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太太跌倒後打電話向家人求救 沒想到來的竟然是位亞裔汽車銷售員

【大紀元2017年11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世勳綜合報導)作為銷售人員得隨時接客戶的電話。但當客戶打來不是為了生意上的事情時,你會回應嗎?英國一位汽車銷售員不僅熱心回覆,還因此救了一位老太太。

去年的一個星期天下午,英國一位越南裔汽車經銷業務經理王鄧(Dang Vuong,音)接到了一通不尋常的電話,原來他的一位老太太客戶在洗澡時不小心摔倒,本來要打給家人來幫忙,但慌亂之餘撥錯號碼,打給了他。

王鄧接起電話後並沒因為這和業務無關就不理睬,反而,他毫不遲疑地採取了行動。他先告訴老太太保持冷靜,並鼓勵老太太持續通話別掛斷,然後要了地址。

原來老太太住在離他約3公里外之處,唐趕緊開車到住址處。他事後告訴媒體,當時他腦中想的事情很簡單:「我第一個念頭就是,她需要幫助,那我得確保她得到幫忙。」

王鄧到了老太太的住處後,發現門沒鎖,於是他就循著水聲走進去,看到老太太倒在浴室地上,浴缸裡的水仍嘩嘩地流,甚至滿出來流到地板上。而老太太臉上流著血,嘴部明顯被割傷。

老太太第一眼看到王鄧很震驚,明白情況後眼神由吃驚轉為感激。王鄧檢視了一下傷勢,發現還好無大礙,於是將老太太扶起,並幫她泡了一杯熱茶。

不久之後,老太太的家人也趕到了,他們非常感激。老太太的女兒之後在臉書上發文,敘述了事件經過,並好好地表達感謝,她寫道:「我們對他感激不盡,這世上真的有一些充滿關愛的人在幫助別人,而且善行不爲人知。」

 

王鄧幫忙完後就立刻回去繼續工作,他不知道他的善行開始發酵,很快傳遍大街小巷。

當地的報紙報導後,有許多人爭相感謝王鄧,他們感激善行讓世界更美好。有一家比薩店告訴他下一次來買比薩時免費,許多人見到王鄧後也對他讚不絕口。

但對王鄧來講,這外界看來的英雄事蹟只是隨手之勞。他告訴媒體:「我當時就是想去幫忙,因為如果我不幫忙的話,若老太太出了什麼事,那我很難原諒我自己。」

他還表示:「這並沒不是什麼出奇的事,我從小就被教育要幫助老人,我也希望其他人在遇到需要幫助的人時,也會這麼做。」

 

責任編輯:蘇明真

助人一文錢 報得好婚姻

作者:殷鑫整理

清朝時期,錢塘縣有一個叫金鎔的人,窮到沒法子成家的程度,他父親讓他到米市學做買賣。

有一天晚上他收帳回來,看見一飯店主人手扯住一個沿路乞討的人不放,雙方僵持許久,也沒人調解。金鎔問是怎麼回事,店主說是結帳時少了一文錢,那人說實在是兜裡掏空了,不是故意賴一文錢。金鎔說:「不就是一文錢嗎?何必計較呢?」就從口袋裡拿出一文錢替乞丐還上,避免了爭執。

乞丐道緣由 牽紅線

乞丐深受感動,尾隨著金鎔到了僻靜處,問他姓名住處,金鎔都說了。

乞丐拱手致謝,並自我介紹說:

「我是河南人,家裡很有錢。只因為今年夏天雨水太多,家鄉發大水,田地房產都被淹沒了,無以為生,不得不隨災民出來乞討,以致這般落魄,流轉江湖,學伍子胥當個『吳市吹蕭之客』行乞。

「不方便的是,我大女兒和我同行。我可以學那些『用袖子遮住臉,提著鞋子』的饑民,可我女兒穿著弓鞋,裹著小腳,走路很吃力,怎麼辦?更難的是晚上睡在古廟裡,我夫妻二人把女兒夾護在中間一同睡,我和妻子都不敢脫衣服,有許多不方便之處。

「等到晨鐘把我們喚醒,女兒提著竹籃,迎著朝陽,辭別殘月,在風塵中拍著檀板唱小曲時,又惹來不少輕薄子弟,目送情波,竟像蜂蝶戀花一樣,來來往往排成了隊。街談巷議,傳揚漂亮姑娘成了賣唱的,咱也受不了。

「咱不忍豆蔻年華,含苞待放的處女學壞。今天拄著拐杖去飯店時,恰巧杖頭空空(舊喻沒有飲酒的錢),多虧您代還孔方兄(代指錢),這無疑是『將伯助我』。我雖然不是淮陰少年韓信報一飯之恩,可也不敢忘一錢之恩。我想您從囊中掏出青蚨(舊喻錢)的時候,也正是喜星高照紅鸞時(舊喻有婚姻之喜)。我願把小女送您作個拿掃帚、簸箕的妻子。」

金鎔說:「邂逅相逢,未必沒有緣分,不過雖蒙您老賞識寵愛,我還得回家和父母商量一下,再給你一個回信。」

晚上回了家,把掏錢幫助人,對方願嫁女兒的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等到夕陽西下,忽然聽到敲門聲不斷,開門一看,就是流民夫婦帶來一個女孩,十八九歲的樣子,豐潤雅淡,嬌美的樣子難以描繪。流民只說:「咱夫妻日夜奔走,正像行雲流水,萍蹤無定。如果能讓小女和貴公子結秦晉之好(舊喻結婚),也就遂願了。」說完就走了。

資夫營生

兩人婚後一個月,新婦對金鎔說:「轉眼過去了三十天,我觀察您家所作所為,真是忠厚門第,這才安心當你家媳婦了。儘管這裡對我來說是異鄉,可不亞於我在生身父母身旁。不過我勸你不要靠別人生活,要自謀生計,才是上策。」

金鎔說:「沒本錢,怎麼辦?」妻子就脫了膝褲,解下鳳頭鞋,鴉頭襪,拿出一個套在腳脖子上的金鐲,又從貼身胸衣上摘下珍珠一串,說:「用這些來換銀子,你的經營就有資本了。」

金鎔自從得到妻子資助後,貿易幾年,竟大富,於是帶著妻子往河南探望岳父岳母。只見雕牆高屋,華麗非凡。岳父母十分高興地把他們請進去。一望二老丰采,盡脫當年風雪窮途的樣子。

當下,二老把戲班子請到家裡,唱戲擺宴,款待女兒女婿,小夫妻待了一個來月才回去。金鎔的富有,總歸起來是由黃金、珍珠造成的。而最讓人可喜的是他那美麗的妻子,就是用升斗量珍珠去換、用黃金鑄成屋子去藏,都不算過分。

回想起一文錢的恩惠,這金郎以一文錢起步,我們拿來作為清淡的材料,不也感覺臉上有光嗎?有詩如下:

揮塵黃金不計年,何曾博得美人憐?

哪知絕代如花貌,只換看囊一個錢。

資料來源:(清)許秋垞《聞見異辭》

責任編輯:古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