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南公檢法聯手 一個縣70人被打成黑社會

河南洛寧縣陳吳鄉韋寨村70村民莫名被打成黑社會,村民家屬拉白布條抗議。(訪民提供)

河南洛寧縣陳吳鄉韋寨村70村民莫名被打成黑社會,村民家屬拉白布條抗議。(訪民提供)

人氣: 108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0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曾經轟動一時的河南洛寧「韋耀武黑社會」案,陳吳鄉韋寨村黨支部書記韋耀武和70個村民一夕間被打成黑社會,70個家庭和數百家庭成員,近六年來一直生活在愁雲慘霧之中。由於冤屈無處伸張,村民們揚言,他們可能會是下一個「賈敬龍」。

2012年2月27日,在洛寧縣公安局和政法委策動下的「拂曉行動、亮劍洛寧」中,韋耀武被指是「村支書拔人十個指甲蓋」的黑社會頭目。當天一早,公安局出動400多名警察兵分多路進行大抓捕。該案先後有39位無辜農民被涉黑,另有31人成為「在逃人員」。

政法委、公安局被指聯手製造冤假錯案

QQ20171006-0
因被打成黑社會,韋耀武在2012年被羈押於洛寧縣看守所。(訪民提供)

韋耀武的小姨何慧玲女士向大紀元記者披露,「韋耀武黑社會」案是由河南省洛陽市政法委副書記尤清立、洛寧縣原政法委書記兼洛寧縣公安局局長張廷璞二人聯手製造的冤假錯案。70村民被莫名打成黑社會,70個家庭數百人因此而沉陷其中,因此村民反彈相當大。

據悉,事件肇因於2009年3月20日,韋耀武拒絕了同鄉程偉鴿的防盜門市開業大典的邀請,因此程偉鴿對韋耀武懷恨在心,隨即帶領四五十人沿街要找韋興師問罪,路遇韋耀武四弟韋四武將其汽車玻璃砸爛;接著又遇到韋耀武的另一個弟弟韋妙武,又將其打成失血性休克致重傷。

舉報公安局不作為 得罪張廷璞

事發後,韋家向洛寧縣公安局報案,卻遲遲不予立案,過了三四個月,韋父韋漢卿向中紀委、公安部控告舉報,引起公安部督辦,內部處分了張廷璞,由此而得罪了張廷璞,他就尋找機會打擊陷害。

張廷璞2011年就開始編造案件栽贓陷害韋耀武,2012年2月28日河南電視台播放消息:河南省洛寧縣公安局一舉打掉一個以韋耀武為首的「黑社會」團夥,打響了洛陽市打黑除惡第一槍。當時張廷璞在電視上慷慨陳詞:韋耀武橫行鄉里二十餘年,禍害百姓,懷疑電瓶被偷,就拔人十個指甲蓋。同日河南省54家媒體紛紛發布該消息。

在逃人員聯名揭露案件事實真相。(訪民提供)
在逃人員聯名揭露案件事實真相。(訪民提供)

據悉,這個案子,法院栽贓陷害了39人,判決上還有31人是「在逃人員」,而這些所謂的「在逃人員」從來沒離開過洛寧縣,卻莫名其妙地被列入在逃犯行列。

莫名被打成在逃人員,梁寶成出具材料證明案件是栽贓誣陷。(訪民提供)
莫名被打成在逃人員,梁寶成出具材料證明案件是栽贓誣陷。(訪民提供)

何慧玲表示,該案件事前沒有經過正式立案、也沒有進行任何偵查,就對當事人實施抓捕,將無辜的村民投入監獄。「二審時,我帶了『在逃人員』9人到法院要出庭作證,做完筆錄後,檢察官、法院掩蓋這個事實,判決書上隻字不提。」

有村民說:「法律對我們來說一點保障都沒有,我們實在是走投無路了,也許……我們可能成為下一個賈敬龍。」(賈敬龍是慘遭村書記迫害憤而反抗,因而槍殺直接迫害者何建華的農民,之後被抓捕判死刑,此案轟動全國)

記者致電洛陽市公安局,接聽的女警要記者撥打洛寧縣公安局電話,但該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偽造筆錄、假口供無中生有

刑事判決書上黨生年既是在逃人員,又和韋耀武羈押於洛寧縣看守所,前後不符。(訪民提供)
刑事判決書上黨生年既是在逃人員,又是證人,又和韋耀武羈押於洛寧縣看守所,前後不符。(訪民提供)

為了這個案件,何慧玲找到很多造假的證據:第一,同一件事做了5次筆錄,每次都是不同警察做的筆錄,但5份筆錄一字不改,都是同樣內容。第二,同一個警察,在同一時間做4個人的筆錄,而且是不同的地點。此外,一審時發現他們有編造假口供現象,二審時還發現有人假冒村民的名字做口供。

村民聯名向法庭寫了請願信
村民聯名向法庭寫了請願信。(網絡圖片/訪民提供)

案件在一審的時候,當地幾千名村民聯名向法庭寫了請願信,抗議尤清立、張廷璞綁架法律的徇私枉法。但一審韋耀武依然是被判14年,上訴後,二審改判13年。另39位村民分別被判刑期不等的徒刑。

村民黃濤告訴記者,「他們(警方)找人錄口供作偽證,說抓人那天他坐我的車去現場,根本沒那事,那幾天我車子剛好故障,哪兒也沒去。這案子太黑了,好多人的口供都是做假的。」

在警方編造的假口供假證據下,黃濤被判了一年三個月。他說,「有提出上訴,但是這社會太黑了,沒有用。」

記者致電當時負責該案的專案組組長,洛甯縣公安局刑警三中隊隊長馬振武,問他當時是否有編制假證據情事?馬振武回答:「我不知道」。

當問到「您不是這案子專案組長嗎?」馬振武說:「不是我負責的」。「那這案子是誰負責?」馬振武說:「我不知道」。隨即掛斷電話。

韋耀武的辯護律師顏福民曾向媒體表示,「這個案件從剛開始,完全就是一個屁股決定腦袋的案件。政法委書記在沒有立案的情況下,什麼手續都沒有,便滿大街貼布告,無中生有的稱誰為黑社會組織的首腦。馬上就有公安局組織抓人,程式和證據有很大問題,可以說是嚴重違法。當局動用媒體大肆報導,造成既成事實。」

顏福民認為,該案件涉及「黑社會、傷害、尋釁滋事、聚眾鬥毆」等罪名。如此複雜繁瑣的案件,法院的合議庭居然在兩天之內就草率了結,兩天平均到39名被告人,每個人僅僅數分鐘,這樣的審理案件,豈不是草菅人命。顏福民說,「案件僅僅案卷材料就數千份,若讓認真當庭宣讀,恐怕專業播音員兩天也難以完成。」

舉報材料出不了洛陽市

何慧玲實名舉報材料。(訪民提供)
何慧玲實名舉報材料。(訪民提供)

何慧玲表示,我們告了這麼多年,所有的材料給中紀委、中紀委巡視組,包括網絡平臺上都寄了,都被洛陽市政法委給壓制住,一直和上面部門聯繫不上,所以我們家的案子一直沒有進展。

她說,這麼多年來一直堅持訴訟、上訪就是因為握有太多的證據,證明這是冤假錯案。「包括河南省高院法官都親自說,不認為這案子黑社會罪名能構成,要我們堅持上告。但是尤清立已經向上邊部門打了交道,我們現在就是擔心,他現在當權,這隻手能夠伸進公檢法。」

高院法官:此案有問題 仍被駁回

2015年5月案件進入省高院再審,6月1日,律師提交了七份證據,一份錄音給高淩雲法官,高法官也認為此案有問題,讓家屬耐心等待。8月29日,我們接到的是「駁回再審申請通知書」。

通知書寫著,「你的申訴理由已經一、二審法院審理」。沒有對申訴理由的評判、沒有對新證據的評判、沒有約見律師辯護人、沒有聽證,讓人徹底失望。

為兒喊冤 八旬老父政法委前守候20多天

韋耀武的年老父母在家門前為兒喊冤。(訪民提供)
韋耀武的年老父母為兒喊冤。(訪民提供)

韋耀武年近八旬的老父親,絕望之中多次直接寫信給陷害他兒子的洛陽市政法委書記尤清立和洛陽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廷璞,並拖著年邁的身體,獨自一人在政法委門口守候20多天。

何慧玲說,「今年1月,我們跟最高法院已經在網絡視頻對接了,接了我們的材料,但到現在不吭不哈,照規定三個月內立案或不立案都要給通知。」

「十九大」 受害人家屬成重點「維穩」對象

3
陳吳鄉信訪「十九大」維穩名單。(訪民提供)

「十九大」即將召開,洛寧縣陳武鄉政府列出了內部控制的所謂的「維穩」人員名單,韋耀武的父親韋漢卿及許多被陷害的村民均被列入名單之中。

何慧玲說,「這段時間我們一家是洛寧縣公安局、檢察院、法院三家及政府的重點『維穩』對象。他們到處打電話打聽我在哪兒,現在我們是哪兒也去不了了。」她祈求媒體能夠幫助他們揭露真相、曝光編造驚天假案的罪魁禍首。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10-08 2: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