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小屋(4)

當一個人宣稱自己和上帝共度了整個週末,而且還是在一棟山間小屋裡,有誰不會感到懷疑呢?這就是《小屋》的故事。
作者:威廉·保羅·楊(加拿大)

威嚴的格拉斯哥市政廳(天瑞/大紀元)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接續前文

◎5 猜猜誰來晚餐

轉了幾個彎後,他跌跌撞撞走出林間,來到一片空地。在遠端的斜坡下,他再度看見了──小屋。他站立凝視,胃中一股攪動翻騰。

表面上看來,除了冬天剝除落葉喬木的樹葉、四周覆蓋著白皙的雪毯外,一切似乎依舊如昔。小屋本身看來死寂空洞,但當他注視著它時,它似乎立刻變成一張邪惡的臉孔,像某種惡魔的鬼臉般扭曲著回瞪他,向他挑釁。

麥肯無視於心中逐漸擴大的恐慌感,決意走完最後幾百碼,拾級走上門廊。

上回站在這道門前的記憶和慘狀像潮水般湧至,他幾經猶豫才將門推開。

「哈囉?」他叫了一聲,但聲音不大。

他清清喉嚨再叫一次,這次大聲了些。

「哈囉,有人在嗎?」他的聲音在空盪的屋內產生回音。

他感覺膽子稍壯,便整個人跨過門檻,然後停住。

就在他的眼睛漸漸適應幽暗後,他開始藉著破窗篩入的午後光線辨別室內的細節。他踏入客廳,認出破舊的桌椅,當他的眼光移到自己不忍觀看的地方時,難過得無法自已。

即使過了這幾年,在找到蜜思洋裝的火爐邊,褪色的血​​跡在木頭地板上仍清晰可見。

「對不起,親愛的。」眼淚開始湧上他的眼眶。

終究他的心還是像洪流般爆發,釋放出壓抑已久的憤怒,從情緒的崎嶇峽谷中沖刷而下。他舉目望天,開始尖聲叫出他椎心刺骨的問題:

「為什麼?祢為什麼讓這種事發生?為什麼把我帶來這裡?有那麼多地方可以見祢──為什麼是這裡?殺了我的寶貝還不夠嗎?祢就一定要這樣捉弄我嗎?」

在一陣盲目的憤恨下,麥肯抓起最近的椅子往窗戶上砸,椅子裂成碎片。他撿起椅子的一腳,開始竭盡所能地破壞。他口中發出絕望又狂怒的呻吟與嗚咽聲,一邊將自己的憤恨怒擲到這個爛地方。

「我恨你!」

狂亂之下,他猛烈地發洩怒氣,直到筋疲力竭為止。

在絕望與被擊潰的感覺中,麥肯癱坐在血跡旁邊的地板上。他輕觸那片血跡。他的蜜思只剩下這個了。當他躺在她身邊時,他的手指溫柔劃過褪色血跡的邊緣,輕聲低語著:
「蜜思,爸爸對不起妳!我不能保護妳,我找不到妳,我對不起妳!」

即使已經筋疲力竭,他的怒氣仍翻騰不休,他再次把矛頭指向冷漠的上帝,他幻想上帝就在小屋屋頂上方的某處。 「上帝,你甚至不讓我們找到她,將她好好埋了。難道那要求算過分嗎?」

隨著各種混雜的情緒慢慢退去,痛苦取代了他的怒氣,一波新的悲傷開始融入他的困惑中。

「所以祢在哪裡?我以為祢想在這裡見我。那好,我在這裡,上帝。那祢呢?祢根本不見影子!我需要祢的時候,祢一直都不在──我小的時候祢不在,我失去蜜思的時候祢不在。現在也不在!祢算哪門子的『老爹』!」他口出惡言。

麥肯靜靜坐在原處。那地方的空無侵蝕著他的靈魂。他那一堆混亂的無解問題和無的放矢的控訴都與他一起落在地板上,然後慢慢流失到一個寂涼的坑洞中。巨慟緊緊圍住他,他幾乎要歡迎這種窒息的感覺了。這種痛苦他知道,他和這種痛很熟,幾乎像是朋友。

麥肯可以感覺到背後的槍,一種誘人的寒意緊貼著他的皮膚。

他抽出槍,不曉得自己該怎麼辦。

喔,不再關心,不再感到痛苦,不再有任何感覺。自殺?此時這個選項簡直太吸引人了。

他心想:「那就容易多了,不再有眼淚,不再有痛苦……」

他幾乎可以看見一道黑色缺口從他注視的那把槍後的地板上裂開,那黑暗吸走了他心中最後一丁點希望。如果上帝真的存在,那麼自殺會是對上帝的一記反擊。

屋外的雲已散開,一道日光突然灑入室內,正好刺入他的絕望核心。但……

小娜該怎麼辦?還有賈許或凱特或泰勒和強該怎麼辦?

他雖然渴望停止心中的痛,卻知道不能再增添他們的傷痛。

情緒耗盡的麥肯恍惚地坐著,在槍的觸感中衡量自己的選擇。

一道寒冷的微風拂過臉龐,有部分的他想就此躺下凍死算了,他是如此疲憊不堪。

他往後面的牆上一靠,揉揉疲憊的雙眼。他閉上眼睛,同時喃喃說著:「我愛妳,蜜思。我好想妳。」不久便毫不費力地沉沉入睡。

或許只過了幾分鐘,麥肯便猛地驚醒。他很訝異自己竟然睡著了,便快速起身,把槍塞回後面的腰帶,將怒氣塞回靈魂的最深處,朝門口走去。

「這簡直是荒唐!我真是個大白痴!竟然會希望上帝真的關心我、甚至寄紙條給我!」

他抬頭望著空盪盪的屋椽。

「我來過了,上帝。」他輕聲說道。

「我再也不幹這檔事了。我已經厭倦了在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裡尋找你。」

他邊說邊走出屋子。麥肯下定決心這是他最後一次尋找上帝。如果上帝要他,那麼上帝必須親自來找他。
他把手伸進口袋,拿出在信箱裡發現的紙條,撕成小碎片,讓紙片慢慢從指間灑落,被剛揚起的一陣冷風吹走。他這個疲憊的老人走下前廊,帶著沉重的腳步和更沉重的心,開始徒步走回車邊。(未完,待續)

——節錄自《 小屋》/ 寂寞出版社

責任編輯:楊真

點閱【小說:小屋】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蹬著時髦高跟鞋的顧客搖搖晃晃,佩赫杜非但沒有伸手扶她一把,還遞了一本《刺蝟的優雅》(The Elegance of the Hedgehog)給她。
  • 他回到空蕩蕩的公寓,拉上門閂。通往書櫥後方房間的門依然開著,佩赫杜先生看著房裡,看著看著,一九九二年的夏天彷彿從地板上浮現。
  • 但他對蒙塔納路二十七號住戶懷著奇異的感情,知道他們平安無恙,他不知為何覺得比較心安──以低調的方式盡自己的一份心力,用書幫忙他們。除此之外,他留在背景中,做畫裡的小人影,讓生活在前方演出。
  • 以前,房間有窗簾,那邊有照片、花和書,一隻叫卡斯特的貓睡在沙發上。有燭臺,有細語,有斟滿的酒杯及音樂。牆上搖曳著影子,一個高大,另一個嫵媚動人。這個房裡曾經有愛存在。
  • 我究竟怎麼會讓他們說服我做這件事啊? 蒙塔納路二十七號公寓的兩位將軍──房東博納太太、管理員蘿莎蕾特女士──在兩人位於一樓的公寓中間包抄男士。
  • 我正在讀拉丁文。我已經讀好幾天了,未來幾天也要繼續讀下去。補考時間是下星期二的第七堂,再不及格就要被當掉了。
  • 上星期五晚上,我們拉麥芽糖吃,是我們佛格森樓的舍監請所有沒回家過節的同學吃糖。我們一共有二十二個人,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生和樂融融聚在一起。
  • 我已經把你的模樣想得差不多了,也覺得挺滿意的,可是一想到你的腦袋瓜,我就卡住了。我決定不了你的頭髮是白的,黑的,還是白黑灰混雜在一起,或者是一根頭髮也沒有的禿頭。
  • 古德瑞奇沒等別人邀請,就逕自安坐在真皮辦公椅上,仔細打量起辦公室內的擺設。四周牆壁的書架上擺著一排排古老書籍,辦公室的中央矗立著辦公桌,旁邊有一張胡桃原木的會議桌,和一張別緻的小沙發,整體呈現出一種奢華的風格。
  • 培養語文能力與寫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沒有七十五級分的頂尖成績,而是培養學生一生寫作的素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