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30年背痛竟因心病起 美名醫揭疼痛根源

賽諾醫生認為,疼痛的根本原因源於人的精神、情感。(大紀元合成)

賽諾醫生認為,疼痛的根本原因源於人的精神、情感。(大紀元合成)

人氣: 17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12日訊】沒人喜歡「痛」。然而,疼痛卻是上天賦予我們避免受傷的禮物。有了疼痛,我們知道避開危險的障礙物,知道何時該就醫。很多疾病的症狀,也是以疼痛為預警。感受不到疼痛的人,往往難以安全順利地終老。

但找不到原因、久治不好的疼痛,卻會成為痛苦的來源。

史蒂芬·歐茲尼克(Steven Ozanich)在14歲的時候,下背部忽然開始疼。這疼不知從哪裡來的,竟就此纏上了他,他嘗試了各種方法,疼痛也不見好轉。

畢業後,他結婚了,他的妻子懷上了他們的孩子。在妻子分娩的時候,事故發生了。麻醉師刺破了他妻子的血管,阻斷了脊髓神經的氧氣供應。寶寶出生後,妻子的雙腿卻失去了知覺。手術後,醫生卻沒有及時處理他妻子的狀況。這次醫療事故,讓他的妻子腰部以下永遠癱瘓了。

突如其來的人禍,令歐茲尼克痛不欲生。他對醫院提出訴訟,要討回一個公道。

持續三年的訴訟期間,他的背痛加重了,喉嚨也開始痛。他去看醫生,醫生卻說他的身體沒什麼問題。

不久後,歐茲尼克的岳父又因白血病過世。他開始不斷咳嗽,他的背痛嚴重到不能走路。他開始害怕,怕自己會不會和妻子一樣癱瘓。但不管怎麼做身體檢查,結果都顯示他身體上沒有問題。

「我很絕望,試過針灸、上千種脊椎矯正法、物理療法,甚至把自己像蝙蝠一樣倒掛起來,靠拉伸來治療。」他說。一次次的失望,最終歐茲尼克決定去醫院做手術。

然而,就在手術前的幾個禮拜,他遇到了一個人。這個人,讓他取消了手術,並在此後的17年間,他的疼痛再沒有發作過。

「美國最好的醫生」救了他

他得知了紐約大學醫學院的復健教授,約翰·賽諾(John E. Sarno)。

「賽諾醫生救了我的命。」歐茲尼克說。

在《福布斯》雜誌中被稱為「美國最好的醫生」的賽諾,以他「奇蹟般的」疼痛治療醫術聞名美國。許多名人都經他之手痊癒,如老牌藝人霍華德·斯特恩(Howard Stern)和愛荷華州前議員湯姆·哈金(Tom Harkin)。幾百萬病人從他的治療中受益。

但他治療疼痛的方法,卻與常見的觀念背道而馳。

賽諾醫生認為,疼痛的根本原因不是肢體上的問題,而是源於人的精神、情感。他將這種病症稱為「肌神經緊張綜合症(tension myoneural syndrome,TMS)」,即我們內心隱藏的、壓抑的一些情感,引起慢性肌肉緊張,從而導致肢體上的疼痛。

歐茲尼克在讀過塞諾醫生所寫的第二本書後,終於發覺他這幾十年來壓抑了多少情感。那些壓在他心裡的不幸,包括妻子的遭遇、他的遭遇、家庭的磨難,都被他深埋在心裡。他那壓抑了多年的沉重的怒氣,正是他痛苦的根本來源。

從那一刻起,他開始忽略自己身體上的疼痛,以正念生活在當下,忘記過去,不再去思考未來。讓他近乎癱瘓的疼痛,竟然慢慢地消失了。

心病還需心藥醫

賽諾醫生最早發現「肌神經緊張綜合症」是在1970年代,當時他診治了一位痛到臥床不起的女患者海倫。在進行精神分析的時候,海倫回憶起童年時,曾被父親性侵犯。想起這些痛苦的回憶,海倫的感情崩潰,覺得自己好像要死掉了。但是發抖、抽泣了一會兒之後,她多年的疼痛竟突然消失。

看到許多類似的案例後,賽諾深信,慢性疼痛其實是一種保護機制,用來逃避我們無法面對的情緒。

在關於賽諾醫生的紀錄片《所有的憤怒(All the Rage)》中,艾美獎得主、著名製片人拉里·大衛(Larry David)說,他在經賽諾醫生看診後,竟開始流淚,「突然在一瞬間,疼痛就消失了。這是我一生中經歷過最超常的事情。」

2
艾美獎得主、著名製片人拉里·大衛在《All the Rage》中訴說自己的疼痛消失了。(視頻截圖)

今年6月,93歲高齡的賽諾醫生過世,但是他的方法仍在承傳。歐茲尼克也是積極推動者之一。他已經寫了三本書,描述自己幫助他人治療肌神經緊張綜合症的經歷。

歐茲尼克不是醫生,不過他也不需要成為醫生,賽諾的治療方法不需要醫學學位,因為這個方法很簡單,就是讓病人接受一種新的觀念,或用新角度來觀察疼痛。

「疼痛的根源,就是我們不想要的情緒。」歐茲尼克說。

病人本能的抵觸

現代西方醫學幾乎只注重肢體感受,但是古代醫生卻懂得「情感」對於物質身體的健康和疾病痊癒的效果。比如傳統中醫講,人的情志與五臟六腑密切相連: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悲傷肺,驚恐傷腎。(「病」從哪裡來?

但如果對一個飽受慢性疼痛折磨的人說,他們的疼痛來源於情感問題,歐茲尼克知道他們有多難以接受。

「我一開始讀賽諾醫生的書的時候,我把書往牆上砸,我當時就那麼生氣,」他說,「現在回頭看看,這本書確實就讓我那麼生氣。」

特別對於那些已被確診,疼痛明確來源於肢體的某個問題的病人,他們更難接受這種觀點。但歐茲尼克並不擔心,他表示,病人確實應該徹查身體。

如果說已經確診肢體問題引起疼痛,但這肢體問題,卻不是疼痛的唯一來源。這種說法很奇怪,但是,西雅圖瑞典醫學中心知名的脊椎醫師漢斯科姆(David Hanscom)表示,這是真的。

「只是一個小小的骨刺,就能引起那麼嚴重的疼痛?這不合邏輯。」漢斯科姆說,「這些骨刺可能已經在那裡很多年,但是疼痛卻是突然間出現的。」

漢斯科姆並沒有和賽諾醫生共事過,不過從他自己的臨床經驗和觀察來看,他得出的結論很類似。他認為,長期的焦慮和怒氣,才是所有慢性疼痛的根源。

他的解釋是,這和人體的化學因素有關。在漫長的焦慮和憤怒中,身體會分泌腎上腺素,使得神經更為緊張,所以之前你感覺不到的骨刺、肌腱炎、椎間盤突出,突然間感受明顯,讓你非常不舒服。

當你沒那麼焦慮的時候,問題就解決了,因為身體的化學成分變化了,身體放鬆,疼痛也緩解了。而且不僅可以掌控疼痛,有些人甚至可以達到無痛。」漢斯科姆說。

但是,漢斯科姆施治非侵入性治療的最大障礙,正是病人自己。「他們說,『這太不可信了,我還是要手術,』」漢斯科姆說,「但是如果他們腿痛的話,研究表明,你要讓他們先情緒穩定下來,晚上睡得著覺,使用穩定藥物治療,然後再進行手術。如果這些前期工作沒有做好,療效也不好。」

對於一些比較開放,願意花時間和精力來發掘引起疼痛的內心情感的病人,漢斯科姆說,其中大部分都取消了手術,其中有一些甚至身體是有很大問題的。

逃不走,跑不掉

就世界範圍來說,腰痛是致殘的首要因素,僅僅在美國,脊椎手術就是一個高達120億美元的市場。但歐茲尼克表示,即使手術成功,這種病症還是陰魂不散。

「如果你用人工手段,比如手術、藥物、推拿之類的,來解決這種病症,大腦是不承認這些的,它就會轉移為另一種病症,」他說,「我看過一些人牙齒有肌神經緊張疼痛,把這顆牙拔了,疼痛又轉到另外一顆上。」

這就像酗酒、嗑藥,它們可以暫時讓人忘記令人心痛的情感,歐茲尼克說,但是人一旦恢復清醒,只要內心的傷痛沒有療癒,肢體的疼痛就捲土重來。

他的病人之一,是一個剛剛戒酒的人,那個人抱怨說,一旦不喝酒,24小時之內就開始胃痛,他看了好幾個醫生,但是沒人能找到原因。

歐茲尼克解釋說,這是因為,一旦酒勁過去,大腦就需要別的分散注意力的事情,來填補空缺。

「當我們把這些分散注意的事情都排除後,剩下的就是造成他所有問題的內心的痛楚,」歐茲尼克說,「他現在已經成功克服了心理傷痛,恢復了健康,還開了一家戒癮的診所。」

緩解疼痛新發現:大腦可以被「操縱」痛覺

一位伊朗女子的東方緣

責任編輯:柯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