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紅黃藍虐童案挑戰底線「連孩子都保護不了」

有北京中產發文稱,在大陸培養孩子「就像玩一个大型的游戏,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哪怕一步走错,就全盘皆输。」(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人氣: 48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如果說大家擔憂紅黃藍出問題的是加盟園,那麼這次出事的新天地幼兒園再次是紅黃藍的直營園;如果大家過去刻意避開的是縣、鄉幼兒園的虐童事件,那麼這次是北京,除涉嫌虐童,外加涉嫌猥褻等惡性行為,再一次挑戰中產階級的忍耐底線。

管莊位於朝陽區與通州區交界的區域,過去是城鄉結合部,有從市區拆遷安置去的「老北京」,也有在國貿CBD工作的「白領」,同時也有外地打工一族、回族聚集於此。

本次出事的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根據大陸公開的工商企業信息顯示,註冊資本150萬元,於2011年4月11日成立,屬於北京市朝陽區的民辦非企業單位。

幼兒園的法人是陳永春,同時他也是紅黃藍母公司的股東之一,並同時擔任另外五家不同區域的紅黃藍幼兒園法人代表,還出任北京嘉華國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紅黃藍的入學目標鎖定中產階層家庭,收費額度高,普通班3000元人民幣(合454美元)/月,國際班5000元人民幣(合756美元)/月。作為運營了6年的幼兒園,理應是既成熟又質量高。

但日前爆出入學幼兒不僅在幼兒園被老師用針扎,還在睡覺前被餵食可疑藥物,更有孩子家長指孩子疑似遭受猥褻。一位受害幼兒的家長從孩子口中得知實情,在接受採訪時氣得全身發抖。

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表示:「這是對中產最大的痛,也是中產最後的底線——連自己的孩子都保護不了。」

「作為大陸的中產,他們篤信資本的力量,堅信市場能夠做到最大的效率和公平,但是卻遺忘了中共治下道德下滑的大環境。」

儘管中產有體面的工作和收入,但在孩子教育面前,一樣顯得蒼白無力。一方面,無法承擔高額的幼兒園入學費用,另一方面,與家庭薪資匹配的公立幼兒園卻擠不進去,都是切實擺在父母面前的問題。現在更是多了一項,如果孩子遇到不良老師,怎麼辦?

大紀元《九評》編輯部刊出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之三指出:「過去的經濟危機裡包藏著道德危機,等到物慾橫流的時候才總爆發,今天的道德危機也包藏著經濟危機。經濟是人的行為,人是受道德支配的,所以經濟歸根到底受制於道德和信用。沒有道德的經濟必然走不了多遠,危機的爆發也是遲早的事情。」

說到底,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不是師資正規或達標與否,而是道德的缺失。對中共治下的中國,層出不窮的社會道德危機,不管你是誰,哪怕是正義的赫然一呼,也會給受害人莫大的鼓勵,以及給施暴者十足的震攝。

中共強力維穩的套路將引發巨大餘震

11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發布通報稱,刑拘涉事教師劉某某(女,25歲,河北籍)以及行政拘留所謂編造「老虎團」人員猥褻幼兒行為「謠言」的行為人劉某(女,31歲,北京籍)。而之前,各大媒體被當局告知,不得繼續關注和報導紅黃藍幼兒園事件。

但是在網絡上,三種顏色(暗指紅黃藍)的官方刪帖與網民發帖仍在對峙。網絡上對虐童一事的調查顯示,有96.7%的人認為紅黃藍新天地幼兒園虐童案不是個例、偶發事件。

有網民發帖說:「以前我想只需要多多賺錢,給孩子買最好的奶粉,這樣,他就不會被毒奶粉弄成大頭娃娃;我買最好的家具,給他弄一個沒有污染的房間,不讓他接觸甲醛……我把他送進最好的幼兒園,為了讓老師好好對他,我每個月交5000塊;每次放學,我都提前半小時自己去接孩子,這樣他就不會被人販子拐走了……」

一路上,「我避開了毒奶粉、污染、碰撞,躲開了縱火的保姆、黑心的幼教、人販子,趕走了碰瓷的老人、校園的霸凌,我就像玩一個大型的遊戲一樣,小心翼翼,步步為營,哪怕一步走錯,就全盤皆輸。」

作為中產,「我害怕了,我真的害怕了,我怕我走不對,我怕那些我信任的奶粉、保姆、老師會像餓狼一樣,我稍不注意,他們就對我的孩子露出獠牙。」

這位網民的發帖引起了巨大回應。在出事的紅黃藍幼兒園門前,一個已交定金來退款的家長說:「今天覺得不關你的事,不是你的孩子,都不吭聲,誰知道明天會不會輪到你?」

朱明表示:「在民智已開的今天,再次使用替罪羊來轉移視線的套路已經行不通;在一圈一圈蠶食百姓利益的時候,日益壯大的中產階層也在被壓縮中學會說『不』。移民或送子女出國是中產用腳說話的最好證明。」

國內媒體網站網易刊文說,耐人尋味的地方在於,紅黃藍作為一個教育行業的成功企業,一直強調他們是有一定「護城河」的,因為幼兒園開辦需要各地民政部門的批准。

而在本次虐童事件發生後,紅黃藍面對公關危機,非但沒有考慮準備和應對訴訟及賠償,卻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舉動——回購股票。網民分析,可預見中共治下對此事的「維穩」操作,但呼籲持有紅黃藍股票的人士用個人行為、做空紅黃藍。

美東時間11月23日,紅黃藍(NYSE:RYB)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的股價盤前暴跌,截至美東時間11月24日收盤大跌38.41%,報16.45美元,跌破發行價18.5美元,市值縮水約2.9億美元。

與此相反的是,紅黃藍宣布5000萬美元的股份回購計劃,日間亦有買盤出現,成交量達193.2萬美元,環比飆升148倍。最終,當日收盤價以高於開盤價15.56美元結束。未來幾日,對這場「做空」與「買入」的博弈還值得繼續關注。#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11-28 5: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