

2002年9月,15名法輪功學員被遼源市中級人民法院判以重刑,其中姐妹倆楊桂琴14年、楊桂俊13年,兩人均被送進吉林省女子監獄。

楊桂琴兩個月後在獄中被虐殺,楊桂俊9個月後也被迫害致死,姐妹離世相隔僅7個月。

遍布大陸各行業的大屠殺

明慧網的一份截止於2013年12月的統計顯示,在被迫害致死的3,653名(2013年數據)法輪功學員中,統計到1,468例有記錄學員的職業情況,其中,1,398例有記錄學員的工作單位。

數據顯示,244名被迫害致死學員來自教育/科研系統,占17%;204名被迫害致死學員來自政府機關,占15%;171名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來自農林牧 業,占12%;9%為五金、交電、輕工、陶瓷、塑料製品、工藝品等其它行業;5%來自醫藥/醫療行業;5%來自石油化工。此外,小商戶4%,礦務冶金4%,服務業4%,建築建材4%,機械製造3%,同時也包括鐵道/交通運輸、紡織、金融保險、糖煙酒副食品、電水煤、汽車製造、鋼鐵、電器電子、郵電、文化傳媒、航空航天等行業。可以說幾乎包括了中國所有的行業。

這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包括:被勞教所灌食致死的河北保定市易縣西陵鎮鎮長馮國光(男,44歲)、到北京請願被迫害致死的遼寧省遼中縣公安局政治處主任韓慶財(男,62歲)、被法院迫害致死的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處長、法官胡慶雲(男)、寫公開信被迫害致死的河南省濟源市物資局局長原勝軍(男,42歲)等等。#

文字整理:葉楓,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7-10-05 11: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