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華:中國是最安全的國家?

人氣: 2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18日訊】當歐洲和美國接二連三發生恐怖襲擊, 讓很多國人心有餘悸,有人開始擔心去歐美國家的安全問題。中國政府決不會放棄這個宣傳自己的機會,網上出現了許多關於中國安全性的短片,通過有歐美生活經驗的中國人和在華外國人現身說法,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中國成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許多人看了這樣的影片後,都在下面點贊,似乎贊成這樣的想法。我覺得安全 是一個包羅萬象的話題,安全不單單指不受恐怖襲擊的威脅,它還包含了食品環境社會等各個方面的安全,視頻中那些聲稱中國是最安全國家的人,他們只看到了中國不受恐怖襲擊的威脅。

中國的幅員遼闊,自古以來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國家,中國人在惡劣的環境下養成了堅韌不拔的精神,他們面對災難和危險時很樂觀,對於曾經的災難也會慢慢淡忘,有時甚至給人一種好了傷疤忘了疼的感覺。

中國的財產安全。

唐朝貞觀盛世的時候,人們可以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但是到了如今,沒有人會這麼做,因為人們對於自己的財產沒有安全感。以我個人為例,我曾經被人偷過兩次 手機,一次是在乘公交車的時候,一次是在住青年旅社的時候。這些扒手非常老練,神不知鬼不覺地偷走你的東西,事後你可能一段時間還不知道。相信很多人都和我有一樣的生活經歷,在北京、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偷竊的現象更普遍。每次在車站的候車室,我們會看到很多農村來的打工者,上個廁所都要拿著他的大包小包一起進去,儘管是非常不方便,但是他們依然覺得這樣才安全,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中國人出門在外對於自己的財產沒有任何安全感。偷竊對於中國警察來說是一個司空 見慣的問題,他們似乎沒有精力應付這些每時每刻都發生的事情,這也變相從容了那些偷竊者,只有在偷竊了外國人東西,影響到中國形象的時候,警察們纔會真正重視這個問題。

中國的人身安全。

前段時間我們 在網上看到中國大學生求職接二連三誤入傳銷的消息,讓我們對這些正處於花季的青年感到非常惋惜,也對傳銷團伙的殘忍和政府的不作為感到憤怒。當印度接二連三發生強暴女性的事件後,全國都可以掀起反對政府不作為的遊行示威浪潮,但是在中國,私底下因為這件事批評政府都會惹禍上身。其實中國女性,尤其是年輕女性,也沒有什麼安全感,他們晚上是不敢獨自走夜路的,因為以前發生過多起女大學生打車被強姦遇害的事件。

中國的校園本應該是呵護花朵成長的地方,但是它的安全卻令人擔憂。今年上半年,江蘇徐州的一所幼兒園,在放學的時候突如其來發生一場煤氣罐爆炸事故,死傷者不在少數。事後迅速破案,原來是一位對社會不滿的青年所為,中國社會不安全的因素很多,官方一直沒有從源頭解決,只是壓制威脅恐嚇那些社會的邊緣人物。中國的校園裡,很多老師就不是那種傳道授業解惑的人,尤其是不少幼師,自身素質就不高,教育學生的方法簡單粗暴,虐童案件頻發,老師都是這樣,學生間 的暴力行為就更普遍了。以我小時候為例,當年我的那些幼兒園老師們,在孩子們中間就像皇帝一樣,他們說什麽學生們就要做什麽,不管對錯,他們家庭生活中遇到什麽不快,就可以把氣撒在幼小的孩子身上,任意打罵他們,儘管他們有些也是為人父母的人。到了高一點的年紀,很多不上進的學生拉幫結派,像黑社會一樣收保護費,組團打架鬥毆,欺凌弱小,這樣的事在新聞上很常見,誰敢保證自己的孩子在學校裡是安全的呢?

中國的食品安全。

中國的食品安全不容樂觀,有網友曾經戲稱中國人在一起起食品安全事故中學到很多化學知識,從蘇丹紅,三聚氰胺牛奶,瘦肉精豬肉到皮鞋果凍,不勝枚舉,中 國人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也給中國的國際聲譽造成重創。但是中國人從中沒有吸取太多的教訓,而是學會遺忘,政府也沒有好好重視這個問題,似乎把它當做發展中國家必須經歷的一個過程,他們沒有給這一個過程畫一個具體的時間界限,因為比起經濟發展,這個問題顯然是無足輕重,可悲地是這樣的發展還要繼續靠牲犧牲中國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來實現的。中國高層官員很早就知道中國的食品安全是有問題的,所以在毛澤東的時候就建立了中南海的食品特供製度,一直延續 至今,外面的食品怎麼危險不會對他們產生任何影響,因為他們和他們家人所吃的食物都是精心培育安全無餘的,所以他們並不著急去構建一個食品安全和制度和體 系。

國外的食品也不都是安全的,中國也有一些安全的食品,但是當中國食品的聲譽在被頻發的食安問題侵蝕待儘的時候,沒有人會相信中國的食品是安全的,最可悲的是,就算有一天我們的食品也像外國食品一樣安全,估計沒有人會相信這個事實。今天我們看到中國人在海外大量搶購當地的奶粉和保健品,甚至造成當地食品的短缺,這就是中國人對自己的食品安全投了不信任票,三鹿奶粉事件雖然過去這麽多年了,但是這樣的記憶依然深入人心,非常難得,因為很多父母對於自己的下一代 都是滿懷期望的,不想再讓他們受到傷害,所以越來越多的家庭選著了移民。

中國的環境安全。

中國的經濟發展和環境的破壞是同步在進行的,雖然一些官員口中喊著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色青山的虛偽貪婪口號,他們一直不能做到兩手一起抓,實際上是把不 管白貓黑貓,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貓的話奉為箴言。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也是最嚴重的環境污染國家,全球污染最嚴重的20個城市裡,中國佔據 了大半壁江山。現在中國的學生只能從課本上看到曾經的藍天白雲,綠水青山,以前聽我的爺爺說:在我家門前是小河裡還能看到對水質要求很高的銀魚,但是現在 魚蝦都很難看到,我的家鄉是江蘇的一個水鄉,古往今來水可以說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但是現在的情況是面臨無乾淨飲用水可吃的困境,還要花費大代價引 長江水來吃,那些水資源不豐富的城市,他們面臨的困境可想而知。我在中國的基層政府部門工作過,基本上每個鄉都有一個污水處理廠,但是大部分是荒廢多年,銹跡斑斑,完全成為擺設。

總所周知,中國也是一個霧霾很嚴重的國家,我的家鄉本應該是一個碧水藍天,詩情畫意的江南水鄉,但是現在幾乎每天都籠罩在霧霾中,看遠處一切都是朦朧 的,就像柴靜在穹頂之下描述的中國大多數城市那樣。這樣嚴重的環境污染給中國人的身體健康造成威脅,全國各地都出現了癌症村,很多人還上慢性疾病,這樣的環境能讓你覺得安全嗎?

中國的民族安全。

中國政府一直對他的民族區域自治政策引以為傲,官方在一些共和國的紀念日會以民族大會演的形式,極力來展現民族的團結與融合。但現實情況並不是這樣,自從新疆和西藏發生打砸搶的暴力事件後,中國的民族關係就日趨緊張了,這兩個地方我沒有去過,但是聽去過那裡的人說:到了一些敏感時期,街上到處可以看到荷 槍實彈的士兵。

在我的家鄉,能看到的少數民族多是做小生意的商人,一般新疆大叔賣葡萄乾切糕等乾果零食,西藏小夥買一些動物藥材。前幾年發生的新疆天價切糕事件,歸根 到底是由於文化差異造成,但是也從側面反映了漢族與少數民族之間的溝通瞭解還不夠。中國現在還出現一個不好的趨勢,許多敏感地區的少數民族同胞到了北京上 海這樣的大城市,都會被當成可疑人員一樣重點關注,我曾經在youtube上看到一個藏族大叔在北京住旅館受限,和漢族女性爭吵的視頻,那位大叔說我是中國 人民共和國的公民怎麼不能住旅館了的話,依然我印象深刻。

我在基層政府工作期間,也曾經遇到過類似的事件。當時的這個鄉鎮,服裝加工業還算發達,有一個工廠主的老婆由於是回教徒,介紹了一批二十齣頭、剛剛畢業的青年男女來工廠學做工,他們由一位老師帶領,人數足足有100人。這本來是一件好事,卻起了當地政府政法部門的重視,一一登記他們的身分信息,由於擔心 他們會發生暴力衝突事件,影響自己的仕途,鎮上領導和市裡領導會商讓他們離開,做工廠老闆和100多人是工作,最後給他們每個人發了一些錢、買了車票,才算打發走了。自古以來,漢族人對於周邊的少數民族是沒有安全感的,少數民族曾經多次入主中原,給中原地區造成了生靈塗炭的悲劇。但是今天時代也不一樣了, 如果把少數民族限制在一個區域內,不讓他們流動,阻止他們與漢族交流融合,才是最危險的,長期以往他們對中華民族的認同會越來越弱,甚至會發生大規模的種族衝突,近年來的藏獨彊獨也是因為過去的高壓隔離政策造成的,我們的政府要好好反思和調整民族政策,讓各民族之間的相處能夠感到安全。

中國的政治安全。

如今的中共在政治上沒有安全感,人民在政治上也沒有安全感。中共一直標榜自己的社會主義制度相比於資本主義有無比的優越性,但是二十世紀90年代,蘇聯解體、東歐鉅變,給曾經不可一世的共產主義運動帶來痛擊。如今的社會主義國家屈指可數,中共一直以蘇聯的興亡作為自己的鏡子,雖然現在走上了所謂的中國特 色社會主義道路,他們對黨員說什麽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其實是自身沒有自信的表現,因為他們已經離他們的理想國共產主義越來越遠,走的卻是符合 社會發展規律的資本主義道路,在經濟方面,中國已經比資本主義還資本主義,掌握經濟命脈的大型國有集團變成了剝削人民的工具,經濟發展成果根本不會和社會大眾分享。那些高官和權貴在中國沒有任何安全感,他們把資金捲到國外,把家人送到國外,隨時留下爛攤子跑路,就像他們當年諷刺國民黨那樣。任何專制的政權,都要想方設法鉗制人們的思想,當1989年學生集會呼籲進行政治改革時,這個政權感受到了威脅,決定要武力鎮壓,當一群人練強生健體的氣功時,他們看不順眼,也要鎮壓。今天當他們要賣地賺錢時,他們會毫不留情拆掉你生活了半輩子的家園。當一些有良知的人講出一些真話,他們會被控為煽顛罪。我們生活在這 樣的國家能安全的行使政治自由嗎?

古人雲: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兩豆塞耳,不聞雷霆。管中窺豹,只見一般。一個國家安不安全遠不是盲人摸象這麽簡單。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7-11-18 4: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