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平民主100問》之十一:誰是國家的敵人

作者:謝燕益

中國維權律師謝燕益日前發表公開信,要求當局釋放所有良心犯,結束專制走向民主法治。(網路圖片)

人氣: 40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2月01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41. 為何說美國攻打伊拉克是一個假問題?

答:2003年3月20日,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對伊拉克發動軍事行動,史稱第二次海灣戰爭。有人認為,第二次海灣戰爭是非正義戰爭,導致伊拉克社會陷於混亂,戰爭結束後恐怖襲擊事件仍時有發生,造成平民傷亡。

這次戰爭從表面上看是美國對伊拉克採取軍事行動,而實質上它的打擊對象是薩達姆政權,並非針對伊拉克人民和這個國家。對於戰爭造成的負面影響,自由派認為,薩達姆獨裁統治時期對外發動戰爭對內嚴酷鎮壓,造成上百萬人死於非命,其中包括使用化學武器導致上萬平民喪生。薩達姆獨裁政權每延續一天,不知要發生多少人道災難殘酷迫害,薩達姆政權多存在一天,對伊拉克國家與人民就意味著災難和不幸的擴大與延續,即使美國發動的海灣戰爭造成了一些損失,這個損失與獨裁統治造成的嚴重後果相比也是微不足道的。

而所謂伊拉克社會的混亂並非由專制制度終結民主社會開啟造成的,而恰恰是由於和平民主的力量還不足夠強大、民主沒有真正建立起來、還不那麼完善的原因造成的,加之這其中存在宗教信仰、國內外不同政治力量的利益紛爭以及地緣政治等各種因素,歸根到底一些損失是人民剷除獨裁專制勢力、肅清專制遺毒獲得自由新生、實現權利、尊嚴與幸福的必然代價。

一些國家和地區在走向民主過程中出現一些問題,每個國家和地區經濟、政治、歷史、民族、文化信仰情況各異,但它們出現的問題不是民主本身的問題,恰恰是沒有建立真正的民主,民主制度還有待完善,就是缺乏和平民主的堅定信念、沒有很好的堅持和平民主這一原則,存在既得利益、這樣那樣的專制制度、思想、暴力等非普世價值的、反文明的因素造成的狀況。

有朝一日,假如國際社會對倒行逆施、對朝鮮人民實行極權專制殘暴統治的諸如金家王朝一類的專制集團採取軍事行動的話,那也決不是什麼侵略朝鮮國家和朝鮮人民的性質,人類作為一個大家庭、一個命運共同體,當他人正在遭受不幸,對尚在承受極權專制之苦的同類實行人道主義進行各種支援和幫助並最終使其早日擺脫極權恐怖統治的種種努力和工作,是每一個人類成員的人道使命和無上的榮光!

42. 專制社會與和平穩定的關係問題?

答:自專制統治者在一個國家或地區建立起專制權力的第一天起,即意味著專制統治集團向全體被統治者的宣戰。被統治者有權採用任何方式進行自衛與抵抗,可以採用任何方式推翻非法的暴政統治。不管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內部少數人建立起來的專制政府還是外敵入侵後建立起來的專制政府,其宣傳機器時常宣傳要治下的國家和人民和平、穩定,穩定壓倒一切!但是試想,無論是滿清王朝還是日本軍國主義如果通過武力征服的方式在中國建立起一個專制政府,這一政府要求治下的人民不要破壞國家和平、社會穩定,要維護安定團結的大局,這些被征服者是否應該服從這樣的所謂和平、穩定、團結、大局呢?對待這樣的專制政府,被統治者是否無權進行任何防衛與抵抗?因此我們說,人民為了免於為奴有權採用包括暴力在內的任何手段對抗專制暴政,這是一場超限的戰爭不拘泥於任何方式。

但是,和平民主的立場,要應時而動選擇主動放棄暴力,遵循和平民主的道路,採用和平民主的方式追求自己的權利、實現共同的尊嚴。和平民主中的和平不是順服奴隸式的和平而是具有主體意識的、抗爭式的和平、建設性的和平、堅守正義的和平、馴化強權的和平、不屈的和平。公正是一個社會和平的基礎,沒有公正則沒有真正的和平,只有民主才能給一個社會最大的公正。因此這種和平根本上與統治者所宣傳的那種和平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專制統治者及其主流輿論的要和平、要穩定、穩定壓倒一切以及一切發展與改革包括人權法治民主的進步都要以穩定為前提,如果你要求民主、要求憲政、要求四大自由、要求結社組黨你就是過激了,改革目標、民主法治還沒有實現就可能導致社會動亂等等這些陳詞濫調。其實這樣的謊言,是蒼白無力的,這就好比蒙古人占領中原後告訴漢人不要主張你的人權、不要企圖改變你當奴隸的地位,否則天下就亂了,我們可以慢慢來,就好比滿清入關,對待被統治的漢人為了尊嚴與權利的反抗實行的揚州三屠、嘉定十屠一樣,掌握暴力武裝的滿清貴族也可以告訴漢人不要抵抗了,否則持久動亂,一切和平與安定、生產與繁榮都無從談起,就好比當年日本人發動侵華戰爭南京大屠殺一樣,他們也會告訴中國人,不要抵抗不要試圖爭取什麼國權、人權,否則就亂了,大皇軍日本帝國就無法保障你們的權利,就無法實現大東亞共榮圈了,只要你們順從皇軍就一定可以保障有飯吃有衣穿,有自由有人權有文明有進步。所以和平與穩定都是那些反抗者破壞的搗亂的,他們就是亂臣賊子,這些論調都掩蓋不了從專制統治發生的第一天起,就意味著對人民的宣戰這一事實,人民有權利採取一切手段進行自衛和抗爭來回應專制暴政擺脫奴役、追求自由!

43. 中國與世界的關係?

答:在專制社會條件下,中國專制政權的一些政策和做法並非代表中國人民的立場,中國專制政權對世界各國的關係及態度不是中國人民與世界人民的關係和態度,中國專制政權與日本、美國的關係不是中國人民與日本人民、中國人民與美國人民的關係,而是中國人民在被專制統治者綁架喪失話語權的情況下,由於專制統治者的愚蠢無知、貪婪暴戾,在這種情形下必然會與世界人民形成某種特殊的關係。

當然這裡面的關係十分複雜,一方面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在經濟領域的發展以及專制政權對外刻意展示的一種形象,一些表象足以造成西方社會乃至全世界一般社會公眾對中國社會的誤判,尤其忽略了其深層次的危機,認為中國正在走向繁榮富強並且各方面情況正在不斷改善。與此同時,即便在一些文明國家、民主國家,專制政府進行的各種滲透、侵蝕,也有大量無良的政客、商人、投機者被專制政府用各種手段蒙蔽、收買、劫持、綁架、利用,致使他們心甘情願為專制權力背書,分享專制的果實推助專制之惡。與此同時,在民主國家、文明國家,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有良知者,無論在政界、商界、普通公民對反人類的專制政權及其內部成員的所作所為有所警惕,也有自己的底線和原則,並越來越清醒地認識和了解到專制罪惡,能夠不受各種威逼利誘,堅守正義的立場,支持中國人民的和平民主事業,與中國人民站在一道,捍衛人類的共同尊嚴、爭取光明的未來!

專制極權的危險會不斷顯現出來,人類文明社會亟需達成一個共識,即一個在後工業時代綁架了14億人口並擁有核武器的極權專制政權對世界的巨大現實威脅,尤其在其經濟社會全面潰敗的前夜,作困獸猶鬥垂死掙扎的極權統治可能會發生包括軍事行動在內的任何不擇手段的舉動。由於現代人類社會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方面日益緊密的聯繫,儘管國際社會會日益重視中國問題以及這片土地上人權、法治、民主的狀況,但是從當今整個世界的全局來看,國際社會對中國人民和平民主事業、人權事業的改善主要還是通過間接、綜合的方式發揮作用產生影響,國際社會對一個擁有核武器如此龐大、人口眾多的國家不太可能主動通過全面戰爭、軍事的手段打擊獨裁者幫助被統治者。

44. 專制社會中的腐敗與反腐敗問題?

答:腐敗是專制社會的必然結果,專制是因,腐敗是果。只有改變專制權力、權力壟斷,權力受到制衡才能真正抑制和消滅腐敗,權力的腐敗是最大的腐敗。

縱觀幾十年來的反腐,不過是大老虎打小老虎,得勢的老虎打失勢的老虎,有權的老虎打無權的老虎。這種反腐,人民既無知情權、監督權、參與權,更無反腐成果的分享權,誰能排除反腐不是為了攫取鞏固權力,以反腐加持專制統治奴役的合法性,只是一種情緒的宣洩,宣洩完了,一個個老老虎被消滅的同時一個個新的更強的老虎崛起了,於國於民百害而無一利。一場愚民的狂歡伴隨著新權勢集團的盛宴,因為新的權勢集團崛起時其權力照舊無法制約。多年來,反腐無論是周永康、薄熙來還是徐才厚、郭伯雄、武長順截止到目前沒有任何一個公開的司法判決涉及到他們的海外資產、海外資金帳戶和其近親屬海外國籍、身分信息,而據海外明鏡、博訊、金融時報、紐約時報等媒體以及海外報料人報導,中共部分太子黨集團以及貪官的資產主要都轉移到了海外,天量的巨額資產是國內無法比擬和想像的,包括往屆和現任正國、副國級官員其親屬子女具有海外國籍或雙重國籍的不在少數。

近年來的反腐儘管力度空前,但是民間一直詬病的所謂500家、5000家巨頭的家族財產,這些真正的老虎沒有任何相關指涉,更沒有令人信服的結果。專制統治既得利益集團的成員大搞短期行為之時,人們想知道的不是對國內一個個大老虎圍剿後的所謂政治審判、道德評價,人們需要了解當國內反腐只剩下一個大大的老鼠倉時,百姓民不聊生、國家千瘡百孔,趙家竊國大盜在國內竊取的民脂民膏在新加坡、美國、加拿大、澳洲、中東、日本、韓國、開曼群島、巴拿馬、拉美、非洲、香港以及瑞士、英國等歐洲國家的帳號的幾十萬億、上百萬億天量資金及其它資產,這些民脂民膏又有多少以各種基金、各種商業組織乃至慈善組織的名義返回國內參與新一輪的巧取豪奪、權貴盛宴?反腐遺留的歷史債務誰來買單?

在此略舉一例,如坊間所傳對武長順查抄的80個億,而判決上只認定了1.5個億。武長順80個億恐非空穴來風,無論從武長順涉案的一些線索還是從近年來一般縣處級乃至更低層級別官員的案發數額即可初步推定。第一,這80個億之外,海外部分,以及他對其上級領導、恩主的經濟關係,各種裙帶關係、利益集團關係均未見涉及。第二,這80個億被查抄後被用到何處了?整個公共財政沒有任何顯現。這80個億在武長順們手裡與在查抄勢力手裡對於老百姓來說,這二者有何不同?第三,武長順瀆職貪腐了80個億而整個社會的代價何止800個億、8000個億?多少遭到排擠、受到盤剝的良善商家,多少巧取豪奪合法傷害、多少徵地拆遷戶、多少枉法裁判既枉既縱、多少壟斷經營官黑勾結、多少鋃鐺入獄司法冤獄、多少受到打壓迫害遭受不公的正直良善的公職人員?這些受害者受到的傷害與損失,甚至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人們,他們的債,誰來補償,誰來給他們一個交待?對法制、國家信譽的損害,造成的各種人道災難,這個歷史的帳目該怎麼算?2010年因李莊案發揭示出來的重慶打黑運動製造的所謂涉黑民企老闆、無辜公民,他們以及他們的家人所遭受的傷害又有誰能給他們一個公道?

從中國式反腐,可以得出如下結論:並非可以判斷,反腐的當權者一定沒有一個良善的目的,但事實是,專制權力才是一切腐敗的根源,不改變專制權力進行的反腐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且在專制社會裡反腐無異於向人性開戰。中國式反腐的危害不僅不能解決腐敗問題,而且只會加重中國人的愚蠢仇恨的病情,這樣一種反腐,既非利己更非利他,而是恨人不死、見不得人好的一種邏輯,充斥著仇恨邏輯,跟當年的鬥地主掃大戶一樣,把自己悲催的命運與不公都發洩到富人貪官身上,激發人性之惡,無異於一場即將燃燒的熊熊烈火潛藏著極大的破壞性。

孟德斯鳩有雲,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易的經驗。有權力的人往往使用權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會休止。權力具有天然的膨脹性和向惡性,只要缺乏足夠的約束、監督,任何權力都會生出腐敗,要防止濫用權力,就必須以權力約束權力。

不改變專制權力的反腐不僅對社會有害無益,而且助長社會的偽善。既然專制統治者一方面緊緊抓住專制權力不放,並且在專制社會生態下專制統治者及其家屬並非生活在真空中,也有人性的弱點而無法保證自己不腐敗,那麼還要大張旗鼓地反腐,這種虛偽的行為必定會上行下效,造成普遍的人格分裂,助長了貪腐者一面巧取豪奪、爭權奪利,一面高舉正義、反腐的大旗,形成政治劇場行為,使得整個社會都生活在虛偽與謊言下,黑白顛倒、是非不分,泯滅了人性和良知。那些專制獨裁者如希特勒、斯大林、薩達姆、卡扎非、金三胖、周永康大權在握之時,哪個不反腐?對於一時得勢的反腐當權者,在給社會造成巨大成本和風險的同時,對於苦苦掙扎社會底層的苦難視而不見,對於相續不斷的專制之禍、人道災難聽之任之,無視人生無常、人生苦難自己無權時的歷史,自身及子孫後代未來仍將面臨的人生險境,任何一個專制獨裁者都會認為自己不斷掘取鞏固專制權力會有自己正當的理由、會有自己更高的目的,可是最終卻大大低估了權力對人性的毒害,對於專制統治者其種種的短視、愚蠢最終不可避免將導致包括其自身在內的下一個悲劇發生!

為何說反腐已經成了一場劇場性行為,並非說專制統治者就僅僅是為了攫取權力攫取利益,他們不想建功立業,而是反腐與腐敗陷入到一個黑洞當中。近年來反腐的處理普遍向輕判方向發展,而且幾乎沒有判死刑的,更根本的是,反腐已經陷入了無法反的困境,如果真的按照現行的法律來反,那麼法不責眾,要有多少人該判死刑呢?反腐當中對整個法治的侵蝕透支,其破壞作用到底有多大?反腐當中也有人性在發揮作用,就是那些所謂反腐戰線上的工作人員,在調查反腐的過程中肯定接觸到的腐敗情形觸目驚心,嚴格按照法律進行則沒有幾個可以倖免的,並且反腐工作者反觀自照時,他們的前同僚的腐敗情況都是有情可原的,大家都在一個政治生態下生存,只有那些兩面人、人格分裂者才能痛下殺手,因為自己也是同病相憐,物傷其類,專制權力不解決,反腐陷入了無物之陣當中, 出現了一種由小偷來懲罰小偷的情況,小偷來抓小偷會是一種怎樣的情形呢?這裡沒有任何道德感可言,在專制社會下不僅反腐敗而且在各個角色上應該說人們長時間沒有價值感、道德感、安全感,只能在貪腐和肉慾中欺騙自己、麻木自己。

無疑專制集團最高統治者面對專制既得利益集團瓜分中國的政治權力、經濟財富的現狀無外乎有以下三個取向,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專制政權的政策選擇,第一,既然大家都參與到這場權貴的盛宴中,加緊權力兌現利益分贓,我要拿到我那一份或者爭取最大的份額,因此要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實現這一點,不僅攫取利益而且要將其安全轉移平穩著陸。第二,這個體制完蛋了,大家都在利用權力壟斷、專制權力分贓,只有改變專制權力走和平民主的道路還權於民,才能解決問題。第三,我不分誰也別想分,而且都回到共產主義烏托邦的理想信念上來。

由於自知權力沒有合法性加之罪惡感、整體的腐敗,獨裁者對自己未來的憂慮,擔心自己的政權不牢固,擔心喪失政權,而最終使得維穩越來越強化,直到神經線達到極限。這個時候,就會出現一個遞減的效應,因為維穩的負責人和執行者最終陷入自己的圈套當中而不可自拔, 維穩是一項無窮無盡的工作,你根本分不清什麼是你的什麼不是你的,上面的意思就是讓你服從,而時間長了,執行的人也就麻木了,只要擺擺樣子,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行了,這叫做「習見善則安於為善,習見惡則安於為惡」!

45. 誰是國家的敵人?

答:誰有資格成為國家的敵人?國家的真正敵人正是公民之敵。國家的真正敵人必然具有特殊的地位、有某種特權可以影響國計民生。

國家的真正敵人是專制統治者及其幫凶,是依靠專制統治的既得利益集團。為了維持其特權,隱藏在體制內、外各個層面,採取欺騙和暴力專制的方法,他們為了一己之私,為了權力、既得利益,不惜動用一切手段欺騙人民、鎮壓人民、殘害百姓,防民甚於防川。專制統治者及其幫凶既得利益集團,由於他們不擇手段、無惡不作,牢牢控制社會封殺言論、壟斷權力、掌控經濟、巧取豪奪、自知是劫掠盜竊行為,因此他們往往搞竭澤而漁的短期行為,權力兌現,瘋狂搜刮,無所不用其極,由於他們慾壑難填幾近瘋狂導致這個國家生利者寡、食利者眾,最終民生凋蔽,社會崩潰。

我們不要忘了,五四以來,「救亡壓倒了革命!」五四運動的發生,民族主義、國家主義、愛國主義的情緒隨之高漲瀰漫起來,這一情緒使得當時整個學術思想界、文化歷史、國民性的討論日益與時政相互滲透緊密起來,中斷了德先生與賽先生的深入追問、獨立與自由精神的伸張。一個幽靈「激進熱烈的烏托邦、不擇手段的列寧主義」就此趁虛而入,民粹主義的崛起掩蓋了真問題,每每危機來臨,統治者要麼煽動對外仇恨敵視要麼製造內部分裂矛盾,愛國主義往往如影隨形!可我們一次又一次地忽略了我們這個國家的真正敵人!

面對國內外危機重重,民心盡失、民怨沸騰,專制統治者一次又一次煽動民粹主義轉移焦點,樂此不疲的煽動抗日反美製造西方反華勢力,以達到掩蓋其盜國、盜民之罪惡、國內尖銳矛盾的目的。可是民眾們愈發覺醒,認識到,一國的貧富、興衰,歸根到底取決於民權之屈張,民權受到壓制,國家只為少數人服務成了他們謀取非法利益的工具,則國家與人民勢若水火,必然導致國家衰亡。人民的自由、權利與尊嚴完由專制統治者掌控,侵害壓迫自己的並非外敵,而是專制統治者及其家族,在國內壓榨盤剝而後將資產和家人都轉移到所謂美帝西方反華勢力去,再反過來愚民製造敵人煽動盲目排外情緒,操弄民粹主義對外煽動抗日反美製造國家敵人,對內挑動不同階層、族群對立互斗、緊抓專制權力卻以人民的名義反腐採用老套的手法,國家的敵人往往善於綁架國家、綁架社會、綁架民意、綁架人民。

中華民族每一位成員的真正敵人從來不是日帝、美帝、八國聯軍,也不是什麼飢餓、貧困,日帝、美帝的侵略,那些跟飢餓、貧困一樣,都只是結果而並非原因。我們國家、民族的真正敵人從來都來自於內部,是封建思想與專制特權既得利益集團,是他們所作所為導致民權不彰、既得利益集團作強做大國家積貧積弱、分崩離析、國將不國!是他們為了一己之私不惜將這個國家推向動亂的深淵、萬劫不復!

由於經濟民生的危機、民怨的不斷累積、愈來愈深重的壓迫與反抗而持續暴民暴政的歷史,不能再讓煽動起來的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壓倒了正在發生的變革進程,認清國家敵人的真面目!再也不能喪失真正讓每一個中華兒女獲得做人權利、自由與尊嚴、生存與強大起來的機會,成就和平民主、憲政中華的良機!

歷史上和現實中,國家的敵人為了實現和維繫既得利益,必然要千方百計地爭取和掌握國家政權,在國家主義、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的掩護之下大行其道。國家的敵人每每把自己統治的人民當作敵人。防範國家的敵人是一件極具挑戰性的事業,在一定意義上,人民具有必要的反抗精神,並樹立公民意識、理性的習慣,才可以有力的防止國家的敵人竊取權力。

當前需要全社會每個公民認真思考、辨清「國家的敵人?」這個問題。我們需要讓正當的國家掌權者明白,民間與正當的國家權力之間不需要對立,應當明了反對派、知識分子的正常活動有利於這個社會走向和解,有效防止國家被既得利益集團推向暴力循環的深淵。國家的敵人無時無刻不存在,國家的敵人就在權力內部。而國家的建設與進步恰恰需要打破階級藩籬,讓精英與大眾的利益趨於一致,讓秩序回歸於理性與道德。維護既得利益格局、拒斥改革,無論充當什麼職位、角色在台前還是幕後,都是國家公敵。

是站在大多數人的利益一邊還是選擇站在國家敵人的立場為專制權力、權貴集團既得利益服務效力不擇手段並最終走向下一步「赤裸裸的鎮壓與奴役!」 隱藏偽裝起個人既得利益,將非法利益化身為黨權、政權的一部分,是國家敵人的慣用手段,並且他們善於綁架社會、國家、人民,讓這個體制為其背書,作惡成為一種常態,讓官僚集團雨露均沾。如果反對其利益及手段就成了反對國家、反體制、反社會。人民不再容易被國家、革命、強大、復興、反腐這樣的民粹詞彙所欺騙。(未完待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李婧鋮

評論
2017-12-01 9: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