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紀事》之廿一:後709時代(1)

作者:謝燕益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人氣: 19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0月11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有幸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十二、後709時代

周永康倒台時,中國就已形成了一股強大的黑惡勢力盤桓在中國權力集團內(周倒台時,國保曾一度不知所措)。這也是專制社會一個必然發生的歷史結果。這股黑惡勢力主要集中於宣傳和政法系統,他們的性質是血債幫(背上了無數歷史的罪債)。根本就不是觀點的問題、認識上的問題,這些群體大多把自己的財產和親屬轉移到西方(他們對美國、西方的態度就像王立軍一樣)。通常體制內地位越高的人了解的內幕也就越多,他們棄船、留後路移民的傾向也就越明顯。他們對這個體制和未來深感不安。跟左派、右派的意識形態無關,而主要是過去為了權力、經濟利益、既得利益鎮壓人民、殘害百姓、打擊對立面製造冤獄,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

他們總是打著國家的旗號、執政黨的旗號,包括什麼和諧穩定、什麼政治大局、民族利益人民利益的旗號,濫施酷刑濫用權力,打壓民間正常的聲音,他們都是出於自身利益安危的考慮。他們樂見於作惡,體制作惡還是他人作惡或許可以減輕他們內心的罪惡感並帶來某種安全感。所謂「習見善則安於善,習見惡則安於惡」!其實他們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權力,害怕自己的貪腐、自己的罪行被揭露出來,遭到清算,而依附於這個專制體制,綁架這個體制。而真正維護社會正義、維護這個國家、心憂家園前途、天下蒼生的人恰恰是那些民間的不畏強權、堅持法治、追求民主、堅守正道遭受打壓迫害的政治犯、良心犯、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他們才是這個國家的脊梁。

由於歷史的包袱不斷累積,積重難返,維穩系統作為第二政府其權力不斷膨脹、維穩成本不斷攀升直至吞噬掉整個政權。由於專制體制的原因,需要應對體制內部和民間社會不斷增長的權利訴求,因此專制控制體系必須不斷得到加強和擴張,而它越得到加強與擴張就越難以控制,不僅始終存在新生的專制權力體系對舊有的權力體系的吞噬與後者的反抗,而且新生權力體系的支撐力量還要不斷侵蝕專制統治基本盤──官僚權貴階級的利益,尤其是維穩權力體系之外的技術官僚集團。

專制統治的方式主要就是通過不斷地內外清洗鞏固權力,這就勢必要不斷增加專制權力有效統治運行的成本。專制統治要得以延續至少需要維繫以下幾個方面的平衡,滿足各方的利益:一、新生和舊有權力集團之間、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間、中央和地方之間、官方和民間之間、專制統治權力核心強力部門維穩系統與職能部門技術官僚集團之間以及強力部門維穩系統內部之間,專制統治的成本無限地增大直至不可承受。歷史上所有專制政權最終垮台的原因都是財政負擔過重,經濟難以為繼。內部的鬥爭無論以反腐之名還是其它,還是外部的變革,財政經濟的因素都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維穩體制這種眾人皆知的普遍違法、集體違法、長期違法的狀態存在,並無法得到糾正,從根本上說,說明當權者內心裡已意識到政權合法性的問題是無法解決的一個死局,一日政權不經人民選舉,公民的權利得不到真切的保障和落實,一日就不得不採取這種所謂維穩進行壓制,本質上來說就是對人民的鎮壓。

2013年新公民們要求官員財產公示師出有名,當局卻大打出手。剛剛製造的冤獄尚未平息,709隨即發生。因律師和公民在法律框架內揭露真相,對司法冤獄糾正死磕,嗣後官家由慶安槍殺訪民起對律師和維權公民開始大肆抓捕,兩者都是權力失控的表現。

這兩件事向外界傳遞了一個清晰明確的信息,就是所謂的依法治國實質上就是依法治民,是以力服人,非心服也、以德服人、心悅誠服的問題。對民間社會,一旦不按法律出牌,不講遊戲規則,一味的嚴刑峻法,無論對於民間來講還是官方來講,大家都進入一種無序狀態,誰對下一步將要發生什麼都沒有一個可以預期的前景。我即使按照現行的法律說話辦事,也可能被構陷,可以被任意治罪,文字獄也好、扣帽子也好、羅織罪名也好,動則得咎甚至躺著也中槍,自然人人都沒有安全感,那就進一步加劇了官民對立,讓所有人產生這樣一種心理:既然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法無定法,世事無常,我何必還要遵守法律,「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依法治國從此信用掃地、一文不值,法律的預期規範功能以及震懾功能也就隨之徹底喪失了。

所謂師出無名,法律的失序到底是如何造成的呢?除了上面提到的新公民案、709案還有秦永敏案、廣東唐袁王案、劉飛躍、黃琦等NGO的掃蕩,還有深圳大抓捕、蘇州大抓捕、廣東勞工案等等全國各地到處抓人到處維穩鎮壓,應該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這不僅跟血債幫有很大關係,也跟新的權貴集團強化極權有關,就是統治集團內部不斷地製造事端,將一些民間正常的行為政治化,然後以政權安全、國家安全、社會穩定之名突破法律、濫用手中權力,將民間的維權人士、律師、異議人士濫抓濫捕濫審濫判,讓這個政權從上到下給他們背書,把整個司法系統和政權都綁架起來,造成官民的進一步對立,然後再強化維穩機制、維穩權力,進一步打壓民間,把整個社會推向動盪,他們更有理由推行他們的維穩政策,最終形成這種循環。誰都知道法治的重要意義,都知道只有真正實行法治,社會才能長治久安,可是權力掌握在貪腐分子、血債幫手裡,他們自知作惡多端、罪不容恕,惶惶不可終日,因此邪惡無法停止,犯罪大行其道!

709的發生無疑進一步揭露了這個社會政治的黑暗、法治的虛偽、人性的陰暗、專制的殘暴,讓人們對於法治不再抱有任何幻想。暴虐濫施是專制統治者極度虛弱和恐懼並走向最後瘋狂的表現。它還彰顯出這樣一個道理:沒有民主,法律最終只能成為專制統治的手段,這是一個必然的歷史結果!因此要實現法治就必得走和平民主的道路!

709對消解專制極權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它是和平民主意志與暴力專制意志較量的一次隔空對戰。專制意志幾乎每一個回合都完敗。近年來,通過一次一次的維權抗爭、事件爭鳴、街頭運動,進行各種形式的法權鬥爭,就是利用專制之法激發起人們對自然法和普世價值的渴望和訴求,從立法、行政、司法方面不斷消解官僚權貴階級的意志,促其分裂,籍助人性良知馴化當權者,並不斷堅定公民意志讓人們告別恐懼,堅定和平民主的信念。維權運動的本質不是維護現法統,而是通過利用現行專制體制的法律體系不斷確立和伸張自然正義、自然法的精神,為法治與公正的最終實現奠定基礎。

像709事件一樣,歷次的抗爭,當局製造的冤獄不僅沒有壓制住人民的和平民主、對正義的訴求和嚮往,每一次公共事件的發生都毫無例外的大大推進了社會啟蒙,一次次喚起的抗爭在不斷接續和不斷擴展,使得專制統治事與願違。

為了言論、思想、信仰、公民各項權利和人的尊嚴的各種抗爭活動,它的意義在於產生一種既成事實,使得專制統治者不得不接受不得不承認一些事實,承認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國的普世價值,並習慣於人們行使權利,從不習慣到習慣,成為一種習慣法則,沒有抗爭就沒有自由!和平民主的過程,就是從我們習慣他們,到他們習慣我們,從專制統治者慢慢習慣其權力受到制約、受到監督開始,民間不斷頂起人權天花板,從每一個公民習慣參與政治、行使權利、主動承擔責任開始。

這一過程知識分子承擔著人道使命,由於互聯網的普及,它賦予每個公民更加客觀的權利與責任。從近現代政治犯取消死刑這一現象我們可以看出,之所以發生政治犯取消死刑的現象,更多的原因不是由於統治者的仁慈,而是由於專制統治者出於自身身家安危的考慮,出於他們的恐懼為自己留後路的邏輯。法治何嘗不是如此?大家應該清楚這一點,法治對於統治者比對被統治者更重要些。當很多律師被抓後,愚蠢的統治者可能才意識到這一點。爭取這個法權並馴化專制統治者放棄邪惡走向文明,就是和平民主運動的使命,現實,一次次無情地對愚蠢的專制統治者進行教育,讓其意識到人的有限性、專制統治在各個領域的全面失敗和徹底失效,如不主動做出抉擇,則自己的籌碼會越來越少,終無退身之所,死無葬身之地!#(未完待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李婧鋮

評論
2017-10-12 11: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