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傳」系列之十六:崔杼

【奸臣傳】「崔慶之亂」的罪魁禍首崔杼

作者:皇甫容

民國 呂佛庭 黃河萬里圖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人氣: 327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青史中,齊國是一個雋永的名號,它是春秋五霸之首,戰國七雄之一。在風雲翻湧的歷史長河中,齊國緊握一份耀眼的名單,姜子牙、齊桓公、管仲、晏嬰、田穰苴等人皆榜上有名。

姜子牙是齊國開國之君,在他的治理下,齊國發展成為大國。至春秋時期,齊桓公在管仲輔佐下,成就齊國霸業。齊桓公去世後,齊國身陷亂世之秋,國內爆發崔杼、慶豐之亂。這場內亂長達50多年,姜姓齊國最終被田姓取代。

姜子牙像,清宮殿藏畫本。(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不臣之心  初露端倪

崔慶之亂中,崔杼是主謀,慶封是幫兇,二人都是齊國有權勢的姜姓公族,他們既是盟友,也是對手。

齊莊公是在崔杼的擁立下繼位,格外寵信崔氏,國中大權也都交由他掌管。後因攻打晉國一事,齊莊公與崔杼意見不合,導致君臣關係惡化。崔杼反對莊公攻打晉國,因其建議不被採納,崔杼感到蒙受莫大恥辱,因而懷恨在心。

陳文子拜見崔杼,閒談間他講到齊莊公不重視崔杼,於是問他:「你打算怎麼辦?」崔杼憤懣地說:「齊國把晉國奉為盟主,反而以它的災禍為利。如果臣子被逼急了,哪還有什麼國君?」崔杼的不臣之心已露出端倪。

春秋諸侯大國簡圖。(玖巧仔/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紅顏惹禍  私通國君

崔杼和前妻育有二子,分別是崔成和崔疆。二子還未成年,他的妻子就撒手人寰。崔杼有一名家臣名叫東郭偃,齊國棠公的妻子棠姜就是他的姐姐。棠公去世後,東郭偃為崔杼駕車前去弔喪。崔杼此行見到棠姜,被其容貌吸引,就想納其為妻。

但東郭偃不同意。東郭偃是齊桓公小白之後,崔杼是齊丁公之後,桓公、丁公同是姜姓,按照當時婚制禮法,同姓不婚。

崔杼不聽,就找來太史為其占卜,結果卜得困卦,齊國太史見到卦象都說:大吉。惟有陳文子看到卦象說:大凶。他說:「困卦爻辭講到,像是困在石頭之間,得不到救援;像是困在長滿荊棘的草叢中,身家性命受到傷害。回到家中,看不到自己的妻子,這是大凶之兆,意思是沒有歸處。」

崔杼沉湎美色,對此毫不理會。他說:「棠姜是個寡婦,凶兆早已被她先夫棠公承擔了。」崔杼違背婚制,無視卦象警示,納娶棠姜為妻。滅門慘禍由此拉開序幕。

齊莊公到崔杼府上赴宴,崔杼讓妻子棠姜為國君斟酒。莊公愛她的美色,就以重金賄賂東郭偃,以成他們二人的姦情。此後,莊公為見棠姜就常到崔府做客。莊公頻繁往來,引起崔杼的懷疑。他就盤問棠姜,方知二人私通的內情。

莊公與崔妻通姦,對崔杼也越來越放肆。一次,莊公將崔杼的帽子賞賜給別人。近侍告誡他不能這麼做,莊公不以為然,他說:「不給崔杼,難道他就沒有帽子戴了嗎?」崔杼看到自己的帽子戴在別人的頭上,心中怒火萬丈,萌生弒殺莊公的念頭。

裡應外合 弒殺國君

莊公曾因一點小事,就打了近侍賈舉一百鞭。之後,莊公將此事忘得一乾二淨,對賈舉又格外親寵。但這並不能消除賈舉的懷恨之心。他時常摸著自己的鞭傷,伺機報仇,以泄心頭之恨。崔杼用重金收買賈舉,使他彙報莊公的行蹤,尋找時機剷除國君。

莒國國君到齊國朝見,莊公就在北城宴請他。崔杼謊稱生病不能參加宴席。他得到賈舉的密報,莊公現在等著散席,一會兒就去崔府看望他。崔杼冷笑道:「主公豈是來看望我的?他是以此為藉口,來我家幹那淫亂的勾當罷了。」

崔杼和嫡子崔成、崔疆、繼子棠無咎、家臣東郭偃等人密謀妥當,布下羅網刺殺莊公。棠姜按照崔杼所說,將莊公引到預定地點,就藉口離開了。近侍賈舉假傳莊公之令,禁止隨扈進入內庭,他卻獨自進去,並關上了大門。

齊莊公獨自一個人站在內庭等待棠姜,許久都不見她來。莊公心急難耐,就拍著柱子唱起歌來:「室之幽兮,美所遊兮,室之邃兮,美所會兮,不見美兮,憂心胡底兮!」。

歌聲剛落,就聽到廊下傳來刀戟兵戈的聲音,莊公很驚訝:「這裡怎麼會有兵丁?」於是急呼近侍賈舉,不料瞬間,左右兩邊出現上百名的壯漢,虎視眈眈地逼近他。莊公大驚,知道情況大變,急忙後退。四周門窗緊閉,情急之下,莊公破戶而出,準備爬牆逃走,但被崔府家丁亂箭射傷。莊公從牆上跌下來,被當場戮殺。

大開殺戒 剷除異己

崔氏刺殺國君後,棠無咎叫人去撞鐘,賣主的賈舉聽到鐘聲,知道事情已經完畢,就進入中門以看究竟,被崔疆所殺。在大門外等候莊公的隨從,也都被崔府家丁殺害。

在這場政變中,崔杼是主謀和元凶,慶封是他的盟友和幫凶之一。崔杼自封為右相,慶封為左相。崔杼又乘機將齊莊公的親信趕盡殺絕,在家臣門客的慫恿下,崔杼曾有意自立為君,但迫於晏嬰等人的聲望,使他心存忌憚,只好立莊公的異母弟弟杵臼為國君,是為齊景公。

崔杼為剷除異己,大開殺戒。他下令把齊國所有的將軍、士大夫、百姓都劫請到太廟,四周布滿了上千名猛士,到處一片肅殺之氣。他迫使眾人歃血為盟,對天發誓:「不依附崔、慶,而依附王室的人必遭災殃。」凡是拒絕盟誓的臣子就被當場殺害。

不屈淫威 晏嬰風骨 

輪到晏嬰盟誓時,他手捧著杯血仰天慨歎:「 崔子無道弒殺君主,我晏嬰若是不忠於王室,而歸附崔、慶,必遭災殃。」崔杼氣得拿著寶劍頂著他的胸膛,逼他屈服,「你若臣服,我和你共治齊國;你若不服,戟就架在你的脖子上,劍就頂著你的心上。你自己選擇!」

晏嬰沉著地說道:「把我劫持到這裡,還拿著刀劍威脅我,迫使我改變志向,這是不勇;以利益誘惑我,而違背自己的國君,這是不義。崔杼,你沒有學過《詩經》嗎?《詩》中說:『密密麻麻的葛藤喲,爬滿了樹幹枝頭。平易近人的君子喲,從不以奸術邪道求福。』現在我能用邪道求福嗎?即使你用彎曲的兵器鉤死我,用筆直的兵器刺死我,我也不會改變自己的誓言。」

崔杼心中怒火燃燒,就想立刻殺死晏子,終是迫於他的威望,只好放其生路。晏子臨走前對他說,身為大夫弒殺國君,是大不仁。即使釋放晏嬰,做些小仁之事,也不能消除他弒君的罪名。說完,就和車夫駕車離去。

史官天職  秉筆直書

崔杼自封為相國,行事專斷、飛揚跋扈。齊國太史伯並沒有因為他的淫威,就篡改歷史,他如實寫道「崔杼殺害莊公」。崔杼獲知此事,就殺了太史伯。太史伯的兩個弟弟秉持史官天職,堅持直書莊公被殺的史實,也被崔氏殺害;太史伯的季弟也不畏恐懼,依然秉筆直書,崔杼看後長歎一聲,只好讓他退下。

齊國的另一史官南史氏聽說太史兄弟接連被殺,就抱著竹簡匆忙趕來,他要接替太史兄弟將崔杼罪行記載於冊。南史氏看到太史季已據實記載,才返回去。

於是史冊留下這段話:「周靈王二十四年,齊莊公六年春三月乙亥日,崔杼在他的府上弒殺了齊莊公姜光。」史官的義舉,為後世留下確鑿可信的真實記錄。

參考資料:

1、《史記》卷三十二 齊太公世家
2、《左傳》襄公二十五年
3、《晏子春秋》

(點閱奸臣傳】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來俊臣以滅族為能事,他通常先引導人承認自己犯了反叛的罪名。然後奏請武則天下令,再拿著武則天的敕書去審問,被抓之人就會承認強加的罪名,因為這樣做或許還可以減免其他族人的死罪。來俊臣苛刻狠毒,經他羅織的罪狀,不分大人小孩,狀子都是一樣。
  • 唐高宗李治駕崩後,武則天獨攬朝政。為脅迫群臣歸附,武則天鼓勵告密,大開刑獄,以剷除異己和李唐王室宗親。於是,周興、來俊臣等大批酷吏應運而生。
  • 《隋書》末篇亂臣賊子傳,由宇文化及引領開篇。於家,他是貪婪驕橫的輕薄公子;於國,他是凶殘陰險的亂臣賊子。瓦崗軍首領李密想拿著棍杖追打他;在唐太宗眼中,他是個心藏凶惡,不思忠義的惡徒。長河滾滾,風雲翻轉,在一個時代的結點,宇文化及被推到歷史的風口浪尖。
  • 虞世基位極人臣、盡享榮華富貴,棄社稷家國於危難,為私利賣官鬻爵,收受賄賂釋放重囚。一句話能振興國家,一句話也能毀掉社稷。杜如晦秉筆直書虞世基尸位素餐,論斷其罪。
  • 隋朝國祚短暫,經過「開皇之治」的短暫繁榮,又迅速陷入凋敝衰亡。探究其中的禍源,楊素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 魯國衰敗之時,慶父應劫而生。他私通後宮,擅權專政,連續謀害兩位國君,導致民怨沸騰,最終求赦不果,抑鬱自殺。慶父亂政禍國,將社稷安危翻覆於手掌之間。這段歷史演變為後世帝王治國的一面鏡鑒,「慶父不死,魯難不已」成為後世千秋的治世警言。
  • 紹興9年初(公元1139年),心心念念的議和終於實現,高宗與秦檜等主和派大臣萬分欣喜,欲大赦天下、大擺酒宴以慶賀。此時憂國憂民的大將岳飛則上表直諫:「今日之事,可憂而不可賀,勿宜論功行賞,取笑敵人。」
  • 烽煙亂世,風雨江南,南宋王朝在萬方多難、百廢待興的年代艱難草創,一雪靖康之恥、北伐收復中原,成為趙宋子民義不容辭的使命。而真正的開國歷史,卻是一段南宋君臣不斷屈尊議和、自毀長城的悲辛時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