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評》十三周年 反思共產主義災難(三)

【九評13周年】中共給中國帶來了什麼

作者:程曉容

TOPSHOT - A man wearing a mask visits the Forbidden City in Beijing on December 21, 2016. Beijing issued its first air pollution red alert for 2016 on December 15, with choking smog expected to cover the city and surrounding areas in north China until December 21. / AFP / WANG ZHAO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中共68年的統治,給中國和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圖為2016年12月15日,令人窒息的霧霾籠罩下的紫禁城。(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氣: 40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19日訊】華夏神州,曾經山靈水秀、美麗富饒。那裡曾是人們世代棲息的美好故鄉。然而,這個承傳五千年輝煌文化的國度,卻飽受蹂躪。統治六十八年之久的中共,究竟給中國和中國人民,帶來了什麼?

一本曠世奇書,揭示謎底。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結合歷史與現實、深刻地揭露了共產黨及中共的邪惡本質。《九評》這樣論述:「縱觀八十多年的中國共產黨歷史,其所到之處永遠伴隨著謊言、戰亂、饑荒、獨裁、屠殺和恐懼;傳統的信仰和價值觀被共產黨強力破壞;原有的倫理觀念和社會體系被強制解體;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和諧被扭曲成鬥爭與仇恨;對天地自然的敬畏與珍惜變成妄自尊大的『戰天鬥地』,由此帶來的社會道德體系和生態體系的全面崩潰,將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拖向深重的危機。而這一切災難都在共產黨精密的策劃、組織和控制下發生著。」

審視今日大陸,就會發現,《九評》的論斷極為精準。山河滿目瘡痍,社會亂象叢生;官場貪腐,人心不古,危機四伏。中共體制內幾乎無人相信共產主義,各界民眾拋棄中共的民意洶湧沸騰。但是,中共還在拚命支撐著共產殘局,繼續鼓吹其96年的道路,標榜「偉光正」。同時,也有一些人對中共心存幻想,抱有改良的期望,或是因利益驅使而搖紅旗助威。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冷靜地思考:中共的本性和手法,改變了嗎?

一、相似的悲劇 不變的邪惡

1. 漠視生命 嗜殺成性

1970年4月18日,大陸歷史學界的奇才沈元,被以「反革命叛國罪」執行槍決,時年32歲。這位1955年的高考文科狀元,曾被劃為「極右分子」,文革時和妻子被紅衛兵掃地出門。在走投無路之下,沈元鋌而走險,闖入某外國駐華使館欲求庇護,最後不幸慘遭殺害。

1980年,沈元的家人接獲一張平反通知書。沈母痛哭:「我要人,我不要紙,不要紙啊!我送走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聰明絕頂、才華橫溢的兒子,為什麼現在還給我一張紙?」

1995年,河北青年聶樹斌被冤判死刑。2016年12月2日,大陸最高法院對聶樹斌案再審宣判,推翻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據媒體報導,在法庭的宣判時刻,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起立聽審,坐下後情緒崩潰、三次大喊:「我那孩子回不來了!」

沈元回不來了,聶樹斌也回不來了,數以百萬計、千萬計被中共殺害的中國人再也回不來了。漠視生命、殘害良善,是中共的暴力本性所致。為了維護其專制政權,中共在六十八年裡不斷地發起政治運動,打擊異己,製造恐怖,以「階級鬥爭」或「維穩」的名義,將一批批無辜的國民殘酷地消滅。從殺AB團、土改殺地主、鎮反和文革殺「反革命」、到「六四」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再到1999年開始鎮壓法輪功,中共的統治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殺人歷史。

2. 迫害信仰 因言治罪

從成立之日起,中共就生存在恐懼中,恐懼失去權力,恐懼受到清算。中共宣揚無神論,以黨性泯滅人性。因此它自建政後就開始有系統、有計劃地消滅宗教,迫害信仰。中共壓制人民的自由意志,愚民洗腦,企圖把所有人都馴服為它的工具。從整風、反右,到文革、「六四」,再到鎮壓法輪功,迫害維權律師,中共對正義人士以言治罪,「反革命」、「攻擊黨的領導人」、「叛國投敵」、「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泄露國家機密」、「反華」等罪名多變,迫害本質如一。

中共嚴控網絡和媒體,封鎖真相。近來,陸續發生了敢言的大學教授被處分、停職或解聘的事件。大陸網民的微博、微信被封號、遭刪帖更是司空見慣。有人用「萬馬齊喑」形容輿論界的肅殺氛圍。

北京一位大學教師王女士在受訪時說:「只要你不聽從,就讓你連飯也吃不上。他們過去也是這樣做。1957年打右派,一人是右派,全家受株連,不能上學,不能就職。學者現在更是這樣。」

2016年底,新浪微博知名博主「華夏正道」、廣東法輪功學員鄭景賢在看守所寫下辯護詞。他說:「當一個人說真話而變成罪犯的時候,這不是我的恥辱,而是整個文明社會的恥辱。因言獲罪,文字獄,侵害信仰自由是違反人類普世價值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此案完全不成立……」

2015年的「709」大抓捕,震驚海外。據新唐人電視台報導,「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統計顯示,截至2015年7月6日下午6點,至少有320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兩年來,當局對律師界的打壓還在持續。多位律師被失蹤、被認罪、被非法關押。當事人及其親屬的遭遇和抗爭充分暴露了中共司法界的黑暗。

江天勇律師說過:「不過它越打壓,也就讓我們越認識到,這一套機制只要在,它就是一個懲善揚惡的世道,大家就沒辦法正常做人,這一切必須改變,必須結束!」

陳光誠律師曾就江天勇事件表態說:「只要你對中共抱有希望,就是錯誤的開始,並受到中共的愚弄。」「只要中共這個集團存在,中國就不會有法律和公平正義。」

2017年7月4日,高智晟律師發表《寫在709事件兩周年之際》。他在文中表示:「共產黨絕不會依法治國。」

3. 欺騙與謊言

《九評》指出:「欺騙和謊言,是共產黨的另一遺傳基因。」「中國共產黨承諾給農民土地、承諾給工人工廠、承諾給知識分子自由和民主、承諾和平,如今無一兌現。一代被騙的中國人死去了,另一代中國人繼續對中共謊言著迷……」

為了維持和鞏固政權,中共不斷變化其立場和原則,暴力與欺騙並行。二者搭配的規律,體現在歷次無情的政治運動中,其中著名的一例騙術是「反右陽謀」。1957年,中共號召知識分子給黨提意見。《九評》裡寫道:「當時有幾句鼓勵人們鳴放的說詞,叫做『不揪辮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決不秋後算帳』。結果一場反右鬥爭劃定了55萬名『右派分子』,27萬人失去公職,23萬被定為『中右分子』和『反黨、反社會主義分子』。」

為了將欺騙進行得徹底,中共喉舌媒體炮製了大量的謊言、歪曲歷史。大紀元特稿《共產主義不是出路而是絕路》對此有如下小結:「之後中共開始系統地篡改歷史,將『萬里大流竄』的敗退逃跑,宣傳為『北上抗日』的長征;將躲在陝北坐視國民黨抗日的共產黨美化成『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將中國人自相殘殺的內戰改寫為『解放戰爭』;將餓死三千萬人的人禍『大饑荒』扭曲成『三年自然災害』;將十年文革的責任全部推到『四人幫』的頭上;將『六四大屠殺』包裝為『平息反革命暴亂』;妖魔化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將數十萬甚至或達數百萬人被勞教、被酷刑甚至被『活摘器官』的人權災難描繪成『中國人權最好的時期』,並大言不慚地宣稱『中國是個法制國家』。」

、摧毀道德 顛覆傳統

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長河中,閃耀著許多精深的內涵:「天人合一」、「善惡有報」、「忠孝節義」、「仁義禮智信」,這些觀念和標準規範著人的道德基礎,保障了家庭的穩定與社會的和諧。令人悲哀的是,中共自奪權後便開始摧毀傳統文化:三教齊滅、毀壞文物,詆毀古代聖賢與傳統價值觀。同時,中共向百姓強制灌輸「假、惡、鬥」的無神論黨文化,從精神上斬斷了幾代人的傳統文化的根。

《九評共產黨》論述:「中共除了要在物質層面毀滅宗教和文化之外,還盡其所能地在精神上摧毀人們對於信仰和文化的認同。」「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皇帝除了用暴力之外,還像中共一樣用詆毀和謾罵的形式,從人心中根除人們認為最神聖和最美好的東西。意識形態上的消滅,有時候比單純的物質消滅更加有效、更加持久。」

經過幾十年的鬥爭掃蕩,現在的中國人被迫面對與承擔著道德覆滅後的嚴重後果:暴戾取代了仁愛,頹廢取代了聖潔。人們普遍不再敬畏神明,而是放縱私慾,為所欲為。自毛時代起,以毛澤東為首的眾多官員,便是驕奢荒淫之徒。到了江澤民時期,其推行的腐敗治國更令貪官如魚得水,將腐敗推向極致。結果是:少數人暴富,而底層工人和農民卻依舊貧苦不堪。

道德墮落的衝擊波,延伸到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無人可以倖免:有毒食品遍地,造假習以為常,暴力血案頻發,誠信流失,愛情婚姻的莊嚴不再。教育界、醫療界同樣是一片亂象,甚至出現了教師強姦學童、盜賣人體器官、活摘人體器官的人倫惡行。

魏則西、雷洋、李傳星、有毒疫苗、上海虐童、江西南昌「圈養活人」賣腎案、日本留學生江歌遇害……接連不斷的慘案、悲劇都指向「道德」二字。一個蔑視傳統、摧毀道德、仇視「真、善、忍」的政黨,將把國家帶向何處?

有評論人士坦言:中共的統治導致了諸多人性問題的無解。

三、破壞生態 污染環境

《九評》指出: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中共「違背自然,其禍無窮」。中共「與天鬥」、「與地鬥」,以犧牲自然環境為代價、盲目地追求經濟發展指標,造成環境重度污染,資源消耗殆盡。許多中國人被逼得逃離家園或是想逃也無處去,子孫後代的生存條件堪憂。

2005年8月15日,在北京舉辦的「財富」全球論壇上,時任中國國家環保總局副局長的潘岳表示:「中國的環境問題不是一個專業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根源是我們扭曲的發展觀。」他明確指出:「經濟危機經過幾年的宏觀調控可以恢復,社會危機付出政治成本也可以平息,而環境危機一旦產生,就不可逆轉,會成為民族災難。」

潘岳在發言中披露說:「在過去的50年中,中國的人口增加了一倍,生存空間卻減少了一半。1/3的國土被酸雨侵蝕,七大江河水系中劣五類水質占41%,沿海赤潮的年發生次數比20年前增加了3倍,1/4人口飲用不合格的水,1/3的城市人口呼吸著嚴重污染的空氣,城市垃圾無害化處理不足20%,工業危險廢物處置率僅為32%,全球污染最嚴重的10個城市中,中國占5個。」

「在人口遠遠超過土地承載力,資源極度短缺、環境容量極度狹小的情況下,中國經濟不可救藥地採取了一種高消耗、高污染的方式:單位產值的排污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十幾倍,勞動效率僅為發達國家的幾十分之一,經濟不穩定的係數為世界平均值的4倍以上。與此同時,能源浪費消耗極大,1萬美元消耗礦產資源是日本的7.1倍、美國的5.7倍,甚至是印度的2.8倍。這種增長方式必然導致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

中國攝影師盧廣曾經表示,中國污染問題主要是地方政府的利益驅使所致:「地方政府想發展經濟,想擴大自己的實力,想要政績,它就設法招商引資,欺上瞞下,不讓上級知道要建設的真實項目。」

美國之音2013年5月22日報導,中國90%以上的地下水受到污染,其中64%受到嚴重污染,生命之源正成為絕命之源。

2014年,中共當局承認的「癌症村」有259個,而公益人士統計的「癌症村」多達459個。作家鄭義長期研究調查大陸的環境污染問題。他說:「原先中國有良知的學者在統計癌症村,後來慢慢發現不是癌症村的問題了,是癌症河的問題了,大面積擴散,再統計已經沒有意義了。」

大陸環境污染的源頭在哪裡?是中共的無神論,是中共藐視天地自然的鬥爭哲學,是中共犧牲百姓子孫利益的暴政思維。鄭義說:「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這樣一個邪惡政權,它不僅可以把當代,也可以把子孫萬代的資源都給掠奪了,把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根基都毀掉,把整個民族毀掉。」

2016年5月3日,黑龍江省甘南縣一家奶牛場向附近的田地排放污水。(HANCOCK (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圖為2016年5月3日,黑龍江省甘南縣一家奶牛場向附近的田地排放污水。(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2016年12月19日處在陰霾下的中國大連。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圖為2016年12月19日處在陰霾下的中國大連。(VCG/VCG via Getty Images)

四、朝鮮與中共

今年6月19日,被朝鮮關押17個月的美國大學生奧托.瓦姆比爾獲釋返美,不到一週後死亡。瓦姆比爾在去年1月2日被朝鮮當局以涉嫌「從事反朝敵對活動」逮捕,3月被判處15年苦役,隨後很快陷入昏迷,在美國政府的營救下才被釋放。這一事件令舉世譁然,充分暴露金氏政權的邪惡。川普總統譴責朝鮮是「野蠻的政權」。

小巫見大巫。中共的冷血、野蠻不但與朝鮮相似,實際上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屠殺、酷刑、囚禁、監控、株連、騷擾……各種迫害手段已經奪走了八千萬中國人的生命,而且令數不清的受害者生不如死、如墜人間地獄。中共對法律的踐踏、對人權的侵犯隨處可見,公然而無恥。

眾所周知,朝鮮人民被共產體制所奴役,在物質和精神的貧瘠中掙扎。不過有些中國人認為,中共的道路比朝鮮模式要來得成功。如今,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一些中國人致富生財,這些人的物質生活水準並不遜於西方發達國家。其實,幾十年來的經濟成就是中國人民的成果,並非中共的功績。中國的人力資源、廣大人民的勤勞和智慧,是創造物質與精神財富的主力,在幾千年的歷史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中共不計一切後果地發展經濟,在國內搭建了數個華麗的展示櫥窗。然而,必須注意:在光鮮的背後,污染了水源、空氣、土壤、河流,毀掉了子孫萬代賴以生存的各類資源。即使是以如此慘痛代價換來的經濟增長,也只是供極少數人先富起來。中國還有至少7000萬的貧困人口,還有上億人老無所養、病無所醫,在為了溫飽拼死拼活。

再看思想鉗制。金正恩當局欺騙朝鮮民眾,說99%的美國人都很窮困。朝鮮的網絡只是區域網,和外界隔絕。而在大陸,十幾億中國人也被巨大的防火牆阻擋,不能自由地瀏覽信息、不能自由地表達觀點;政治「紅線」和「雷區」處處皆是,五毛大軍24小時嚴防緊盯;谷歌、臉書和推特都被屏蔽。

至於洗腦,中共從未放鬆:從幼兒園、小學、中學一直到博士,馬列毛思想的政治課程是重中之重。近些年,中共竟然開設了兩百多所「紅軍小學」,赤裸裸地逼迫學生頌揚紅軍的「恩情」,令人啼笑皆非而又不寒而慄。

事實上,共產小兄弟、金家王朝是中共的學徒,拜中共所賜,才得以維繫邪惡統治。譴責朝鮮,不應該忽視中共的更大罪惡。朝鮮的現狀,就是中國的昨天和今天的鏡像。

五、結語

今日中國,道德、法治、環境、自由,太多的問題令人沉痛、嘆息。希望何在?

11年前,評論家胡平撰文談到:「就在共產主義受難者的紀念碑即將在美國的華盛頓建立之時,那個有史以來殺害中國人最多的暴君毛澤東的遺體還安放在北京的天安門廣場,還在繼續接受千千萬萬中國人的朝拜瞻仰。對於我們中國人,這是何等的諷刺,何等的悲哀,何等的恥辱。」

胡平認為,結束共產專制在中國的統治是我們中國人不可推卸的責任和使命,也是中國人應該為人類做出的貢獻。

對於未來的道路,《九評》提供了明確的方向:「從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輸的一切邪說,看清中共十惡俱全的本質,復甦我們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順過渡到非共產黨社會的必經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這條道路是否能夠走得平穩、和平,取決於每一個中國人發自內心的改變。雖然中共表面上擁有國家一切資源和暴力機器,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能夠相信真理的力量,堅守我們的道德,中共邪靈將失去存身之處,一切資源都將有可能瞬間回到正義的手中,那也就是我們民族重生的時刻。」(《九評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11-19 1: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