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傳」系列之八:秦檜(下)

【奸臣傳】殘害忠良、遺臭萬年的秦檜

作者:柳笛
秦檜夫婦跪像。(helennawindylee/Flickr)

秦檜夫婦跪像。(helennawindylee/Flickr)

      人氣: 58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紹興九年初(公元1139年),心心念念的議和終於實現,高宗與秦檜等主和派大臣萬分欣喜,欲大赦天下、大擺酒宴以慶賀。此時憂國憂民的大將岳飛則上表直諫:「今日之事,可憂而不可賀,勿宜論功行賞,取笑敵人。」

逆耳忠言猶如一盆冷水,道破宋金議和的本質。高宗見之汗顏,秦檜從此妒恨不已,視岳飛為不共戴天的政敵。

岳飛像。(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岳飛像(公有領域)

逐斥異己,戕害忠良

南宋偏安的幻夢,僅僅維持兩年多便化為泡影。紹興九年以來,金廷爆發政變,金兀朮以謀反罪處死主張誘降和談的撻懶,成為掌權者。次年,金兀朮單方面撕毀合約,分四路揮軍南下,直取河南、陝西等地。高宗這才有所悔悟,重用岳飛、韓世忠、張俊等武將,抵禦金兵。

在國家危亡之際,秦檜仍在惺惺作態。《續資治通鑑》載,高宗不怪金人背盟,卻為朝中士大夫紛紛投拜敵寇而擔憂。秦檜避談自身議和失敗的罪責,順高宗所言請求懲治那些賣國之人:「自靖康以來,賣國之人,皆蒙寬恩,故習熟見聞。若懲革之,當自今日。」而高宗似乎還未意識到,最大的賣國奸臣就近在眼前。秦檜的黨羽趁機附和,並勸高宗不要輕易更換宰相,以免無人主事,高宗亦深信不疑。自此,秦檜地位穩固,始終以和議自任,最終「據之凡十八年,公論不能撼搖矣」。

朝中奸臣當道,戰場上卻有護國救亡的將士在浴血奮戰。幾場仗下來,宋兵連連得勝,特別是岳飛帶領的「岳家軍」以一當百,勢如破竹,重創金兵的「鐵浮圖」「拐子馬」,在郾城、小商河、穎昌、朱仙鎮等戰場上捷報頻傳。而岳飛直搗黃龍、收復河山的宏願也即將實現。

然而就在此關鍵時刻,秦檜慫恿高宗再次停戰議和,下令解除武將兵權。報國心切的岳飛抱著孤軍奮戰的信念,欲與金兵決一死戰。無奈高宗被秦檜深深迷惑,連下十二道金牌催詔岳飛班師。岳飛縱有滿腔鐵血,也只得奉命退兵。退兵途中,岳飛不斷接到高宗詔令及秦檜的文書,內容無外乎命他疾馳入覲。對此,他只得仰天悲嘆:「十年之功,毀於一旦!所得州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難以中興!乾坤世界,無由再復!」

此一去,等待岳飛的不僅是半生心血付諸東流,更有奸臣殘酷無情的報復構陷。《鄂國金佗粹編》載,金兀朮曾祕密傳來「必殺岳飛而後可和」之語,作為議和條件。這對賣國求和的秦檜來說,既是主子的命令,更是戕害政敵的機會。他知高宗與金交戰,不過出於「以戰求和」的動機,對功高蓋世的武將更心存猜忌。因而紹興十一年四月,岳飛等武將入朝面聖時,秦檜借高宗之手將他們調至樞密院,明升官職,實解兵權,大大削弱了宋軍實力。

很快,岳飛便遭秦檜黨羽万俟卨、羅汝楫彈劾,賦閒幽居。在無兵無權的情況下,秦檜步步緊逼,假藉岳家軍人告發內部將士謀反,牽連岳飛下獄。十月,岳飛及子岳雲被投入大理寺,部將張憲也被拘捕入獄。面對冤屈,岳飛仍坦然笑曰:「皇天后土,可表此心。」並袒露後背所刺「盡忠報國」四字,令主審官肅然起敬,相信此案必有冤情,並據實奏報。秦檜卻道:「此上意也!」遂改任万俟卨主審,嚴刑逼供。而岳飛寧死不肯屈招,甚至以絕食抗爭。

岳飛入獄兩月以來,眾多臣子為岳飛請命,訴其冤情。而奸相秦檜的權勢早已滲透至宋之政治、軍事、刑法等各個方面,因而他對那些請命者,或貶官或處死,必置岳飛於死地。韓世忠因此事出面質問,秦檜則狡辯道:「飛子雲與張憲書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韓世忠憤慨地說:「『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莫須有」經秦檜之口道出,成為歷史上最著名的誣陷之詞。

十二月,岳飛被誣稱曾有「己與太祖皆三十歲任節度使」等大逆不道的言論,而且在淮西兵變時有受詔不救之罪,因而被秦檜矯詔處死獄中。這樣,南宋最為忠義的神將在39歲的壯年之齡含恨而亡。之後,岳雲與張憲被斬殺於市。

在此期間,宋金第二次議和達成,史稱「紹興和議」。這次合議,宋廷無將駕馭,只得任憑金人宰割,不斷退讓,丟掉了黃河以南、淮河以北的大片土地。而秦檜在冤殺岳飛後,依然屢興冤獄,排斥異己,犯下累累罪行。

東窗事發,遺臭萬年

《宋史》載,秦檜長年受高宗寵信,甚至在紹興二十年(公元1150年)病重時,仍能乘轎上朝、免朝拜禮。紹興二十五年,秦檜臨終前,高宗親自探視,死後追贈他為王爵,諡號「忠獻」。以66歲高齡病逝的秦檜,似乎生前身後享盡榮華,直到百年後,才被寧宗下詔奪去爵位,改諡「謬醜」。

但秦檜一生為奸,食君之祿卻心向敵國,心懷奸計而冤殺忠臣,無一不是傷天害理、人神共憤之大罪。那麼,他果真能逍遙法外並免遭惡報嗎?正史雖未言明,但演義、筆記小說已將秦檜殘害岳飛的奸計及萬劫不復的下場展現得淋漓盡致。

《說岳全傳》中提到,秦檜冤殺岳飛前,與妻王氏在東窗下飲酒密議。王氏用火箸在火爐的碳灰上,寫下「縛虎容易縱虎難」七字,示意秦檜不得遲疑,應立即處死岳飛。而就在冤殺岳飛後不久,秦檜繼續謀害群臣,某日於萬花樓上撰寫構陷異己的奏本,不料現世報應已至,岳飛忠魂顯聖,大罵他:「奸賊!罪惡貫盈,死期已近,尚敢謀害忠良!」

秦檜見之魂飛魄散,從此神昏意亂,後背發痈,飽受病痛折磨。秦檜陽壽未盡,而靈魂已在地獄遭受無窮苦難。他的陰魂曾告於侍衛,自己乃是殘害忠良的奸賊,並轉告王氏,東窗事發,她也很快要下地獄接受審判,如今懊悔已遲!

秦檜死後,《說岳全傳》《喻世明言》等傳世經典也描寫了書生偶入陰間,親見秦檜夫婦及其奸黨遭受劫難的慘狀:披髮赤體,帶著鐵枷,手足被巨釘釘於鐵床,遍體有刀杖之痕,留著腥穢的膿血。他們每三日要歷遍風雷、金剛、火車、冷溟之大獄,三年後世世轉生為牲畜,任人烹剝食肉。

古人亦曾評價,秦檜的罪孽「上通於天,萬死而不足以贖」。南宋立業之初,秦檜以奸細的身分,首倡邪謀以誤君誤國,迫害忠臣令民心離散。他帶給宋王朝的不僅僅是一次次尊嚴掃地的屈辱合約,更有長達百年的國勢衰頹與劫火患難。凡生前不忠不孝、背君叛國者,死後必定遭受無盡刑罰,永無重生之日,這正是天地無私、鬼神明察之道。#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秦檜夫婦跪像。(helennawindylee/Flickr)
    烽煙亂世,風雨江南,南宋王朝在萬方多難、百廢待興的年代艱難草創,一雪靖康之恥、北伐收復中原,成為趙宋子民義不容辭的使命。而真正的開國歷史,卻是一段南宋君臣不斷屈尊議和、自毀長城的悲辛時代。
  • 宋徽宗《聽琴圖》局部,右邊紅衣者為蔡京,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才子皇帝徽宗醉心藝術,耽於享樂,宮中開支日益龐大,蔡京的改革舉措恰好為其奢侈的帝王生活提供資本。在國家太平、府庫充盈的假象面前,蔡京又從《易經》中斷章取義,提出「豐亨豫大」的謬論,迎合君慾。
  • 宋徽宗《聽琴圖》局部,右邊紅衣者為蔡京,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北宋,中華歷史上最為風雅富庶的王朝。一部《東京夢華錄》,一卷《清明上河圖》,留存了它太平日久、人物繁阜的末世繁華,此後便是衰敗之始。宋人認為,徽宗朝的「北宋六賊」,正是導致宗社之難的歷史罪人。
  • 巧言令色的奸相盧杞迷惑唐宗,剷除異己,為唐朝帶來深重災難。左圖為唐德宗像,右圖為唐朝某文人背影圖。(公有領域、維基百科/大紀元合成)
    中唐時期有個男子,祖父是終生清廉勤謹的宰相,父親是安史之亂中以死抗敵、名垂唐史「忠義傳」的慷慨義士。他雖然陋貌藍膚,卻憑藉祖上福蔭拜得一官半職,又能粗衣礪食泰然處之,時人讚譽他頗承先祖遺風。
  • 唐代畫家李昭道的《明皇幸蜀圖》,描繪唐玄宗到四川避難場景,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維基百科)
    楊國忠繼任宰相,大權在握,也令楊氏家族的權勢達到烈火烹油的地步。然而他也明白:「吾本寒家,一旦緣椒房至此,未知稅駕(歸宿)之所。」他自知無法留下在歷史上清白的聲名,索性放縱私慾,一味爭權奪利。
  • 唐代畫家李昭道的《明皇幸蜀圖》,描繪唐玄宗到四川避難場景,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維基百科)
    歷史行進至玄宗朝廷的中後期,幾乎成了小人當道、忠臣沮折的亂政時代。讒佞奸臣們相互傾軋,肆意攬權,揮霍著大唐盛世的最後一點福祉。自李林甫為相「養成天下之亂」,後來居上的楊國忠更把盛唐推向一蹶不振的地步。
  • 李林甫在唐玄宗身邊矯飾忠誠,實則迷惑君心、擾亂朝政,最終釀成大唐之悲。(Fotolia)
    貞觀承平世,開元鼎盛時。自唐太宗攜領忠臣猛將,開創赫赫基業,至唐玄宗一朝勵精圖治,中華歷史迎來空前的巍巍盛世。然而在玄宗末年,一場「安史之亂」令大唐國運迅速衰弱,成為盛極而衰的轉折點。
  • 畏貓的武則天身邊卻有一位號為「人貓」的大奸臣李義府。(維基百科、Pixabay/大紀元合成)
    唐史記載,武則天初即后位,弒殺王皇后與蕭淑妃。因淑妃臨死前詛咒:「願他生我為貓,阿武為鼠,生生扼其喉。」從此武則天畏貓,宮中不再蓄養。然而諷刺的是,她身邊竟出了一個被稱為「人貓」的心腹寵臣。
  • 許敬宗(字延族)像,取自明代王圻輯,萬曆刻《三才圖會》。(公有領域)
    奸臣之論,古已有之。戰國管子言:「奸臣之敗其主也,積漸積微,使主迷惑而不自知也。」國家興衰、朝代更替雖是冥冥中天道循環的安排,君主若無法做到親賢遠佞,則必有失政亡國之患,令忠臣志士扼腕含恨。
  • 宋徽宗赵佶畫像。(公有領域)
    宋人歐陽修主修《新唐書》,首作《奸臣傳》,以警示後人。後來歷代修史,沿用此例。一部《宋史》寫盡忠奸善惡、王朝興衰。「天下治亂 在君子小人用捨而已」,這句血淚總結的名言,對於今天的國家治亂仍有警示作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