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魯煒落馬 背後水很深 他幹了些什麼?

中共中宣部副部長魯煒因「涉嫌嚴重違紀」被審查。(Getty Images)

11月21日,中共前中宣部副部長、網信辦主任魯煒被查。(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氣: 2128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綜合報導)中共中宣部前副部長、前網信辦主任魯煒成為「十九大」後首名落馬正部級高官,也是「十八大」后落馬的宣傳系統最高級別官員。他因加強箝制網路自由而備受爭議。據說有關魯煒的貪腐材料,兩年前就被舉報到中紀委,而他的保護傘是江派常委劉雲山。

一、十九大後首名落馬正部級高官

11月21日深夜10點,中紀委官網發布消息,中共中宣部前副部長魯煒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審查。上述消息顯示,他被查時已被免去上述職務。

魯煒也是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的第二個在職的文宣系統高官。第一個就是2016年11月被調查的時任湖南省委常委、宣傳部長張文雄。

魯煒落馬後,有消息人士告訴大陸財新網,還有數名與魯煒關係密切的人士及互聯網官員被要求協助調查。

香港《南華早報》援引消息人士的話稱,魯煒的祕書、司機等人已經被問詢過。

今年10月24日,魯煒曾以「中宣部副部長」身分到延安調研,這是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魯煒落馬後,一組其出事前的「最後畫面」在網絡曝光。其中一張圖片是魯煒在調研時講話,滿臉沉重、目光呆滯。有猜測指,魯煒當時可能意識到自己即將落馬。

在魯煒被宣布落馬後,中紀委官網當晚10點20分刊出評論文章說,中共十九大閉幕還不到一個月,就打下了「首虎」、中宣部前副部長魯煒,再次彰顯了習近平「核心」與反腐敗做鬥爭的決心,釋放「一刻不停歇」的強烈信號。

文章再次放重話稱,中共十九大後,反腐敗仍然「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反腐敗「不鬆勁、不停步、再出發」。

11月22日,中紀委官網再次刊文稱,在中共十八屆中紀委最後一輪巡視中,對網信辦巡視反饋的主要問題:包括「四個意識」不強、落實習近平要求不及時;重大決策部署不到位;「維護政治安全不夠有力」;存在「小圈子」問題等。同時,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

文章說,再看魯煒簡歷就會發現,他曾於2014年5月至2016年6月任網信辦主任。從巡視組反饋的這些問題,魯煒之落馬,也就不足為奇了。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表示,至於巡視組指的網信辦「不正確使用權力問題時有發生,維護政治安全不夠有力」,前者應是暗示網信辦濫用權力,或許涉及管控網絡方面;後者或許指的是去年兩會期間發生的無界新聞網刊登攻擊習近平的公開信事件,該公開信敦促習辭職,被認為是重大政治事件,新疆前書記張春賢被懷疑與此有關。

其實魯煒落馬早有先兆。魯煒2016年6月29日被免去中共網信辦主任,由習近平在上海的舊部徐麟接替該職。當時,魯煒只保留中宣部副部長的頭銜,只負責「精神文明建設」工作,外界認為,他已毫無實權可言,被貶意味濃厚。

另外,魯煒明知徐麟是習親自點將從上海調來要重用,魯卻拚命壓制徐,不讓他參與重要決策,徐作為網信辦第一副主任,魯卻故意把徐安排到處級幹部辦公室。知情者稱,「魯煒這樣做直接得罪習近平」。

同時,在中共十九大上,魯煒並未入選十九大代表,也未能當選「兩委」,這是其落馬的另一個信號。

二、魯煒背後的水很深

此外,有關魯煒的負面傳聞近年來在坊間盛傳。

今年3月,大陸逃亡富商郭文貴接受海外《明鏡新聞》的採訪,披露了央視前知名女主持楊瀾的丈夫吳征的真實身分:他是中共情報部門級別很高的間諜。其不但持有美國護照,還是國安、公安、中紀委專案組成員,是個有決策能力的人物。

郭文貴在節目上還公布了與吳征通話的錄音,錄音證實吳征接受中共情報部門的領導,並進行敲詐勒索有償新聞。在錄音中提及吳征敲詐郭文貴數百萬,為刪除博訊刊登的對郭文貴和馬建不利的文章。

其中錄音中還提到魯煒的名字。以下為郭文貴與吳征的對話。

郭文貴:再一個,這網上的刪除,「盧部長」他什麼態度?如果是他不刪,我也有個處理辦法。他要刪,你給我個態度。好不好,吳兄,啊?

吳征: 老兄,老兄,這兩個事兒全報了,「盧部長」已經收到老安的函,他會跟進,按照程序做……

吳征:兄弟我正在積極想辦法,必須給馬搞定。我已經不惜一切代價,把馬哥(馬建)的,讓他們全部刪。剛剛談好條件,他們全部同意了,我們必須保護他,必須保護他,保護他就是保護你。

郭文貴在採訪中做了更正:剛才那裡,「再一個,這網上的刪除,「盧部長」他什麼態度。這個是打錯了,是魯煒的魯,這全都搞亂了,這兩天。是魯煒部長,因為還有很多涉及到他的,還沒有爆。以後再說吧,好吧?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從上面的對話中顯示,魯煒似乎捲入了郭文貴事件。在郭的爆料中,曾大加讚美的孫政才,落馬了;提及魯煒,魯也落馬。此外,郭還提過孟建柱及其親信、中共公安部一局局長孫力軍,曾慶紅等,他們是不是也會被調查呢?

此外,去年魯煒被免去中共網信辦主任後,有新華社內部人士曾透露,魯煒去職實為失勢,他有很多負面事件纏身,包括當年被指參加企業招待的「人奶宴」、互聯網大會造假等;以及他在新華社負責經營時涉嫌貪腐,中紀委一直在查他。

據香港《明報》報導,關於魯煒涉貪腐的舉報材料,早在兩年前已送達中紀委有關專案組。報導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話稱,魯煒的問題主要發生在任職新華社期間。據稱,巡視組2013年進駐新華社後,曾接到對魯煒的舉報資料,但巡視組並無調查權力。消息稱,魯煒所涉部分問題較為嚴重,舉報有真憑實據。

此外,2013年7月新華社記者周方曾在網上發表文章,魯煒被指參加企業招待的「人奶宴」,以及他在新華社負責經營時涉嫌行賄受賄等。文章指,官員「不是一次兩次」參加這種宴會,請客的大老闆目前還在獄中。

文章說,「寫出這段故事,就是想告訴那些裝得人五人六的領導們,你們別一天到晚裝蒜,就你們這麼一天到晚瞎折騰,又是『反憲政』,又是支持貪官搞謀殺。惹急了,老子就把你們這些糗事,帶著你們的真名實姓,一樁一樁地公布出來。」

同年8月,新華社內部消息稱,周方已被控制,指使打壓周方的,是新任的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

當時,有京城消息稱,魯煒所涉的問題並非杜撰,但有關部門是否啟動調查將完全取決於最高領導人的態度。

特別是魯煒在新華社負責經營時涉及的貪腐,中央第二巡視組進駐新華社時,已經接到對魯煒的舉報,當事件傳到習近平耳中,讓他十分震怒。

據悉,在魯煒去年去職網信辦主任前不久,突然被取消了訪美行程。海外媒體援引消息人士的話披露,取消魯煒訪美的指令來自北京高層。這已經預示著魯煒的處境不妙。

三、魯煒的後台之一是劉雲山

魯煒是典型的文宣官員。魯煒長期在江派前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等所主導的中共文宣領域工作。

公開資料顯示,魯煒1991年進入新華社廣西分社,在新華社工作長達20年,2001年10月起,任新華社副祕書長,兼任總經理室總經理;2004年,任新華社副社長、兼任祕書長。

據報導,魯煒之所以仕途亨通,全因他早年在《廣西法制報》擔任記者一職,以及在新華社桂林分社任職時,搞「創收」出名,獲時任新華社社長郭超人看中,被提拔為新華社廣西分社管經營的副社長;田聰明掌新華社後,又將魯煒調入總社任副祕書長,分管經營。

熟知內情的人士稱,魯煒在廣西分社任職時,每次領導到廣西視察魯煒都會打點妥當;每次進京,也會給領導準備各種「土特產」。

2011年起,魯煒調任北京市委常委兼宣傳部長、北京市副市長。2013年4月起調任國信辦主任,兼任中央外宣辦副主任、國新辦副主任;2014年4月任中宣部副部長、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網信辦主任。

據了解魯煒的一個新華社老人向港媒透露,魯煒升官有兩個訣竅,第一是膽大無恥,第二是長於謀劃。

在魯煒掌控網信辦期間,對互聯網的封鎖和控制極嚴。不過,在一個特殊網絡事件中,魯煒卻沒有管住,或成為他落馬的主要原因。

就是在中共兩會之際、2016年3月4日凌晨,新疆自治區政府主管的無界新聞網突然轉發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此事發生在中共兩會期間,造成了重大的政治影響。據悉,北京當局視這次事件為「頭號政治大案」。

多方消息指,無界新聞是張春賢指示成立的,由他的祕書負責聯繫。多名周永康的黨羽涉嫌參與公開信事件,包括時任新疆書記張春賢、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還有無界傳媒執行總裁歐陽洪亮及江派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等人。

在中共嚴密網絡監管下,上述信件竟能「漏網」散布。作為網絡總管的魯煒,被指該管的沒管住,事發後只會推卸責任,要對此事負重要責任。

就在反習公開信後不久,魯煒被撤去網信辦主任職務。外界認為,此事或成為導致魯落馬的直接原因。

有消息指,網信辦執行的很多極左的命令多是來自中宣部,而非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組長習近平。中宣部部長是劉奇葆,時任江派政治局常委的劉雲山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主任,主管所有宣傳系統。

據接近網信辦的消息人士披露,魯煒失勢原因之一是,他絕對不是習的人,他實質的領導是時任中宣部長劉雲山。

也就是說,魯煒真正的後台是劉雲山,京城官場曾流傳著一句話「網信辦主任是中宣部長的孫子」,久傳不衰。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表示,魯煒正式被查,說明其相關問題已被中紀委掌握和查清,而其背後的中宣部前部長劉奇葆、主管文宣系統的江派前常委劉雲山能脫得了干係嗎?這或許預示著文宣系統高層的大震蕩將開始。

四、魯煒幹了些什麼?

去年12月,消息人士對海外中文媒體披露,魯煒被削去「網絡大總管」的實權,有多個原因,其中五條都與網絡有關:魯煒對去年新疆無界網轉發的要求習近平下台的公開信負有責任;魯煒打著習近平的旗號擴大自己的影響;魯煒利用習近平重視網絡工作的機會,試圖控制習獲得的信息;有非正常的政治勢力介入網信辦的工作,有一名負責網絡封號的軍轉幹局長,長期抵制習在軍中反腐,私下制定刪除所有軍中反腐的帖子;魯煒所負責的網信辦成為各派系利用的工具,網信辦通過刪帖、推廣軟文獲利(包括政治和經濟利益)最多的部門。

2013年9月中共最高法裁定,在互聯網散布虛假言論、辱罵他人或破壞社會秩序,將可因言入罪,只要該則帖子的點擊率達5000次以上,轉發數達500次以上,則視為情節嚴重,可判三年以下徒刑。雖然此舉看似為司法界所為,但分析人士普遍認為,此一作法極有可能為魯煒所主導。

此外,魯煒還利用其它手段達到網絡言論管控的效果。他先從在社交媒體上擁有數百萬名網友關注、對敏感的社會政治問題發表激烈言論的「大V」們下手。他將部分「大V」們的帳戶關閉或限制其功能,並在與其他「大V」進行「餐敘」時,警告他們須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為了整肅網絡,魯煒常約見門戶網站高管。《明報》引述知情人指,在非工作場合,魯煒常以「兄弟」等江湖口吻,讓門戶網站配合國家互聯網管制政策;魯煒甚至放話「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等來恫嚇不聽話的網絡「大V」。

如常在互聯網上發表批判中共的言論出名的天使投資人薛必群(網名薛蠻子), 2013年8月因涉嫌聚眾淫亂,被北京警方逮捕。

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他平日的大膽言論為其招來牢獄之災。之後,央視播出薛穿著橘色囚衣在獄中「悔過」的畫面;保釋後,他也在其微博帳號上連發信息表示「悔過」,向大眾表達歉意,殺雞儆猴的威脅意味濃厚。

此外,魯煒還善於營造其是「習近平身邊大紅人」的形象。多次參加過魯煒主持的內部會議的人士稱,魯煒經常巧妙提及剛與習近平討論互聯網安全等議題。

據海外中文媒體引述網信辦內部人士的話透露,魯煒對於互聯網的管控用瘋狂來形容毫不為過。在香港雨傘運動遊行期間,其天天睡在辦公室,為了剷除網上不同的聲音,連吃的時間都用於開會刪帖。

魯煒還要求手下人員遇突發事件,務必24小時堅守工作崗位。許多人員因為不堪重負紛紛離職,以至於人手不夠的魯煒,親自打電話給一些表達異議的微博大V。有大V透露,他甚至威脅說「你如果反對共產黨,我就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中共的官員一般在國際舞台上,都比較低調沉默,舉止小心,但是魯煒這個人不一樣,在外媒看來,他在國際上的高調和跋扈囂張的氣焰令人吃驚。

《紐約時報》的評論指,凡是想到中國市場淘金的美國網絡公司,都必須先經過他這一關。自2013年接管中國網絡監控事務以來,魯煒對於互聯網及社交媒體的動員力量保持高度警覺,積極配合當局在網絡空間實行言論箝制政策,使得中國成為目前全世界網絡監管最嚴格的國家之一。

報導說,魯煒曾經赴美國矽谷會見多家科技公司高管包括蘋果總裁庫克,臉書創始人扎克伯格,亞馬遜總裁貝佐斯,這使得他的國際曝光度陡增。但是他的招搖也令他充滿爭議。

《南華早報》報導,在訪問美國矽谷臉書總部期間,魯煒一屁股坐在了臉書總裁扎克伯格的椅子上,儘管如此,他仍受到了扎克伯格等科技公司巨頭的小心逢迎。在臉書總部,扎克伯格還向魯煒展示了一本習近平講話的書。

2014年,在被問及臉書等外國社交媒體網站為何在中國被屏蔽時,魯煒矢口否認。「我沒有用過這些網站的體驗,我不知道它們是不是被關閉!」他說,「你的網站在你家裡,我怎麼可能跑到你家去關你家的網站呢?」

2015年,魯煒則公開否認中國存在互聯網審查,他稱「內容審查」是「用詞不當」, 「但是沒有『內容審查』不等於沒有管理。」他說。

2014年,在首屆中國-東盟網絡空間論壇期間,由於不滿東盟一些國家對「信息網路」的宣傳,魯煒對多名東盟國家宣傳官員大加斥責。罵完人後,他還問在場的中方人員,「罵得是不是很好?」

除此之外,魯煒還「製造」了幾起引起巨大風波的事件。

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當時,經中共網信辦推薦的網絡作家周小平、花千芳,獲得習近平「接見」。隨後,此消息在網上掀起軒然大波,對習近平負面評論如潮。

一名與中共高層關係很近的人士透露,這是幾十年來中共宣傳系統最大的笑話,也讓習近平形象受到嚴重傷害。

據報導,高層祕密決定「冷凍」周小平、花千芳,並查封培植周、花兩人的網站《海疆在線》。該網站背後是中共安全系統和宣傳系統兩重控制的機構,與國安、軍方中的周永康、徐才厚勢力有密切關係。同時還查出中宣部部長親自為周、花改稿。

2015年12月中共在浙江烏鎮舉辦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習近平赴會演講,負責策劃會議的魯煒為製造「萬邦來朝」景象,讓一些外國留學生和在華謀生的外國人假扮「各國專業人士」與會,騙吃騙住。習得悉後震怒。

此外,魯煒在任期間,大陸不少法輪功學員因在網絡發言而被迫害。作為中共互聯網的「掌門人」,魯煒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認為,魯煒是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操刀反腐打虎之後的第一個有份量的正部級官員,釋放出習近平「十九大」之後強力反腐的信號以及反腐方向。習近平在「十九大」後,拿中共權力重要組成部分——「筆桿子」開刀,是習近平要深入清洗江派中宣系統的信號。#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7-11-24 4: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