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平民主100問》之八:和平民主再問共和

作者:謝燕益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人氣: 20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1月22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26. 新文化運動開出的藥方?

答:近現代,幾代先進的中國人懷抱家國使命,對落後的中國提出了自己的對策藥方,有人認為,是器物上的要天工開物,功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人認為是教育科技上的,有人認為是實業上的,有人認為是軍事上的,有人認為是哲學思維上的,有人認為是制度上的,或兼而有之,最終人們找到了中國走向現代文明的方案即德先生、賽先生,就是民主與科學,這是最根本的。

27. 救亡壓倒了革命的五四運動?

答: 五四運動打斷了現代中國的進程。新文化運動開出的德先生、賽先生的良藥被民粹主義、民族主義的一種情緒所淹沒,一些野心家乘勢煽動起來把社會矛盾導向外途去抵抗外族所謂打倒帝國主義,自此中國的救亡壓倒了革命,如此不僅不能救亡圖存,自此國家失去了真正通過變革走向民主科學的道路而強大起來的機會,喪失了將體內的專制毒瘤徹底剷除的良機。原本真正的敵人不是日本不是美國,而是專制體制封建殘餘。經過近一百年的歷史,中國離文明世界的差距不是縮小了反而拉大了。

滿清後期,在如此一個腐朽沒落的專制帝國,中國引進了西方的器物如輪船、火車、電報、電話、電影,開礦,並開設兵工廠、現代造船廠、機械製造廠、紡織廠等現代工業,派出大量留學生前往西方學習軍事、科技、工業、教育、制度、社會科學等,建立了現代海軍、陸軍,廢科舉興學堂,建立了報館、銀行、召開立憲會議、產生中央內閣政府、 中央地方設立咨議局,按照現代理念系統制定發布民事、商事、刑事法律,效仿西方改革行政體制、司法裁判制度、設立海關、警察等現代制度。一個如此沒落的滿清王朝,無論從器物上、制度上、思想上均緊追世界潮流,融入普世價值世界之林。

五四的惡果,仍然沒有消化,一百年後的中國,這個國家已經徹底沒落,除了蓋房子、修高鐵(山寨德國日本技術)、引進一些垃圾產業如汽車工業等,尚有千千萬萬孩子的基本教育上學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之時,專制權力為了彰顯自己的合法性,經常搞個什麼神几上天,它看不見摸不著又無關國計民生,純屬權貴們自吹自擂、自娛自樂的遊戲,純屬勞民傷財忽悠百姓的把戲,如同放個大禮花,誰能相信連個筆芯、汽車發動機都造不好的國家其航天尖端科技又有多少真材實料?這種政治上的神几上天不放也罷,宣傳工具謊言滿天飛,把一切災難當作慶典功績鼓吹。一個14億人口的國家幾乎沒有任何領域為人類社會做出過開創性、引領性的貢獻,幾乎所有商品均屬舶來品(包括蓋房子在內),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山寨大國,幾乎無法舉出這個國家有任何原創產品,從學術貢獻上一個人口僅300萬的以色列獲得諾貝爾獎的數量幾乎是中國的幾十倍上百倍。

20世紀上半夜,中國完全籠罩在民族主義的氛圍下,專制獨裁者、政治野心家利用民族主義攫取權力屢試不爽,持有狹隘民族主義立場者,動輒抗日反美煽動對外仇恨,一直以此轉移內部的民主改革問題,民粹主義在其中起到了至關重要作用。大多數國人始終沒有搞清楚毒瘤與風雨的關係問題,就像在一個機體裡由於存在一個盤桓吸附的毒瘤導致機體孱弱而經不起任何風雨那樣,我們從來不是要杜絕風雨的發生。把一個國家比作一個機體,專制制度就像在其體內盤桓吸附的毒瘤,外敵欺辱、國家競爭就像颳風下雨那樣時常發生,由於機體孱弱抵抗力低下,經不起任何風雨導致感冒發燒的後果一樣,其根本原因是專制毒瘤導致的機體孱弱抵抗力低下,而不是時常發生的風雨導致機體遭受感冒發燒的傷害。

要想體魄強健起來,有效抵制感冒發燒,就必須通過變革制度剷除專制毒瘤強健體魄增強抵抗力,自然百病不侵風雨不懼。因此剷除專制毒瘤強身健體是強國之因,抵抗外虜國家間的競爭是結果,而不是反過來,將國與國的競爭外族欺辱當作原因來對待。在19世紀及20世紀裡,為何八國聯軍不費吹灰之力可以攻占紫禁城,為何甲午海戰北洋艦隊不堪一擊,為何日本鐵蹄橫行華夏製造南京大屠殺如入無人之境?這一切還不是因為專制獨裁者為了一己之私抱殘守缺,導致中華民族極貧積弱毫無抵抗之力,根本無法因應世界變局。

其實腐敗與反腐敗問題與此異曲同工,一個國家存在的嚴重腐敗問題,專制毒瘤權力壟斷是因,貪污腐敗則是權力壟斷的必然結果,要想杜絕消除腐敗現象就要從改變專制權力這一歷史毒瘤入手,而不是在堅持專制權力的前提下發動反腐運動來解決問題,那只能是緣木求魚。

統治者動輒煽動排外仇恨的假問題,轉移國內民主改革現實需要的真問題,一再導致國家的落後與衰敗。文明有共同的尊嚴,比誰更優秀,只有競爭沒有衝突。人類社會在二戰後確立了以維護人權為核心的聯合國,發布了聯合國憲章以及各項國際人權公約,在21世紀普世價值通行於世的環境下,狹隘的民族主義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假問題。一個國家只有告別專制走向民主才能得以強大,只有民主才能救中國。中國一百多年來的真問題只是民主與專制的問題,其它如國家爭強、各種主義、左派右派、民族復興都是假問題!

28. 和平民主再問共和?

答:共和通常指不同的主體尤其是不同政治主體的和諧相處共存共生。一般認為民主在共和的基礎上逐步得以建立、完善。從現代意義上講,民主、共和不可分。共和的本質就是承認多元格局,道並行而不相悖,萬物並育而不相害。和則生實,同則不濟。從一元到多元,在人類社會中包容多元利益格局,接受社會多元利益自生相生的事實並由此派生不同階層、群體的利益協商機制。多元共存、動態共生的妥協與調和而不是一統天下,以一極壓制它極。和也,天地間之大美,仁者大愛之精神!

從人的角度來看,人是有限的,都有人性的弱點,黨派也一樣,任何一個政治勢力都有其局限性,需要競爭、包容、共建不斷提高完善自生自新。共和就是承認人的局限性,從專制的宿命也可以證實這一點,沒有全能者,人都需要包容、妥協,還人以本來面目人性常態,只有進步者沒有失敗者,進之在朝退之在野,文明的競爭,這種競爭對大家都有好處,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作為一個命運共同體,擁有共同的尊嚴,相互砥礪榮辱與共,能夠推進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國不斷向前!

眾所周知,共和這一價值觀,超越階層、群體、黨派,秉持人道使命、人道主義立場。現代共和的一些基本常識諸如:不做惡原則、無害原則、人權至上、三權分立、司法獨立、地方自治、新聞自由、私有財產、公共財政、結社自由、政教分離、軍隊國家化等等本身的正當性當然也毋庸置疑。

梳理近現代中國歷史,參考世界各國現代化經驗,確定一條合理路經是當代精英們的歷史使命。這一課題有其歷史線索、又有現實條件,最大化開掘立憲的道統資源就是這一使命的要義所在。筆者以為,這一路徑,答案就在承繼歷史遺產回歸民國道路——和平民主,再造共和!無可否認,將來不排除以回歸民國的方式實現中華社會走向共和之路。

不難發現,中華民國具有天然的道義優勢。無論近現代歷次維新、改革還是革命,無論近現代歷史的演進邏輯還是當代的現實需要,清末以降,中華大地三千年未有之變局,革新、變革成為拯救危亡民族自新的主題。中華民國隨即呼之欲出應時而立,亞洲第一共和國由此誕生。在一代又一代歷史先賢的開創與努力下其不但具備了道統地位、充分豐富的道統資源,並且還有相當豐富的法統資源。在中華民國框架下,有序推進和平民主事業,完成和平民主轉型,有了這樣一條道路,全社會形成一個較大的共識和理想,既能有效防止激進的民粹主義,又能最大程度防止軍事力量、政治寡頭干涉破壞憲政進程,防止各種形式的專制獨裁復辟捲土重來。中華民國這一道統形式的確立,同時也為專制權力解體瞬間形成的權力真空、由於社會組織久絕於世無法有效自治所可能造成的危局提供了某種必要的安全保障,從而積極、穩妥、有序、漸進推動中國和平民主大業最終得以實現。

再造共和!也唯有民國這一框架提供最大可能、最大限度承載民族共和、階級共和、左右共和、權力共和、地區共和、黨派共和以及兩岸共和(筆者儘管不是大一統價值的崇尚者,但復歸中華民國,在中華民國的框架完成共和之路,自民國始以民國終,也可以在客觀上最大程度避免中華共同體的政權分裂、國家分裂、族群分裂,為兩岸達成和平協議並持久和平奠定堅實的政治基礎、制度保障)。政治是理想的又是現實的,只有將策略與價值、目標與手段統一起來,從傳承民國的歷史價值出發,我們可以看到,唯有將傳統與現代、中華與世界聯繫起來,才能帶給一個民族新生。紮紮實實回歸民國的道路,讓歷史價值回歸並得到重樹,大大降低啟蒙成本、建設成本、爭執成本,使民主共和最終得以鞏固確立。即是歷史的傳承、政治道路的選擇又是民族精神的洗禮心靈之旅,繼承中華文明成仁取義以天下為己任的道統精神,承載現代變革之政治理想!

民主共和本不是什麼高深的學問,只是我們本真的生活,與誠實同行,我們不作不誠實的事、不道德的人。儘管歷史上維新派、革命派、立憲派、舊官僚還是新軍閥存在種種紛爭;當代左派右派、體制內外、草根精英境遇不同。平心而論,哪一群體當真不肯認中華民國的歷史地位?凡百年來,中華多少仁人志士為民國當立犧牲奮鬥,當代海內外中華兒女包括大陸執政黨、體制內外對孫中山、黃興、宋教仁、蔡鍔等革命先驅開創中華民國的正義事業誰不俯首景仰?三百多萬民國英烈在氣壯山河、可歌可泣的抗日戰爭中為國捐軀更奠定了中華民國不可撼動的道統地位。一代又一代的中華精英不就是不甘為奴追求實現民國、改專制之舊中國為民主共和之新中國而孜孜以求捨身取義嗎?中華民國,功業得失,百年以來,炎黃子孫孰不為之動魄驚心!

中華民國此時自然也成為道統的象徵。民國這一夙願離我們如此之遠又如此之近,台灣已經很好承繼並詮釋了道統價值成就其歷史使命。以民國回歸凝聚人心重啟共和之路,這一邊是否有勇氣、有決心、有準備迎接道統歸來?從歷史來看民國在先黨國在後,政黨只有成為參與共和實現民主的力量之時,才能真正成就其歷史價值。可惜自辛亥革命民國初創以來,幾乎歷次政權重組,皆無法擺脫一次又一次專制復辟。無論國民黨還是共產黨以黨治國、以黨統政、以軍統政,政黨皆扮演了專制統治的工具角色。當所謂社會主義在東方崛起,致使民主與專制的歷史性對決被整整掩埋了近一個世紀。

中國百年來的真問題捨此無它,就是民主與專制問題。只要全民族一刻對此稍有鬆懈,專制就會變本加厲捲土重來。人們熱衷於迂深宏大的理論敘事,以滿足虛榮和自命不凡,一次次為虛偽與貪婪付出代價。民國本具有一套現成的憲政方案,是總統制還是議會制均無礙大局,只要尊重遊戲規則堅守共和精神,無須另起爐灶。遵循這條道路,中華民國、三民主義集道統、政統、法統於一身,中西合璧將普世價值深植中華土壤,傳統又現代、博大中正又開放進取——巍巍中華、浩浩其行、和平民主、天下為公!中華兒女之心靈歸宿、精神家園可殷殷系之!

29. 和平民主中的地方自治問題?

答:在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國的原則下,實行地方自治有利於激活權利共同體的活力。權力的來源恰恰是由個體權利主體,授權成立一個個地方自治聯合體,再由地方自治聯合體形成中央政治共同體,對全國的治權來說,公民個體直選總統及眾議院,地方自治聯合體選舉或委派代表組成參議院。本來一個政治共同體的合法性就是自下而上的,地方公民以契約方式結成一個地方自治聯合體,各地方自治聯合體再根據各自利益和共同需要組成一個聯邦或統一的共和政權,這不僅成本低而且合法性基礎牢靠,中國也好,大中華共同體也罷,這個制度成本比較低。但從認識上、情感上、傳統上人們還是比較容易接受單一制政體。這是一個比較專業的問題,有不同的選擇,總之從根本上來說,要因勢利導,順勢而為按照比例原則,有兩種選擇第一、在名義上採取單一制政體,在內容上不斷賦予地方自治權,反之在名義上採取所謂聯邦而實質上卻可以加強中央的事權。

台灣作為一個歷史問題,台灣的現實主體性不容迴避,將來無論與台灣的整合與否終究要有一個共識,利益攸關說,對大陸來說,拋開歷史、文化、地緣不說,僅僅從政治上來看,與台灣這一成熟民主政體以及中華民國道統、政統、法統體系的整合無疑將對大陸裨益良多,當然這中間難免會出現各種利益衝突、分歧各種紛爭,但是對未來台海兩岸乃至整個大中華來說,一條主線就是和平民主問題,扭住這條主線一切挑戰與困難迎刃而解。

30. 專制社會下的民族的問題?

答:在專制社會下,主要是專制統治集團與各民族的壓迫與反抗的矛盾,而不是大民族與少數民族之間的矛盾問題。但是少數民族受到的壓迫與剝奪往往造成了少數民族對大民族的仇視與偏見,反過來又導致大民族對少數民族的偏見,破壞了民族之間的信任、善意與和睦,導致惡性循壞。專制統治者樂見於各種矛盾甚至必要時主動挑起矛盾製造矛盾,大民族在其中同樣是受壓迫者、受害者。只有大民族與少數民族站在一道,通過和平民主的方式改變現狀走向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國家,各民族以個體人權為本位按照普世價值的原則而不是狹隘的民族主義,彼此尊重包容,共同以憲政劃分規定各自的權利,依法行使公共權力,走民族共和的道路,才能解決好民族自身的問題和民族之間的問題。

憲政民主是保障各民族的信仰、言論、文化各項人權、自由尊嚴的最好方式並為實現民族自決權、自治權、民族互助提供制度框架,只要各民族同胞不急不躁、有耐心有信心、與人為善,堅持走和平民主的道路,借鑑當今人類社會的一切文明成果,一定可以在保障各自權利與尊嚴的情況下減少民族紛爭、民族分裂、極端勢力的危害和風險,實現民族和睦相處。(未完待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李婧鋮

評論
2017-11-22 12: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