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為什麼要善良?這是我聽過最好的答案

【大紀元2017年11月21日訊】微博上看到這樣一段話:

乘坐出租車,剛上車幾分鐘,司機突然把車停在路邊,聲音發抖:「姑娘您等我會兒成嗎,我到現在還沒吃晚飯呢,我,我糖尿病⋯⋯」說著就急忙跑到後備箱翻出個乾麵包狼吞虎嚥起來。

出租車,剛上車幾分鐘,司機突然把車停在路邊,聲音發抖。示意圖。(pxhere)
剛上車幾分鐘,司機突然把車停在路邊,聲音發抖。示意圖。(pxhere)

車邊有家小報亭,我買了瓶水遞給他,他有點吃驚,眼睛裡有東西在閃亮亮的。

我只是想到:這是誰的爸爸?又是誰的丈夫呢?

我快看哭了,真的,因為許多年前,我開出租的爸爸也經歷過同樣的事情。

那時候家裡境況不太好,爸爸為了多掙點錢,工作起來像玩命,三分鐘能扒拉完一份盒飯;更多的時候忙過了飯點,就在等紅燈的時候啃幾口乾饅頭了事,時間長了就得了胃潰瘍。

有天凌晨爸爸氣息虛弱地回到家,臉色蒼白,可是提起他昨晚最後拉的兩位客人,他卻感激得眼泛淚光。

其實那天他整晚都胃痛,吃了藥也沒怎麼緩解,仗著自己身體底子好,就那麼硬撐著。

兩位客人的目的地還沒到,他就感覺撐不住了,靠邊停車,忍著劇痛說抱歉,請兩位客人換乘其它出租車。

那對小情侶大概是看出了他的不對勁,下車後並沒有立即離開。

那時候手機還沒有普及,聯繫家人和醫院都不方便。爸爸哆哆嗦嗦地撕開一袋沖劑,將那些顆粒全部倒進口中,乾嚥了下去,然後伏在方向盤上,喘著粗氣,等待陣痛過去,然而並沒有什麼效果。一陣噁心過後,他推開車門,趴在地上吐得肝腸寸斷。

父親伏在方向盤上,喘著粗氣,等待陣痛過去。(pixabay)
父親伏在方向盤上,喘著粗氣,等待陣痛過去。(pixabay)

他幾乎感覺自己不行了。

那對情侶將他攙了起來,問他要不要去醫院。

爸爸痛得囫圇話都說不了,被兩人半攙半背著,弄到了街對角的醫院(所幸不是很遠)。

打針後疼痛很快緩解,爸爸這才發現,他衣服上嘔吐的穢物都弄到兩人的身上,而好心的女孩居然還買了一瓶熱牛奶給他吃藥用。

他趕忙給錢,女孩怎麼也不肯要,說是就當抵的車錢,也不肯留下聯繫方式和姓名,就那麼走了。

這件事情過了很久很久,爸爸每次提及,語氣還是又悵然又溫暖,「欸,好心人一定會有好報的!」

有一年夏天,我代表醫院去一家高端養老院商談老人們體檢合作的業務。

那個主管百般刁難,提的條件特別苛刻,並且各種明示暗示索要好處費。本來想要放棄了,但那天路過,想著再努力一把,不行就算了。

進去後,主管不在,院子裡只有個掃地的老大爺。

我就一邊坐在涼亭等,一邊和那個大爺閒聊。

大爺咳嗽得厲害,我看半天止不住,就把他的茶杯遞過去,順便給他拍了會兒背。

當時我穿淺色的半身裙,這麼一折騰,裙邊被濺上了點點褐色的茶水漬,老大爺連聲道歉,我笑著說沒事。

老大爺問我來幹嘛,我說談個業務,但是估計沒戲。然後看大爺一口口啜著滾燙的釅茶,突然想起食道癌去世的外公,生前也是最喜歡用保溫杯喝燙水,一時惻隱心起。我就告訴他別用保溫杯泡茶,喝太燙的水,對食道不好,並以一個醫生的身分向他科普了一些醫學保健常識。

聊了一會兒主管回來了,看我和老大爺坐在涼亭裡,過來居然鞠了一躬,「陳董!」

我當時真的就驚呆了!!啊啊啊!!!

沒想到電視劇中的掃地神僧真的會出現在現實生活中!

後面的事情就不消多說了,我不僅順利談成了那筆業務,而且還與陳董麾下的其它酒店產業建立了合作意向,之後很多年一直都保持著密切合作。

在《讀者》上看到這麼一個故事:

撒哈拉大沙漠,自古以來就有「死亡之海」的稱謂。凡是進入這個沙漠的人,總是擺脫不了相同的命運——有去無回。

1814年,一支考古隊第一次打破了這個死亡魔咒。

當時,荒漠中隨處可見逝者的骸骨。隊長總讓大家停下來,選擇高地挖坑,把骸骨掩埋起來,還用樹枝或石塊為他們豎個簡易的墓碑。

一支考古隊在沙漠中行走。(pixabay)
一支考古隊在沙漠中行走。(pixabay)

但是沙漠中骸骨實在太多,掩埋工作占用了大量時間。

隊員們抱怨:「我們是來考古的,不是來替死人收屍的。」

隊長固執地說:「每一堆白骨,都曾是我們的同行,怎能忍心讓他們曝屍荒野呢?」

一個星期後,考古隊在沙漠中發現了許多古人遺蹟和足以震驚世界的文物。

但當他們離開時,突然颳起風暴,幾天幾夜不見天日。

接著,指南針都失靈了,考古隊完全迷失方向,食物和淡水開始匱乏,他們這才明白了為什麼從前那些同行沒能走出來。

危難之時,隊長突然說:「不要絕望,我們來時在路上留下了路標!」他們沿著來時一路掩埋骸骨樹起的墓碑,最終走出了死亡之海。

在接受記者的採訪時,考古隊的隊員們都感慨:「善良,是我們為自己留下的路標!」

沒錯,在沙漠裡,是善良給我們留下了路標,讓我們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在人生的漫漫長途中,善良,也是我們每個人心中的指南針,讓我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內心,永遠不會迷失方向。

白芳禮老人93歲去世,蹬三輪近20年,為300個貧困孩子捐出35萬元助學款。

那年冬天,他到天津耀華中學,遞上飯盒裡的500元,說:「我幹不動了,以後可能不能再捐了,這是我最後的一筆錢。」

老師們全哭了。

一個已經離去的普通老人。我們可能無法達到他的道德高度,只希望他的故事能夠被後人銘記!

我始終認為,善,是人性中所蘊藏的一種最柔軟、但卻也是最有力量的情懷。

不管如何艱難,我們也應該堅持善良;不管多麼孤獨,也要堅守人格的高尚。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各自生活的不易,願每份心酸都有人心疼,願所有人都能被溫柔相待。

而總有一天你會明白,善良比聰明更難。

因為聰明只是一種天賦。而善良,卻是一種選擇。

——轉自網絡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