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而為痛悔遲34:逆天偉業毀,惡報六世追(下)

作者:古金

圖34-4:964年8月7日天象圖,金火相犯,共犯「太微西上將」星,天象被宋太祖功德改變。

      人氣: 25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前面我們在幾大天象下還原了北宋初期的真實歷史:宋太祖憑良知衝破了舊命運的安排,撥亂反正復興佛法,不修行已在道中,天大的功德足以成聖,德蔭子孫,宋太宗再謀殺這樣的兄長,實際犯了殺佛的大逆之罪,又大造偽史醜上加醜,命中輝煌偉業幾乎盡毀,罪業不但現世現報,減壽9年,還追及六世子孫。

(接前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33:逆天偉業毀,惡報六世追(上)

1. 殺佛增罪業如山,惡報六世子孫纏

兒一代:一瘋一死,弱子承嗣,逆天失正統

前面 《第二十四章 篡位設迷局 手足再血洗》講過,宋太宗最愛的長子趙元佐,被太宗的猙獰「嚇」瘋了[1],太宗轉而鍾愛次子趙元僖,元僖被毒酒誤毒而死,很可能就是太宗本人傳授的毒酒妙計,輾轉報應給了自己。

這樣,帝位只好傳給三子,即宋真宗趙恆。真宗懦弱,在澶淵之戰中屈辱求和,勝勢反結城下盟,失去了收復燕雲十六州的機會,愧對千年祥瑞,逆天象而為,丟掉了中華正統帝位。而後為了遮醜,親自偽造天書,搞起天書崇拜運動,全國上下競相造假,又大興土木,封禪泰山,折騰得國庫虧空。又延續太宗的逆天之筆,督造偽史,為父親遮醜,屢屢逆天。

真宗的兒女不旺接連夭折,以至於有女兒一出生就趕緊許給道觀,生怕再夭折。戰戰兢兢中,獨子長大了。

孫一代:屈辱納貢,主脈絕後

宋仁宗享受局部太平,但是邊境戰火再起。三次被小邦西夏大敗,簽訂慶曆和議,每年給西夏交歲幣銀絹22萬兩匹(一匹絹和一兩白銀基本等值),茶3萬斤。又被遼國威壓,增加歲幣20萬兩匹,而且改稱:納貢。

仁宗幼子夭折,絕後。宋太宗主脈斷絕,彰顯了後代最典型的惡報:斷子絕孫。

三世孫,英宗逆天,早亡

宋英宗趙曙,是太宗支脈三世孫。英宗即位四天突然得了瘋病,而後病休一年多(在位總年限還不滿四年)。親政之初,即開始操作追認親生父親為皇考,實質是背叛養父宋仁宗,逆天,在朝廷中掀起了空前的大論戰。折騰了近兩年,最後不顧天下洶洶之口,強定下來。結果未到一年即提前應天劫,陷入病中,病死時僅36歲。

四世孫,神宗逆天遭天譴,敗國殃民

宋神宗趙頊,20歲即位不久,就啟用王安石變法,謀求宋朝走向富強,暗合了當時五星連珠出盛世的天象。可惜,變法失當,成了逆天害民,天定的宋朝的巔峰盛世不但沒出現,對西夏戰爭也落得慘敗。神宗38歲應天劫病死。

這段被中共大加讚頌的改革變法,會在後面五星連珠和熒惑守心的天象下,還原真相。

圖34-1:1067年10月20日五星連珠天象圖,宋神宗順天變法,最終卻逆天禍國、毀掉盛世。
圖34-1:1067年10月20日五星連珠天象圖,宋神宗順天變法,最終卻逆天禍國、毀掉盛世。

神宗14個兒子夭折了8個。第6子趙煦成了老大,9歲即位,祖母高太后垂簾聽政。高太后廢除新法,而哲宗17歲親政後,恢復新法,逆天,24歲病死,絕後。

哲宗的弟弟,神宗的第11子趙佶,在向太后的支持下,違背禮律即位,就是歷史上著名的亡國昏君宋徽宗。徽宗19歲即位之初,向太后掌權,廢除新法,半年後還政於徽宗。徽宗親政不久,重啟新法,任用奸相蔡京,盤剝壓榨,腐化奢華,從上到下胡作非為,民怨沸騰,起義不斷。在金軍兵臨城下之際,匆匆把地位強行讓給了長子趙桓。

六世孫,欽宗昏庸喪國,高宗屈膝絕後

趙桓在危亡之際被迫即位,昏庸搖擺,幻想著像「澶淵之盟」那樣,花錢買個和平安寧。沒想到求和不成,被金軍滅國,和徽宗一起被廢為庶人,整個皇族被擄到金國受辱,大多數公主、王妃被逼做了金國的娼妓,唯有徽宗第九子趙構逃脫。

趙構的母親、妻妾、女兒在金國受辱最甚,趙構不顧國仇家恨,一味屈膝割地求和,奉大金為華夏正統,自己偏安江南做金國冊封的「皇上」,還指使秦檜冤殺岳飛。趙構幼子夭折絕後,在其伯母孟太后 「異夢」的警告下,不敢找宋太宗的殘存子嗣,而是找宋太祖的後裔為皇子,把皇位還給了太祖的後人,在恥辱中結束了太宗一脈的帝位。

2. 歷史的共性,天道的真容

歷史的規律,是天道的展現。宋太宗現世現報與六世惡報,史料中都有記載,歷代史學家都沒有匯總出來,把真正的教訓留給後人。前面講過的三武一宗滅佛的雷同結局,歷代史學家也把它們孤立成個案,把中國歷史上這一組最鮮明的警醒,在敍述中割裂分散、稀釋沖淡,讓後人覺得他們的惡果純屬偶然。這是史學界的悲哀,把歷史、天地、時空給人留下的智慧徹底掩埋,所以近代、現代滅佛再起,一次次把國家推向了惡報的深淵。

天象是循環的,歷史是重複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間的歷史,在重複著實質相同的主題。我們一次次還原被天象帶動的真實歷史,展現精妙的天人合一,是為了從歷史的天象中,解出未來興衰禍福的真諦。

我們在 《天象預告的朝鮮戰爭》一文中,初步展示了一種天象:

圖34-2:2017年10月6日天象圖,金星土星幾乎重合,進犯太微垣的「西上將」星。
圖34-2:2017年10月6日天象圖,金星土星幾乎重合,進犯太微垣的「西上將」星。

在1950年的抗美援朝戰爭(西方稱為韓戰)前,這種天象就出現過,而且準確應驗在了人間。

圖34-3:1949年12月1日天象圖,火星土星幾乎重合,同犯太微垣的「西上將」星。
圖34-3:1949年12月1日天象圖,火星土星幾乎重合,同犯太微垣的「西上將」星。

其實,在宋太祖時期,這種天象也出現過,但是出現了嚴重的天人錯位!

3. 從天地開路,到人天共誅

《乙巳占》不準了?

圖34-4:964年8月7日天象圖,金火相犯,共犯「太微西上將」星,天象被宋太祖功德改變。
圖34-4:964年8月7日天象圖,金火相犯,共犯「太微西上將」星,天象被宋太祖功德改變。

圖34-4中的天象,金火兩大罰星,犯太微西上將,意味著西方意義的戰事。當時,對應著宋太祖乾德二年(964年)滅後蜀之戰。

《乙巳占》中:「辰星太白俱出西方,西方國勝,東方國敗。」辰星在古代是水星的本名,圖中金水同時出現的西方,顯然預示著西方的後蜀勝,東方出兵的宋朝敗,可是宋軍出兵後連戰連捷,無一敗績!

《乙巳占》還說:「金火相犯大戰,金在南,南邦敗,在北,北國敗。」

上圖中,金星明顯在火星的北方,中原王朝相對於後蜀,顯然是北方,這個天象也意味著宋朝在大戰中戰敗。可是宋軍勢如破竹,迅速滅後蜀。

圖中金火犯太微垣西上將,預示著這場戰爭中:中原王朝的首席上將會應天劫而死。可實際上,滅蜀的主將王全斌沒死,只是後來放縱士兵劫掠百姓,剋扣軍餉逼反了蜀兵,惹出大禍,又殺降卒2萬,案律當斬,被宋太祖寬恕撤職了。976年又被宋太祖官復原職,當年69歲善終。王全斌殺降是大逆、逆天之罪,沒有功德,不可能在964年金火犯西上將的天罰下延壽12年!難道《乙巳占》在這一點上失算了?

不是《乙巳占》不準了。筆者近來查證了北宋前期統一戰爭和邊境戰爭所對應的天象,耽擱了一些時間,但是找到了有力的證據,證明《乙巳占》預言的那些戰事的結局,非常準確——李淳風解讀的天象,是天道的展現。但是964年的這次,發生了嚴重的天人錯位——看過前面系列文章的讀者可能馬上想到了:因為宋太祖撥亂反正、復興佛法的天大功德,改變了天象與人間的對應!確實是這樣,這個天象被徹底改變了,變大敗為奇跡般的速勝,連朝臣將領的死劫,都給改變了。

宋太祖:從人天共誅,到天地開路

圖34-5:967年4月14日北宋開封五星連珠天象示意圖。
圖34-5:967年4月14日北宋開封五星連珠天象示意圖。

前面我們講過:五星連珠、盛世血路,967年4月五星聚的天象,在舊命運的安排中,是宋太祖延續前朝後周柴榮滅佛的國策,當年死於非命,宋太宗順天得國,撥亂反正、大興佛法,開創宋朝大一統的盛世。

舊命中的宋太祖原本是個人天共誅的皇帝,連母親去世前都要逼他立一個金匱之盟壓制他,弟弟害他都是順天行道——《史記•天官書》中:「五星跟從土星會聚於一宿的範圍,其下對應分野的諸侯國主,可以重新改朝換代得天下。」[2]歲星此間指向奎宿,奎宿的分野在當今山東魯地,正對應著宋太宗的發跡地。趙光義在宋朝建立宋朝的當年,就被太祖封為泰寧軍節度使,下轄地涵蓋了而今的山東一帶,這個我們在《第十六章 順天應人改天象,無中生有造輝煌》中講過的。

可是宋太祖出於良知,先做了給佛教平反再興佛的天大功德,人間盈天功德的感召下,天象與人間的對應,將要為之改變——這是天人合一,在更深一層的天機。

967年伐後蜀,在舊命運中天定的北宋大敗,徹底改變,以北宋神速速勝而告終。後蜀並不是像人們以為的「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人是男兒」,花蕊夫人這詩寫的是後蜀在國都門前的投降,在這之前,後蜀積極出兵抵抗,把守劍門關天險。後蜀佔據天時、地利、人和,上應天象,怎麼能敗呢?更不可能速敗——可是,卻速敗給了宋太祖浩瀚的功德。宋軍取勝之神速,特別是一戰攻取了「一夫當關、萬父莫開」的劍門雄關,都沒什麼損失,神速得不可思議,也是因為天子的功德不可思議,天助神佑。

可惜,如果不是主將王全斌逆天而行,蜀地平定後惹出的叛亂是不會發生的,那樣就演繹了北宋的完勝,見證上天的完美賜福。

從人天共誅,到天地開路,發人深省。十世的修行,也積不來給佛法平反那麼大的功德,有此不用修行,宋太祖直接成聖,國家、百姓、士兵、將領,都跟著沾光,這個人間難得的輝煌,銘刻在天象之上。

宋太宗:從天地開路,到人天共誅

宋太宗則完全相反。哥哥率先做好事,自己天定的一份大功德沒有了,但是命裡的帝位、業績、功勳,別人拿不掉,他也應該像他哥哥那樣,不懂天道,可以按良知行事。如果他這樣順天應命,我們在(接前文 《木火逆行雙守鬥,毀佛屠城勢難收》)兩章中講過,宋太祖延壽9年後,攤上那兩件逆天之劫,自會命終,帝位還是趙光義的。可是他還要急於弒兄篡位,犯下了殺佛的大逆之罪,之後又屢屢逆天,被上天收回福份,減壽9年。

命裡一統華夷的偉業毀了,赫赫戰功不見了。宋太宗先是親征被太祖打殘了的北漢小國,滅北漢之後一意孤行伐遼,大敗於幽州高梁河(今北京西直門外),中箭傷竊驢車逃遁。而後在980年瓦橋關之戰,986年岐溝關之戰、君子館之戰,988年長城口之戰,989年易州之戰,都慘敗,被中原佔據的易州(今河北易縣)也丟了。非但如此,宋太宗對西夏白手起家中的李繼遷,派五路大軍討伐竟然完敗!

從天地開路,到了人天公誅的地步,一個命定的雄才大略,英武蓋世的帝王,落到靠自己大造偽史來抬高身價,在恥辱盡現中收場,在惡報殃及六世子孫、禍國殃民中成為歷史的丑角,如此慘重的教訓,在警醒後世什麼?

太祖太宗的舊命與新命,交織在一起,展現著天道規律:

一個為佛法平反、大興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變天象,開創命裡沒有的輝煌,打誰都能打下來,命中的大敗也能變成奇跡的完勝。

一個延續滅佛的天子,一個逆天害佛的國家,誰都想打你,誰打你都是順天行道。不但命裡的輝煌盡毀,兵將臣民、後世子孫都跟著倒大楣。

天機彰顯,即見威嚴,中華民族一場劫難的序幕,在當今的這層天象中,悄然開啟。

整個五千年的歷史,循環往復的天象,都在為當今鋪墊,為了挽救眾生於天劫。明白了歷史的真機,順天而為,從隨波逐流的逆天軌道上脫離,才能真正挽救自己,才能不隨著逆天而滅。(未完,待續)

註釋:

[1]趙元佐之瘋,很多學者認為是裝瘋,逃離了血腥攛掇來的皇權。元佐的後世子孫,也因此逃離的對宋太宗詛咒式的惡報,後來一直活躍在南宋政壇上,也是因禍得福。

[2]《史記•天官書》:「五星皆從(填星)而聚於一捨,其下之國,可重致天下。」填星,音鎮,即土星。遠古認為土星28年運行一週天(實際是29.5年),平均大約每年坐鎮28星宿中的一宿,故名鎮星,因為從土,所以寫作填星,填同鎮。@#

點閱《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相關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