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曹長青:台灣黑幫背後的中共影子(下)

曹長青接受大紀元專訪(攝影:蘇昭蓉/大紀元)
曹長青接受大紀元專訪。(蘇昭蓉/大紀元)
人氣: 220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台灣國立大學校園濺血事件不斷發酵,引起世界各地華裔的關注。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接受大紀元專訪,他從台灣黑幫這些年來的演變過程、中共背後的陰謀、使用的招數等方面進行分析,呼籲台灣政府重視,中共已達到利用黑幫威脅台灣國家安全的程度。

「十一」中共建政日,中華統一促進黨(簡稱統促黨)主席張安樂(外號白狼),組織千人舉著中共血旗,穿著印有中共血旗的T恤 ,在台灣街頭遊行。張安樂還在現場公開發出「擁共」的言論。

而此前的9月24日,備受爭議的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新歌聲」活動演變為統促黨、愛國同心會等黑幫介入毆打台大學生的暴力流血事件。警方查出,涉案人包括張安樂的兒子張瑋在內的統促黨、愛同會至少9人。

新上任的警政署長陳家欽日前嚴厲警告黑幫勢力:警方特別針對黑幫隱身的政黨設立「除暴專案」,全台強力掃蕩,「掃黑無期限,直至一網打盡為止。」

張安樂在台灣政府下決心圍剿黑幫團伙的情況下,仍然組織遊行、發表囂張言論,對此,曹長青先生根據自己多年對中共專制體制和台灣民主自由體制的觀察和研究,為大紀元讀者揭開了這個謎底。

曹長青先生原為大陸《深圳青年報》的副總編輯,曾做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東西方中心的訪問學者和研究員,並作為政論家被台灣民視節目邀為特約嘉賓。

不僅是社會治安問題,還是國家安全問題

記者:通過最近的發生的這些事情,已經有人提出台灣應該擬定或修定相關的法律來制裁這些黑幫分子,你怎麼看?

曹長青:當然台灣的法律早都有的,不存在法律對黑幫勢力寬容,沒有,都是有正常的法律,就是沒有嚴格來執行。

第一,從治安的角度沒有嚴格執行。愛國同心會在台北市有標誌性的地標101大廈門口附近毆打法輪功學員,他們還毆打其他人,這個事情一目了然,為什麼警察局不處理?一直到了台北市柯文哲當了市長,他說今後如果「愛國同心會」的人再這麼打人,我就找你警察局長是問。最後他說了也沒有用,還是再發生,就是沒有嚴厲地來制裁,這是一個問題,不是沒有法律,是沒有完全地執法。

第二,沒有把它當成一個國安問題。我再次強調,它不僅僅是治安問題,一些人挑釁製造事端,背後有個紅色勢力在支持他們,擾亂台灣的民主、威脅台灣的市民、破壞台灣穩定安全,是這個問題。

國民黨執政沒有從這個角度來調查處理,今天民進黨執政已經一年零五個月了,到現在我也不認為他們有真正清醒的認知,因為要查很容易。愛國同心會資金帳號哪裡來的錢?他們的通話記錄、通聯記錄,如果按照國安問題進行竊聽,誰給他們指示、他們跟誰聯絡,這個馬上就可以查。

現在台灣已經換了新的警政署長,台北市換了新的警察局長,應該有個新的起色。警政署長說了,他們開始要掃黑打擊黑幫勢力,而且不存在是多長時間,會一直打下去,一直到改變治安情況為準,這個在治安層面上他們已經下決心了。

但是我的問題是,他們有沒有認識到這不僅僅是社會治安問題,還是個國家安全問題。我再強調一遍,就那麼幾個人怎麼能把台灣的穩定破壞了?背後一定有大的勢力提供資金的支援、人員的支援、政策意見的指導等等,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中共政權就是大流氓 香港人勇敢對抗黑勢力

記者:同樣黑幫在香港也非常嚴重,目前這樣的局面,是不是跟中共本身被外界視為黑幫也有很大關聯?

曹長青:常理來說,一個社會有黑幫不可怕,就怕警察是黑幫;一個社會有流氓不可怕,就怕這個政府是流氓。今天這個評語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非常合適,中共政權就是大的流氓,中國那些官方警察就是黑社會,以黑治國。

今天我覺得香港和台灣不一樣,台灣必須應該採取措施,因為它威脅到執政黨了。如果蔡英文政府不嚴肅地處理、不當國安問題處理它,下次選舉大家就不選蔡英文了、不選民進黨了,認為你無能,你不能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不能採取措施,有個選票在制約著任何台灣的領導層或執政當局。

香港就不一樣了,香港沒有真正的選舉,香港回歸到中國之後,被中共控制了。香港人民就希望能夠像台灣那樣有普選,像澳大利亞那樣選舉,像美國那樣有投票。沒有,他們被剝奪這個權利了,全是共產黨任命的,誰是立法局的什麼委員、誰是香港最高行政長官,所以香港的黑社會為什麼能夠猖獗?就是因為他沒有一個選舉制約那些領導層。領導層不需要對人民負責,他對北京負責、對共產黨負責,這才是香港的問題。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香港人民是多麼勇敢,在面對黑社會的威脅、警方的鎮壓下還是不斷在反抗、發出自由的聲音。我覺的香港人民在這方面很了不起。

另外一方面也是給台灣人民做個榜樣,如果台灣人民不爭取、不努力、不保住台灣民主的話,被共產黨真的統戰的話,台灣就變成香港第二了。什麼叫一國兩制?那是假的,變成一國一制,共產黨專制、以黑治國的制度了,這是香港和台灣的不同。

畢竟香港人民當年沒有受到共產黨的統治,在英國人的管理之下接受了西方自由思想的洗禮,新一代起來了,所以我覺的香港人反抗的聲音會越來越擴大,這個自由的聲音來對抗黑社會以至黑社會背後的中共──更大的黑社會。

記者:台灣的黑幫他們搞了一個和平統一大會,大陸國台辦、北京相關機構都給他們發賀信,是不是也意味著中共的各種勢力或特務機構堂而皇之地進入台灣社會了?

曹長青:當然是的,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樣,事實也是這樣。但是我覺得中共當局用台灣的黑社會來破壞台灣的民主、破壞台灣社會的穩定,並不代表中共的強大,而是代表著中共沒有辦法,因為以前共產黨靠的是台灣的國民黨的配合,跟連戰什麼兩岸一家親、兩岸共同命運體,用兩岸來掩蓋兩地真正的區別,一個民主和一個專制,事實上不是兩岸的問題、不是統獨的問題,而中共要用集權專制來吞併台灣的民主、毀掉台灣民主的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原來是聯合國民黨,但是國民黨通過跟共產黨的聯合已經嚐到了什麼?不是嚐到甜頭,而是嚐到苦頭。因為你畢竟要靠選票,一跟共產黨聯合,共產黨一支持,國民黨就敗選了。

中共操縱黑幫破壞台灣 引發台灣人的憤怒

今天一個普遍的現象是,共產黨挺誰誰死。共產黨支持利比亞卡扎菲,人民起來把他擊斃了;共產黨原來支持伊拉克的薩達姆‧侯賽因,他被抓到送上絞刑架了。

共產黨支持哪個力量,哪個力量就倒楣不成功了。國民黨看到這個問題了,所以國民黨原來的黨主席洪秀柱,非常親北京的、親中共的,結果被選掉了,得票率非常少,最後比較講究務實的吳敦義當選了國民黨新的黨主席。

吳敦義不強烈主張統一,他雖然強調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尤其「一中各表」,共產黨很惱火,因為你講中華民國代表中國了,尤其吳敦義不特別強調統一,現在不存在統一,「統一」就給中共了,今天保持台灣的民主很重要,吳敦義這樣一個態度導致中共很惱火。

惱火的標誌就是吳敦義就任黨主席,中國共產黨從1988年開始至今幾十年來第一次沒有給台灣就任國民黨黨主席的人發賀電,這個打破慣例的做法就是對你表示不滿。

這種情況下中共覺得利用國民黨的力量已經不那麼得心應手了,所以中共覺得要利用「白狼」黑社會的力量,什麼和平統一,根本不是,就是攪亂台灣。

所以中共想要用黑幫的力量作為他主要的基礎的力量來破壞台灣,更讓台灣人民憤怒。他舉著五星紅旗那會兒,台灣人太憤怒了。所以我覺得這不代表中共有力量,代表中共已經沒有牌可打了。

軍事力量攻打台灣沒有可能,因為有美國保護台灣,還有美日聯盟等等,自由的力量大於專制;用經濟統戰台灣這麼多年,也沒有起到完全的效果;文化統戰台灣,台灣人也拒絕。在這種情況下最後用到一個最下流的手段,用黑社會。哪裡有一個政權用黑社會能夠成功的?不可能,只能激發台灣人民對共產黨更大的憤怒、對五星紅旗的反感。

所以他那個10月1日的遊行,好像是遊行,台灣畢竟講究遊行、示威、言論自由的,給他遊行的機會,只是展示了共產黨的手已經完全伸到了台灣,已經利用黑社會了。我覺得會教育、啟發、啟示台灣人民更加警惕共產黨對台灣的統戰,從這個意義上說也不完全是壞事。#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7-10-05 7: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