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建元:中共是台灣最大的內亂外患(下)

【大紀元2017年10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報導)台大學生遭親共黑幫統促黨成員毆打濺血事件,引發外界對統促黨與愛國同心會等組織在台長年蓄意滋事破壞台灣民主的關注。

那麼,統促黨愛國同心會是怎樣一個組織?他們之間有關係嗎?中共如何支持這兩個團體?台灣現行的法律能取締這些黑幫組織嗎?台灣面臨中共最大的威脅是什麼?而對此有措施應對嗎?

對此,大紀元採訪了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曾建元。

(接上)

中華統一促進黨跟愛國同心會的關係及區別

中共對台灣的滲透不僅通過收買台灣高層,還有對親共黑幫政黨及團體的扶持。

曾建元表示,台灣目前已經有三四個主張共產主義為宗旨的政黨,而中華統一促進黨(統促黨)跟愛國同心會就是其中比較突出的,兩者的關係是聯盟關係、結盟關係,在很多活動上是互相聲援、互相支援。

「愛國同心會成員當中,屬於台灣本省籍的人數非常少,主要以大陸移民為主,移民從1970~1980年代,當時的反共義士,很多是早年陸配到台灣來,婚姻狀態不是很理想,家庭比較缺乏溫暖,由於共同來自大陸的背景,所以會員內聚力比較高。」

「因此,基本上是一群被台灣本土主流社會所排斥的邊緣人所組成的彼此間互相取暖、相濡以沫的組織。所以,它當然會對台灣主流社會有一定程度的敵意,也希望能夠背靠中共,以增強他們在台灣社會當中生存奮鬥的意志,所以基本上是一個社會邊緣團體。」

「中華統一促進黨是進入到政治領域裡的黑社會組織,80%以上的黨員來自竹聯幫,該幫會因為在台灣發展很久,基本上其囉囉、黨徒,大部分是台灣本地人,由於年齡普遍偏高,屬於社會經濟地位比較邊緣的人,也沒有太多政治上的信念,只為了拿錢,幫人辦事的黑社會作風。

「中華統一促進黨,平日動員小弟,這些囉囉,當然透過黑社會組織經營方式。經濟上除了要靠平常黑社會組織所從事的在法律邊緣行業當中的盈餘來支持之外,另外老大的背後,有中共提供經費上的支持,比如,讓他平日招待這些小弟吃吃喝喝,才有辦法在重要活動當中衝鋒陷陣。

「統促黨,在街頭畫面上看起來,他們比較沒有中心思想,不像愛國同心會,內聚力比較強,會員之間比較熟悉,打架也會去打群架,可是中華統一促進黨,就不是這樣,看起來是被動員來的,拿錢辦事,這是兩者比較大差別。」

中共如何支持這兩個黑幫團體?

曾建元表示,中共主要是透過經濟方式來支持這兩個團體。

「愛國同心會主要領導人周慶俊,早年是從中國大陸游泳偷渡到香港的反共義士,他早年反共,但因為在台灣政治上發展不是很順遂,所以他們成為台灣社會的邊緣人,轉而最後被中共收買。但是他們也不願回到中國大陸去,還是要在台灣生活。」

「中共對他們主要提供經費上的支持。常用的方式是,大陸各省都有招待台灣團體、招待台灣民眾,基層組織吃喝玩樂,活動很多,中共用這種方式攏絡這些團體組織的會員。另外,中共提供長年經營必要的人事開支或者辦公室必要的日常支出,對中共來說這個錢不需要很多,但讓這些人至少感覺到中共對他們的支持。」

統促黨的領導人張安樂(綽號「白狼」)是黑幫竹聯幫的領袖。公開資料顯示,2004年,他在大陸廣東的黃花崗創立了「保衛中華大同盟」,第二年以「中華統一促進黨」在台北註冊。

「張安樂早期由於不法的勾當以及謀殺華裔作家劉宜良事件,後來就逃到中國大陸去,他在共產黨的保護之下長期在中國大陸發展。一個黑社會分子他能夠在一個共產主義國家裡面安穩地度過一二十年,而且發展出他在中國大陸的企業、他的集團。這個黑幫分子不但受到共產黨保護,而且(跟中共的)關係應該是非常密切。他那個黨的宗旨非常鮮明,他是反中華民國的,他是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來統一台灣。」

「統促黨它在台灣社會中,因為它邊緣化,它當然也慢慢朝向激進化。另外一方面,因為他們背靠共產黨,共產黨也給予他們實質跟精神上的支持。」

「比如說,它在中國大陸所經營的企業,中共在查稅上面能夠鬆一點,或者提供政策上的優惠,甚至對於他們從事不法的行道給與包庇,必要的時候,提供特定用途的資金支持,在特定議題、在特定時間,比如說買廣告等等,短時間需要大筆支出,這個部分。」

懲治與解散統促黨與愛國同心會

曾建元說,在台灣法律要懲治黑幫政黨,只有一個狀況,一旦統促黨和類似這樣的黨,在那個政黨的組織當中開始走向暴力的行動,或有暴力的這種準備,這個時候它就違反了台灣的法律了,那這個時候,法律或國家的安全部門可以對這樣的政黨給以解散,現在它在路上對異議者隨便地毆打已經接近這種狀況。

台灣面臨的最大威脅

曾建元表示,除了內部滲透和扶持黑幫外,中共對於台灣的對外交往、國際生存空間的擠壓,也是中共對台灣的最大的威脅。

「而中共另一個意圖,就是希望在政治領域之外,再進一步在經濟領域來孤立台灣,這也是台灣所面臨的最大威脅、台灣感到最大不安的地方。」

曾建元說,台灣資源很少,主要以對外貿易為國家生存的手段,是一個高度依賴對外關係的國家,「所以可以看到,台灣儘管在國際上邦交國很少,可是台灣卻高度地依賴國際的經濟貿易來維持台灣的生存,而且使得台灣的經濟表現上還不錯,大家生活都還可以。」

「中共看到這一點,在其國際間影響力與日俱增下,它會不會去斷絕了台灣對外貿易的這條生命線,這個是台灣大家比較擔心的。」

「例如,中共在東亞區域的經濟整合當中,不斷去排斥台灣的加入,所以台灣在東北亞跟東盟夥伴的關係當中始終被排斥在外,可以看到這種對台灣的對外貿易生命線的封鎖。」

「還有,最直接的手段就是用軍事武裝的方式去阻止台灣的飛機、台灣的港口、輪船的進出,只要說共產黨去封鎖台灣對外的交通,台灣大概也撐不了多久,因為台灣本身糧食的自給率也不夠。」

台灣有何應對的措施?

曾建元表示,台灣的做法就是儘量讓台灣是一個開放社會,跟國際間的關係網路能夠更加的緊密,「把台灣鑲嵌在國際的經濟貿易的結構當中,讓國際社會不能沒有台灣。」

「舉例來講,台灣在高科技產業當中,在東亞地區代工的模式,基本上台灣是美國或者是歐美大廠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如果台灣這一塊失掉的話,全球供應鏈會造成很大的危機。另外,儘管中國大陸這方面的產能也很高,但是它的產品始終存在一種國家安全的威脅,而台灣的產品沒有這個問題。」

曾建元說,為了確保這些大廠在國際的產業鏈當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台灣在兵役制度上,國防部同意讓軍人到台積電或研發科、台灣的科技大廠當中去工作,「我們叫做替代役,國家支持讓軍人、據有軍人身分的人可以到這些公司去工作,讓企業可以用比較低廉的成本獲得優秀的人力資源。」

曾建元指出,台灣只有更加的開放、更加融入國際社會,把國際社會其它國家的利益綁在台灣島上,這樣中共如果要對台灣進行封鎖,它也會危害到世界各國在東亞地區、在台灣的利益。

「我想這是台灣長期以來的做法,哪怕是過去威權的時代,他在對外的國際陣營的選擇上,他還是選擇堅守民主陣營,要跟西方民主國家站在同一個陣營,至少讓這些國家要有一個道義上不能拋棄台灣的想法,這就是台灣國防的一個戰略。」#

責任編輯:鄭樺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