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消費東西 還是東西消費人?

作者:曾錚

當我們強調商業成就和利潤時,可能無意中已經將人變成了商品,或曰「消費」的奴隸。(Pixabay CC0 1.0)

  人氣: 171
【字號】    
   標籤: tags: ,

「黑色星期五網絡銷售額創紀錄!每分鐘成交一百萬!」這樣的新聞標題在過去兩天充斥各大媒體。那麼,一分錢未花的我,是否應該覺得愧疚呢?

事實上,我真的想過要加入「黑色星期五」的購物狂歡,因爲那天家裡的網絡壞了,公共圖書館也不開門,反正也幹不了活,不如去購物呢。

不過,當我盤算要去哪裡、搶購什麼時,我才發現我什麼也不缺,也不需要。因爲我有一個習慣,平時需要什麼時,隨時就買了,所以現在根本就沒有任何「待購清單」需要解決。

所以我最終哪兒也沒去,留在家裡看了一天史書。

同時我也意識到,其實人真的不需要很多物質。就算你有八張牀,那晚上睡覺時,不也只能佔一張嗎?要那麼多東西有什麼用?

相反,人若追求精神世界,那世界卻是無邊無際無限美好的。你可任由思緒馳騁,享受「漫無邊際」、不費毫釐的自由自在。

我不知有多少人跟我有同樣的感覺和想法。當我們以「黑色星期五網絡銷售額創紀錄」這樣的語句做新聞標題時,我們無意中在暗示:「銷售紀錄」是我們社會中最要緊的事。當我們強調商業成就和利潤時,可能無意中已經將人變成了商品,或曰「消費」的奴隸。我們更關心的是銷售量和銷售利潤,而不是人們到底需不需要這麼些商品,需不需要消費這麼多,或者是,商品的「消費」真的能讓人快樂嗎?

如果我們的關注點是在人上,那新聞報導可能就會變成「今年黑色星期五 人們感到快樂滿足」,或「今年黑色星期五,更多人選擇出遊,而不必去搶購打折商品」,等等。

那我們的社會(或經濟)會不會因爲人消費東西,而不是東西消費人而變得更糟呢?

不會吧。您說呢?@#

──轉自作者博客

(點閱曾錚的圖片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鎮壓法輪功之前,我每天去北京天壇公園南門煉功點煉功,早上6點公園一開門就開始煉,一直煉到8點,然後再去上班。
  • 問題是,在今天,我們真的就已經生活在「免於被洗腦」的時代了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只是,新時代的洗腦,變換了很多方式,所以,被洗腦的國人如當初快樂的跳著「草原讚歌」的小學生一樣,沒有意識到自己已被洗腦了,還是在心甘情願地按黨需要的方式思維和做人。
  • 今天的小學生仍然在重複做著同樣的事情,只是批判的對象變成了法輪功。他們也跟我當年不知「孔老二」是誰就參與批判一樣,被學校和老師帶領逼迫著,在無知中批判自己完全不了解的東西。
  • 我四歲多的時候,大妹妹出生了。媽媽很難一邊工作一邊同時獨自照顧兩個孩子,於是我被送去跟著父親過活。父親在文革中被打成「走資派的黑爪牙」挨批鬥之後,被發配到了當時人口只有三萬的小鎮漢旺,那裏離我母親工作的地方大約有100公里。
  • 說實話,她的「震驚」也「震撼」了我,並讓我意識到,西方正常社會,跟共產國家,是多麼不一樣啊。西方人理所當然就擁有的東西,我們中國人,得拼了多少命,都掙不來啊?還回到這兩張照片吧。我父母自結婚起,一起到我七歲,奮鬥了七、八年,才好不容易調動到一起。其間因爲不能調到一起,還差點鬧離婚呢。
  • 曾錚出生於中國四川一個普通知識分子家庭,本應像許多其他人一樣,度過普通而安穩的一生。然而,生活往往會出人意料。在經歷了極端的不尋常的遭遇後,曾錚覺得有義務向全世界講述她的故事。爲此,她經歷了更多難以想像的困苦、折磨和艱難,但她一次次從苦厄中站起,最終成功在這裏分享她的故事。
  • 女兒第一次說「不」,就將這個字說得那麼清晰有力,彷彿只全身心地擔心我會不會氣壞了身體,那一刻我覺得為了生她養她而受的一切苦楚都很值得。
  • 用積極、勤奮、熱情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工作,就能帶給別人幸福。(fotolia)
    這位在「平凡」的停車場崗位上,能做得如此用心、替顧客考慮得如此周到的小夥子,就是一個化平凡爲神奇的典範。
  • 作者與女兒的合照。(曾錚博客)
    女兒一歲時,我開始教她認漢字。剛開始一切很順利,我隨意撿些她日常生活中能接觸到的詞教她。她不覺得這是學習或負擔,而總認爲是另一個很好玩的遊戲。
  • (大紀元記者張莉莉新西蘭惠靈頓報導)近日,榮獲多項國際大獎的記錄片《自由中國:有勇氣相信》在惠靈頓首映,震撼了各界觀眾。該片導演麥克•波曼和女主角曾錚出席了首映禮並為觀眾解答疑問。我報記者在惠靈頓對曾錚女士做了專訪筆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