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樂舞詩、詞、曲、賦精華賞析

樂舞文學賞析:漢賦.觀舞賦

作者:仰岳

漢-百戲壁畫。(公有領域)

      人氣: 2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昔客有觀舞於淮南者,美而賦之,曰[1]

音樂陳兮旨酒施,擊靈鼓兮吹參差[2] 。叛淫衍兮漫陸離[3] 。於是飲者皆醉,日亦既昃[4] 。美人興而將舞,乃修容而改襲[5] 。襲羅縠而雜錯,申綢繆以自飾[6] 。拊者啾其齊列,般鼓煥以駢羅[7] 。抗修袖以翳面兮,展清聲而長歌[8]歌曰:「驚雄逝兮孤雌翔,臨歸風兮思故鄉。[9] 」搦纖腰而互折;嬛傾倚兮低昂[10] 。增芙蓉之紅花兮,光的皪以發揚[11] 。騰嫮目以顧眄,盼爛爛以流光[12] 。連翩駱驛,乍續乍絕[13] 。裾似飛燕,袖如迴雪[14] 。徘徊相侔[15]

提若霆震,閃若電滅[16] 。蹇兮宕往,彳兮中輒[17] 。於是粉黛施兮玉質粲,珠簪挺兮緇髮亂[18] 。然後整笄攬髮,被纖垂縈[19] 。同服駢奏,合體齊聲[20] 。進退無差,若影追形[21] 。歷七盤而蹝躡[22] 。含清哇而吟詠,若離鴻鳴姑邪[23] 。既娛心以悅目[24]

且夫九德之歌,九韶之舞,化如凱風,澤譬時雨[25] 。移風易俗,混一齊楚[26] 。以祀則神祇來格,以饗則賓主樂胥[27] 。方之於此,孰者為優[28]

參考注釋

漢朝-玉舞人(西安出土)。(公有領域)

[1]淮南:淮南王劉安,漢高祖劉邦之孫。喜好讀書治學,門下士人甚眾,集眾人之力撰寫《淮南鴻烈》一書,此書含有大量的樂舞論述,為中國學術及文化史上之重要文獻。劉安本人極好修道,《漢書》記載劉安謀反被殺,但也有記載他是得道白日飛昇。

《藝文類聚‧卷第七十八‧靈異部上‧仙道》:「漢淮南王劉安,言神仙黃白之事,名為『鴻寶萬畢』三卷;論變化之道,於是八公乃詣王,授丹經及三十六水方。俗傳安之臨仙去,餘藥器在庭中,雞犬舐之,皆得飛昇。」

[2]靈鼓:六面鼓。《周禮‧地官‧鼓人》:「以靈鼓鼓社祭。」 鄭玄 註:「靈鼓,六面鼓也。」參差:樂器洞簫。也有一說即玉笙,相傳為舜帝所造。《楚辭‧九歌‧湘君》:「吹參差兮誰思?」

[3]淫衍: 意為放蕩,泛溢貌。嵇康《琴賦》:「紛淋浪以流離,奐淫衍而優渥。」陸離: 光彩絢麗,美好貌。《楚辭‧招魂》:「長髮曼鬋,艷陸離些。」此二句形容音樂、舞隊表演的盛況。

[4]昃: 音zè,太陽偏西,日過正午。

[5]修容:修飾儀容。改襲:多換上一件衣服,一作「改服」。《玉篇》:重衣也。《司馬相如‧上林賦》:於是歷吉日以齋戒,襲朝服,乘法駕,建華旗,鳴玉鸞,遊於六藝之囿。

[6]羅縠,音luó hú, 一種柔細的絲織衣物。《燕丹子》卷下:羅縠單衣,可掣而絶;八尺屏風,可超而越。申:加上。綢繆:這裡指情意殷切的樣貌。元 張昱《醉題》詩情在綢繆歌《白薴》,心同慷慨贈青萍。

[7]拊:擊打。啾:眾人的聲音。般鼓: 盤鼓。應指《七盤舞》,為漢代用於舞蹈伴奏的一種鼓曲,地上放置七盤,鼓置於舞師足下,足踏鼓,鼓聲以作舞蹈時之節拍。三國 魏 曹植 《七啟》:「歷盤鼓,煥繽紛,長裾隨風,悲歌入雲。」 趙幼文 校註:「盤鼓,漢魏《七盤舞》。」駢羅:隊伍整齊並列。

[8]抗:舉。修袖:舞衣之長袖。翳面:遮其面容,為一種樂舞之動作。南朝宋顏延之《七繹》:「抗妍歌以跕躍,揚輕袖而翳面。」清聲:清亮的聲音。漢揚雄《太玄賦》:「聽素女之清聲,觀宓妃之妙曲。」

[9]驚雄:受到驚嚇的雄鳥。歸風:吹向故鄉之風。晉 陸機 《悲哉行》:「願託歸風響,寄言遺所欽。」

[10]搦nuò:按著。嬛xuān 形容女子舞蹈動作軟弱柔美貌。《史記‧司馬相如列傳》子虛賦:「柔橈嬛嬛。」傾倚: 傾斜,歪斜。

[11]芙蓉:荷花的別稱,也多用來形容美麗的女子。的皪:鮮明狀態。

[12]嫮hù :美好。《張衡‧七辨》:西施之徒,咨容修嫮。顧眄:回視;斜視。三國魏曹植《美女篇》:「顧眄遺光彩,長嘯氣若蘭。」盼:眼睛黑白分明的樣子。爛爛:光芒閃耀貌。

[13]連翩:接連。駱驛:不絕的樣子。乍:忽然。

[14]裾:舞裙下襬。迴雪: 形容女子舞姿的輕盈優美。唐 白居易《楊柳枝二十韻》:「身輕委迴雪,羅薄透凝脂。」

[15]相侔:與徘徊同義,意指舞步來回走動。

[16]提:抬高、領著,一種舞蹈動作。霆震:雷霆震動。閃:避開,一種舞蹈動作。

[17]蹇:跛腳、行動不便,這裡指一種起伏的舞步。宕:迴盪。  彳chì:舞步中的小步,或慢慢走,走走停停的樣子。輒:停止,靜止不動。

[18]施:脂粉脫落。粉黛: 泛指婦女塗飾的顏料。《後漢書‧卷六六‧陳蕃傳》:「而采女數千,食肉衣綺,脂油粉黛,不可貲計。」玉質:肌膚如玉。粲:白的狀態。珠簪:綴珠之簪。挺:突出。緇:烏黑。

[19]笄:古代的一種簪子,用來插住挽起的頭髮。纖:細帛。縈: 圍繞、纏繞。

[20]同服:同樣服裝。駢奏:並進。合體齊聲:二人一起高聲歌唱。

[21]進退無差,若影追形:形容舞步進退無差錯,如同影子追著人形。

[22]七盤: 古樂舞名。在地上排七個盤,舞師穿長袖舞衣,在盤的周圍或盤上舞蹈。蹝:小鞋子。躡:小步踩、踏。

[23]哇:諂聲也,靡曼的樂聲。離鴻: 失群的雁,離散的雁。晉 潘岳《笙賦》:「夫其悽戾辛酸,嚶嚶關關,若離鴻之鳴子也。」姑邪:可指姑洗,樂律名。古樂分十二律,陰陽各六,第五為姑洗。也有學者認為是指姑瑤山: 傳說中,姑瑤山乃炎帝少女瑤姬夭亡託身瑤草成神之處。

[24]娛心、悅目: 使心情愉快,耳目舒暢。

[25]九德之歌: 亦稱九歌,為歌頌大禹之歌。九韶:舜時樂曲名,《周禮‧春官‧大司樂》:九德之歌,《九韶》之舞。凱風: 和暖的風,指南風: 《詩‧邶風‧凱風》: 「凱風自南, 吹彼棘心。」澤譬:如同。時雨:及時雨、陣雨。

[26]混一齊楚:融合南北風俗。

[27]來格: 來臨;到來。《書‧益稷》:「戛擊鳴球,搏拊琴瑟以詠,祖考來格。」 孔傳:「此舜廟堂之樂,民悅其化,神歆其祀,禮備樂和,故以祖考來至明之。」樂胥: 喜樂。

[28]方之於此:二者互相比較。

參考語譯

東漢呂氏樂舞神獸畫像鏡(局部)。(公有領域)

從前有位在淮南王劉安那裡觀看舞蹈的賓客,他讚美舞蹈並作了這篇賦來歌頌,說:

樂隊已就緒,席間已斟滿了美酒。擊打著六面鼓,吹奏著洞簫。就伴隨著奔放、絢麗的樂聲,這時飲酒的賓客們都醉了,太陽也已過了正午時刻。美麗的女子們站起身來準備跳舞,她們化上了妝並多換了件衣服。他們穿著顏色間雜的絲織華服,以情意殷切的樣貌裝扮著自己。樂手們擊打著樂器同時整好了隊形,也將盤鼓並列擺放在地上。

女子舉起長袖遮蔽了面容,展開清亮的歌喉放聲高唱。歌辭中說道:「受驚的雄鳥離別遠去啊,雌鳥就此孤獨的迴翔,臨著吹向家鄉的風,更增添了思鄉之情。」舞師們手按著纖纖細腰,開始做折腰的動作。輕軟的腰身看來傾斜著,忽低忽高。

舞師們臉上彷彿增添了芙蓉花的紅色,顯得容光煥發、神采飛揚。美目轉動著左顧右盼,明亮的雙眼閃耀著猶如月光。輕快優美的舞姿婀娜連翩不絕,時斷時續,一會快步一會又似停步。迴旋飛揚的舞裙就像飛燕,衣袖輕盈優美就像雪花飄飄。舞步不斷地往返來回。

提起腳來跳著如雷霆般迅猛震盪,避開時如閃電般快速離去。起伏的舞步來回蕩漾,細碎的小步走走停停又突然靜止不動。舞師臉上的脂粉因舞動而脫落,露出潔白如玉的肌膚,頭上鑲珠的髮簪突出,烏黑的長髮也顯得凌亂。這時她們重新整理髮簪,梳理頭髮,在披散的長髮上重新纏繞好掛飾。一同穿著一樣的服裝跳舞、奏樂,齊聲歌唱。舞步進退整齊如一毫無差錯,就像影子緊隨身形。舞師穿著小舞鞋在地上的七個盤鼓上跳舞,隨著靡曼的樂聲朗誦詩歌,好似孤獨的鴻鳥在姑邪山上鳴唱。(也可解釋為:好似孤獨的鴻鳥吟唱著姑洗聲調)真是令人賞心悅目。

至於那《九德》、《九韶》之類的宮中雅樂,他有如和煦的南風感化萬物,就像及時雨潤澤草木。他改變了民間風氣與習俗,融合南北天下的教化。用他來祭祀則神靈會感其誠而下凡,用他在王者的宴席上演奏則賓主皆樂。宮中雅樂與世俗之樂相比,哪一種樂舞好呢?

作者簡介:

西漢-四人舞蹈扣飾。(公有領域)

張衡,字平子,河南南陽西鄂(今河南南陽)人,東漢時期著名科學家、藝術家、文學家,自幼敏而好學,多才多藝,曾自謂:「一物不知,實以為恥;聞一善言,不勝其喜。」

十七歲時遊學三輔,後來到京都洛陽,就教於太學,通《五經》、《六藝》。於朝中兩次任太史令,又作過侍中、尚書等官。

張衡在科學領域上有著巨大的成就,製作了世界上最早利用水力轉動的渾天儀(又稱渾象)、地動儀、指南車等多項器具,著有《靈憲》、《渾天儀圖注》等天文著作。在文學方面他著有《溫泉賦》、《南都賦》、《二京賦》等辭賦名篇,成就斐然,被列為「漢賦四大家」之一。《隋書‧經籍志》有《張衡集》十四卷,久佚;明人張溥編有《張河間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題解及賞析:

這篇賦並非完整作品,全文在歷代流傳中部分亡佚,殘篇主要由《太平御覽》及歷代文人的選著中擷取,全文約三百餘字,此篇在《昭明文選》傅毅《舞賦》注引作《七盤舞賦》,是描寫《七盤舞》;然而就本文內容:昔客有觀舞於淮南者, 此淮南應指當時的淮南王劉安,劉安門客甚眾,時有歌舞宴會,所以此舞內容描寫的樂舞也有可能是當時流行的《淮南舞》。

當時宮中俗樂盛行,在漢代文人的辭賦中有多處精采的記載,張衡的另一作品《七辯》中就寫道:「淮南清歌,燕餘材舞,列乎前堂,遞奏代敍。結鄭衛之遺風,揚流哇而脈激,楚鼙鼓吹,竽籟應律。」

《觀舞賦》中描寫的是《七盤舞》或《淮南舞》難以做絕對正確的考證,但在文中已可看出漢代樂舞真切、細緻的呈現,分述如後:

在首段開始就作了細緻的鋪陳:

音樂陳兮旨酒施,擊靈鼓兮吹參差。叛淫衍兮漫陸離。於是飲者皆醉,日亦既昃……

樂隊就緒,美酒已經斟上,奏著輕柔的音樂,眾人皆醉…… 樂器有鼓、笙、節拍;舞師統一整容換裝,看來是一個專業的表演團體,或許他們已連續表演了許多場次,接著進入第二段:

拊者啾其齊列,般鼓煥以駢羅。抗修袖以翳面兮,展清聲而長歌……

擊拍人整隊而行,舞師開始了聲樂的演出,在歌中體現的是一種民歌的曲調,展現的是思鄉的情緒。

接著文中突出了視覺感受,先是高難度的折腰動作,接著是舞師容貌儀表的風采神情,明亮的眼波如月光般,就如同她輕柔的舞姿時斷時續,舞姿有快旋、慢轉、連續的動作,變化萬千,在表演中還有一段小插曲:舞師的臉上的妝因劇烈運動而脫落頭髮也散亂,於是整好儀容繼續跳舞,這時描寫著多人整齊劃一的動作:

同服駢奏,合體齊聲。進退無差,若影追形

到這裡舞師動作的難度更高了,要在七個盤上跳舞,同時更要吟聲歌唱,歌中同樣體現著孤寂、思鄉的情緒。舞蹈賞心悅目,結束後賓客盡歡。

文中的最後一段非常耐人尋味:

且夫九德之歌,九韶之舞,化如凱風,澤譬時雨。移風易俗,混一齊楚……

作者提及了上古的雅樂《九德》、《九韶》不單有教化天下的功能,同時又可於王者之宴席演奏,相比之下俗樂僅能用來娛樂,張衡沒有提出具體答案,而是藉由問句讓讀者思考:宮中雅樂與世俗之樂相比,哪一種樂舞比較好呢?

在漢朝建立之初,漢高祖劉邦親率數十萬大軍征伐魯城,然而魯城居民卻在此奏起了弦歌雅樂,數十萬漢軍因而聽得入神,戰志全消。劉邦知強為不得只得放棄強攻之念,他遣使告知魯人:天下歸漢,日後將以魯公之禮葬項羽封項伯等人為列侯,至此魯人才開城出降,強大如漢軍也得服於上古聖王之樂教。

張衡作為東漢朝廷重臣,深知禮樂是教化人心之法,而俗樂與雅樂孰優孰劣,想必是不辯自明了。@#

點閱【中國樂舞文學賞析】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東君》一詩是應是祭祀太陽神的祭祀辭,內容生動地描述了祭典的盛況,然而內容隱約的也可體會到了作為主角的太陽神受到了人們虔誠祭祀的誠心所感動,因而擊敗天狼星,也是光明戰勝黑暗的一段故事。
  • 《楚辭.九歌.東皇太一》生動地描述了一場祭祀樂舞的盛況,極為生動細緻。詩在開頭就描述了這場祭祀典禮選在良辰吉日舉行,接著主祭者登場了,他主持祭禮時的狀態非常兢兢業業:「撫長劍兮玉珥,璆鏘鳴兮琳琅」。隨著他的動作,配在身上的玉石也發出了聲響,體現了典禮現場是如此的莊嚴肅穆,任何一點微聲都聽得相當清楚。
  • 此詩描述著大姬優美的舞姿,開頭寫道:「子之湯兮,宛丘之上兮」兩個「兮」字代表著對她優美的舞姿沉醉其中,而舞師專注的神情令人生出敬意,一面似乎暗諷了幽公之玩樂無度,將樂舞作為享樂的工具,不知災禍時將至。也體現了觀眾對舞師心中的崇敬,雖心生仰慕,但不敢造次而行。
  • 從字面上來看可以了解文章是以敘事的手法描寫了一位舞師跳著祭祀樂舞,那歡樂怡然自得的過程,躍然紙上。 而作為主角的舞師是誰呢?
評論