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紅黃藍紐約上市 背後四大謎題未解

北京朝陽區管莊新天地紅黃藍幼兒園被傳虐童及猥褻兒童事件後,引發大量關注。作為紐約上市公司,紅黃藍的經營背後還有哪些疑團? (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人氣: 122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北京朝陽區管莊新天地紅黃藍幼兒園傳出虐童及猥褻兒童事件後,引發社會關注。2017年9月27日,紅黃藍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成為中國第一家獨立上市的學前教育企業。但是在專業金融、審計包裝下的紅黃藍仍有四個未解的謎團,分別是金融大腕為何青睞教育企業、紅黃藍如何扭虧為盈、紅黃藍因何急速擴張,以及它成功的「護城河」在哪兒?

紅黃藍創立於1998年,旗下包括紅黃藍親子園、紅黃藍幼兒園、竹兜早教套裝三大教育品牌,屬於「直營+加盟」模式的教育類民營企業。

謎團一:金融大腕入駐 扭虧為盈的「童話」

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查詢到的公司上市信息,在2017年紐約上市前夕,紅黃藍(NYSE:RYB)才實現扭虧為盈。在2014年和2015年,紅黃藍每年都是小幅淨虧損(130萬美元左右);2016年實現運營利潤760萬美元,2017年上半年的運營利潤為670萬,利潤率從去年的7%提升到今年上半年的10.4%。

根據11月4日大陸媒體《創世紀》的採訪,紅黃藍的最大股東、上達資本(Ascendent Capital Partners)創辦人孟亮表示,「實話說,紅黃藍的上市進程比原計劃要快,距離我們投資還不到兩年時間。」

2015年11月,上達資本旗下基金Ascendent Rainbow(Cayman)Limited 借了5170萬美元給紅黃藍的管理層,雙方約好用可兌換可贖回票據(exchange redeemable notes)償付,可以在一定條件下兌換成紅黃藍的股權。

「之前紅黃藍的董事會有十幾個人,我們投資後、上市之前,紅黃藍的董事會成員就三個人,我、董事長曹赤民、還有CEO史燕來。」

《華爾街見聞》報導稱,在紅黃藍11月23日虐童丑闻出来之前,美国市场已经断定該公司估值过高(7.65亿美元),其股價(PE值)84.5倍,比行業平均水平翻了兩番。

外界質疑,紅黃藍的資本運作會不會是個童話?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11月發布的2017年度報告指,中國金融體系的不透明性使得不可能核實中國公司的財務報表和審計報告的準確性。

報告說,「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籌集資金,但卻不受美國法律、法規的監管,可能會損害美國投資者的利益。」

從公開的紅黃藍上市資料中看,其扭虧為盈採取的措施是改變經營模式,加快發展加盟園,限制發展直營園。

紅黃藍的直營園從2014年的50所增至77所,截至2017年6月30日直營幼兒園達到了80所;而加盟園由2014年的66所上升到2016年的162所,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數量達到175所。

加盟園的擴張速度是直營園的1.6倍,占比也從2014年的57%升至2017年的69%。根據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披露的紅黃藍財務數據,毛利率分別為10.3%、15.6%和20.3%。不過這種初增長模式本身是否能撐起龐大的盈利?而在連續爆發虐童醜聞後,這種擴張模式能否繼續?

謎團二:投資大亨轉投「低」收益教育企業

紅黃藍的投資事件中,還有一個謎至今未解。作為熟悉中國投融資環境,同時亦精通股市運作的「老手」,孟亮為何會改變投資初衷,選擇周期長的教育領域投資?

根據上達資本網站介紹,孟亮(45歲)畢業於耶魯大學管理學院,在2011年創立上達資本。此前,孟亮是對沖基金之一德劭集團(D. E. Shaw)的全球董事總經理,他還曾任摩根大通(亞太)董事總經理、投資銀行中國區聯席主管,並擔任摩根大通的亞太區併購委員會和中國業務發展委員會成員。

孟亮曾在2013年接受耶魯大學管理學院雜誌《耶魯洞察》(Yale Insights)採訪,他表示自己的投資方向是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部門,包括食品飲料、醫療保健和高鐵相關產業。上達資本的投資項目,有大眾點評、雙匯母公司萬洲國際等。

那麼為什麼突然在2015年轉向投資低收益的紅黃藍?孟亮曾告訴《創世紀》,當時紅黃藍的原有投資人想要退出,並給公司介紹了新的投資人。

紅黃藍分別在2008年和2011年,兩次引入戰略投資人。「最初(紅黃藍)管理層找過來尋求(我們)專業建議,他們想實現管理層收購,從而更好地把控發展方向。」所以孟亮就建議紅黃藍管理層自己買,「他們沒錢,我們就借錢給他們。」

當然借錢的成本也很明顯。在上達投資入主紅黃藍之後,孟亮就成為後者最大的股東。根據招股書的介紹,Ascendent Rainbow成為紅黃藍教育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30.1%。隨後才是紅黃藍公司董事長曹赤民和總裁史燕來,持股比例分別是23.6%和13.5%。

到2017年,接手紅黃藍的金融大腕上達資本也已經賺得盆滿鉢滿。孟亮告知媒體,在上市前,上達賣出的紅黃藍部分股權已經覆蓋了其對紅黃藍的投資成本。「教育投資的周期相對較長,我們也要讓我們的投資人安心。」

上達資本是紅黃藍的最大投資方,孟亮亦表示,上達作為財務投資人的私募基金(PE),早晚會退出紅黃藍,只是等待時機而已。

換句話說,私募基金入主教育,只不過是權宜之計,終會因為利益屬相不同而分道揚鑣。

謎團三:靠高收費、臨時工撐起的極速擴張品牌

一位大陸幼兒教育的資深人士透露,幼兒教育是萬億級的市場,各大資本進入瘋狂圈地收購、擴張私立園。但是收購了眾多私立園,卻沒有科學的標準化管理系統,更不要說能在教學質量和教師素質上進行提升。

他說:「像紅黃藍這樣賣加盟的幼兒集團,更是為了盈利而盈利。收取不菲的加盟費,賣的是裝修方案和一些教材和所謂的課程,一錘子買賣,不能給園所任何實際的支持。」

準確地說,營利性幼兒園必須也只能走中高端園路線才能生存,但實際上大多數加盟園只是在品牌和裝修上做到中高端,前期投入不菲的加盟費和幾百萬的裝修費,都需要在幾年內從家長身上回本。

「收取5000多一個月學費的紅黃藍招1500一個月的中專實習生來教小朋友,真的不是個案。」他說。

另一方面,大陸幼兒園無證上崗的「臨時工」現象很普遍。根據2015年教育部發布的《學前教育專題評估報告》,擁有幼教資格證的在職教師占比為61%,持非幼教教師資格證的占比為17%,無證教師占比則達到22%。

11月10日,在上海爆發攜程幼兒園問題後,微信公眾號「每日人物」刊登了一篇《我臥底四家幼兒園的故事》,裡面清楚介紹了記者在北京臥底、當幼教的經歷,不用健康證,也不用幼師資質,照樣可以快速應聘進去,包括收費低的私立園、收費高的私立園以及公立一類園。

而今年4月,北京大紅門紅黃藍幼兒園被曝虐童事件後,三名涉事教師中有兩名無從業資格證,最小的涉事老師僅17歲。

不過虐童事件的本質不在從業資格或臨時工的問題,已經是觸犯法律與道德的問題。作為主管園方,理應公開致歉。但顯然紅黃藍選擇另一種應對方式,在其招股書中如此描述4月的虐童事件:「一段涉嫌刻畫我們當時直屬的幼稚園教師行為不當的影片在網上發布後廣泛傳播,對我們的營運造成負面的宣傳,損害了我們的品牌。」

謎團四:紅黃藍成功的護城河在哪?

國內媒體網站網易刊文說,耐人尋味的地方在於,紅黃藍作為一個教育行業的成功企業,一直強調他們是有一定「護城河」的,因為幼兒園開辦需要各地民政部門批准。

根據紅黃藍官網披露,2000年紅黃藍取得教育部門頒發的0至6歲親子教育辦學許可證;2003年,首家紅黃藍幼兒園在北京成立。

2004年,紅黃藍承接中國「十五」教育科學規劃項目,研發中國兒童早期教育的立體教育方案。到2016年以後,國內各大媒體更是增加對紅黃藍的採訪及商業宣傳,還有各地政府官員增加對紅黃藍旗下幼兒園的視察。

比如:2016年12月5日紅黃藍官網報導,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孟建柱曾於11月底視察紅黃藍海南國際幼兒園,但在新天地紅黃藍幼兒園爆發醜聞後,這條消息被蹊蹺刪除。

而紅黃藍兩位創始人的個人經歷也有疑點。董事長曹赤民今年54歲(1963年出生),1979年16歲時從湖南省桑植一中考入西安二炮工程學院,然後1993年(30歲)轉業下海。

其事業的轉折期在1995年(32歲),獲得授權將「翻斗樂」遊樂項目引入北京,並於1996年在中國科學技術館開了第一家「翻斗樂」大型室內遊樂場。

中國科學技術館是中國唯一的國家級綜合性科技館,老館於1988年建成開放,位於北京北三環與中軸路交口處,屬於國家級事業單位。能打通所有渠道,自然非一般人能行,故有網民質疑說:「能在科技館辦,這才是真厲害。」

而46歲的總裁史燕來(1971年出生)更甚,其和曹赤民在翻斗樂項目上就開始合作,那時候史燕來才24歲。

在年齡上,史燕來還有更加解釋不了的問題,其自述考入北大的時間與教育部取消高考限制的時間有衝突。

史燕來自稱2000年考入北大,獲北京大學法學學士學位,隨後在北京師範大學獲得發展與教育心理學碩士學位。

對於考上北大,史燕來表示是為了替父母實現心願。但是她多次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創立紅黃藍的時候是自己在1998年(27歲)生孩子、教育幼兒過程中萌發的想法。

但是中共教育部取消「未婚,年齡一般不超過25周歲」的限制足足比史燕來考上大學晚了一年。根據中共教育部2001年4月對2001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工作做出的規定,從2001年開始,此後報考普通高校年齡、婚否不限。

那麼史燕來2000年考入北大,已婚、年滿29歲這兩條都不符合當時的報考指南中提出的要求。所以外界推測:要麼她報考時造假,要麼學歷有假。

亦有網民提出質疑──史燕來簡歷上自稱是2000級北大馬克思主義學院學生,但最後拿的是法學學士學位。

綜上所述,紅黃藍不僅僅是新近爆出的北京新天地幼兒園涉嫌虐童和猥褻事件本身,更多的問題指向其自身的經營以及管理模式。#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11-27 1: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