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痕褪去 了無蹤影

作者:Jasmine
蒲公英。(fotolia)

蒲公英。(fotolia)

      人氣: 65
【字號】    
   標籤: tags: , ,

前段時間,我膝蓋被硬物碰了一下,黑了一大塊。那黑黑的顏色,看上去非常扎眼。正常說來,淤血會慢慢散開,黑色應該越來越淡。但這次的傷很奇怪,就是不見好,不過也並不疼,只是影響外觀罷了,我儘量穿長裙蓋住。

時間久了,穿長款衣服似乎成了我的習慣,膝蓋上有傷的事好像也淡忘了,生活一切照舊。偶爾看一眼膝蓋,只是奇怪:不痛不癢的,怎麼就不好了?除此之外,我沒有給傷口更多的關注或思考。慢慢地,連看也不看了,更別說想了。

前日,去參加好朋友的婚宴。我挑選該穿哪套裙子,這麼喜慶的事,按說得穿件稍微豔麗些的衣服。我拿出一套平時不怎麼穿的橘紅裙子,往身上比劃,裙子長度只到膝蓋。我馬上反應過來:不行,裙子不夠長,很容易露出膝蓋。

這樣一想,我對著鏡子掃了一眼膝蓋,突然發現皮膚已經恢復,淤血散開,已經看不到黑色。我以為是看得不仔細,當初那麼頑固的傷,怎麼會恢復得這麼徹底呢?於是,我到客廳光線更好的地方再端詳。沒有錯,傷的確好了,一丁點黑色也沒有了。

傷痕褪去,了無蹤影。原本很平常的碰傷,我沒有想到那黑黑的淤血會遲遲不肯褪去。如今褪去,又是我不曾預料的徹底。任我怎樣去努力尋找,當時的傷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好像從來不曾存在過。

也許生活中的許多傷痕就如同我膝蓋上的傷一樣,存在的時候難以擺脫,其實一旦褪去,一切都將如舊。所以,不管在經歷著怎樣的磨難,都不必要為一時的創傷而暗自傷神,只安心過好自己的生活便夠了。至於傷痕,也許在我們不經意間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轉載自新三才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界文化遺產日本白川鄉合掌村冬季雪景,宛如夢幻世界。(盧勇/大紀元)
    「立冬」是二十四節氣中「四立」的一個,表示冬天的開始。立冬到小雪節氣之間所下的雨稱「藥雨」,李時珍說:藥雨殺百蟲。冬天一來,民間冬令進補的爐子也燒紅了。宋代的京城到了立冬有一幕特別的風物詩,留下鮮明的歷史民俗剪影。詩人們怎樣面對萬木葉落蕭蕭下的冬臨景象?俗諺怎樣表現「立冬」的物候風情?
  • 中風可能引起肢體或語言障礙的後遺症。(Fotolia)
    今天天氣有些許陰鬱,雖說已是深秋了,但是一回到南部的家鄉,那串串的汗珠,還是讓心愛的洋裝濕透了!在搭火車回家的旅途中,隨手滑了一下手機,映入眼簾中的第一條醫療新聞是 「老人失智症是無藥可救的嗎?老人失智症是可以醫療的,請及早就醫!」 我不禁想起鄰居的吳伯伯了。
  • 示意圖:僧人與釘子的故事。(Pixabay/大紀元合成)
    一次村子裡來了一位僧人,一個年輕人對僧人說了一句不尊敬的話,別人批評這個年輕人,年輕人振振有詞地說道:「不就是幾句話麼,我向他道歉就是了。」僧人聽了微笑著對年輕人說:「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 美國家庭感恩節的餐桌上,除了火雞外,蔓越莓是最常見的配角。這個謙遜的佐料,現在卻成了美中貿易的主角,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成了它的忠實粉絲。(SERGEI GAPON/AFP/Getty Images)
    美國家庭感恩節的餐桌上,除了火雞外,蔓越莓是最常見的配角。這個佐料,現在卻成了美中貿易的主角,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成了它的忠實粉絲。
  • 以前種種往事恍如昨日一般,回首來時路,竟是這般的崎嶇,但也讓我體驗了生命的另一種悸動(fotolia)
    公雞一啼,天剛濛濛亮時,我揉著惺忪的雙眼,不禁打了一個呵欠:「好睏喔!」真想再躺下睡一會兒啊!但是一想起叔叔那凶悍銳利的眼神,我冷不防的打了一個寒顫,再不起來,等會兒就得吃「竹筍炒肉絲」,身上舊的傷痕還沒好呢!還是趕快起來吧!
  • 我一直想念的故鄉,不在那片世事變遷的土地上,而在最初、最美的心靈裏!(Fotolia)
    我驚奇地發現,當我的心裏充滿了善意、包容與悲憫的時候,我似乎又找到了童年的感覺,好像此刻的我正奔跑在童年的那條小路上,路邊開滿了紫色的花朵,它們都在向我招手,雖然我的身影離故鄉越來越遠,但是我的心卻離故鄉越來越近了。
  • 今天的洛陽橋繁榮不再,只留下歷史遠去的痕跡。(新紀元)
    一張泛黃的欠條記錄了這段分手:協定上說明媽媽補償給爸爸一萬五千元,現給了五千,尚欠一萬。
  • 積德行善 免難獲福(王嘉益/大紀元)
    前世有積福德的人會生成一個好的八字;前世做了虧心事,和損德害人殺生等壞事的人,就會生成一個不好的八字。命運雖前定,但其人後天的行善積德,亦能在某種程度上使其改變。但這種行善積德的行為,是出自於真心的無求而為,抑或是出於有意的有求而為,其効果就太不相同了。二個實証,梁武帝的故事和無求而為行善積德而改變命運的例子。
  • 在英國開車是一種享受。學車有時候也是。(Pixabay)
    劍橋很美。擁有800年曆史的劍橋大學是這座小城的靈魂。柔緩的劍河是它亮晶晶的鉑金項鏈,白天鵝公主般游在河心,綠頭鴨在岸邊嬉戲。河底,碧油油的水草柔柔地招搖。河邊垂柳披著晚霞的金光,仍是徐志摩詩裡「夕陽中的新娘」……何其幸也,我在這樣美麗的小城裡住了幾年,還學會了開車,考到了駕照。
  • 2017年3月16日晚間,台灣合唱團團長吳宏璋觀賞神韻紐約藝術團在高雄文化中心的演出。(鄭順利/大紀元)
    神韻十一度訪台巡演,僕僕風塵傳揚中華正統藝術文化。台灣合唱團創辦人吳宏璋十一度聆賞神韻美善福音,年年「嘆為觀止、讚不絕口」。今年,他依然震撼澎湃,由衷感恩致謝,「神韻幫我們找回最高的靈魂,讓我們重拾華人的驕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