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霍老爺:低端人口與「中國宜居論」

人氣: 112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11月28日訊】強行比較是錯誤。

1

網絡上流行一種論調,叫中國宜居論。在一部分網民看來,中國特別宜居。

中國有無數又便宜,又好吃的美味;
中國有最快捷的高鐵,便宜又方便;
中國電商特別方便,鼠標一點,快遞兩天給你送到門口,還包郵!
中國的商店週末都不關門,想買什麼隨時去,而且還打折,國外別說週末不營業,還天天罷工!
中國的各種產品價廉物美,生活成本巨低。

國外呢?

我有一個留學德國的讀者,有一次深夜在後台留言,說她撐不下去了,她安裝一個書架安裝了一整天,她一個姑娘自己把書架一點點扛上樓,然後一點點拼裝起來,直到深夜,她連飯都沒吃。

她打電話給媽媽,媽媽在那頭哭,她在這頭哭。她說,等學業一完成,馬上回中國,再也不出去了。

中國太好了,一個電話工人就主動上門給安裝好了。

我有個移民美國的同學,在中國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甩手掌柜,除了工作全能,什麼都不會幹,到了美國兩年,什麼通管道,修草坪,修馬桶,甚至是家裡的裝修,都學會了。

他說,沒辦法,美國人工太貴了,管道工按時間收錢,從你打電話開始,每一秒都是錢,手藝還不怎麼樣。

所以一個典型美國中產階級男人的週末,不是中國人想的那麼浪漫,基本上是拿著工具在家裡修修補補。

所以他說,中國太宜居了。

2

他們說得都對,又都錯了。

我大學上學的時候,在西部一個公司實習,公司的老總是一個師兄,裡面的中層和高層很多都是師兄師姐。臨走的時候,老總有個演講,大意是公司的環境不錯,有前景,還參與過載人航天,年產值十幾個億,訂單已經排到20xx年巴拉巴拉,校友們應該參與到這個成功的企業中來。

當時有同學提出來,這裡有些交通不便,怎麼辦?

那個師兄說,現在是全球化的時代,地球正在變成一個村子。他昨天還在美國開會,兩個多小時前他在省會,現在就來到這個西部小城跟大家做演講,既可以享受美國的發達,又可以享受這裡的美食,所以交通根本不是這個時代的問題。你們年輕人更應該想的是征服世界改變世界,而不是讓自己受限於這個世界。

一番話說得大家心潮澎湃,熱烈鼓掌,很多人就簽了合同。

一個女生問我:他的話有沒有道理?我說都是放屁。這個地方一天只有一班客車通往省會,火車也只有一趟,他有司機,當然可以兩個小時到省會,你呢?你坐趟車要跟一群人擠,趕上高峰,你還不一定搶得到。從省會再出去,你為了不誤飛機,你得提前到,一折騰一天就出去了。

對他來說,世界就是村子,對你來說,村子就是世界。

西部宜居不宜居,很多人認為不宜居。

但是對這位師兄來說不是。

同樣,中國宜居不宜居,中國對很多人來說宜居,對很多人來說也不宜居,而對一些人來說,特別宜居,這種問題的答案取決於你在中國的生產鏈條上處於哪裡?

往上走,中國越來越宜居,往下走,中國越來越不宜居。

而中國現在不是未來也不可能變成讓所有人宜居的國家,宜居是少數人的福利。

中國宜居的實質最核心的只有一條,勞動力便宜。

節假日不休息、沒有罷工、方便·、服務好,食品好吃,都基於這一條。

3

曾經跟一個北京的同學討論過外地人的問題,他說,現在的北京哪兒都好,就是外地人太多了。原來的古都北京不見了,要是都跟過年一樣,沒有外地人多好。所以他說,北京不應該無限制的讓人進來,尤其低素質的。

我說,沒有低素質的外地人,你的一切生活都不存在了。他說,不可能,我都不跟他們打交道,你說那些攤上的煎餅果子我都不吃,我要他們什麼服務?

我說,他賣的煎餅果子你不吃,但是給你修水電的工人會吃,你的管道工會吃,給你送外賣的小哥會吃,他們共同讓你的生活支出變得低廉,讓你覺得生活還不錯。如果沒有了他們,你的生活階層會一層層向下坍塌。

所以在中國,一旦少了勞動力低廉這這一條,中國就非常不宜居了。

4

最近北京在清退低端人口,那些外賣小哥、快遞員、廚子、司機、服務員、傳菜工,都在所謂「低端人口」之列,很多人站出來說,「早該有這麼一天了」,對這些低端人口冷嘲熱諷。

但是要知道的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我們的生活是建立在這些低端人口住群租房拖家帶口為我們創造的便利之上的,中國的所有宜居,都是在低端人口的低人權狀況基礎上構建的,某種意義上說,我們都是吸血者,沒有這些低端人口,北京的房價不可能這麼高,土著們不可能享受房價上漲的紅利,我們這個偉大國家的一切,都是他們一磚一瓦砌出來的,一份份快遞送出來的。

而一旦他們被清退,一切都不好玩了,那些所謂的「中端人口」,甚至某些「高端人口」的生活,都會一下子艱難許多。

你以為目的真的是清退低端人口嗎?一個城市的低端人口是清不退的,你認為針對的是低端人口嗎?錯了,做快遞做服務員的,修理工,廚子,永遠需要的,運動式治理後,刷地一下子就回來了,這是剛需。

真正清理的是誰?是文員,是前台,是高替代性的白領,是小中產們,生活成本提高了,這些人一定會走,中產階級最脆弱了,而且遷徙成本高,走了就很難回來。

同樣走的還有生活成本高了受不了的土著,北京是天下人的北京,不是北京人的北京。

本來這些人很難走的,但生活成本推高,就是釜底抽薪,確實厲害。他們一走,房價穩了,城市也好管理,首都功能捋順了。

所以,你的慶幸也許太早了,你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強大。

5

我們這幾十年,不過是人口紅利的自然釋放罷了,而任何影響這一條的都會引起危機。現在一提起08年除了奧運會,就是5·12,然後就是金融危機,從這一年我們的日子開始不好過。

而2008年最重要的事件卻不是這三個,而是2008年1月1日新勞動法開始實施。新勞動法提高了工人待遇,這本來是好事,但是推高了勞動力價格,然後中國開始了艱難的10年。

這就是中國的經濟神話,這就是星辰大海黨所謂大出於天下的基礎。沒有罷工創造的宜居環境也好意思說?無非是不要勞動者福利,不要環境創造來的GDP罷了,一百多年前的西方的資本家玩得不要太熟。

這樣的宜居是有害的,不僅僅是對不能享受到宜居福利的人,對同樣享受到宜居福利的人也有害。

既然宜居是少數人能享受到的福利,那麼人人都會去爭取這種福利。中國的社會競爭壓力特別大,中國沒有藍海,到處都是紅海,你剛起個賺錢的念頭,馬上發現一群小夥伴忙碌的身影。

中國人只能咬著牙關向上爬,你說不加班,看看你的同事,有的是加班的,看看勞動市場,有的是願意加班幹掉你的,不能鬆懈,鬆懈意味著掉隊,掉隊意味著更艱難的生存環境。所以中國有加班文化,加班是正常的,累死的從富士康到華為,無論是宜居的還是不宜居的,所在皆是,大家都在這個鏈條上掙命罷了。

現在我問你?你喜歡這樣的宜居嗎?

今天清退低端人口,低端人口承受了所謂發展的代價,但一個不能保護低端人口的制度,難道就能保衛中端人口和高端人口了嗎?

文章轉自微信公眾號「霍老爺」#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7-11-28 12: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