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青少年近25%有嚴重精神疾病

澳洲小學生患焦慮抑鬱症人數急劇上升

一份報告顯示,澳洲小學生中患焦慮症、抑鬱症和自殘的人數急劇上升,近四分之一的青少年達到了「可能有嚴重的精神疾病」的程度。(Mark Metcalfe/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澳洲10歲的小學生中患焦慮症、抑鬱症和自殘的人數急劇上升,目前已達到了一名校長所說的「危機點」。慈善機構「澳洲使命」的一份報告顯示,近四分之一的澳洲青少年達到了「可能有嚴重的精神疾病」的程度——比五年前增加了20%。

澳洲廣播公司報導, 堪培拉莫里奇中學(Merici College)校長沃利(Loretta Wholley)說,這些數據與她在中學教育中的經驗相符,但精神健康問題也出現在小學生身上。

「從小學開始,焦慮、抑鬱、自殘就出現了。」她說,「這曾是9、10、11年級的問題,而今這成了4、5、6年級的問題。」

沃利擔心兒童和青少年的精神疾病會「循環到某個點,達到失控的地步」。「這是個危機點。」

她說:「學生中有四分之一、或25%的人(患有精神疾病),這在任何一個家庭或社會團體中都是個巨大的數字。」

精神健康問題在堪培拉公立學校中也很普遍, UC卡林中學(UC Kaleen High School)校長裡德(Lana Read)說,多達30%的學生可能有精神健康問題。

「我們面對的是那些從輕度焦慮到逃避學校而前來求助的學生。」裡德說。但現在的情況有所改變,她說,學生們在尋求幫助時也感到更輕鬆些。「我認為,一所學校是一個廣泛的社會的縮影,我們知道,全國乃至全世界的精神健康問題都在上升。」

學生中的焦慮症和抑鬱症在上升,但患注意力缺陷多動症(ADHD)的比例在下降。

在堪培拉北部公立中學工作的資深心理學家馬特斯(Beth Matters)表示,網絡欺凌和壓力,特別是考試方面的問題,是學生們主要關心的問題。她說,過去五年患焦慮症和抑鬱症的學生有所增加,但患注意力缺陷多動症的學生有所減少。

沃利說,雖然她的學校正在採取措施幫助學生,但首都行政區政府需要承擔的不僅僅是「治表不治裡的解決方案」。「目前我不認為政府有解決方案。」

她說,欠缺整體化的服務對學生產生了不利影響,心理學家、輔導員、教師、家長和研究人員都應該共同努力,為每個孩子找到最佳的策略。

「我認為我們需要意識到,雖然精神健康是個人的事情,但他們需要支持。而且這種支持需要來自多種渠道。」沃利說,社交媒體的組合和不允許孩子們失敗和犯錯誤的做法,使得問題更加複雜化。

「學生們不僅彼此相互連繫在一起,而且還以一種未經我們審查的方式發現了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她說,「他們看到腐敗、犯罪、謀殺,他們正在生活中看到這些。」

「但我們也保證了讓我們的孩子生活在受保護的環境中,在這種保護下,我們不允許他們冒險或失敗。我們創造了一個不現實的環境。」

首都行政區精神健康廳長拉滕伯裡(Shane Rattenbury)對10歲的兒童就在經歷焦慮和抑鬱深表關切。他承認,為了滿足小學生的需求,政府的系統需要改善。「我們需要不斷改善我們的工作,以確保我們能跟進。」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