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無作業日」所折射出的中國教育之殤

人氣: 17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13日訊近日,大陸有網媒高調報道了山東濟南某實驗學校的首個「無作業日」,即在10月31日這一天,「老師們不布置任何作業,時間由學生自己安排」。或許有人好奇,對於這個每月只有一次的「無作業日」,孩子們究竟會怎樣利用呢?在隨後校方所做的統計調查中,我們看到,「多數學生(利用這個時間)選擇閱讀和體育鍛鍊」。

一個月能有這樣一天,讓孩子們用寫作業的時間來讀讀書、運動一下,在校方看來,家長們就應該感恩戴德了。然而在由此新聞引發的無數條評論中,我們卻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回應。有人絕望的表示,「總得補回來」,「10月31號沒作業,11月1號雙倍作業」。也有人不滿的表示,「孩子們現在的作業還是挺多」。更有人直言指出,「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形式主義的東西就不要搞了,這算是對孩子的施捨嗎?」由此,深受「作業」之苦的家長們,其真實態度可見一斑。

此外,有來自其它地區的旁觀者,也不屑地說道,「一月一次還報道啊,我們每週三都是無作業日」。此話不假,不久前,江蘇省教育廳就曾出台過政令,要求「推行作業免檢、每週無作業日」。若與江蘇相比,山東在對學生的「減負」行動上,反而倒顯得有些畏手畏腳了。

但無論一個月,還是一個星期,只有一天不做作業,也就意味著,在餘下的99%的日子裡,中國的孩子及父母仍然無法從一摞摞寫不完的作業中解脫出來。這也正是除了設立「無作業日」之外,江蘇教育廳在政令中還給出了其它更為重要的「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業負擔意見」的原因所在。

比如,「不布置超越課程標準規定和學生學力要求的作業,……不得將家庭作業變成家長作業」這條,就讓人不難想像,如今,中國孩子的作業甚至都給家長帶來了困擾和負擔;又比如,「嚴格控制每日作業量和時間」的要求足以折射出,中國的老師在給孩子布置作業時,似乎從未想過「量」的問題以及孩子對這種「量無上限」的實際承受力。

顯然,每個月只有一天沒作業,根本就無法讓學生和家長如釋重負。設立「無作業日」,不過是那些學校為了響應國家提出的「減負」號召,走走形式而已。

但值得指出的問題是,為何在中國的義務教育階段,減少作業、甚至取消作業只能流於一種形式?2014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調查數據顯示,「上海15歲青少年平均每週花費在家庭作業上的時間約為14個小時,列全球首位」。2015年有調查顯示,「我國中小學生平均每天寫作業3小時,是全球均數的2倍,法國的3倍,日本的4倍,韓國的6倍」。而「寫作業的時間都是從學生睡眠時間中『擠』出來的」,「熬夜到23點入睡的學生,小學占18.2%,初中達46.3%,高中生更是占到了近9成」。

從熬夜時間逐漸遞增的特點中,我們不難發現,中國目前建立在「作業量」之上的學校教育似乎就是在為最後的高考服務。而做作業的目地,也好像就是為了在高考中做對題、得高分。作業量的多少與高考成績緊密掛鈎,但卻與孩子們的睡眠時間呈反比。甚至可以認為,孩子們睡的越少,多年後的高考成績才會越好。

中國教育的扭曲、畸形、且毫無人性之處也恰恰體現於此。要知道,剝奪睡眠其實是一種極不人道的酷刑,往往是在黑監獄中,警察用來欺凌犯人的一種手段。但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這種不人道的酷刑長久以來,會一直發生在中國的教育界,甚至被施加在處於童年期的孩子身上。這還不算作業沒寫完時,孩子會遭受來自老師與父母的體罰。調查顯示,在中國孩子被打的理由中,「作業問題」繼「不聽話」、「做錯事」之後,被排在第三位。

可以說,整個中國的學校教育幾乎就是在想法設法對孩子施暴。其中,僅「作業」這一項就是一種對肉體以及精神的雙重折磨。關鍵是,犧牲了「人道」之後,中國學生的任何能力都並未得到提高。無論是想像、思考、創造的能力,還是將知識進行實際運用的能力,都在完成「題海」一般的作業過程中,被逐漸消磨殆盡。

按照中國大學的文理分科制,中小學的教育從一開始便已「兵分兩路」。包括語文、品德、歷史、政治之類的文科課程基本都是在致力於完成洗腦、愚民任務,不斷強迫孩子泯滅內心的真實情感,只能愛國、愛黨。而從西方舶來的「數、理、化」課程也完全被機械化,甚至切斷了對科學進行求證與探索的長遠訴求。對於理科的教育,初高中階段所要達到的水平,只是會用西方的定理、定律解題、答題而已。這也正是「題海戰術」一詞在中國得以衍生的原因所在。

愛黨、愛國、會做題、會考試,中國高校在擇優錄取時所選拔的,就是這樣的「人才」。只知道熬夜寫作業的「人才」,一旦進入了再也沒有作業的大學,就如同被放了鴨子,甚至連屬於自己的時間都不知該如何支配。因此,如今在大學裡,因倍感空虛、迷茫而「混日子」的大學生才會這般絡繹不絕。

此外,被洗腦、愚民成功的「人才」究竟會對整個國家、社會乃至全體國民做出多大的貢獻,似乎是不難預見的。然而,這原本就不是中共教育部門真正關心的問題所在。

「一黨」治下,教育的真實意義不過就在於讓人民聽話,甚至在深受壓迫的情況下,也心甘情願當順民。而讓老師給學生布置做不完的作業,正是要在基礎教育階段,就開始踐行這種壓迫。不難看出,中國民眾深受暴政的壓迫,是從娃娃時就已經開始了。#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7-11-13 4: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