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波士頓法輪功學員憶神奇經歷 感恩節謝師恩

不管氣溫多低,張女士(前排中)每天早上7:30前來到波士頓中國城與其它學員一起煉功。(馮文鸞/大紀元)

人氣: 27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景燁波士頓報導)1996年5月22日早上,當時56歲的張女士心臟病再次發作了。學太極拳38年的她,那天卻連一套拳也打不動。她記得往常含3到4片「速效救心丸」就能好轉,可那一次,十多片藥丸竟也毫無作用。

「我感到很絕望。我想我死在家裡,一週都不會有人知道。」在位於波士頓郊區的家中,張女士一邊包餡餅一邊說。當時她丈夫在外地出差,孩子們在外上大學。

然而禍福相依,正是這樣的絕境,為張女士帶來了修煉的機緣。

酷熱的盛暑依然堅持在波士頓中國城與其它學員一起煉功。(馮文鸞/大紀元)

當時她躺在床上,回想自己過去練過的氣功。她想到自己從1993年退休以來,為了不讓孩子們擔心,曾嘗試許多健身氣功,太極拳、劍、刀、棍都學了個遍。那時她每天早上五點起床練功,漸漸的身邊聚集了四、五十個氣功愛好者。儘管如此,她的身體依然逐漸惡化。

「我突然想起一個禮拜之前,一個跟我練劍的朋友告訴我,她先生癱瘓在床上,在床上煉法輪功,能下床了。這個法輪功我還沒有煉,為什麼不去嘗試一下呢?」張女士說。

神奇的是,她前一刻還因為打不動拳而躺在床上,在想到法輪功的時候,卻爬了起來,還走了500多米路到朋友家裡。

這位元姓朋友的先生曾是張女士單位裡的副科長。就這樣,她從副科長那得到了法輪功煉功圖和一本書《法輪功(修訂本)》。

在讀了《法輪功(修訂本)》後,張女士說,首先感到的是心理的變化。

「讀到第四講的時候,我就叫起來了:『我找的就是這個呀!』我覺得我有希望了。自己當時腦袋裡想法很簡單,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張女士感慨道。

第二天,帶著信任她的一些氣功愛好者,張女士在她家辦起了煉功點。

一週之後,張女士的身體就出現了「想像不到」的變化。在過去30多年的石油技術工作中,在所謂「要油不要命」的口號指導下,張女士一週七天投入工作,也因而患上了心臟病、胃下垂、骨質增生等多種慢性疑難病。尤其在60年代一次清理油庫積水的過程中,她先是因為氣體中毒而昏倒,而後又被醫院誤診為大腦發炎,因錯誤治療而癱瘓了兩年。「嚴重的時候,吃飯連筷子都拿不起來。」張女士說。

但在煉功之後,她很快就感到身體輕鬆,「沒有痛苦的感覺了」。直到現在,張女士每天早上六點半與丈夫開車到波士頓中國城,跟其它法輪功學員一起讀書、煉功,走路健步如飛,沒有任何病痛與不適的感覺。

張女士說,法輪功的神奇還體現在方方面面。她說,在她開始煉功十多天後,一次洗澡時,由於不知道停水,她照常打開加熱器。在她打開水龍頭的瞬間,「蒸汽『嘩』一下噴出來,嚇壞我了,立刻從浴缸裡跳出來。把頭皮燙的啊……嚇壞了!」張女士說。

她在家裡找不到燙傷藥,便立即打電話找到一位醫生朋友。奇怪的是,醫生找遍了急診室也找不到燙傷藥,無奈之下,只好先到張女士家看看。

在家裡,張女士給醫生朋友講起自己修煉法輪功後的身體變化,兩人在不知不覺中竟都忘記了張女士燙傷的事情。

「從8點講到12點,大鐘『噹、噹』地響。他才說:『怎麼樣了,我看看你的頭啊!』一看,哎呀,嚇他一跳,頭皮都燙白了。他說:『阿姨呀,你這頭髮肯定都要全掉。』」張女士說。

神奇的是,在這一刻,她卻感覺不到疼痛了。

大約一週後,張女士說,「用手『噗啦、噗啦』,掉了一地的白皮,可頭髮一根也沒有掉。」

神奇的親身體會,讓張女士對自己的信仰十分堅定。1999年中共的迫害開始後,面對單位和公安的壓力,以及鋪天蓋地的針對法輪功的誣陷報導,張女士不曾動搖對李洪志師父和法輪功的信念。

2013年10月26日,身在美國波士頓的她在中國城「天下為公」牌坊外面組織了一個煉功點。從此以後,除了非常惡劣的天氣(大雨和大雪)外,不管氣溫多低,她與丈夫每天早上7:30前來到中國城,與其他學員一起閱讀《轉法輪》及煉功。

「我感覺修煉非常幸福,生命第一需要。沒有法就沒有我啊。感恩節啊,師父是最值得感恩的人。我們怎麼回報師父?就是精進修煉。」張女士說。◇

責任編輯:馮文鸞

評論
2017-11-27 3: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