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文字夢

作者:Yi-hsin Lu
(Fotolia)

(Fotolia)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或許,我從小就做著一個描繪世界的文字夢。若真是如此,它就快到而立之年了。

雖未達老邁,諸事卻難分清頭尾,我只能一再籠統地獨白。對我而言,話多難將事兒說清楚,嘴巴開闔有可能只為掩蓋不足。話語彷彿都只是在陳述希冀,好像是為了朝著非屬自己的方向去,進而產生徒留遺憾或再增訕笑的可能。一大堆尚未辦妥周全的這些那些。言詞掏得多,不代表將夢想捕捉。

文字沒有聲響,卻能帶來衝擊。我不須為音調高亢惹人厭而煩,也不須為音色達不到萬眾推崇的圓潤明亮而憂。我只消默默關注發生的大小事,堅定頻率緩緩描繪。無論是環境保護、家庭教育、健康養生、私人情感,哪怕是泳池中的幾粒光亮氣泡,抑或輕快揚灑著金粉的光線,都能將人感動。急於虔誠書寫,這是一個自信能織補世界分毫、永遠都充滿光明進行式的文字夢。

或許,這個夢是這樣開始的。初始,只是稚童粗淺地描寫著周邊環境,以及與親人同學的簡單對話。以單薄短句支撐的文章並無華麗詞藻,倒是充滿戲耍後的歡愉及趕著結束筆墨的匆促。接著,自以為看明白長大後是盡顯歡愉的少年期,運用的字詞是滿載直截宣洩的痛快。缺乏沉著連貫的心緒打出力道,豐富著喑啞的生活。陰鬱及希望同在。

過了許久許久,我的自以為是才多一點理性思辨。除了花費大把時間沉浸在作家作品中反覆琢磨,還得學習焊接文句,更不免惶遽地觀視心靈的烏煙瘴氣。一切行徑無非是盼望覓得穩伏自身調性的詞彙,藉此獲取靈感新知與銜接清明,以利創作出能掀波瀾的驚心文稿。

詭譎的是,明明在書寫時驟察「就是這個詞兒了」之後,感覺的精準度又褪去。藉筆抒懷之人真得承認極限,直面表露不出一字的難堪。我知道,連高手都不免吐露寫作有煎熬。因為一丁點釐整不清的紛濁文思所構織出的贅言,就能置己於萬劫不復中。未免苦痛輪迴,每一字總得歷經有心人的一再雕琢。

倘若你問執筆者因何堅執不輟,為何願意嘔心瀝血。請允許我們這般作答:「因為文字能夠錘鍊美感,傳遞思想的深刻」。我相信,你隨時都能看到文字所揭顯的無法衡量的價值。這個世界尚未被關注到的、值得被記憶、需要回饋給大眾的所有……

如今,文字夢仍自顧自地長著。它無薄縷猶豫地襲來,驚動我的肺腑,溫潤我的雙眼,雖然令人無法安心闔眼……它絕對夠格讓人日以繼夜拚搏,全心全力奮鬥!@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 夏永 黃鶴樓圖(網絡圖片)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讀崔顥的詩時認識黃鶴樓,一直認為詩人是個道家「粉絲」,「鄉關」絕不是童年時的故鄉,而是生命原本的故鄉。
  • 「心安處,即是我家」,是人的善良本性。(Fotolia)
    油菜花是東方大地上,最尋常、最芬芳,詩情畫意的植物,她是陽春三月時的花開成海,也是萬戶千家的稼穡生計,柴米油鹽醬醋茶中,油的來源。清朝乾隆皇帝對油菜的讚譽最是明亮,「黃萼裳裳綠葉稠,千村欣卜榨新油,愛他生計資民用,不是閒花野草流。」
  • 李建自彈自唱。(視頻截圖)
    大陸歌手李健在最新一期的《歌手》比賽中,自彈自唱一首《父親寫的散文詩》,追尋父輩的記憶。其娓娓道來的演唱絲絲入扣,詮釋了父親對子女的愛與責任,以及子女在察覺歲月流逝、父親已老後的無奈,令人動容。
  • 散文詩:頌李洪志大師救度洪恩
  • (fotolia)
    秋風漸涼的時節,在我天天過往的路旁,總能看到一簇簇盛開的的野菊,或黃或藍或白,競相開放,好不熱鬧!令我心添喜悅,在落寞的季節,心間融入暖意與振奮,日子也不失生趣。
  • 時光就如同細砂,一分、一秒的流失,我們總是等著,等著人生的奇蹟,等著成長,等著學習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網絡圖片)
    殘秋冷雨,我開了檯燈,坐在書桌前。見窗外的長風吹落滿樹瀟瀟落葉,綠絨絨的草坪上落滿了濕濕的黃葉,一片一片,無數的多,那麼多感傷的靈魂,自枝頭墜到滯濕的塵埃裡。若盆景似的梧桐樹,綠色的葉子先變成青色,一點一點地黃,一點一點自枝頭剝落。陰潤的天色裡,樹枝猶如滿樹繁花,有一種楮色的溫柔、平定。
  • 柿子(王嘉益 / 大紀元)
    柿子紅的時候,寒氣跟著來了,早晚村子裡,會看到幾個流浪漢在街腳巷尾出沒。阿公望著蒼白的天空,乾癟的嘴唸著:「紅柿若出頭,羅漢腳目屎流。」
  • (fotolia)
    我總以為隨著年紀增長,會慢慢遺忘那婦人祈求華佗的樣子,但後來外公去世前,臥在病榻奄奄一息,母親不眠不休守著外公的病床,母親的背影在我眼裡,常常重疊那個廟裡老婦的無助,眼神也是一般空洞惶恐,人面對苦難大抵都是相同的吧。
  • (fotolia)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